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力资本对金融服务贸易的影响

2022-09-21 16:28:59 来源:写作指导

摘要:经济全球化背景下,金融服务业的核心竞争力对国家经济的影响重大。本文通过将人力资本水平引入中国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分析中,从理论机制梳理了人力资本对我国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的影响路径,并在此基础上利用相关数据进行了实证检验。研究结果表明,中国金融服务贸易长期处于逆差状态,主要是保险服务的大量进口所引起,国际市场占有率极低,贸易竞争力较弱。但从动态视角来分析,中国金融服务贸易规模呈发展态势,且市场占有率与贸易竞争力已有显著提高,实证结果验证了中国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加强主要受人力资本和金融业外商直接投资的影响。

关键词:金融服务贸易;人力资本;贸易竞争力

目前各国产业发展格局发生巨变,服务经济飞速发展,已成为新时代背景下经济发展的显著特征和经济增长、产业结构升级的主要推动力,是如今国际市场竞争中的新兴重点领域,世界服务贸易结构日益向新兴服务部门倾斜,而传统服务业所占份额持续下降。以金融服务为代表的新兴服务业,在服务贸易内部结构中的比重将显著提高,服务业的竞争重点将逐步从传统服务业的竞争转向通过金融服务的新兴服务业的竞争。在此背景下,探究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提升的主要动力要素是富有重要现实意义的。关于金融服务贸易这个议题,大多数文献集中在对其竞争力的探讨。部分学者利用显示性比较优势指数、贸易竞争力指数等对金融服务贸易进行了对比研究[1~3]也有部分文献围绕金融服务贸易的影响因素进行探究,主要从宏观经济因素和要素投入角度两个方面展开。刘建廷(2012)[4]从FTA视角出发,对比了中国、日本、韩国金融服务业的发展现状,认为中国的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与贸易自由度均无法与日本和韩国相抗衡。因此,中国应渐进有序地开放金融服务贸易策略,逐步推进金融服务贸易自由化。黄满盈,邓晓虹(2018)[5]将总量与动态发展纳入综合考量,构建了BTCGa用于测度双边服务贸易竞争力,并基于引力模型对其进行了实证分析,研究结果发现:贸易双方的经济规模、经济自由度会对中国双边金融服务出口竞争力产生显著的影响,中国对大多数贸易伙伴的金融服务出口不具有竞争优势。黄蓉(2016)[6]从要素投入的视角展开讨论,她认为在未纳入技术因素的条件下,资本对中国金融服务贸易出口具有负作用,但在技术条件下劳动力对金融服务贸易规模具有较大的积极影响,且能淡化资本的作用力。

1人力资本对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影响的理论基础

斯密将“分工理论”延伸到国际市场成为比较优势理论的源泉。Hecksher&Ohli基于李嘉图模型进一步提出了要素禀赋理论,是对比较优势理论更深层次的扩展和补充。随着服务贸易规模的不断扩大,越来越多的学者加入服务贸易研究中,希望为服务贸易找到适用的理论依据。在新经济增长理论中,Lucas将人力资本视为一种特定的要素,提出了“专业化人力资本积累增长”模型。他认为劳动力的专业化可以通过“干中学”效应在生产实践中获取,劳动要素的专业程度随着产出数量的增加而强化,专业化后的劳动要素因为具有内生动力而成为人力资本,由于专业化的人力资本增长是在已有的人力资本水平上进行,人力资本的积累总体上递增,导致人力资本的边际产出具有递增性,因此人力资本积累是产业不断发展和经济持续增长的内在动力源。Sagari(1989)[7]在探究国际金融服务贸易比较优势的根源时,内生增长理论的内核引入H-O-S的分析框架下,认为国家之间不仅存在技术阶梯,而且技术转移日益成为服务贸易的主要内容。国与国之间存在技术落差,不同技术水平所导致的要素投入组合不同,即较高的技术水平可节约要素投入。因此,各国间的技术差异是驱动金融服务贸易发展的重要因素。金融服务既具有资本密集型特征,也具有人力资本密集型特点。当今国际金融服务贸易竞争激烈化的一个重要表征即人才竞争的不断加剧(刘辉煌,2000)[8]。人力资本增加意味着生产要素质量的提高和生产技术水平的进步,首先会导致金融服务业规模经济效应的形成,由于规模经济效应,人力资本产出的边际成本逐渐降低,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由此得以实现和保持。其次,人作为技术实现的主体,在人力资本作用加持下,传统金融服务与新思潮、新科技的结合,强化金融服务的内容、形式和质量,进而提高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最后,技术流动使得一些发展中国家获得了较快的技术进步,服务贸易本身就是一种技术的传播渠道,它可以通过影响技术和其他生产条件,进而影响一国产业的发展。发达国家的金融服务内容和服务技术水平遥遥领先,在金融服务领域外商直接投资不断增多,中国对金融服务的大量进口,将对中国金融服务行业产生某种程度上的“技术溢出”,充足的高质量的劳动力(即所谓的人力资本)意味着更强的学习与吸收能力,在人力资本作用的加持下,通过对进口金融服务内容与技术的转化和吸收,能够刺激中国金融服务企业更新其服务内容与技术创新动力,从而提高我国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基于以上三点,本文提出假设:人力资本对中国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具有促进作用。

2中国金融服务贸易发展动态

2.1中国金融服务贸易规模与结构。整体而言,中国金融服务贸易规模呈扩大态势,但贸易净值常年为负值。2005年金融服务贸易出口额为6.95亿美元,2018年扩大至84.04亿美元,相比增加了约11.1倍,年均增长率为23.41%。另外,中国金融服务贸易逆差在报告期内呈先扩大后缩小的发展趋势:2005年金融服务贸易逆差为66.64亿美元,随后持续扩大并于2013年达到峰值,逆差额为186.03亿美元,2014-2018年金融服务贸易逆差状态有所缓和,但仍处于逆差状态,说明我国金融服务国际竞争力并不乐观。中国金融服务贸易逆差主要原因在于保险服务的大量进口,2018年进口了近119亿美元的保险服务,而其他的金融服务进口规模约占前者的17%。

2.2中国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本文通过计算中国金融服务贸易的国际市场占有率(MarketShare,MS)和贸易竞争力指数(TC)来分析中国服务贸易竞争力的动态变化。就市场占有率而言,报告期内中国金融服务国际市场占有率不断提高,由2005年的0.24%上升至2018年的1.33%。TC指数显示,中国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不强,但这种局面正在不断改善。2005年,中国金融服务TC指数为-0.827,接近-1;2018年,中国金融服务TC指数为-0.25,趋近于0。虽然目前中国金融服务贸易的国际竞争力不强,后发优势乏力,但就发展趋势而言,其市场占有率与贸易竞争力已有显著的提高和强化,如表1所示。

3实证分析

3.1模型构建与指标选取。为了验证分析人力资本水平对我国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的影响。Sagari(1989)模型以44个国家的金融服务贸易净出口额为被解释变量进行了截面分析。本文则在Sagari(1989)模型的基础上进行一定变动,将中国金融服务贸易的TC指数作为被解释变量。基于理论分析,人力资本水平越高则意味着质量更高的生产要素与更强的技术转化能力,是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的重要影响因素。本文以人力资本作为核心解释变量,以实际人力资本指数来衡量人力资本,数据来源于《中国人力资本指数报告2019》。此外,以下因素对金融服务贸易也存在着一定影响,本文将其纳入控制变量:(1)金融服务本质为生产性服务,是为商品的生产与流通而存在,商品贸易的发展是金融服务贸易规模增加和服务内容、形式创新的基础,即货物贸易的规模越大,发展越迅速,对金融服务的规模和质量需求越高,有利于促进金融服务形成贸易竞争力。因此,本文选取中国商品贸易总额占GDP的比重作为衡量货物贸易发展的指标。(2)金融服务贸易的发展取决于其行业的发展,其行业的规模又决定于资本量。资本量的不断累积意味着金融服务业规模的持续扩大,在规模效应下金融服务行业的生产效率不断提高,由此获得竞争力。因此,本文以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占GDP的百分比作为衡量金融服务业发展规模的衡量指标。(3)就金融服务资本密集型特点而言,FDI的资本补充效应和技术溢出效应会对其发展产生影响,进而影响其贸易竞争力,本文选取金融业实际利用外资额来衡量FDI对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的影响。(4)科技日新月异,金融服务贸易打破传统边界,实现便利化和智能化离不开互联网移动平台的支持,因此本文选取互联网普及率这一指标衡量我国互联网的发展(以上数据均来源于中经网数据库)。

3.2回归结果分析。表2为回归结果。列(1)的回归结果是在不加入其他控制变量的情况下,对人力资本HC及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TC)的回归。列(2)加入了其他控制变量,即金融服务业资本规模、金融服务FDI、商品贸易规模和互联网普及率四个控制变量后的结果。根据表2的回归结果,R2分别为0.833和0.962,表明拟合优度良好;人力资本与代表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之间的回归系数分别为0.582和0.660,并在1%和10%的水平上显著,且符号均为正,符合理论假设。由于模型设定为时间序列,因此对回归后模型的残差进行ADF检验,检验结果见表3:在1%的水平下模型残差序列平稳,因此本模型不存在伪回归现象。在模型(1)中,人力资本指数与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有正向相关关系,并在1%的水平上显著。模型(2)给出了包含控制变量的模型的估计结果:人力资本、金融服务外商直接投资与服务贸易竞争力正相关,分别在10%和5%的水平上显著。人力资本与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之间存在显著正向相关关系,符合假设预期。人力资本实质上是高级生产要素,能够从规模效应、技术创新、强化吸收能力等方面促使金融服务质量的提升,进而增强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由于金融服务资本密集型的特点,外商直接投资能够增加资本总供给,要提高资本使用效率和质量,拓展其服务的边界,完善服务业的设备,促进国内金融服务行业的发展,在资本补充作用下提高服务贸易的竞争力。此外,外商直接投资可以引入先进的金融服务内容、技术等表现为“技术溢出”,中国金融服务业在学习、吸收其服务技术、服务内容的基础上促进服务贸易的发展。

4结语

本文根据2005—2018年相关数据分析了中国金融服务贸易的发展现状,然后基于国际市场占有率和贸易竞争力指数对中国金融服务贸易进行分析。在理论机制上梳理了人力资本对我国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的影响路径,基于此通过多元回归分析验证中国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的主要因素。研究发现:中国金融服务贸易长期处于逆差状态,主要是保险服务的大量进口所引起的;国际市场占有率较低,贸易竞争力较弱。但从动态视角来分析,中国金融服务贸易规模呈发展态势,且市场占有率与贸易竞争力指数较之前有显著提高与强化,说明中国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正在努力提升。通过实证分析,中国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加强主要受人力资本和金融业外商直接投资的影响。实际上国际贸易竞争就是各国产业的竞争,各产业的要素投入决定着其发展水平,显然,根据理论与实证分析的结论提高中国金融服务贸易竞争力的着眼点在于人力资本积累、优化人力资本结构,因此加大对金融专业教育的投入和引导,强化金融服务在岗人员培训就显得尤为重要。与此同时,利用外资发展金融服务,从而提高金融服务的内容与技术水平。

作者:聂静怡 单位: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