教育分类的矛盾与划界的意义

2022-09-21 15:12:29 来源:写作指导

作者:肖化移 单位: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随着我国高等教育进人大众化阶段,高等职业教育的大发展已成为必然趋势。然而,我国高等职业教育在数量大发展的同时并没有带来质量的提高,从某种程度上说,其质量反而下降了。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前提是多样化,多样化的高等教育应该有多样化的培养目标、人才规格和多样化的教育质量标准。然而,在现实中,我国高等教育却存在着用一个标准,即学术标准去衡量所有类型高等教育的倾向,现有的教育评估体系几乎完全偏重于学术性的标准,而对职业教育的标准既没有给出明确的内涵,也没有从理论上对两者进行区分和划界。为此,本文拟对普通高等教育和高等职教育的质量标准进行区分和划界。

一、已有教育分类的矛盾与划界的意义

1.已有教育分类的矛盾

长期以来,我国的教育被划分为基础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和成人教育四大基本类型。以此为依据,在教育理论和实践中形成了以下特点:第一,我国教育法规制定上的思维定势,如1996年制定的《职业教育法》、1999年制定的《高等教育法》。第二,我国教育行政管理机构设置上的特殊模式,如各省市教育行政部门都分设基础教育部门、高等教育部门、职业教育部门和成人教育部门。第三,形成教育科学学科分类的相应体系,如普通教育学(主要研究基础教育)、职业教育学、高等教育学和成人教育学。显然,我国教育类型的这种划分方式,违背了概念划分的基本原则:一是划分后的子项外延之和必须等于母项的外延;二是划分的依据必须一致,不能同时使用两个或更多的依据;三是划分后的子项间应相互排斥而不能相互兼容;四是划分应逐级进行而不能“越级”划分。

对照概念划分时应遵守的逻辑规则,我国现有的教育类型划分至少违背了两项基本逻辑原则。一是违背了划分的依据必须一致而不能同时使用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原则。我国现有教育类型的划分同时使用了内容依据、层次依据和年龄依据,基础教育与高等教育的划分使用的依据是“教育层次”的不同,职业教育的划分使用的依据是“教育计划内容”的不同,成人教育的划分使用的依据是“教育对象的年龄”的不同。二是违背了划分后的子项间应相互排斥而不能相互兼容的原则。我国教育类型的划分明显地存在着子项相互兼容的情况,如职业教育和成人教育包含于高等教育,职业教育包含于成人教育等。我国教育类型的这种划分方式,导致我国高等职业教育在高等教育中定位模糊。因为从年龄来看,成人的岗前、在职、转岗、再就业等培训虽然属于职业教育,但在教育类型“四分法”中,它却属于成人教育。从层次来看,高等教育虽然也是广义的职业教育的分支,但职业教育不能把它堂而皇之地纳人进来,从而限定了职业教育发展的上限,使人们认为职业教育就是中等职业教育,而高等教育中就没有职业教育类型,高等职业教育在高等教育中也就没有自己相应的地位。

2.划界的意义

划界是哲学研究的重要内容。哲学中的划界是因为人类发现了自己认识能力上的根本性局限,感到必须对不同的意识区域采取不同的治理措施,以避免笼而统之所带来的混乱。教育中也存在许多笼而统之所带来的混乱,普通高等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之间的笼而统之就是其中之一。普通高等教育与高等职业教育是两种不同类型的教育,其教育目的和培养目标不同,衡量的标准与质量观也有很大差异。但在现实中人们常常用同一种质量标准去评价两种教育类型,从而导致两种教育类型区分上的混乱。有鉴于此,我们从哲学认识论的角度对教育类型进行重新划分。从知识与实践的关系来看,知识是在人类实践的基础上产生的,而人类的实践包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两种活动,据此,知识也应分为两大类:关于认识世界的知识和关于改造世界的知识。前一类知识主要用来描述“是什么”或解释“为什么”的问题,属于认识(解释)世界、认识事物和人自身的知识。它的对象是客观事物,这种关于认识事物、揭示事物之间的关系与规律的知识即科学知识。后一类知识则主要用来回答“怎么办”或“如何做”的问题,属于改造世界、改造事物和人的行为的知识。它的对象是实践活动,这种关于改造事物、有效地进行实践活动的知识就是技术知识。

与科学知识和技术知识相对应,高等教育也可分成两大类:以传授科学知识为主的普通高等教育和以传授技术知识为主的高等职业教育。科学知识包括基础科学和应用科学,技术知识则包括技术本身的知识和实践的知识。普通高等教育主要进行基础科学和应用科学的教育教学,包括自然科学、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如力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文学、历史学、哲学、数学、天文学和地学等在内的科学知识,是“间接改造客观世界”的知识。高等职业教育主要进行技术与技术学科知识的教育教学,包括农学、医学、药学、法学和商学及其他应用性、技术性科类等在内的技术科学,是“直接改造客观世界”的技术知识。

二、两类教育的划界

普通高等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存在着诸多差别:从教育性质看,前者属学术性教育,后者属职业性教育。从培养目标看,前者培养的是从事研究和发现客观规律的学术型人才和从事为社会谋求直接利益如规划、决策、设计等有关的工程型人才,这两类人才的特点是应用智力技能进行工作;后者培养的是在生产、管理和服务第一线工作的技术应用型人才,这类人才的特点是依赖操作技能进行工作,并把前两类人才的研究成果转化为物质形态。从生产活动过程的时序来看,前者培养的人才所从事的工作通常发生在生产活动之前,而后者培养的人才所从事的工作通常发生在生产活动之中。从课程设置看,前者主要按学科设专业,以学科理论为基础设置课程,组织教学,强调知识的后劲;后者按岗位群设专业,按岗位必须具备的知识和能力设置课程,某一种职业岗位的知识可能会涉及几个学科,强调针对性和实用性。从培养途径看,前者以课堂教学为主,实验、实习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掌握理论知识;后者注重培养岗位操作能力,强调理论与实践并重,教学与训练并重,采用边教边干,边干边学的方法。从教师队伍看,前者要求教师队伍一般为学术型,较少兼职;后者强调专兼结合,要求“双师型”,并要求有一定的专业实践经验。从教育计划定向看,前者属学术定向,意在使学习者对一个或一组科目有更深的理解,为接受同一或更高级别的教育作准备;后者属职业定向,意在使学习者获得在某一特定职业或某类职业中立刻工作所需的实用技术、专门技能、态度和认识。教育类型的差异,最终体现在知识类型的差异上,如图1所示。从图1中我们可以看出,学科是分层级的。学科层级越高,其抽象化程度也就越高,反之,其抽象化程度就越低。抽象化程度越高的学科,层级越高,其专业覆盖面就越宽,距社会生产和生活的距离也就越远,如基础学科中的力学、物理学、哲学等专业。而抽象化程度越低或者说具体化程度越高的学科,层级越低,其专业覆盖面就越窄,距社会生产和生活的距离也就越近,如生物栽培养育技术专业、应用电子技术专业等。#p#分页标题#e#

三、两类教育质量标准的划界

由于高等教育系统的多样性,高等教育的质量标准也应该是多样的。高等教育质量是分层次的,应该兼顾学术性与职业性。从本质上看,相对于普通高等教育而言,高等职业教育是另一种类型的教育,而不是另一层次的教育,高等职业教育不是向所有人提供相同或相似于普通高等教育的“所有的知识”或“给更多的人提供同样的知识”,而是提供另一种类型的知识。两种教育类型对应不同的质量标准,其区别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第一,性质和目标不同。普通高等教育是一种学术性教育,主要培养学术型和工程型人才。对这类人才的要求是能系统地掌握某一学科领域的基础理论和专门知识,对工作或生产活动进行预先考虑并作出全面安排,且能对本学科进行科学研究以增加或发展本学科的知识。而高等职业教育是一种职业性教育,主要培养技术应用型人才。对技术应用型人才的要求是能从事某一种职业的具体工作,能运用已有的、成熟的技术和管理规范直接提供各类服务,并把学术型和工程型人才的理论、设计、规划和决策变成具体的物质形态。

第二,功能和任务不同。普通高等教育所培养的学术型人才的任务是探究理论,发现规律,从而增加学科的理论与知识。高等职业教育所培养的技术应用型人才的任务是通过发明创造来增加人类的物质财富,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对技术应用型人才来说,知识教育不可缺少,但能力训练更加重要。

第三,衡量的指标不同。学术标准衡量的主要指标是有无理论建树,对客观世界的反映是否全面、正确和精确。当然,在学术教育中,理论也要联系实际,但这种“联系”的目的是用实践去检验理论,为的是“理论”而不是“实践”。职业标准衡量的主要指标是能否解决实际问题,对社会是否有用或有效,而不是发现理论。职业教育中理论联系实际的目的不是为了检验理论,而是运用理论去指导实践,为的是“实践”而不是“理论”。两种质量标准各有特征,前者是为了弄清对象本身究竟是什么样子,后者是为了弄清如何才能利用各种条件做成某件事情;前者的最高成果是形成理论,后者的成果是现实的社会物质财富。

第四,标准制定的主体不同。传统的学术标准基本上是由高等教育机构自身制定的,它几乎不受外部利益的干扰,可以较少顾及成果的应用前景,亦不考虑经济效益,确可以称之为“学术自由”。而职业标准却不同,它们需要得到外部认可。职业标准的制定涉及经济、社会、地域、环境、艺术、伦理等诸多因素,很多情况下需要考虑其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第五,实现质量标准的过程与方法不同。普通高等教育学术标准的实现,依赖于一系列经验事实、概念、定律、定理、公式和学说的学习,这些知识的学习主要表现为从个别到一般、从特殊到普遍、从经验到理论,因而主要采用抽象、概括、分析和实验的方法来再现客体。高等职业教育职业标准的实现,主要是通过对技术规范、设计方案、规则、程序、技术标准等的学习而达到的。这些规范与知识的学习表现为从普遍到特殊、从抽象到具体、从一般到个别,因而主要采用想象、综合、试错和试验的方法。技术有经验的规则和诀窍,这是它不同于科学理论的一个重要特点。“一种先进的技术,例如航空工程,由于包含着许多远离理论性解释而几乎是对抗条理化的、经验性的诀窍,因而区别于和它相联系的科学如空气动力学。”阁学术标准是力求穷根究底的,在实现学术标准的过程中只发现先有A后有B的事实,乃至发现如果有A必有B的定律是不够的,要更深人地去分析为什么有A就有B,从而再预见有A还会有C。而职业标准相对来说功利性较强,要力求达到目的,能从道理上充分讲清为何有A就有B更好,能从经验上确认有A必有B也行。职业标准关心的是如何找到一种方法或手段,去实现或做到“如果…那么”,而主要不是去说明或解释“如果…那么”的本质和其背后的深刻原因。

普通高等教育是一种学术教育。学术教育是指使受教育者接受“有系统的、专门的学问”的训练。在目前我国高等教育培养目标的分工上,本科层次以下的教育侧重应用型人才的培养,研究生教育侧重学术型或理论型人才的培养。人们普遍认为,“打好扎实的科学理论基础,能够为学生今后学习和掌握新技术、胜任新工作岗位的要求提供保障”。其实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科学技术发展的历史已证明,技术发明和发展与其相对应的理论并没有直接的关系,而科学发展却常常从新技术那里获得了启发。[sj而且,“如果技术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科学状况,那么科学状况却在更大的程度上依赖技术状况和需要。社会一旦有技术上的需要,则这种需要就会比十所大学更能把科学推向前进’心〕。如人们并不是根据玻意尔一马略特定律设计出了蒸汽机,而是蒸汽机的发明促成了对这一规律的发现。同样,麦克斯韦尔、法拉第的电学理论与爱迪生、西门子、贝尔的电气技术的重大发明之间几乎没有什么联系。

两类教育的质量指标如表1所示。由表1可看出,普通高等教育中学生的任务是以某种方式认识世界,因而,写作能力、人际交往能力、理解事物的能力、在学科领域内形成问题框架的能力和个人取得学科知识的优异成绩等,都是普通高等教育的课程内容。而高等职业教育中学生的任务则是寻求真实世界中的有效行动,而非书本上预设的,其所解决的问题没有现成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