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9411 订阅咨询:400-888-1571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教育论文 > 教育相关 > 正文
教育相关( 共有论文资料 342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西方大学教师的“教学自主权”及启示

2011-05-26 03:24 来源:教育相关 人参与在线咨询

摘  要:西方的大学教师有许多“教学自主权”,如自行决定授课内容、方式和给学生成绩等,由此想到我国的大学教育中有许多值得思考的深层问题: 关于教师和学生的关系问题;教师的心理问题;现行教育体制和教育内容问题;要搞好教学必须处理好的问题等。
关键词:西方,大学教师,教学自主权,启示
        一、西方大学教师的“教学自主权”
        教学是一门综合性的艺术,是人类活动及其科学智慧的总结。教无定法,完全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教师自行决定授课内容、方式和给学生成绩是西方大学的传统,也就是教师的“教学自主权”。
        下面关于熊彼特教授与学生的故事看了之后有很多感触:
        作为现代经济学大师,创新论的提出者,熊彼特28岁就获得了奥地利一所著名大学的正教授职位。绝顶的聪明和旺盛的生命力使得这位年轻的教授经常目中无人。当他来到教学的课堂,发现懒散惯了的学生们对学业根本就没有兴趣,于是他制定了很高的教学标准并给学生留了大量的阅读书目。
        当时奥地利的大学一般只有很少的学生,都是名副其实的社会宠儿。散漫和傲气让他们经常在不喜欢的课程上“善始善终”,即往往只去第一次和最后一次课,中间的课程就不去听。
        熊彼特的严厉立竿见影,期末大量的学生没有通过他的课程。新学期的第一堂课,当贵族气质十足的教授走上讲台时,他满意地发现学生的出勤率大大提高。但上课几分钟后意外发生了,一个学生开始大声抱怨他的课程阅读量太大,根本无法完成;试题也太难,是故意与学生为难。其他学生也纷纷加入,把他与前任温和的教授比较,甚至对熊彼特进行人身攻击。熊彼特开始还能为自己和课程辩解,后来发现他的辩解无济于事,就只好去向院长汇报。而学生们也组织起来,要求学校罢免熊彼特,否则就一直罢课。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教授自行决定授课内容、方式和给学生成绩是西方大学的传统,也就是教师的“教学自主权”。 50年后的英国发生了大学生闹着要学习中国“”,实行学生自治时,拉卡托斯教授也曾苦口婆心地劝说学生,以维护这个学术自由的根基。
        这个没有先例的事件很快传遍了整个学校。校长通过与学生耐心谈判,总算说服学生回到了熊彼特的课堂。学生们也不是一定要撤换熊彼特教授,真实的目的是让他能有足够的宽容。事后的熊彼特仍然要求学生大量读书。不过学生和同事们还是发现一个全新的熊彼特教授出现了:父兄般的慈爱代替了严厉,宽容大度代替了高傲自负,连举止也变得温文尔雅。虽然阅读书目还是那样长,但要求大大降低;考试还是那样难,但评分时却相当宽松。这次偶发事件促成了熊彼特人格的完美,学会了从内心深处尊重他人。他常常与学生一起聊天,进餐,邀请他们去他家中做客。学生们开始喜欢甚至崇拜这个大不了他们几岁的教授,连他的穿戴也成了学生们效仿的对象。仅仅四年后,他当选为法学院的院长。
        熊彼特的经历实际促成了当代西方大学教育中普遍认同的观点:大学是给年轻人提供学习机会和良好环境的地方,教师的职责是给学生开启知识的大门;而不是把知识灌输给他们,并让他们把学者们的观点倒背如流。大学生最多是人才而不可能都是天才,让他们在短短几十学时的课内在每个学科上都达到专业的水平是对人性的摧残。
        二、从西方大学教师的“教学自主权”想到的
        (一)关于教师和学生的关系问题
        首先,我认为老师粗暴对待,侮辱学生,肯定是错误的。学生是接受教育的对象,而不是接受欺凌侮辱的对象。一个好的老师和学生是人格平等的,是师生关系,同时也是朋友关系。合格的老师应该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教师的修养、知识和个人魅力,是可以吸引大部分学生的。而在这样的关系之下,教育也可以更有效地发生作用。简单粗暴的体罚并不能起到正面的教育作用,只会简单粗暴,缺乏知识能力的老师必将被社会淘汰,勿庸置疑。
        但是同时,学生对老师无礼的情况是否值得思考呢?
        由于素质和背景参差不齐,学生上课不听讲,讲话喧哗,迟到早退等无礼现象是普遍存在的。至于更极端的,我自己不曾遇到过,但也曾亲眼目睹,比如对要求严格的老师进行恶意攻击,在评教时不客观地打低分,甚至恶意破坏老师名誉,等等。在一个大课堂里,有限的教学时间内,如何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保证教学秩序和教学质量?这是相当棘手的。
        而这些问题和现象往往被忽略了。
        在我们承认学生享有的平等人格的时候,有没有忽略,甚至压低了教师以及其他学生也应该享有的平等人格呢?当出现了某些学生凌驾于教师的人格之上,凌驾于其他大多数学生的人格之上的情况,我们是否也应该关注一下这些极端学生的行为,并在全社会的配合下,给予谴责和教育呢?
        (二)教师的心理问题
        我不想去说什么压力,就从简单的校内管理来说,面对某些,有时甚至为数不少的学生的出格行为,教师的心理是处于一种很难以描述的状态的。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你在家教育你的孩子,有没有遇到过好说歹说也没用,急火攻心,恨不得抡巴掌的时候呢?大概有吧,其实老师的心情也差不多,因为他也要孩子好,也着急,也要维护教学秩序,并且教师面对的是几十个甚至更多的孩子!而社会上有些人过分强调学生权益,并把学生片面的评教当作衡量教师教学质量的杠杆,不恰当地把教师看作学生雇佣的雇员,事实上造成了某些学校里老师的弱势群体地位。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