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体育的历史变更

2012-04-19 17:20:05 来源:写作指导

 

在中国体育学术理论书籍中所能见到的西方体育史及体育哲学的译著很少。20世纪七八十年代,成都体育学院曾经翻译过两本《世界体育史》([美]范达冷•本奈特等著,翻译小组译,成都体育学院,1976年。)和《体育运动全史》([匈]拉斯洛•孔著,颜绍泸等译,中国体育史学会办公室,1986年。),但没有流传开。现在所能见到的恐怕只有周恃天译的《西洋体育史》(Hackensmith.C.W著,台北:黎明文化事业公司,1971年。)一书了。而有关西方体育哲学译著则至今还没看到。现在对外学术交流频繁,获得有关外文资料方便,但系统地从全貌上了解西方体育理论发展情况,还需要研读能够反映其研究水平的代表性书籍。特别是西方体育基础理论的译著,对于广大普通体育理论工作者和学习者来说尤为重要。但是,多年来我国体育理论研究强调应用性,现在很难见到基础理论学科的专著出版,国外译著更为少见。今年,华南师范大学体育科学学院谭华教授出访了欧美各国,为我们带回了西方体育学者的一批重要学术著作,这对当前我国体育基础理论建设无疑会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有关这些书籍的情况,在谭华教授的主持下,将陆续介绍给大家。笔者所学习的这本《AHistoryandPhilosophyofSportandPhysicalEducation:FromAncientCivilizationtotheModernWorld(体育史与体育哲学)》是由美国学者罗伯特•麦基考夫(RobertA.Mechikoff1949~)所著的2002年版本。罗伯特•麦基考夫先生是美国一位知名的体育理论家,就职于美国圣迭戈州立大学锻炼与营养学院,曾获得俄亥俄州立大学历史与哲学专业博士学位。现担任美国高等教育体育联合会会员(NAKPEHE)、国际奥林匹克学院(IOA)教授、西班牙巴塞罗那自治大学奥林匹克研究中心奥林匹克专业研究员、美国考古学会会员(AIA)、瑞士洛桑奥林匹克博物馆官员等职。该书出版发行后受到广泛好评,已连续再版四次,并翻译成韩文出版。罗伯特•麦基考夫先生主要的研究领域是体育历史与哲学的发展,他特别关注从古代奥运会到现代奥运会的历史与哲学问题。同时,还从事古希腊和古罗马竞技体育方面的历史遗存研究,在欧洲许多博物馆和图书馆进行大量的古代奥运会历史文物的历史学研究。罗伯特•麦基考夫先生取得了许多成绩,研究成果颇丰,在国际奥林匹克研究中具有一定影响。   罗伯特•麦基考夫先生所著的《AHistoryandPhilosophyofSportandPhysicalEducation:FromAncientCivilizationtotheModernWorld(体育史与体育哲学)》(2002年版)一书,其特点是以哲带史,以史论事,史哲结合,论述精当,脉络清晰。   全书分为五部分内容,共17节。各部分主要内容大体如下:   第一部分为古代文明。作者首先通过对苏美尔、埃及和中国古文明的分析,论述了西方体育形成的历史源头,旨在阐明西方体育起源中所表现出的人类共性和多质特征。作者强调人类的身体运动能力、健身、竞技和游戏从其存在之日起就是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人类的本性中所固有的运动特点和相互竞争以求生存的天性,是人类产生身体运动文化愿望的生理心理基础。随着人类的进化,为了生存和荣誉的身体运动就成了人类文化中的一个重要部分,并且通过多种多样的体育运动形式表现出来。另外,参与体育运动带来的无限乐趣也是人们喜欢的重要原因。作者在书中说,正如当代人一样,这些古文明时期的人们把体育运动与精神和世俗世界紧密联系起来。尽管这些古代文明已消失很久,但是他们在西方文明的科学、建筑、思想以及体育运动等方面都刻下了深深的烙印。   第二部分作者沿着欧洲从精神世界到世俗世界的历史进程分析了西方历史上人体运动观的流变。这部分作者按照西方历史发展脉络对体育发展进行了详细的梳理,主要从中世纪900~1400年的哲学观以及运动和体育、文艺复兴时期及变革、科学及启蒙时期以及19世纪德国、瑞典和丹麦对体育发展及人体哲学的贡献等方面进行了阐述。作者特别对西方历史发展中具有代表性的哲学家、教育家有关体育思想进行了深入的挖掘和分析。   第三部分作者对美国体育专业理论及发展进行了论述。   书中介绍了美国体育专业理论及发展情况,作者对19世纪美国体育运动中人体运动观的改变进行了详细的论述。作者对美国1885年后在科学、医疗和健康观的发展进行了阐述,并且集中分析了1900年~1930年美国体育的改革情况。19世纪美国社会文化得到了巨大的发展,早期科技创新深刻地影响了体育运动的发展,新兴体育运动和游戏广泛开展。作者还主要介绍了这一时期美国赛马、球类运动中板球、垒球和足球、“业余”运动的开展情况。   第四部分作者对美国体育发展史及哲学观进行了论述。   19世纪美国哲学是以先验论和实用主义为主。作者分析了爱默生、卢梭、达尔文的实用主义思想,并对美国体育教育家皮尔斯、威廉•基姆斯的体育思想进行了论述。同时,作者对美国殖民时期的体育进行了回顾,描述了20世纪体育运动的蓬勃发展情况。   第五部分是作者附加的一部分关于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政治及社会历史资料选编,分别为1896~1936年、1848~1968年、1972~2000年三个时期的现代奥林匹克政治及社会历史选编。在这个资料汇编中,作者为读者详细了解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政治及社会历史情况提供了较为详实的文献材料。   该书内容丰富,史料详实,图文并茂,阐述清晰,是了解西方体育和美国体育发展历史的一部好书。作者首先为读者理解西方体育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该书并非泛泛地对西方体育历史事件的简单罗列,或对众多哲学家思想的一一介绍,而是将西方体育发展历史与深刻的哲学思考联系起来。在西方体育发展的宏观历史背景下,作者选择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西方哲学家、教育家做精细的和深入的分析评介,为读者梳理出西方体育思想发展的逻辑脉络。这也正是该书的最大特点和值得称道之处。现在体育史与体育哲学在我国研究趋冷,发展并不如意。虽然偶有体育史方面的专著出版,但大都是适应社会热点的专题史罗列,成果平平。而体育哲学的研究未见多少成果出现。事实上,这两个学科研究的价值转向和模式转变已成必然。中国体育史学研究需要从浩瀚的历史材料中提取哲学精华,为揭示人类体育的本质意义提供历史素材。体育哲学则需要从抽象的概念理论走向历史和现实,两者的交融互补是焕发各自学术生机的前提和基础。该书作者将体育史与体育哲学有机地结合起来,体现出其深邃的思想深度,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研究范式。#p#分页标题#e#   书中比较系统地阐述了从西方古老文明一直到20世纪西方体育运动广泛开展的历史进程,突出了在各个历史时期具有代表性的哲学家、教育家的体育思想。全书以西方哲学家对人体一元论或二元论的认识为主线,分析在不同历史时期体育运动的发展情况。正如作者所认为的,当把肉体、灵魂和精神看作同一体的一元论时,这一时期体育就会发展;当把肉体、灵魂和精神看作对立的两个部分时,在二元论时期体育就会受到抑制。作者用哲学研究的方法,从本质上为我们说明了自雅典和斯巴达起,在西方历史长河中此消彼长的人文主义和军国民主义两种体育思想的哲学来源和历史流变。   作者始终用现代化、宇宙论、实体论、一元论和二元论等几个重要的哲学概念统领全书。书中特别指出,欧洲近代城市化和工业化对西方体育的发展产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影响。   由于作者擅长于历史和考古学方面的研究,书中对西方古代文明进行了较好的阐述。古代体育文明早在公元前就已经繁荣发展,并且以尚未发现的方式影响着我们的先祖。   产生于美索布达米亚、埃及和中国的古代文明中许多体育项目,和我们现在所分享着的体育运动项目相同。东西方古代体育文明中的相似性说明了人类体育的同质性,而其中的不同又揭示出各自体育文化的独特之处。作者指出,古希腊有两种体育运动观———自然主义与非自然主义流派。源于一元论的自然主义认为,体育和智育应该相结合,使人能够均衡发展。源于二元论的非自然主义则认为,体育只能为智力发展服务。书中以雅典和斯巴达为例,说明雅典人追求身心和谐发展。雅典的体育教育是通过体育来进行教育,使雅典的公民可以获得取得公民资格所需要的重要美德、忠诚与勇气。而斯巴达人的体育训练观(不是体育教育)是严格的身体训练,为了达到军事目的而锻炼身体。作者着重分析了古希腊三位伟大的哲学家对体育运动的看法。苏格拉底和柏拉图在二元论的基础上形成了对人体的哲学观。他们都认为,能够陶冶灵魂的智力活动总是高于对身体的发展和训练,智力的发展至关重要。他们将人体视为魔鬼用来侵蚀灵魂的工具。因此,对身体的训练是堕落行为,应尽可能地反对和排斥。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清楚地表达了精神和灵魂比肉体更重要的观点,这一点在其所提出的社会等级制度的观点中体现得尤为清晰。在晚期,他提出了精神和肉体和谐发展的思想,但是,这并不等同于二者可以平等发展。亚理士多德认为健康的灵魂取决于健康的身体,所以,理性的灵魂要受到教育。体育(体操)能使年轻人身强体壮,以便在战时能保卫雅典,和平时期服务于雅典。他坚信,健康的灵魂要有健康的身体为条件,因此,体育对保障身心健康很有必要。希腊人非常崇拜人体的健美和敏捷,通过不断完善自己的躯体,人们才更像诸神一样。所以,古希腊对身体的发展既是一种宗教活动又是一种体育活动。希腊人崇尚对人体健美的发展,形成了一种超越的人体运动的审美理想,这一直影响着西方体育文化的走向。   过去我们对欧洲中世纪体育情况了解有限,该书作者对此进行了详细论述,大大开拓了我们的研究视野。作者指出,中世纪的人体运动观反映了神学信仰,很多早期的基督教徒不赞扬人体,而是轻视它。虽然希腊人是出色的运动员,崇拜人体并拥有健美的体形,但却被这些早期的基督徒视为异教徒。在这些基督教教徒看来,古希腊通过运动和获得身体健美来敬神是过分看重世俗的东西(对身体的崇拜)而对精神世界重视不够(对灵魂的熏陶)。绝大多数的基督徒认为,参加体育运动或致力于发展身体的训练都会污染身体,而身体是灵魂的居住之所,这样会玷污灵魂。中世纪基督徒所持的观点相当程度上是对异教信仰做出的反应。在有关中世纪宗教的著作里,基督被描绘为肉体、精神和灵魂的完美统一体。从上帝创造包括人类万物的这个角度来看,肉体和灵魂都是好的,因为上帝不会有意创造有害或是邪恶的东西。一些正统的基督教徒坚持拒绝接受人体邪恶说,但是他们只是极少数。   作者认为,基督人体运动观是在新柏拉图派哲学以及教会的观点上共同建立起来的明确的但又自相矛盾的有关人体运动的价值体系。那些属于禁欲的二元论的基督徒们所持的观点源于柏拉图哲学观,认为为了净化灵魂,人体不应有任何享乐。而希伯来作家坚持认为,作为上帝唯一真实反映形象的人,是肉体和灵魂的身心统一体。但到了14世纪一场大瘟疫横扫欧洲,留给人们的是对死神的绝望和困扰。由此,人体更被视为是“罪恶的携带者”。作者认为另一种人体运动价值观源于东正教和希腊哲学思想的融合,这点从基督教僧侣们的生活中可见一斑。他们寻求通过禁欲、祈祷和放弃物质所有来开悟,除了宗教礼仪和体力劳动,基督徒应避免肉体享乐和诱惑。虽然在此观点下体育无法存在,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人体没有认识。他们对人体所持的态度只是一个选择的问题:他们选择的是,剥夺自身肉体的享乐。   经院派倡导体育运动和健康,因为身心完整才能快乐。但是,早期的基督教僧侣通过禁欲来达到开悟,抨击旨在促进健康的所有形式的体育活动。这是绝大多数教会所持的立场,即人体是卑劣的、堕落的,无法拯救。由此可见,早期的基督教僧侣和经院派在关于人体价值和体育运动价值方面存在分歧。   在中世纪发生的事件中,既有骑士时期骑士们的运动技艺,又有为十字军东征而服务的运动以及僧侣们的禁欲主义。作者指出,一般人们总是从神学和哲学的立场出发,认为中世纪除了当时的军事活动,不存在任何体育运动。但事实并非如此。尽管许多早期的基督徒并不像希腊人那样重视身体,但仍然有一些个人和团体并不排斥人体。早期的教会受到希腊哲学家的巨大影响,在古希腊和一些教会,人体享有显著的地位并且受到尊重。希腊诸神和基督教中的上帝都以人的形式出现。而教会也无法压制人们玩耍和嬉戏的天性,他们对贫民和贵族从事的游戏和娱乐活动持容忍的态度。中世纪贵族联赛经常会出现残忍和流血的场面,教会则反对格斗场面。在十字军东征期间,教会确实允许与联赛有关的竞赛活动和格斗,用以备战。   作者对中世纪人体运动观的深刻分析为读者指明文艺复兴以来西方体育思想是在中世纪复杂的思想基础上的一种延续和不断成熟。任何跨过中世纪而认为西方体育思想是古希腊的简单重复都是缺乏理论依据的。作者同时提醒读者,中世纪时期的哲学思想掺杂着宗教,往往表现为难以掌握和理解的许多模糊不清的思想的混合体,中世纪的体育思想和运动实践亦是如此。#p#分页标题#e#   文艺复兴时期是欧洲体育发展的起步时期。作者在对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变迁进行简介的基础上,着重介绍了文艺复兴时期的哲学家和教育家维多利诺,以及改革时期的思想家和教育家伊拉斯谟、路德、卡尔文等人的体育思想。文艺复兴时期是知识分子的觉醒时期,并由此改变了中世纪对人体的态度。人文主义的哲学观点强调的是实实在在的人,而非精神的自我。这种思潮所带来的直接后果是,有关人体的事情被视为是可以接受的,其中运动和体育是其直接的受益者。宗教被降为是个人或内部生活的一个部分,应由个人来决定。因此,改革运动更多的是致力于社会和宗教改革,要依靠个人去解读圣经,这对教育的影响巨大。无论来自何种社会阶层的人都要学会读书识字。从这个角度讲,这是朝着发展国立全民教育体系迈出的一小步。此外,改革运动还鼓励了中产阶级的崛起,宗教成为评判人们行为的工具。新教徒们更重视现世的而非来世的事情。这些变化对人们如何看待游戏活动和工作产生了巨大影响。   作者指出,路德和卡尔文的改革思想试图将游戏和娱乐从人们的生活中去掉。这种争论导致了新教徒的工作观的形成,即人内心世界的道德美可以通过观察其工作习惯来评判。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娱乐玩耍,你就是在表明,你是一个罪人。这种工作和娱乐观的现代表现形式在美国仍然可见。   路德和卡尔文主义削弱了中世纪的信念,即否认人体价值以净化灵魂,取而代之以这样的观点:人体的存在是为了做上帝认为的好事,好好地利用上帝所赐予的时间。但是,改革运动对娱乐和体育的态度和早期僧侣的思想几乎相同:两种神学都反对娱乐、运动和体育。   作者在介绍欧洲科学时期(1560~1688)和启蒙时期(1688~1789)的基本情况基础上,分别分析了这一时期的科学思想家伽利略、培根、牛顿、霍布斯、笛卡尔、贝克莱,教育家弗兰西斯、理查德、蒙田、夸美纽斯、汉密尔顿、洛克,伟大的哲学家卢梭的体育思想。作者指出,当代教育中的重大思想在这个时期已经萌芽,如民主教育。教育与启蒙运动有着密切的联系。同样,体育也受到它的影响。这一时期许多评论家发表了很多有关把体育运动作为培养理想的个人和群体的方式的好处,以及“本性”在培养全人方面的作用的评论。因此,第一批“现代”的体育教育者就出现在启蒙运动时期并非巧合,他们的许多思想仍存留至今。   作者特别对19世纪欧洲体育发展情况进行了详细的论述。首先从19世纪德国观念论主义者康德、费希特、黑格尔等人的哲学理论入手,分析了自我观念对欧洲体育发展的影响,说明了19世纪西方体育已取得了其哲学地位,并且得到了巨大发展。作者联系19世纪欧洲的德国、瑞典和丹麦体育发展情况具体分析观念论在体育中的运用,逐一对学校体育中学生、价值观、目标、大纲、评估等进行了阐述,并就教育家海因奇的体育思想进行了介绍。   作者指出,如古希腊人一样,德国的理想主义者相信对自我的发展。作为人类主要存在形式的身体,灵魂和智力应受到教育。每个人全面发展的观点基于完美主义,这种发展的道德观为运动员精神和公平竞争提供了道德理论框架。   体育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受益于德国、瑞典和丹麦体育教育家的理想主义哲学和他们不懈的努力。但是他们对体育的促进是为了达到其军事目的,而非真正为了体现其教育和健康的价值。作者同时指出,美国体育运动的发展影响了世界的发展。19世纪标志着这样一个时代的到来,美国人开始接受体育活动,这与对人所持的积极态度有着紧密的关系。人们逐渐从健康的乡村生活方式转向不利于健康的都市生活,而体育则成为一种弥补的手段。此外,人们认为,参加体育运动能够培养良好的社交能力和发展个人技能。许多诸如刚毅、坚强等美德都和体育有关,使之成为值得从事的成人运动。把体育引入教育机构说明,美国人认为这些活动在某种程度上具有教育性。   作者对西方体育历史发展的其他方面也有很好的分析和论述,这里不一一列举了。总之,该书作者试图阐述西方体育从古代文明开始,经过15~16世纪的孕育、17~18世纪的教育化、18世纪中期~19世纪中期的课程化和科学化、19世纪末期~20世纪法制化和全球化的不同历史时期的发展。   同时,作者紧紧围绕西方体育中人文主义传统和科学主义传统,从体育哲学角度揭示西方体育存在和发展的本质与特征,为读者尽可能地论述了西方体育的发展历程。作者依据其坚实的专业理论知识,通过体育历史与哲学的有机结合,深刻分析了西方体育各个历史时期的体育运动观,为读者全面理解西方体育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视角。书中有许多不凡的理论分析和论述,具有较强的理论性和实用性,是一部西方体育基础理论学科的好著作,值得我们学习和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