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学的人文关怀论述

2022-09-21 15:10:46 来源:写作指导

现代文学的人文关怀论述

一、现代文学中的功利和平民色彩

现代文学非常重视文学的宣传功能,并把文学视为人类解放以及社会改革最佳的思想武器。当时由于时代环境所左右,五四新文学从最开始就已经被深深地烙印上功利的痕迹。同传统文学相比较,现代文学表现出了一些古代文学所不具备的特点,现代文学作家不再视文学为消遣的工具或宣扬封建道德的载体,恰恰相反的是,现代文学作品里处处闪现着个性主义、爱国主义以及人道主义等,把文学视为实现人类解放的强有力的思想武器。

从当时文学研究会所提出的“文学是一种工作,而且又是于人生很切要的一种工作”,到“戏剧是推动社会使之前进的一个轮子,又是搜寻社会病根的X光镜”,最后到解放时期文学的“要使文艺很好地成为整个革命机器的一个组成部分”。从这一演变的过程中,可以清晰地看到现代文学的功利色彩变得越来越浓重。另外,在具体的现代文学创作中,以鲁迅为例,鲁迅的文学创作从最开始的“遵命文学”变为后来的“人生派”写作;从无产阶级文学创作转为“左翼”文学创作;从担负抗日的时代任务到展现工农兵生活状态,现代文学始终肩负着一系列的时代任务,包括五四时期的思想启蒙、抗日救亡以及解放战争等。这就形成了现代文学极其鲜明的功利主义色彩和革命战斗作用。可以说,现代文学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了革命强有力的思想武器,成为革命总战线中一条主要的思想战线,成了团结、教育人民,打击、消灭敌人的思想武器,成了真实映照中华民族的民族解放斗争和生活的一面时代的镜子。

另外,现代文学表现出了非常显著的平民化特征。五四时期,伴随着文学创作观念的重大改变,现代文学作家从一开始就极力反对传统文学的主要以封建帝王以及个人的通达为创作题材的文学创作理念。现代文学先驱们主张要更多地关注那些生活于社会底层的劳苦民众的真实生活境况和生存状态,周作人所倡导的“平民文学”是当时的典范。他曾明确指出:“平民文学应以普通的文体,写普通人的思想与事实。我们不必记载英雄豪杰的事业,才子佳人的幸福,只应记载世间普通男女的悲欢成败。因为英雄豪杰才子佳人,是世上不常见的人;而普通男女是大多数,我们也便是其中的一人,所以其事也更为普遍,更为切己。”我们可以从上述的观点中看出,周作人所主张的“平民文学”,主要是指在具体的文学创作中,要从平民的创作视角出发,真正把平民提升到人的高度进行文学的描写和叙述。

但是,随着时代环境的变迁和现代文学本身的发展,文学的平民性被人为地打上了一层厚厚的政治色彩,平民被提升为具有民族性和阶级性的“人”。解放战争时期,结合具体的实际,把社会上的各色人物进行了划分,主要依据阶级成分进行划分,包括工人、农民、地主阶级、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等,并要求现代文学以当时占总人口90%以上的“人民大众为题材进行具体的文学创作。由此一来,现代文学中的平民思想被进一步地引向了革命现实主义创作之路。这种理论上的跃进,必然对现代文学作家的创作方向和创作风格产生本质上的规范和制约,势必导致现代文学作家的创作对象仅仅局限于那些从备受压迫逐渐走向奋起反抗的广大劳苦民众以及知识分子的坎坷人生,由此,现代文学的创作素材和题材也必然是围绕着他们的生活命运和奋斗历程进行描写。

二、现代文学中的人文透视

随着现代文学功利色彩和平民色彩的不断强化,对人的生存状况的关注以及对人的精神面貌的刻画,成为现代文学创作的基本主题,并呈现出多角度的人文透视。

第一,现代文学作家从人道主义立场出发,以博爱的情怀,对社会各个阶层的人物,特别是社会底层的人们进行关注和描写,真实再现他们非人的生活状态,由此,对民众进行思想启蒙教育。如五四时期著名的“问题小说”,其创作题材基本来源于社会底层劳苦人民的不幸生活,对社会上存在的诸多弊端进行披露,可以说,“问题小说”继承了鲁迅开创的“启蒙主义”文学创作主题。

第二,现代文学作家对理想中的“人”进行全面的刻画和再现,并从理想主义的创作视角出发,对广大民众进行思想上的启蒙。比如左翼文学对年轻一代为了改变自身命运而进行的奋起抗争的行为进行着力的刻画和描写,极度赞扬了他们不畏艰险、敢于斗争的革命乐观主义和英雄主义精神,寄托了现代文学作家要求变革社会的美好愿望。同时代的解放区现代文学则着力于对“工农兵”群众翻身得解放的历史变革的描写,对翻身后的“新的人物”追求新生活的热情和不顾一切的献身精神进行极力赞扬和讴歌,用革命英雄主义激励广大革命群众为改变自己的命运进行反抗,作为强有力的思想武器,推动了历史的发展。

第三,现代文学作家彻底打破了“存天理、灭人欲”的落后的文学观念,注重对人的自我价值的张扬和肯定,并由此形成了新时期爱情文学的创作热潮。而现代文学中以爱情为主体的文学创作主要有三个方向:其一是讴歌爱情的美好,展现对封建传统礼教的挑战和叛逆。这一时期的湖畔诗人、徐志摩、冯至的诗歌,冯臣君的小说,都是现代爱情文学中一笔浓墨的色彩,充分地体现了新一代知识分子冲破传统礼教,勇敢追求爱情的自由心态,对封建的伦理道德形成了强有力的冲击。其二,通过对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爱情中存在的灵肉分离的残酷现实,表现了新一代知识分子追求自我婚姻自由过程中所遇到的困难,表达了迫切要求变革社会的政治色彩鲜明的创作主题。鲁迅的《伤逝》和郁达夫的《沉沦》是这一类现代爱情文学的代表作。其三,通过对爱情美好大团圆的描写,对革命中的爱情进行思考和探讨,或对解放区民主新生活进行赞美。前者的代表作有赵树理的《王贵与李香香》,后者的代表作有赵树理的《小二黑结婚》等。可以说,现代文学中的爱情文学,充分体现了现代文学作家对人的全新认识和理解,体现了现代文学特有的文学品质。

三、现代文学中的女性发现

人道主义精神对我国现代文学史的发展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周作人的“人的文学”的提出,主要就是基于西方的一种广泛流行的文学思想和观念。“人的文学”这一文学创作观念被作为现代文学发展的一种基本创作精神一直传承下来。五四时期的新文学,以“人的发现”为开端,有效地唤起了作为人的自我意识的充分觉醒。“人的发现”也带来现代文学中女性的发现。女性意识的觉醒离不开以人的解放、自由和尊严为要义的人文主义的时代使命。五四时期的女性文学思潮的产生和发展是当时妇女解放运动的必然产物。现代文学中女性文学的兴起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当时时代变革和西方女权运动的发展。当时普泛的社会思潮的流传和传播,促使了五四新文学时期新女性开始了“人的发现”,自我生命意识开始觉醒,并开始对“人生究竟是什么”这一哲学命题进行思考,这种对生命价值的思考在现代文学第一批女性作家的文学创作中表现得尤为明显。五四新文学时期的女作家对人生价值和意义的思考和探索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后来的女性文学的创作方向。#p#分页标题#e#

当人从高高在上的天神手中挣脱而出,闪现的是人崇高的理性精神。现代文学女作家开始真正意义上的自我发现,并将全新的女性意识灌注在具体的文学创作之中,五四时期的现代文学女作家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有过海外留学的背景,可以说,她们直接从西方的人道主义精神中吸收了丰富的精神营养和创作灵感。比如冰心的“爱的哲学”就是在基督教义和人道主义精神的双重影响下产生的,她把母爱看做是人类通往自由平等的道路,女性真善美的价值和意义被重新定义和解读。“爱的哲学”充分体现了对人的生命的关怀。“问题小说”也是从人道主义的博爱角度出发,对社会和人生进行探索和反思,并萌发出了对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进行调整的美好理想。庐隐和石平梅等现代文学女性作家在恋爱的外表包裹下进行人生的思考,在恋爱自由的理想中对生活进行探索,在变幻无常的人生中对人的存在价值进行感悟。可以说,他们所极力宣扬的爱情是为社会找寻一条出路,是对疾苦人间的一种叛逆。爱情成为女性发现自我、肯定自我的一种方式,是实现女性生命价值的有效手段。现代文学女作家丁玲的文学创作充分体现了不断觉醒的新女性在时代变革中表现出来的困惑和矛盾,从灵与肉两方面对女性的自我价值和独立人格进行了全方位的探索和思考。女性的独立人格在现代文学五四时期女性作家的文学创作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由于现代文学五四时期女作家的女性意识是在“人的发现”时代背景下觉醒的,因此现代文学女作家在对个人命运进行描写的同时,也对社会提出了质疑和批判。在她们的文学创作中,往往会不自觉地流露出对社会不幸人群的同情,并对妇女的不幸命运表现了极大的关怀,表现了女性大胆追求自由、平等和尊严的要求。妇女问题、人的问题以及社会问题都会在现代文学五四时期的女作家文学创作中交织出现。虽然说这些文学创作在某一方面体现了女作家对社会了解的肤浅以及对社会问题认识上的幼稚,但是她们对自身以外的社会进行着自觉的关注,这充分表明了现代文学中新女性的自我价值实现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