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词汇学习本质探讨

2012-04-06 11:54:50 来源:写作指导

 

一、词汇学习的本质   词汇量的大小直接影响到交际的成功与否。然而,词汇并非只是孤立的单词或者其集合体,也并非只是在语法规则指引下的任意组合。对于词汇的定义,Hartmann和James认为,词汇是说话者所使用语言的单词总和。[1]   在语言测试字典中,AlanDaviesandAnnieBrown认为,词汇是所有词汇项目的总和(单词、复合词以及谚语),或者说词汇是使用者或学习者所使用目标语词汇项目的总和。[2]   词汇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Wilkins指出,没有语法,人们不能表达很多东西,而没有词汇,人们则无法表达任何东西。[3]   由此可见,词汇教学在语言教学中的举足轻重的地位。不同的语言是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意义的。A语言中一个词汇或许在B语言中能找到多个意义相等或者相似的词汇,这主要取决于这个词汇真正的内涵所在。词汇的意义依赖其所在的语境,并非是一成不变的。认识词汇的本质应该从语言的社会功能和使用情景的角度来考察,语言具有情景意义和形式意义,并且语言的意义只能在具体的语境中确定。Leech更明确地谈到,语境包括多种因素,其中词汇常被用做语境线索,它能够激活认知语境中的图式,经过脱离去获得其他词的意义,从而达到理解语篇的目的。   [4]由此可见,词汇教学并非是简单的认知过程,而是由几个不同的程序所构成的复杂现象。[5]词汇的学习从会读到会拼写再到熟练准确地应用有一个漫长的过程。对于词汇的认知程度,Wallace总结了9大标准:[6]   (1)认知其口头与书面形式;   (2)随时能回想起;   (3)与相适应的事物或概念相联系;   (4)能用适当的语法形式表达;   (5)能用可识别的方法说出、发出这个词汇的音节;   (6)能正确地拼写和写作;   (7)能准确地词汇搭配;   (8)在正式场合正确使用词汇;   (9)了解其内涵及联想意义。   这9个标准集中强调了对词汇“意义”的把握及其在实际使用过程中的形式表现,但其中“意义”是第一性的。只有符合以上全部标准,才算得上对词汇真正意义上的掌握。因此,让学生掌握以意义为中心的词汇才是大学英语词汇教学任务的根本所在。   二、词汇教学与传统教学法   目前大学英语词汇教学受传统的结构主义语言学的影响,在词汇教学中很多教师比较注重词汇结构和形式,只停留在对词的概念意义的解释上,忽略了词的关联意义及其上下文语境意义,没能涉及到词汇的其他各类知识,如词汇的语体风格和语域限制。Krashen认为单纯地主张输入是不够的,学习者需要的是“可理解性输入(comprehensibleinput)”,只有在这种状态下,习得者的内在加工机制才能运行。当语言输入大大超出学习者现有水平,缺乏趣味性或相关性时,学习者就难以理解所输入的材料,此输入在习得中就没有价值。而实际教学情况是:学生不停地抄写教师笔记,停留在对词汇基本意义的理解,不能深入地体会和理解词与词之间的关联意义,即内涵意义(connotativemeaning)、文体意义(stylisticmeaning)、情感意义(affectivemeaning)和搭配意义(collocationmeaning)。甚至有的学生死记硬背词汇表,按英语单词的汉语释义词条非常肤浅地、机械地背诵,没有任何积极词汇和消极词汇之分,把学习词汇的重点放在扩大量上,词汇习得没能向词汇知识的深度发展。   Nation曾指出:“词汇学习必须在上下文中讲解,而不是从那些不相关的词汇列表中讲解。”[7]同一个单词在不同的语境中其意义不同。脱离具体语境,学生无法正确理解新学的单词。其次,词汇的意义不仅涉及到词自身的含义,还涉及到词与词之间的关系,也涉及到词与外部世界的关系。[8]由于这些弊端,一些看似由简单词汇所构成的句子在不同的语境下却会使学生们产生歧义甚至错误的理解。陈例蓉指出:“学生对英语词汇的掌握是生硬的、翻译似的机械记忆,对于大多数词汇只记住了单词的字面意思或相应的中文释义,对于单词内涵和感情色彩以及使用语境知之甚少。”   [9]学生们误以为掌握词汇只要了解拼写、发音或一些基本搭配即可,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因此,教师在教学过程中要努力增加学生的习得成分,充分利用各种有效途径为学生创造真实的语言环境,降低学生学习英语词汇的焦虑情绪,使学生学得轻松自然。这样的教学过程能使学生清楚地了解到语境对于词汇运用的重要性,并有效地掌握相应的词汇。   从四、六级开考至改革之前,对学生的词汇检测是通过简单的选择题进行的,使得能力测试“在无意之间把大量积极词汇限制在一个狭小的消极辨认检测的范围之内”。   [10]同时,“由于试题只是一个孤立的句子,它必然给词汇学习造成很大的局限性,不利于记忆和掌握词汇”。[11]此外,考察词汇运用能力的作文得分率始终在5-7分间徘徊(满分为15分),始终没有得到提高。[12]其问题的关键还在于对于词汇的掌握只处于初级认知阶段,其运用能力差,而且常常受到母语的干扰。改革后的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用篇章词汇理解取代了简单的选择题,也是出于对词汇本质认识的一个具体体现。   三、词汇教学策略   所谓策略,Rubin将其定义为:获得、储存、检索、使用信息的过程。而学习策略,Rubin认为是“学习者为学习所作的以及规范学习过程所作的”。[13]Oxford认为学习策略是学习者所实施的一个特殊的行为,其目的是为了能够形成相对简单一点、迅速一点、以自我为指导的、更容易转换新局面的方法。[14]#p#分页标题#e#   与母语词汇习得相比,英语作为外语的词汇习得过程是一个更为复杂、更为特殊的过程。它往往受到个人差异、母语干扰、环境与情感等因素的影响,其语言输入与输出的质与量是无法与母语的习得过程相比较。对于大学英语教师来说,策略的正确与否直接影响到教学的成功与否。   Ellis从传统意义角度提出,教师决定了学生们学习的内容与学习顺序。[15]教师们设计的教学计划和教学策略极大地影响着学生的学习成果。因此,精心挑选与安排教学素材有助于学生的学习效果,反之亦然。笔者根据平时教学实践,认为词汇教学中教师应做到如下几个方面:   1.以词汇意义为中心,培养学生猜测词义的能力   Thornbury认为猜测词义不仅是阅读中的一项策略,也是词汇学习的一种策略。[16]   文章本身为读者提供足够的线索让其猜测词义,最有用的线索一般距离目标词最近。从上下文情景线索、同义词、反义词以及基本的构词法中猜测词义也许是最有用的一种技能。在大学英语教学过程中,教师应该将常用的几种技能融入词汇教学中。   (1)上下文线索(定义、重述、解释、经历、情景、举例、同义词或反义词等)Hislucidlectures,alongwithhisclearlypresentedexplanations,madeiteasyforthestudentstotakenotes.(后面半句对lu-cid进行解释。)Thesalespersontriedtoassuagetheangrycustomer’sfeelings,buttherewasnowaytosootheher.(通过上下文了解到as-suage与soothe是同义词,知道其中一个就能猜出另一个。)   (2)词汇基本常识(复合法、转化法、派生法、前缀、后缀等。)Thisisanirrevocabledecision.(通过分析-ir、-re、-able就可以猜出单词的意思。)ThecomputerfairheldbyIBMistrulyaneye-opener.(复合词,两者意思的结合。)   (3)逻辑推理Theproblemappearsinashortsketchwearegoingtoperform.(根据perform的意思可猜出所“表演”的是某种“剧”。)Althoughhisparentswereindigent,theysomehowmanagedtoprovideTommywithproperfoodandclothing.(由于是让步状语从句,加上主句的意思是设法提供,可猜测出indigent的意思。)   (4)根据日常常识ThedoorwassolowthatIhitmyheadonthelintel.(头碰到的lintel一定是“门楣”。)Markbecamehystericalwhenhisbasketballteamwon.(篮球队获胜一定感到“兴奋”。)教师应鼓励学生进行大量课外阅读的同时积极运用上述几种技巧,这样使得学生在阅读感兴趣的文体同时,不经意地掌握了上述技能,学生也更愿意运用这些技能来进一步扩大自己的词汇量。   2.采用词汇的联想记忆法美国著名记忆学家杰罗姆指出:“人类记忆的问题不是储存,而是检索。记忆策略是语言学习策略中的一种,是词汇教学中很重要的一种方法。”[17]   因此,教师应该让学生学会如何把那些储存在他们头脑中零散、杂乱无章的词汇进行系统分析、总结、归纳和编排,使其真正纳入头脑中已有的知识结构和记忆网络中去,这样他们才能将其熟记于心,且容易调遣。笔者认为以下几种常见的方法比较实用:   (1)结构相似意义不同的“形似词”stripstripestringstripperstrippedcompressdepressoppressrepresssuppress   (2)意义相似的同义词smilegrimguffawchucklegigglesneer   (3)意义相似的排除法(选出不属于同一系列的)ordercommandadvisedemand   (4)属性相同的同类词grapelemonmangococonutpearapricot   (5)词性相同、意义不同的相似词considerable与considerateeconomic与economicalcontemptible与contemptuous当然,以意义为核心的联想词汇教学方法举不胜举,教师可以根据学生的具体情况,结合实际情况实施教学,其教学目的是使学生学会将所需记忆的词汇系统地、适当地归纳在一起,有利于词汇的辨析与正确使用。   3.关注词汇的文化内涵   对于学生来说,英语学习初级阶段或许没有像德语、日语那样复杂难懂,英语的句法结构与汉语相似这使得中国学生很容易入门。然而,或许是由于长期受到母语影响及东方文化的熏陶,学生们记忆库中的词汇混乱不堪,学生们常常词不达意,有时交际双方处于尴尬难堪的境地。笔者认为母语与第二语言之间的不完全对等的语义加上截然不同的文化背景造成了很多啼笑皆非的例子。学生们或许很难理解红茶为什么不是redtea而是blacktea?狼吞虎咽怎么是eatlikeahorse(而不是likeawolf)?在阅读原版著作时,大量的谚语、熟语与典故让读者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例如:   [例1]Heeatsnofishandplaysthegame.   他既忠诚又守规矩。(前者是来源于英国历史上新教徒对新政府忠诚,周五只吃鱼,后者是fairplay的衍生说法。)   [例2]TodayIgotuponthewrongsideofthebed.   今天我一起床就情绪不佳。(来源于英国古老迷信,早上起床左脚先下地一天不吉利。)撇开语言学的角度,思维、习惯、传统之间的差异也许是造成语言之间不对等的关键因素之一,随着历史和社会的发展,每个民族都构成了自己独特的语言和文化,对于学生相关知识的输入不重视甚至完全忽视是造成交流障碍的首要原因。   作为语言基本构成成分的词汇与文化密不可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词汇是文化的载体。胡文仲指出:“就语言要素与文化关系而言,语音与文化的关系最不密切,语法次之,而关系最密切,反映最直接的就是词汇。”[18]   由此可知,教师在讲解词汇的同时,千万不可忽略其背后所蕴含的相关文化背景知识的传授,而这些在字典里是无法查到的。束定芳认为:“文化对语言的影响和制约作用的主要表现归纳为对词语结构意义的影响和对话语的组织结构的影响。”[19]#p#分页标题#e#   因此在大学教学中,高校英语教师应该适当地结合课文背景,融合相关的文化知识,以多媒体教学设备为辅助手段,利用相关图片、影片,及时、适当地补充有关知识,向学生们推荐一些优秀的英文文学作品,如神话故事、民谣、诗歌等,使学生们更多地了解英美文化背景知识以及词汇的古今用法区别;培养学生阅读英文报纸、杂志,收听英文广播、音乐的习惯,使他们更多地了解英语词汇的新用法。同时,教师可以通过合理利用英文电影材料或片段,为学生们提供一个真实的语言和文化学习环境,使学生们身临其境,这样不但激发了学生的词汇学习热情,还可以向学生们解释词汇的文化内涵意义。网络也可以成为英语词汇学习的好帮手,它能帮助学生接受到最新、最标准、最地道的英语,教师可以介绍较好的英语学习网站让学生浏览。多媒体技术所创建的生动情景以及网络环境下的虚拟场景为词汇习得创造了必要条件,使学生们在语言的实际运用中自然而然地增长词汇。课堂不是词汇学习的唯一场所,词汇学习应该成为学生生活的一部分,这样才能做到学以致用,学生的英语综合运用能力才能得到提高。   四、结语   词汇是语言能力的基本要素之一,掌握词汇是一个复杂、持续不断的过程。更重要的是,词汇的真正意义体现在具体语境中。Widdowson指出,在语言环境丰富的情况下,词汇与语法的交际功能相比则词汇是主要的,语法是次要的。[20]   因此在词汇教学过程中,教师应该借助具体语境,使学生真正了解表达实际意义的词汇。在课堂上教师应鼓励学生反复运用与演练高频词汇,并运用各种教学策略激发学生学习兴趣,增加师生互动,活跃课堂气氛,培养学生初步掌握以意义为中心的词汇学习能力。   此外,教材作为教学语料的主要来源,在教学中起着不可低估的作用,如何充分利用和开发教材本身也是一个重要的外语教学课题。大学英语教师不妨结合语言学相关理论知识对于教材本身进行高效度的二次开发,结合实际情况,使学生了解到词汇的真正意义所在。只有处理好教材、学生、课堂三者之间的关系,词汇教学才能达到预期的教学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