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文体论文 > 体育 > 正文
体育( 共有论文资料 300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城镇体育和农民工体育思考

2012-04-18 18:10 来源:体育 人参与在线咨询

统筹城乡体育发展是我国城乡经济社会文化一体化发展战略在体育领域的集中反映,是构建社会主义体育强国、实现中国体育在21世纪继续前进的根本性发展战略。加强城乡群众体育的协调发展研究,加强对农村体育的扶植,逐步缩小城乡居民健身体育的差异,是体育领域贯彻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的全民健身体系的一项十分重要的课题[1]。要做好城乡体育统筹发展的工作,就必须正视和妥善解决城乡体育发展的中间环节———“小城镇体育”和“农民工体育”发展的理论矛盾和实践滞后问题,从源头出发,加强“小城镇体育”和“农民工体育”与城市体育的关联与互动,把二者的发展真正融入到中国城市化发展和城市体育阔步前进的洪流之中,实现共同发展和全面进步。以往的研究主要是把“小城镇体育”和“农民工体育”单列出来加以分析和研讨,究其原因,主要是“小城镇体育”发生在广义农村地域,而“农民工体育”尽管包含了乡镇企业务工人员的体育活动在内,但主要还是来自农村的务工人员在城市地域内的体育活动,不在农村体育研究的范围之内;二者虽在与农村体育都有关联上具有共同性,但在具体发展上,尚缺乏制度性保障和针对性举措,使之真正如城市体育般日新月异。尽管“小城镇体育”和“农民工体育”在开展场域、参与群体和项目选择等重要特征上存在差别,但由于二者之间从产生的背景、发展的先后继起性和双向交流的广泛性和长期性等方面存在着密切的联系,以及二者处在统筹城乡体育发展战略实施的中间环节的共同特点,有必要放在一起加以梳理和讨论,要把它们放在城乡群众体育统筹发展的系统中整体考虑,使二者与城市体育之间开展要素的双向互动和优化配置,排斥孤立、割裂、片面发展的推进方式[2]。

1“小城镇体育”与“农民工体育”的概念及其相互关系

1.1概念梳理———“小城镇体育”的社区性与“农民工体育”的城市性狭义的小城镇是指除设市以外的建制镇,包括县城;广义的小城镇还包括了集镇的概念,强调了小城镇发展的动态性和乡村性,是我国目前小城镇研究领域更为普遍的观点。1993年发布的《村庄和集镇规划建设管理条例》对集镇提出明确界定:集镇是指乡、民族乡人民政府所在地和经县级人民政府确认由集市发展而成的作为农村一定区域经济、文化和生活服务中心的非建制镇。因而集镇是农村中工农结合、城乡结合,有利生产、方便生活的社会和生产活动中心,是今后我国农村城市化的重点。已有研究对小城镇体育人口、体育消费、活动地点、项目选择和发展依据与对策等的论述较多,而对小城镇体育概念问题却表述模糊。吕树庭、裴立新引用《辞海》的定义描述了“小城镇”的概念:小城镇是介于城乡之间,在农村中发展和建立起来的、具备城市的一些基本功能,以非农业人口为主的小型社区,是一定区域内政治、经济、文化和科技服务中心,是连接城乡的桥梁和纽带[3]。对“小城镇体育”概念的研究,较为典型的是孔靖、高菲菲从广义和狭义两个层面的描述:广义的小城镇体育涵盖了社会体育、家庭体育、竞技体育、体育产业等,狭义的小城镇体育是指在城镇社区范围内,依托社区力量,以社区内外的自然环境和体育设施为物质基础,以全体社区成员为主体,满足社区成员的体育需求,增进社区成员的身心健康,巩固和发展社区感情,就地、就近开展的区域性群众体育[4]。上述“小城镇体育”的定义在参与主体、活动内容等方面界定模糊且充满歧义,没有明确“小城镇体育”的农村社区体育性质。“小城镇体育”是指生活在小城镇的农村居民在本地基层体育组织和体育社团引领下、利用本地体育资源开展的与健身休闲行为相关的体育活动的总称,既包括了身体锻炼行为,也包括相应的运动竞技、体育消费等小城镇社区体育活动。

与“小城镇体育”的概念模糊与定义匮乏相较,“农民工”和“农民工体育”因其日益凸显的群体力量和薄弱地位而备受研究者的重视,定义较为准确和完整。如鲁长芬等指出,农民工是指具有农村户口身份却在城镇或非农业领域务工的劳动者,是中国传统户籍下的一种特殊身份标识,是中国工业化进程加快和传统户籍制度严重冲突所产生的一类弱势群体[5]。孙娟、蒋伟浩认为,农民工体育是社会体育的组成部分,是指农民工,包括男、女、老、幼及伤病残者自愿参加的以健身、养生、医疗、游戏为手段,达到健美、健康、康复、娱乐和休闲为目的的体育活动[6]。杨子江、田雨普研究认为,农民工体育是具有农村户口身份却在城镇或非农业领域务工的劳动者,在余暇时间参加的以健身、娱乐为主要目的的身体运动。从本质上讲,农民工体育与农民体育已经有了较大的距离,相反,城市社区体育的特征却愈加明显[7]。

1.2关系新解———“小城镇体育”与“农民工体育”的融合性与互斥性

“小城镇体育”与“农民工体育”是近年来体育社会学研究的热点问题,作为统筹城乡体育发展的中间环节,从基础概念到存在的问题、从发展途径到应对策略,研究成果已经不少。然而,研究中存在着口号化和趋同性的问题,应该引起我们的关注和反思。事实上,“小城镇体育”与“农民工体育”尽管共同构成了城乡体育统筹发展的中间地带,但其各自的发展却具有既相互融合又互相排斥的关系。在过去30多年改革开放的历史背景下,中国社会结构和社会分层的重大变局之一便是伴随着乡镇企业发展而催生的小城镇集聚与农民工群体扩张,二者的关系在于:一方面,发展小城镇经济需要大量的农民工劳动力,农民工群体的壮大首先归因于乡镇企业的发展和小城镇的勃兴;另一方面,随着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和乡镇企业发展模式的衰微,小城镇的产业集聚能力低下且无法构建完整的产业链,大量第一代农民工和他们的家庭与子女,无法继续在家乡的小城镇谋生,转而直接奔向大中城市,这又表现了小城镇与农民工的互斥效应。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农民工群体必然成长为新一代中国产业工人主力军的趋势,农民工这个来自农村和小城镇的庞大群体必将反哺小城镇体育并最终带动农村体育的发展。可见,伴随着城市化背景下中国人口转移的历史进程,“小城镇体育”与“农民工体育”既存在着互斥和融合的关系,又内涵着互为因果的关联,二者的发展必将越来越靠近和融入到城市化和城市体育发展的进程之中,实现统筹发展的战略目标。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