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教育论文 > 医学教育论文 > 正文
医学教育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185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线上医学教育探索

2020-06-13 10:29 来源:医学教育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摘要:为响应“停课不停教、停课不停学”的指示,医学教育工作者踊跃探索、学习并推广了线上教育平台,开发了一系列高效、实用、优质的线上医学课程。文章从理论类、讨论类和实验类三种不同的教学形式,对线上医学教育新模式进行探索和思考。

关键词:医学教育;线上教育;教学改革

为响应教育部“停课不停教、停课不停学”的指示,各高校纷纷开展“老师成主播、屏幕变黑板”的新教学模式。办公桌上,与期刊书籍同在的是新架起的摄像头、麦克风;手机里、电脑中,与办公软件并存的是新安装的各类直播软件。此次疫情潜移默化地推进了我国线上教育的全面发展。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互联网、云平台与教育不断融合,教育信息化程度不断加深,线上教育的市场不断壮大。但是长期以来,线上教育并没有成为一种普遍需求,此次疫情的爆发成为了一剂“催化剂”[1]。线上教育是以网络为介质的教学方式,通过网络,老师与学生即使远隔万里也可以开展教学活动;借助课堂回放,学生可以随时随地进行学习,全面打破了传统教育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本次疫情期间,钉钉、慕课(MOOC)、微信、腾讯、ZOOM、哔哩哔哩、课程伴侣等线上平台大放异彩,推进了高校医学教育的线上革新。浙江大学医学院全体师生以“学在浙大”在线教育综合平台为基础,以钉钉软件为主要平台,以腾讯和微信平台为导学和答疑交流的辅助手段,充分利用慕课平台和虚拟仿真实验教学平台中的优质资源,高效开展了线上医学教学工作。本文将探索不同类型线上医学课程的授课模式,并引发相关思考。

1医学理论类课程的线上教育

传统医学理论类课程,优秀师资有限,听课学生众多,师生的互动性弱。医学理论课的线上改革正好弥补了这些缺点。一方面,由于线上平台客户端数量不受限制,更多的学生有机会参与名师大家的课堂;另一方面,通过互联网,拉近了学生和老师的距离,知识的传播变得更为高效。以钉钉为代表的线上直播教学平台,不仅保留了实时教育的仪式感,而且具备提高教学效率和质量的多种辅助功能,如考勤打卡、聊天阅读状态显示、连麦功能、审批功能、会议电视、投票功能、共享文档等。弹幕的实时互动、课堂上的连麦、现场答题和投票功能的引入等,提高了学生的注意力和参与感。老师可以通过共享课件来教学,直播结束后学生还可以回放录像来复习,操作简单、方便、高效。疫情期间,浙江大学医学院理论类课程的线上教育主要包括两种方式:①直播结合实时录播,一方面保留了传统课堂的即时教学优点,另一方面,课后随时复盘有利于提升对知识点的深入理解。②录播先行,借助学校在线教学综合平台,提前发布教师录制的讲授视频和相关电子版资料,课堂上的时间更多用于交流和答疑。线上授课时,教师以语言的抑扬顿挫代替传统课堂上的表情和肢体互动;教学PPT修改成宽屏,并引入精美详实的标本、模型、图片和动画等,以利于客户端更直观的展示;至少准备两种在线教学平台以应对教学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各种意外情况;另外,学校教学平台也建立了答疑区,鼓励学生之间直接讨论。与线下课相比,线上医学理论课程培养了学生的自制力与自主学习能力,提高了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和趣味性,扩展了师生的交流时间和交流方式,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教学效率,并且形成了更实时、高效、完善的教学评估体系。

2医学讨论类课程的线上教育

讨论类课程是受线上教育影响变化最小的一种教学模式。近年来,随着教学理念的不断革新,医学课堂教学结构开始由以教师为主体和以教为主向以学生为主体和以学为主逐渐转变[2]。以问题为基础的学习法(PBL)和以案例为基础的学习法(CBL)在医学课堂上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这类课程有助于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培养独立思考、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提高教学效果[3]。讨论类课程多以小班为主,钉钉视频会议平台足以满足该类课程教学的需求,而且操作简单、稳定性高。有条件的老师可选择双显示器教学,会议视频直播窗口、Matrix文件、钉钉窗口、微信群窗口、案例资料等可同时开启,以支持互动性强的线上讨论需求。在教学过程中,教师应承担的是“牧羊人”的角色,只需适当发问,引导同学成为逻辑性思考和推理的主体。课堂上,要求学生全体开启摄像头增进交流,同时便于监测学生的讨论情况,平衡各位同学参与讨论的机会,鼓励内向学生敏锐思考和大胆发言;指导小组成员利用钉钉软件自带的文件在线编辑功能,共同编辑Matrix文件,记录患者信息、假设、下一步行动计划以及学习问题等信息,将学习过程直观化;适时引入医患角色扮演,利于同学们对案例进行梳理,并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实践缺乏的不足;课程最后,可利用MindMaster和ProcessOn等思维导图绘制软件对案例进行知识点串讲和总结,突出学习重点,并提出课堂上尚未解决的问题留待同学们课下继续学习。课程结束后,学生可采用钉钉投票功能对课堂效果进行实时评价,建立反馈机制,提出不足,以提高教师的教学水平,同时培养学生自我导向学习和终身学习的能力。线上讨论教学的新模式使学生能够更高效地规划学习过程、提高学习效率,践行学生从教学过程的被动参与者变成主导者的中心思想。

3医学实验类课程的线上教育

线上教学在理论类和讨论类课程的教授方面有诸多优势,但对于实践操作性强的实验类课程却面临一定的挑战。虚拟仿真实验教学是传统的医学实验教学与计算机虚拟仿真技术的结合产物[4]。在模拟实验项目中,学生以电脑和其他媒体终端作为载体,运行相关的软件对数字人、教学模型以及数字切片等进行虚拟实训,从而使学生的医学基础性技能训练得到强化和拓展[5]。疫情当下,浙江大学医学院的教师充分利用虚拟仿真实验教学平台中的优质资源,结合在线视频教学和慕课学习,有效开展了线上实验教学活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疫情防控期间的实验教学进度。上课前,学生先就录制的实验操作视频或者慕课资源进行预习;课堂上,利用钉钉直播平台向学生传授相关的理论知识和操作方法;课下,利用虚拟仿真实验教学平台训练学生虚拟操作,从而实现了医学实验类课程的教学内容片段化、观察内容可视化、实践操作网络化与简易化。这一实验教学新模式不受时间、地域和实验条件的限制,拓展了传统实验教学的广度和深度,能多方位地培养学生综合知识的运用能力和临床及科学思维。学生可根据自身的特点和兴趣,自主安排重点实验内容,并能重复操作以精通操作流程。另外,代课老师可通过教学平台和钉钉群等形式向学生发布学习任务、督促学习、实时互动并及时答疑,从而保障学生的学习效果。虚拟仿真实验教学弥补了传统教学模式存在的不足和缺陷,缩小了理论教学和临床实际之间的差距,增强了学生对亲手实践的兴趣,提升了学生未来线下实操的成功率和技能学习效率。疫情催化了线上医学教育的成熟和推广,推动了网络教育和教学平台的优化升级,并有潜力成为未来医学教育的主流。线上医学教育的新模式,增加了医学生与名师大家的交流机会,提高了讲授式教学的授课效率和互动程度,增强了案例式学习和团队式学习的协作能力和学习效率,虚拟仿真实验平台弥补了实践类课程的资源和条件受限的不足,线上教学也有助于精确评估学生的学习状态和教师的教学效果[6]。同时,“互联网+”时代下的医学教育避免了教师的故步自封,让自己时刻与全国其他教师进行对比和学习,可使教师的教学模式、教学方法、教学环境、教学管理等方面得到极大提升和改善[7]。此外,线上医学教育资源的共享化,从根本上解决了因经济、文化及教育差异引起的医学教育发展不公平、不均衡的现象,对促进我国高等医学教育的全面发展具有深刻的价值及意义。

作者:郭国骥 单位:浙江大学医学院基础医学系干细胞与再生医学中心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