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电影《天书奇谭》造型中民族元素

2022-09-21 16:46:13 来源:写作指导

【摘要】《天书奇谭》是20世纪80年代初期,我国极具代表性的动画电影之一。它的成功,除了剧情的经典之外,很大程度是因为其艺术表现的民族化。这些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和传统文化多样形式的运用,丰富了故事的形式、深化了故事的内涵,把社会现实用喜剧的趣味形式,平民化处理,让影片的表现力深入几代人的内心。本文着重从影片的美术设计,主要是人物造型设计和场景造型设计两个方面,分析这部动画电影中的民族元素的运用。

【关键词】《天书奇谭》;民族元素;人物造型;场景造型

《天书奇谭》是20世纪80年代初期,融入中国民间传统文化的代表性动画电影之一。时隔38年,它的纪念版,经过现代技术的修复,重新登上影院,也算弥补了当年投入大量的精力而未入影院的遗憾,同时,让身为80后的一代人,重新回顾,仍觉过瘾。该片改编自古代神话《平妖传》,但故事情节作了些许改动,主创人员要打造“冰糖葫芦式”①的内容重构,就是要让这个神话故事变成既具有中国文化特色,又让大家都看得有趣的动画样式。因此,袁公设定为为反对封建社会的等级制度而选择了替天行道的人,而他的正义,像极了《大闹天宫》里的“孙猴”的形象,但没有了“猴头”的畜性;蛋生、小皇帝形象是对剪纸、年画娃娃的形象借鉴;三个狐妖和县官的形象是对京剧脸谱的借鉴;而在故事内容上,例如粉色妖狐用“姿色”魅惑和尚,挑拨和尚的关系,这像极了《红楼梦》里王熙凤“毒设相思局”的情节(国家人文历史-石决明);在场景的绘制中,融入了中国山水画的构图和画法,以及传统图案的搭配。

一、人物造型中的民族文化元素

(一)形象定位的准确性、趣味性《天书奇谭》讲述的是扬善除恶的故事,那么,故事里的角色定位,符合大众审美中对于善恶形象的认定标准。在天神和凡人的两派人物的形象设定上,我们不难看出,对天神形象的绘制,有明显的艺术处理,突出他们“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形象特征,而民间百姓则更多地表现朴素、卑微、平凡的特征。这些在影片开场天庭赴会和影片结尾处百姓的民间活动的对比,即可看出设计者的妙趣横生。而袁公和蛋生,正面人物的代表,他们的形象和色彩应该温和、喜人;狐妖是恶的代表,他们的形象设定,要符合恶人的狡黠、奸诈、世俗、贪婪成性的性格特点。

1.袁公

袁公(图1)是整个影片中的中心人物,是整个故事的源起。虽然他是天神,但他“官卑职小”,瑶池大会只留他看管天书,好奇心的使然,开启了他对等级制度之首的玉帝的“口是心非”的怀疑,明明是“天道无私,流传后世”,但玉帝却把天书密封起来,不许外传。于是,他做了制度的“反叛者”,偏要用这仙书,拯救世人百姓。因此,人物的造型要突出“刚毅”“果断”等性格特点。其次,袁公是天庭的神仙,所以,在衣着服饰上,要突出人物的“仙”,并且略显沧桑,结合两方面的特征,袁公的形象设定为红脸红须、白衣翩翩、神情坚定、去形留意的人物形象,以突出人物的大义凛然的气度。

2.蛋生

蛋生(图2)的形象有双重性,他既是袁公幻化而来拯救苍生的英雄,又是一个天真可爱、聪明机灵的孩子,所以,他的形象可爱、喜人,于是,就有了肚子饿而哇哇大哭,老婆婆给了饼子,又吃出项圈套在脖子上玩耍的样子;有了他习得天书精华后,闭起眼睛,满足地在空中翱翔的情景。他的形象没有失去孩子固有的顽皮、直接。而在遇到不公平时,机智勇敢应对,复制县官老爷爸爸的场景,被县老爷两次捆绑的情景,突出了蛋生正义而可爱的一面。这正好符合创作者“接地气”的造型要求和定位,拉近了观众和影片的距离。而人物的设计正是参考了我国传统的红脸蛋年画娃娃的造型。

3.狐妖

狐妖(图3)是整部动画的反面代表,要突出它们贪婪、欺骗、自私的本质,在表现老狐妖和粉狐妖成功盗取天书后,在旧庙里如获至宝的喜悦时,画面应用的正是类似当时的迪斯科舞厅似的氛围处理,狐妖们的扭动,不同色彩的灯光渲染,像极了电影中反面角色获得暴利后的雀跃。同时,突出团伙作案,各自分工但还“有情有义”。比如,在接到圣旨,入皇宫为皇帝献艺后,女性妖狐们乘坐马车飞奔,对照蓝狐妖被蛋生识破身份后,一路追赶的节奏,跳上马车后,被老妖狐接纳的情景,以及尾部保护蓝狐妖,不被小皇帝杀头而把天书给他分享的剧情,均体现了老妖狐的“有情有义”。因此,三个狐妖各有特点,充当领导的黑狐妖,尖嘴黑眼,老谋深算;适时变化身份的、魅惑大众、男性的粉狐妖,贪吃无脑;失去一条腿后依旧不改的绿色狐妖,整场都蹦跳出现,增加剧情的喜剧色彩。

4.其他人物

由于剧情的需要,故事中出现的县官、和尚、府尹等人的形象定位,均凸显人物的趣味性。玉帝虽贵为神子,但他却代表了等级制度,要反对这种不合理,于是,人物形象要强化出腐朽和礼教,要用讽刺的形象设计来定位。县官是骨瘦嶙峋、尖嘴猴腮、搜刮百姓的尖刻奴才相,府尹是贪得无厌、大腹便便的发福相,老和尚是内外不一、六根未净的形象,小皇帝是娇生惯养、残暴无情的形象。各种人物均依据其身份和地位的特征,描绘和设定了准确的外形。

(二)形象特征中的民族元素

整部影片中的人物形象设计、色彩搭配、场景绘画,都蕴含了我国传统文化中的民族元素,如年画形象、戏曲装扮、中国绘画形式等。袁公的形象,像极了年画中人们对“关公”形象的符号认定,一股肝胆忠义、豪气冲天的气势,袁公一身白袍、一须红胡,“一双凤目似睁非睁”,②一身正气,让人心生敬畏。故事中的反面代表——狐妖的形象,汲取了京剧脸谱的描绘特征,直观地体现人物性格。例如,年老的狐妖,运用了脸谱中对丑角的装扮,黑眼尖脸,眼睛时不时地溜溜一转,尽显其世故圆滑。而红狐,则借用了人们对搬弄是非且妩媚妖娆的女性印象,结合脸谱中花旦的形象,让人想起“狐狸精”的典型意味,既滑稽,又讽刺。还有一位丑角的扮相,就是县官,他头戴乌纱帽,却视财如命、横行霸道。与此同时,县太爷则更像中国民间的“寿星”的样式。这些人物形象的设计,都借用了我国传统文化中的民间元素的符号特征,运用在影片中,又体现了浓厚的喜剧色彩。

二、场景设计中的民族文化元素

这部动画的场景设计,带着浓烈的山水画味道。与《九色鹿》《大闹天宫》中的场景绘制一样,带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包括对宋代长卷画、明代山水画风的引用,甚至还有对图案的设计和运用。画风清晰明了,落笔有力,很好地服务了剧情和人物出现的需要。据资料显示,美术设计师秦一真和黄炜,运用了仿画韵的技法,把空灵的云梦山仙境、繁华热闹的市井街头、华丽的宫廷、灵动的池塘等等,绘制成深受大众喜爱和认可的民间艺术样式。例如影片开始时(图4),袁公脚踩祥云在云梦山出现的场景,秦一真吸收了宋代绘画艺术的特色,突显云梦山的大山大雾,设色上运用沉稳的深色调和白雾相间,营造一种仙境,同时,体现云梦山的整体造型的重要性,他参考了明代“吴门画派”中的表现手法,兼容并蓄,突显山石和云海的合二为一;片中两个狐妖借灾害之际,骗取百姓钱财,蛋生通过天书法术变出一群鸟(图5),有秩序地啄食蝗虫,蝗灾结束后,天降雨水,大地复苏、荷塘青蛙、柳叶栩栩的景象,以及大雁高空飞翔的场景,都是中国绘画中特有的构图和小品绘画的描写;在表现市井场景时,又参考了宋代绘画的长卷式构图,运用焦点透视的法则,严格绘制了房屋、山石、街道、假山等事物,使其富有生气。在室内场景的绘制中,比如三个妖狐进宫为小皇帝变戏法,对皇宫的屋顶、梁柱、地毯、灯椅、鸟笼、凤凰等事物的描绘,更是事无巨细,运用了各种图案的表现手法。当小皇帝要老狐妖变戏法时,创作者引入了“龙争虎斗,百鸟朝凤”等民间典故,除此以外,民间表演艺术样式如“高跷、舞狮、舞龙”等,都在场景中得到了精彩的体现。

三、总结

《天书奇谭》的经典,无疑凝聚了创作者对民族文化元素的传承和发扬,运用传统年画、水墨、戏曲文化等样式,人物造型线条流畅,角色定位准确,韵味生动,再结合观众喜闻乐见的趣味形式,使得人物造型生动鲜活且富有文化内涵;场景设计则体现了对我国传统山水绘画、传统图案纹样,以及民间文艺的敬意和传承。让观众更真切地体会到纯粹唯美的国风元素推动动画电影发展的真实,而这也是我国动画电影的优势和发展途径所在。

作者:黄美林 单位:山西传媒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