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意识视域下的老人与海

2022-09-21 15:09:12 来源:写作指导

 

《老人与海》是海明威重要的代表作,他所塑造的桑迪亚哥这一形象为读者所震撼。从生态矛盾观来看,《老人与海》中从不同程度上表现了这种矛盾。   一、《老人与海》内容介绍   《老人与海》是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奖作品之一,是著名的小说作家海明威的作品之一。《老人与海》整篇文章中并没有特别曲折的故事情节。《老人与海》主要讲述了文章中的女主人公古巴的老渔夫桑迪亚哥一直坚持捕鱼。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桑迪亚哥的坚守下,一条硕大的大马林鱼上钩了,出乎意料的是这条大马林鱼如此之大以至于桑迪亚哥的小船被它在海上挣扎了三天。终于,第三天,桑迪亚哥凭借着智慧将大马林鱼成功制服。怎料,在回去的途中,桑迪亚哥又受到了鲨鱼的进攻,桑迪亚哥被迫将大马林鱼拿给鲨鱼以挽救自己的生命。最终,回到海港时,桑迪亚哥的船上仅剩下了一些鱼骨和鱼头鱼尾,尽管如此,桑迪亚哥依然不后悔。整部小说篇幅较短,但是所揭示的哲理却是深刻的,桑迪亚哥说出的“一个人并不是生来就要被打败的”,“人尽可以被毁灭,但却不能被打败。”等就是经典的哲理。[1]   二、《老人与海》的生态矛盾观表现   《老人与海》中涉及到的矛盾观是极为明显的,主要表现在如何处理人与自然关系的矛盾、人类敬畏自然与征服自然的矛盾以及塑造了人物形象———硬汉的矛盾。笔者下面就这方面的矛盾进行具体的论述。   (一)如何处理人与自然关系的矛盾   如何处理人与自然关系的矛盾是《老人与海》中表达生态意识中主要的矛盾之一。《老人与海》主要讲述的就是老人桑迪亚哥与大马林鱼的殊死斗争。整个斗争过程中充满了险恶,二桑迪亚哥最终以胜利者的姿态的姿态制服了大马林鱼。海明威在进行语言描写的过程中,流露出的是一种表达人可以发挥主观能动性来战胜自然。海明威笔下的桑迪亚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将对自然的悲壮的抗争视为人维护尊严的必然和必需,桑迪亚哥杀死鱼并不是为了得到鱼肉,而是为了一种人类的自尊心,是为了让人们和他自己相信“你永远行的”(———摘自《海明威》),在与大马林鱼斗争的过程中,桑迪亚哥无数次地想要放弃,但是,每当精疲力倦的时候,他总是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制服它,感谢上帝它们没有我们这些要杀害它们的人聪明”(———摘自《海明威》)。海明威描写的大马林鱼足够大,但是依然败给了桑迪亚哥。海明威通过桑迪亚哥的口吻道出了他自身的思想:“我是个不同寻常的老头儿(———摘自《海明威》)”、“一个人并不是生来就给打败的,你尽可以消灭他,可就是打不败他”(———摘自《海明威》)”。这几句话形象生动地道出了人类在与自然抗衡的过程中必须具有老人那种“人定胜天”的精神。同时,他还认为,如何处理人与自然关系的问题上可以充分地发挥人类的主观能动性,人类可以通过人类的智慧和力量以及拼搏改变现状,绝不应该向包括自然在内的任何外力屈服。海明威对在赞颂桑迪亚哥的大无畏精神的同时,也表现出了人对自然的共荣共生,这种生态观的表达是极为矛盾的。海明威通过桑迪亚哥的角度描绘了浩瀚而五彩缤纷的大海。桑迪亚哥是一名渔夫,因此他对海洋拥有别样的情怀,他认为海洋就是女性,是海洋赋予了人类恩惠。当桑迪亚哥清晨踏上远航的行程时,他看到了生机勃勃的大海,听到了各种海面上美妙的声音,桑迪亚哥感到快乐,“它们是他海上的主要的朋友(———摘自《海明威》)”。同时,桑迪亚哥也喜欢海鸟,海中的各种鱼,在他看来,海洋、人类、鱼类、鸟类、植物等诸多的群体已经在潜移默化中形成了一个共同的生存圈,构成一个共生共荣的整体。老人桑提亚哥在多年的捕鱼生涯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他可以根据海豚的不同声音辨别出雌雄,他说“它们一起嬉戏玩耍,互相关爱。它们像飞鱼一样,是我们的弟兄(———摘自《海明威》)”。虽然桑迪亚哥通过斗争赢得了大马林鱼,但是当在返航的途中,他看到大马林鱼被鲨鱼吞食时,心中也极为痛苦———“大鱼被吞噬好似他自己也被吞噬(———摘自《海明威》)”。这种痛苦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方面是对自身经济收入的担忧,本来大马林鱼的收获可以缓解其经济危机,改善他的是生活。另一方面就是桑迪亚哥对自然的热爱。在这里,人不再是独立于自然之外的生物,自然里的其它生物也不再是与人类相对立的客体,天人融为一体,共存共荣。因此,桑迪亚哥捕猎大马林鱼与它对自然的热爱是极为矛盾的。如果是热爱自然,那么他会拒绝去捕猎大马林鱼。如果是不热爱自然,那么在大马林鱼被鲨鱼吞噬时,他不会表现得如此痛苦、悲伤。   (二)人类敬畏自然与征服自然的矛盾   人是否要敬畏自然也是《老人与海》中生态价值观矛盾的又一重要表现。自然是具有创作性和毁灭性,从自然的角度来看,人类是自然发展的一种高级阶段。作为大自然中渺小的一分子,人类作为具有自我意识的唯一生物对大自然进行改变。在《老人与海》中,就涉及到主人公桑迪亚哥敬畏自然与征服自然的矛盾。敬畏自然是在尊重自然资源基础上对自然进行改造的一种手段和方式。征服自然而是不考虑自然的诸多因素与生物,对自然进行主观意向改变的一种措施和方式。[2]纵观整部小说,主人公桑迪亚哥仅仅是极为简单的、一个普通的、贫穷的老渔夫,他热爱自然,并且由于对自然的热爱并没有靠捕鱼发家致富,也没有像“有些较年轻的渔夫,用浮标当钓索上的浮子,并且在把鲨鱼肝卖了好多钱后置备了汽艇”。对于桑迪亚哥来说,捕鱼仅仅是他能够维持自己最基本生活的一种方式,他所捕的鱼也只是满足他最基本的生存需要,并没有构成对鱼类的威胁,没有破坏生态的平衡。因此,从理论上来说,桑迪亚哥的捕鱼行为根本就称不上对自然的残酷掠夺。之所以出现桑迪亚哥周围的人都富裕而他贫穷,就是因为他对大自然的一种尊重,敬重。就像《老人与海》中的主人公桑迪亚哥所说:“也许杀死这条鱼是一桩罪过。我看该是的,尽管我是为了养活自己并且给许多人吃用才这样干的。不过话得说回来,什么事都是罪过啊。别想罪过了吧。现在想它也实在太迟了,而且有些人是拿了钱来干这个的。让他们去考虑吧。你天生是个渔夫,正如那鱼天生就是一条鱼一样。”桑迪亚哥自言自语的这段话中就表现了对自然的一种敬意。然而,桑迪亚哥在内心深处又有着征服自然的欲望,表现极为明显的就是桑迪亚哥与大马林鱼的斗争和抗衡。海明威处理极为恰当的是在起初桑迪亚哥与大马林鱼进行抗争过程中,老人也表现出了对自然的敬意。海明威在描写桑迪亚哥第一天与大鱼较量的时候,,老人就说“很尊敬你(———摘自《海明威》)”然而,随着桑迪亚哥与大马林鱼的进一步抗衡,他表现出来的是一种人类的征服欲望。他想打败大马林鱼,征服自然。最终,桑迪亚哥打败大马林鱼时,他为人类的智慧和勇敢而骄傲。#p#分页标题#e#   (三)塑造人物形象———“硬汉”的矛盾   《老人与海》的主人公是桑迪亚哥,海明威塑造的桑迪亚哥是硬性与柔性的结合、简单与复杂的结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桑迪亚哥都是一个有点懦弱的、淡定的老渔夫,他仅仅为了温饱而进行捕鱼。于是,在桑迪亚哥这种情况和背景下,他的处境逐步恶化,天天出海,但是都没有钓到一条鱼。桑迪亚哥的这种坚持是柔性的、执着的、坚韧的。在这种情况下,桑迪亚哥没有放弃,一直坚持,出乎读者意料的是桑迪亚哥打出的竟是一条大马林鱼。高潮部分就是桑迪亚哥与大马林鱼的抗争,他所表现出特有的硬汉风格让读者极为意外。桑迪亚哥在征服一条比他大无数倍的大马林鱼,他是一名老人,海明威在描写这个过程中重视细节描写,“他注视着那几根钓索,看见它们一直朝下没入水中看不见的地方”从这种细节处,我们可以看到桑迪亚哥决心战胜大马林鱼的决心和毅力。[3]   如果我们将桑迪亚哥定位为硬汉,但是,其在日常的生活中并不符合这一标准,这就导致了海明威在塑造人物形象的一种矛盾———硬汉矛盾。桑迪亚哥是海明威笔下一个极为有名的、简单的主人公,桑迪亚哥一直都是将自己当作自然界中的一分子,虽然他经历极为丰富,但是他依然喜欢以很单纯的眼光看待各种生物的。桑迪亚哥敬畏自然,但是,并不是大自然中所有的生物他都喜欢,也有一些生物是他不喜欢的,在桑迪亚哥的世界里,对于大自然中的不同生物它可以不同对待。正是从这些不喜欢的情感中,我们才认识到这是一个将自己融入环境,而并非从万物灵长的人类的高姿态眼光俯视各类生物的老渔人。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桑迪亚哥在出海中看到僧帽水母的时候,他就会对着僧帽水母骂“你这婊子养的”,并很高兴看到海龟把这些“海里最欺诈成性的生物”吃掉。即便是老人当作兄弟的飞鱼、大马林鱼、鲨鱼等,也是带有不同的感情色彩:“他喜欢绿色的海龟和玳瑁”、“他还对那又大又笨的蠵龟抱着不怀恶意的轻蔑”、“他非常喜爱飞鱼,拿它们当作他在海洋上的主要朋友”、“他替鸟儿伤心,尤其是那些柔弱的黑色小燕鸥,它们始终在飞翔,在找食,但几乎从没找到过”。海明威的这些细节描写极为生动,桑迪亚哥对着这些不同动物的情感并不是子虚乌有的,而是在自己常年的捕鱼经验中获得的。桑迪亚哥在与大马林鱼进行斗争的过程中,虽然筋疲力尽,但是对于自然以及自然之外的生物,桑迪亚哥依然保持了自身柔性的尊重与敬仰。而桑迪亚哥所有表现的硬汉子形象和勇者形象从很大程度来说是体现了《老人与海》整篇文章的主题———“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给打败”。   通过本文的分析,我们再读《老人与海》中就会发现,海明威表达的不仅仅是从中看到的老人与自然、大马林鱼的抗争,从某种程度来说,更是的是命运的抗衡。在老人桑迪亚哥与大马林鱼进行抗衡的过程中,我们更多的思考是关于人与自然的生态平衡。而在维持生态平衡过程中所存在的矛盾又是不可避免的。我们从桑迪亚哥这一主人公身上看到的更多是和谐与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