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教育特殊性及其发展

特殊教育特殊性及其发展

【摘要】“十三五”特殊教育的新一轮发展需要我们认真思考,科学应对。与普通教育相比,我们要进一步明确特殊教育的“特殊性”,进而更好地找准特殊教育发展定位:基于特殊教育对象的特殊性,特殊教育必须提升内涵;基于特殊教育对象的复杂性,特殊教育必须教康结合;基于特殊教育对象的发展性,特殊教育必须开放办学。

【关键词】特殊教育;特殊性;发展;思考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国家实施特殊教育提升计划以来,各地特殊教育学校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尤其是在办学三元素中的“财和物”的配备上,得到了有力的保障。可以说,“十二五”特殊教育在经历了一个以硬件条件改善为目标的快速发展期后,大多数学校基础性的办学需要基本得到满足。跨入“十三五”,面对新形势、新情况、新问题,特殊教育学校如何发展,朝哪个方向发展,需要我们科学、系统、认真地思考。要形成突破,首先还是要从特殊教育学校的“特殊”入手,分析提炼特殊教育的“特殊”,有什么“特殊”,“特殊”在哪里。

我们通常所讲的特殊教育,主要还是相对于普通教育而言(当然这里不包括超常教育)。基于两者的比较,可以进一步明确特殊教育的“特殊性”,进而更好地找准特殊教育发展定位。

一、教育对象的特殊性,要求特殊教育提升内涵

接受特殊教育的学生一般都是生理或心理上存在着先天、后天不同程度障碍的残障孩子。他们具有普通学生的自然和社会属性,又和普通学生不同,存在明显的差异性。这是特殊教育最基础的“特殊”,它决定或者说带来其他的一系列“特殊”。

普通教育的目标和压力主要来自升学率,尤其是一个学业阶段完成后的升学考核指标,如小升初、中考、高考。虽然,现在部分特殊教育学校经过办学层次的提高,有些聋人高中、盲人高中,也有了冲高考的目标,但无论在规模还是竞争压力上都无法与普通教育的升学相提并论。况且,他们很多还是通过国家特批的单考单招进行。绝大多数特殊教育学校没有升学的压力。

特殊教育的质量直接关系到残疾人的生存、生活和生命质量。所以,下一个阶段,特殊教育的首要目标就是提高教育教学的能力,办有质量、高质量的特殊教育。提升特殊教育质量的关键,在于打造一支高水平的特殊教育师资队伍,提升专业能力、专业素养,摆脱特殊教育教师的“矮化”符号,锻炼队伍,锤炼名师,树立特教可为、残疾学生可教的坚定职业信念。

二、教育对象的复杂性,要求特殊教育教康结合

面对残障学生,施教者需要掌握盲文、手语等特殊的语言;要掌握一定的不同类型残障学生心理方面的知识,了解他们情绪、行为等变化的系列原因;要有符合残障学生身心特点的不同教材。总之,要有教康结合、医教结合的理念和辅助能力,等等。

如果说普通学校是教育教学并重、教书育人并重,那么特殊教育学校在教育教学上侧重于教育,在教书育人上侧重于育人,在尽可能提高残障学生文化知识水平的基础上,要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促进他们的身心机能康复、生活和职业技能的获得、社会融合能力的提升上。这也是残障学生的特殊性决定的。

特殊教育学校的教育教学,要比其他任何教育更加突出为教育和育人服务的实际。教学目标的确定,教学的方式、方法,教材的选择,都要明确“育残成人”的特点,要着力于残障学生人格的养成、信心的培养、能力的提高,日积月累,积累量变,促成质变。

特殊教育教师直接面对残疾学生,需要强化在教学、康复、生活技能上的实践能力。残疾学生的每一种行为背后,都隐含着一定的因素,不是他们怪异,只是我们还不够理解。随着越来越多的不同残疾类型的学生走到我们身边,遇到的疑虑和困惑会逐步增多,这些需要我们在研究的基础上做出合乎规律的应对和疏导。[1]因此,从事特殊教育的教师,要做一个有心人,做一个研究者,不仅要研究课堂教学,还要善于从残障孩子的日常行为中发现问题,从表象观察本质,加以探究,以更好地应对教育教学中出现的问题。

此外,特殊教育学校校园要根据不同类型残疾学生的需求,建设必备的无障碍设施,为他们的行动提供方便。普通学校的实验实训室,在特殊教育学校要以各种促进残障学生学习、康复的功能教室及训练室形式呈现。

三、教育对象的发展性,要求特殊教育开放办学

普通学校的学生,绝大多数是从学校到学校,依次提高受教育程度,再从高层级的学校走向社会。而特殊教育学校的学生,目前绝大多数是从学校到家庭(将来是到一些公益的托养机构),少部分走向高层级的学校,再走向社会。

特殊教育学校的对外交流特点是“面广量窄”。同区域可以类比的学校相对较少,交流的跨地域性强,跨度大。因此,开放办学成为特教学校发展的必由之路。区、县际交流是基础,省、市际交流是主流,国际交流是发展的趋势和需要。

学校是教书育人的主要场所,尤其是特殊教育学校,承担着其他场所无法实现的功能。特教学校要“打开”校门,开放办学,在重视获取家庭、社会对学校发展的积极帮助的同时,也要注意发挥学校对所在地区社会服务方面的作用。除了国家要求的一个地方的特殊教育学校要成为地区的随班就读资源中心、送教上门巡回指导中心外,还应发挥师资和专业的特长,使学校成为残障学生的家长学校,培训和疏导家长,帮助他们真正了解残障孩子,提升他们的信心和快乐程度;成为当地的手语、盲文服务中心,为窗口单位、司法部门提供专业培训等服务;成为残疾人心理咨询和矛盾调解的中心,减缓社会矛盾。

基于特殊教育的若干特殊性,在新时期推进特殊教育发展的过程中,我们必须理性审慎地思考特殊教育以及特殊教育学校下一步的发展方向,明确学校工作重点,使教育教学有的放矢,更好地服务残障学生。

参考文献:

[1]何侃.特殊儿童心理健康教育[M].镇江:江苏大学出版社,2008:25—26.

作者:周春梅 单位: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