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教育学科建设构想分析探讨

2022-09-21 16:41:59 来源:写作指导

2021年11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发《关于加强新时代老龄工作的意见》(简称《意见》),《意见》明确指出,“鼓励有条件的高校、职业院校开设老年教育相关专业和课程,加强学科专业建设与人才培养。”[1]从我国国情出发,为顺利实施和完成人口老龄化的国家战略和任务,亟待研究解决许多老年教育科学的理论和实践问题。更何况,目前全国已有11.1万所各级各类老年教育办学机构,要实现老年教育实践的高质量可持续开展,迫切需要深厚的老年教育学理论加以指导。因此,建设老年教育学科,确立老年教育学学科地位,加快老年教育专业化人才的培养显得必要又紧迫。

一、我国老年教育学科建设的现状

20世纪80年代始,随着我国对老年教育的关注以及国内实践活动的开展,中国老年教育研究也逐渐兴起。近40年来,我国老年教育研究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已基本具备《学科分类与代码》(中华人民共和国家标准)提出的可列学科的基本条件。

(一)基本形成老年教育学的理论体系及专门研究方法

1990年由熊必俊、郑亚丽编著的《老年学与老龄问题》是我国较早提出“老年教育学”概念的专著;天津华龄出版社于1994年出版了《老年教育学》;2009年董之鹰教授出版《老年教育学》提出“老年教育学是在老年学和教育学发展的基础上诞生的,是老年学和教育学的分支学科,是研究培养老年人生存与发展能力及其规律的科学”[2],这是我国较早给老年教育学下的定义。以后,华东师范大学叶忠海教授领衔出版的《老年教育学通论》(2014)、上海师范大学杨德广教授领衔出版的《老年教育学》(2016)以及东南大学陆剑杰教授领衔出版的《老年教育学》(2018),被老年教育学界公认为老年教育学的代表作。目前老年教育学界普遍认为,老年教育学是老年学与教育学相互交融而产生的一门独立的新兴学科。它是一门研究老年教育现象、揭示老年教育规律、促进老年人积极老龄化、促进老年教育工作科学化的学科。其理论体系由老年教育学科导论、老年教育对象论、老年教育原理论、老年教育的实践论、老年教育管理论等构成。不仅如此,在老年教育实践活动的推进、学科研究成果的累积下,自2010年始,我国老年教育学界为了开展老年教育领域的系统性研究,并着眼于以学科发展奠基为立足点,启动了我国老年教育学的学科体系建设,已于2014年出版了由叶忠海总主编的老年教育学学科丛书[3],包括《老年教育学通论》《老年教育心理学》(张永等著)、《老年教育管理学》(张少波著)、《老年教育社会学》(张东平著)、《老年教育经济学》(金德琅著)、《海外老年教育》(齐伟钧著),等。围绕上述问题展开研究,已积累了大量研究成果,形成了相应的研究方法。除常用的调查统计法、实验法、比较研究法外,还形成了“生命轴研究法”“教(育)、社(会)、心(理)交叉综合研究法”等专门研究方法。这些研究成果的出版以及研究方法的形成极大地丰富了学科领域的理论成果,并为学科的建立与发展创新了研究方法范式。

(二)涌现老年教育学研究的专家群体

近40年来,在老年教育研究过程中,已逐步出现了老年教育研究的代表性人物及其群体。主要有:一是以东南大学陆剑杰教授为代表的中国老年大学协会老年教育学术委员会,该委员会汇集了岳瑛(天津市教科研究院)、张宝林(金陵老年大学)等老年教育研究的专家学者。二是上海形成了以李宣海教授为代表的上海老年教育研究院团队、以叶忠海教授为代表的华东师范大学老年教育理论研究中心团队、以杨德广教授为代表的教授上海师范大学老年教育研究团队共同组成的老年教育研究共同体。三是形成了以广州市老年大学林元和校长王友农教授为代表的国际老年教育研究团队和以叶瑞祥教授、陈先哲校长为代表的潮州市老干部大学老年教育研究团队。四是浙江省形成了以中国成人教育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孙立新教授为代表的宁波大学老年教育研究团队等。

(三)已产生一定规模有效运作的研究机构

老年教育研究领域产生了一批以上海老年教育研究院等为代表的专门从事老年教育研究的专业研究机构。上海老年教育研究院搭建的“老年教育东方绿舟论坛”“长三角老年教育研究协作组织”等老年教育理论研究平台已在全国得到广泛认同。同时,在高等学校先后成立了以华东师范大学、宁波大学等为代表的一批老年教育理论研究中心,承担国家或本地区老年教育研究项目,开展老年教育的基础理论研究、政策研究、应用研究和国际比较研究。随着老年教育国际交流和合作的开展,中国老年大学协会与国际第三年龄大学协会(AUITA)联合在上海成立了“国际老年教育研究中心”,并已有效地开展老年教育国际交流学术活动。

(四)已有一定数量专著和出版物问世

据笔者不完全统计,1991-2019年间,共出版中国学者所撰写的老年教育专门著作106部,发表老年教育相关论文2730篇,年均约137篇。此外,完成教育部人文社科老年教育研究项目(1980-2017)131项、老年教育相关博士学位论文11篇、硕士学位论文139篇。同时,一批老年教育学术性刊物问世,如《老年教育学术》《老年教育研究》《山东老年教育研究》等。现阶段我国已基本达到设立老年教育学学科代码的基本条件。另一方面,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老年教育学科发展滞后、老年教育研究视角较为单一、老年教育理论体系还不完善、老年教育研究队伍还很单薄、专家群体年龄老化、研究成果影响不大,远不能满足老龄事业发展的需要。

二、加快老年教育学科建设的构想

(一)加快老年教育学科建设的目标

1.加快构建“三大体系”,进入《学科分类与代码》(国家标准)

根据关于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讲话精神,[4]未来要着力加快构建老年教育学的学术体系、学科体系和话语体系。其中,要以学术体系包括老年教育学的知识理论体系和研究方法体系为核心加以构建,以求高水准达到《学科分类与代码》(国家标准)的要求,并在此基础上构建以老年教育学为母学科的老年教育子学科群,为国家和学术界高度认可。

2.登上并站稳大学和干部教育讲台,成为师范生和老年教育工作者的必修课

当下,我国老年教育学知识的传授和普及力度还不够,在对老年教育以及学科建设的认同度上还不一致,因此,老年教育学的创建及发展需要登上并站稳大学和干部教育讲台,需要研究者和管理者们以老年教育院校和师范院校为基地,规定师范生和老年教育工作者必修老年教育学科,将老年教育学科推上学校讲台,并在教学实践过程中带动老年教育学科基础理论发展。

3.设立老年教育专业,进入教育部招收本科生、研究生培养目录

在老年教育学进入《学科分类与代码》(国家标准)的基础上,国家可以鼓励有条件的高校开设老年教育学专业,培养该专业本科生、研究生,壮大老年教育人才队伍。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在全面推开以前,相关部门可选择若干个高校先进行试点,在试点中总结经验,找出不足,逐渐向全国高校普及。

(二)加快老年教育学科建设措施

1.深入学习贯彻落实关于文化自信和建设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讲话精神

在践行“试点-推广”这一探索路径的过程中实现专业人才的培养我国老年教育学界应以《讲话精神》为指导,深刻领会“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理念,坚持以文化自信和创新的思想定力,不怕西方霸权话语的挑战,不畏传统势力的隐性压制,加快建设以中国元素为固本、国际元素融入其中为一体的中国特色老年教育学科。

2.教育行政部门要加大对老年教育学科建设的支持力度

利用贯彻落实党和国家关于加强新时代老龄工作意见的契机,组织学术力量编制老年教育学科发展专门规划,制定相关政策举措,联合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共同研究“老年教育学”进入《学科分类与代码》(国家标准)。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和教育科学研究基金加大对老年教育研究的投入。设立教育部老年教育学术委员会,以及研究中心和基地。

3.充分发挥老年专家(人才)的主体力量

目前,我国现有的2.6亿老年人口中相当大的数量系老年人才,其中不乏热爱老年教育事业,又具有教育学、或老年学、或哲学、或心理学、或社会学等专业背景的专家学者。他们是老年教育学科建设的潜在力量,可通过多种形式吸收他们参与到老年教育学科建设中来,充分发挥老年专家(人才)的主体作用。

4.发掘年轻的新生力量,形成学术梯队

着力发掘年轻的新生力量,形成学术梯队是老年教育学科可持续发展的基本条件。对此,要积极关注并着力吸引在老年教育课题研究中涌现的年轻学者、相关专业老年教育研究方向毕业生,通过承担教学任务、参与课题研究、加入学科联盟等多种方式参加老年教育学术活动,成为老年教育学科建设的有生力量。

5.整合多学科力量,形成学科建设联盟

普通高校、老年大学、科研院所是老年教育学科建设的主力和基地,可通过教学任务和项目研究带动老年教育学科建设。特别是高校可通过整合多学科学术力量拓展和深化老年教育学科建设。设置成人教育学专业研究生教育学位点的学校,更可以在该学位点直接设置老年教育研究方向,在培养研究生过程中带动老年教育学科建设。老年教育、终身教育、成人教育等专业社团集聚了一大批学科研究专家学者,是老年教育学科建设的强有力的推动力。社团可发动组织专家学者投入老年教育学科建设。据此,通过政府统筹整合,形成老年教育学科建设联盟,同心协力推进老年教育学科建设。

作者:叶忠海 单位:华东师范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