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建设论文:动画教育创建问题探析

2022-09-21 15:14:06 来源:写作指导

本文作者:谷宗州 单位:安徽建筑工业学院助教

中、韩动画高等教育的差异

笔者于2007年进入韩国影视动画专业攻读研究生,2010年回校任教。学习和任教所接触的两所大学具有一定共性,但两者之间的差异也很大。笔者曾经就读的韩国大学的动画专业开设于1994年,而所在国内大学的动画专业开设于2005年。韩国大学的教师的职称体系参考美国,分为正教授、副教授和助教授。助教统一由在读研究生担任,教授的学历要求普遍较高,大都为国内知名大学博士或是留学博士。而我国目前普通高等院校动画专业教师学历平均水平略低,大都为硕士及学士,职称也大都为助教和讲师,动画专业的教授很少。当然随着动画教育的发展,我国动画教师学历也在不断提高。而在资金方面,韩国大学对于动画专业的投入非常巨大。笔者所读的韩国大学,一间手绘二维动画实验室可容纳上百人,动画机房也有超过100台以上的苹果i-Mac一体机,并且更新换代快,从2007年到2010年已换代过两次。以上实验室皆24小时开放,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要求和时间安排自由使用。我国大部分本科院校,虽然也有二维动画实验室与机房,但是只有上课时间才能使用,且机房设备更新困难,建设一年后甚至不如学生的个人电脑,以至于机房利用率较低。

韩国的动画专业大都属于艺术类,课程安排方面也参照艺术类专业。我国动画专业的课程安排方式既有艺术类阶段课程,也有理工类学期课程,很多方面还是应归于艺术类。如果将本应在1个月内上的阶段课强行拉长为3个月的学期课,就会形成几门重要的专业课同时进行,学生作业时间紧张,压力过大,学习效果必然受到影响。就授课内容而言,其实差距并不大。韩国教授往往在一次课当中讲述30分钟,然后就会有助教接手给学生播放资料,或者直接布置课堂作业。对大部分动画基础性课程而言,课程内容不会有太大改变。我国很多老师在讲课方面显然更加富有耐心。中、韩动画高等教育的差异还体现在产学结合方面。韩国动画公司与大学之间的联系更为紧密,使得韩国的动画在教学阶段就和实际项目结合在一起。我国在这方面除了有限的几所大学之外,就只能靠部分教师的私人项目。如果这种教学和项目实践脱节的情况得不到改善,差距就会不断扩大。

就学生素质而言,无论是人文素质还是专业素质,中国学生和韩国学生都各有千秋。韩国非常独特的校园文化,使得韩国学生具有很强的团队合作性。韩国由于特定的历史发展条件使得他们十分重视儒家思想,在校园中,低年级同学会自发服从高年级同学,尊称学长为前辈。在这种环境下,低年级同学在完成自己作业的同时,往往会参与高年级同学的作业制作,包括毕业设计。当低年级同学升入大二、大三、大四之后,又会主动带领低年级同学来完成自己的作品设计。这样,在四年的大学学习中,四个年级之间交流十分频繁,除了接受老师的教导和任务以外,还会在年级间产生互动,形成二次教育。这使得韩国学生普遍拥有较强的动手能力和团队合作能力,以及在团队中担任各种职能的宝贵经历。这些为韩国学生在毕业后直接从学校走向岗位架设了很好的桥梁。我国学生在不同年级之间的交流较少,团队合作也都局限于同一班级或年级,缺少合作与领导能力的主动培养。而这种能力的缺失往往会对学生的就业和发展造成不利影响。韩国学校为了确保韩国学生不同年级的交流更加顺畅,每年会有两次在学期中组织全体学生去外地游玩,时间约3天左右。这期间会组织各种活动,以加强认识、交流和沟通。

改善动画高等教育的对策建议

目前,我国正出于产业结构调整的重要时期,作为全球公认的具有绿色高附加值的动画产业是重点扶持发展目标。中国动画产业迎来了巨大的机会,动画高等教育面临机遇和挑战。我国的动画专业教育起步晚,在教学管理、课程设置、实训室建设、技能鉴定等方面可供参考借鉴的经验贫乏,在发展中存在很多困难和问题。很多毕业生虽然经过4年的学习,具有一定的专业理论和技能,但是在实际动画的设计和制作过程中,专业素质能力和团队协作能力却显得比较差。很多公司不得不对新录用的毕业生进行长时间的岗前培训。为了减小差距,加快发展步伐,笔者认为动画高等教育可以从以下方面改进提高:我国大学的动画教师教学水平和学历一直在稳步提高,学校对于新进教师学历要求也在不断提高。随着国家对于教育的不断重视,教师配比方面会逐渐达到国际水平。在资金投入方面,国家近些年对教育的投入也在不断增加,并已开始由政府财政代还各大院校的教育贷款。就院校本身而言,最好教室可以全天候开放,以便让学生能够有一个最基本的自学空间和条件。二维动画手绘实验室也应当对学生随时开放。在动画学习的初级阶段手绘是非常重要的环节,如果仅仅为了便于管理,就将手绘实验室大部分时间闲置,这样会得不偿失。长此以往学生也会丧失主观能动性。对于动画机房而言,还需要增加对动画的关注和投入,常保持机器的更新,以便让机房发挥应有的作用。总之一句话,希望学校能够尽可能从硬件上满足动画学生学习需要。

由于动画专业毕竟隶属于艺术学科,所以希望在授课方面应符合艺术类排课规律,专业课以阶段课为主,如动画运动规律、场景设计、脚本设计等。相关的知识性课程可安排为学期课,如电影欣赏、世界电影史。相比较于其他类艺术课程,动画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那就是四年所学课程全部围绕一个目标,即独立制作一部动画短片。在专业课程教学中,教师应主动引导学生从早期就开始着手准备完成自己的独立动画短片的剧本、人物、场景以及故事板等具体环节。一部优秀的毕业作品,不光需要长时间的精心制作,更需要漫长的构思和打磨。在这个过程中离不开教师的认真指导。对于学生来说,如果能够清楚地了解四年中的每一门专业课在动画短片创作中所起到的作用,学习会更加具有目的性,更能够激发学习兴趣和创作欲望。

对于高校艺术新生而言,各专业学生的艺术素质比较接近。由于基础教育的局限,大部分动画学生在进入专业学习之前,对动画缺少真正的兴趣和了解。但是值得欣慰的是,近些年这些状况在逐步好转。笔者所在院校从2005年开设动画专业起,已有四届毕业生。每一届毕业作品都比上届有所提高,2012年毕业作品更是有着质的飞跃。今年的毕业指导有一些新的尝试,主要包含三点:一是将原有的创作周期为1学期的毕业创作,参照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延长为1学年。二是本届毕业设计指导老师人数增加,每位指导老师所带学生只有3~6人,加强了师生之间的交流,也便于对学生的引导和管理。三是在前期工作准备完成后,我们进行了毕业预审。在预审会上,邀请大二大三同学加入大四的毕业创作组。实际结果表明,第一项与第二项改进效果明显,本届毕业设计涌现出了一批具有较高质量水平的优秀作品。第三项改进措施寄托着我们美好的愿望,但实际效果并不明显。在预审会后,有许多同学表示愿意参与制作并且报名,但是在之后的实际工作当中并没有能够真正发挥作用。有些同学没有实际参与,而有些同学只能在老师的安排下完成一些简单任务。原因在于:大学四个年级之间缺少平时交流,在合作的时候很难自由随意沟通。低年级同学在参与大四毕业创作期间,还需要完成其所学专业课的课堂作业。当两者的时间安排发生冲突时,低年级学生只能选择忽略毕业创作。在中国的校园环境中平等自由的气氛弥漫着整个校园,高年级同学也不可能像韩国那样仅凭着学长的身份随意指使低年级同学参与自己的个人创作。#p#分页标题#e#

为了改善这种情况,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由院方出面,定期组织学生集体活动,如野外写生、登山、实习参观以及爱国主义教育活动等。由多个年级共同参加,在其中打乱年级和班级的划分,或者直接由带队老师将不同年级班级同学划为一组,进行统一活动。让不同年级班级的学生在活动中相互认识熟悉,展开交流,这样既可加强学生在之后创作分组中的团队协作能力,又提高了学生的人际交往能力。学校在排课阶段就应当有意识地进行引导。例如:将第一学年的动画原理和第二学年的运动规律排在同一时期,将第二学年的造型设计与第三学年的场景设计安排在同一阶段,并在上课期间由教师进行引导,由两门课的带课老师带领进行不同班级之间的面对面交流。鼓励年级与年级之间进行合作,让学生在平时的正常上课中逐渐习惯不同年级之间的学业交流。尽可能让这种合作的气氛和形式成为整个动画专业的相对固定的特色。不同年级的学生在每一个专业课阶段,依照自己所学知识参与大四同学的毕业创作。如在大一期间可以负责上色工作;在大二期间可以担任DV故事版拍摄、中间帧的绘制工作;在大三期间可以参与原画设定、后期制作等环节;大四同学则负责剧本、艺术风格等整体性把握。让每个同学都能够在不同年级所学课程下担任毕业创作工作小组中的不同任务。这样,学生通过四年的学习,不但能够学到充实的专业知识,也能够去体会动画行业中的不同职业。一所优秀的院校不光需要优秀的老师、充足的资金,更需要良好的校园文化,而这需要学校、教师、学生三方面的共同努力,以及长时间的培养和呵护。我国应当学习世界各国高等教育的教学经验,结合自身实际情况建设真正具有中国特色的动画高等教育体系。在这个体系中,不光有教师对学生的培养,还应当包含团结、互助、自学、踏实的良好校园氛围。

结束语

近年来国家对于动画产业的重视程度不断提高,动画产业也在不断发展扩大。面对国内日益凸显的人才缺口,中国动画高等教育的压力也在不断增大。作为一名普通高校的动画教师,这里结合自身学习和教学经历提出一些看法和建议,期望动画高等教育能够得到长足发展,帮助中国动画产业实现真正的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