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社会科学 > 保险保障 > 正文
保险保障( 共有论文资料 57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老人异地养老心愿状况及干扰体

2012-08-21 14:52 来源:保险保障 人参与在线咨询

 

一、问题的提出

 

异地养老,作为一种新型养老方式,在人口老龄化较为突出的发达国家出于气候条件、日常消费水平、护理成本等方面考虑早就开始实施。如加拿大,因为漫长冬季影响老年人健康和户外活动,部分老人长期移居异国安度晚年或者每年冬季有数月去异国生活。在英国,也有不少老人因为本国生活成本较高,将住宅出售后到西班牙、南非这样的国家养老。日本则因为护理成本高等原因,在20世纪末老龄化加速出现之际制定“异国养老”方略,即在国土辽阔的巴西以及距离较近的泰国、新加坡建造日本社区,在那里配备适应日本人日常生活的各种设施,然后安排本国老年人到这些国家养老(陈谊,黄慧,2006)。

 

我国异地养老实践发轫于2003年大连同泰老年休养服务中心,该中心以机构联网方式发展异地养老,建立“异地互动养老”网站,为需要服务的人们提供各种相关服务(姜向群,2006)。之后,广州、上海、浙江等地开始采取各种措施,积极探索“异地养老”方式,迄今,已有山东、辽宁、广东、安徽等省近20余个城市100余家养老机构开发了异地养老服务(穆光宗,2010)。

 

异地养老的广泛实践,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2004年9月,中国社会工作者协会在大连举行的首届全国养老机构院长高级论坛暨全国异地养老推介大会上,来自北京、天津、上海等地100多家养老机构的负责人对“异地养老”发展的话题展开热烈讨论(穆光宗,2010)。2005年8月,北京市“十一五”规划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等单位组织首次市民建言会上,作为缓解北京城市人口的措施,有些市民提出“异地养老”方式,之后,“一石激起千层浪”,社会反响强烈,学术界也引起激烈争论。①

 

“异地养老”这种养老方式在我国能不能发展,从市场学的角度,我们可以将“异地养老”作为一种新型产品,而该产品是否有市场?针对市场形成的基本条件,即市场=人口数量×购买力×购买意向,我们看到,我国“异地养老”能否发展,购买意向是一个重要的制约因素,因为在老年人口数量上,我国是世界上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从购买力来看,我国有一部分老年人的收入已经比较高,特别是一些城市老人,年收入是全国城乡居民平均收入水平的两倍多(伍小兰,2008),因此,是否有“异地养老”的购买意愿,可以说成为制约“异地养老”市场的瓶颈。

 

但是,从目前已有的文献看,对“异地养老”探讨的文献并不多,尤其是针对“异地养老”意愿的实证研究非常少,陈宜等对北京市的数据分析发现,62.4%的老年人不愿意到外地或郊区养老,21.4%的老年人表示愿意,16.2%的老年人没有明确态度,另外,如果政府出台异地养老的利好政策,会有1/3的老年人愿意尝试这种养老方式(陈宜,黄慧,2006)。本文利用相关数据,对我国“异地养老”的意愿进行实证研究,分析我国老年人“异地养老”意愿现状及影响因素,以对未来异地养老的科学规划提供建议。

 

二、研究设计

 

(一)研究假设本研究认为,我国老年人规模大,老人是否愿意“异地养老”,不仅呈现出很大的差异性,也是基于个人因素、家庭因素和社会因素等多种因素的综合考虑。基于此,本文做以下假设:

 

1.从个体因素考虑,异地养老意愿方面,男性老人高于女性老人;汉族老人高于少数民族老人;有配偶老人高于丧偶老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老年人异地养老的意愿越低;而受教育程度越高或者健康状况越好或者经济条件越好的老人异地养老的意愿越强。

 

2.从家庭方面考虑,子女数越多的老人或者子女越孝顺的老人异地养老的意愿越低;而户型结构越简单的老人,其异地养老的意愿越强。

 

3.从社会角度考虑,对于异地养老意愿,有社会保障的老人高于无社会保障的老人;城市老人高于农村老人;社区居住时间越长或者亲属网络越大的老人,异地养老的意愿越低。

 

(二)数据、变量测量及分析方法

 

1.数据来源本研究的数据来源于中国老龄中心2006年开展的《中国城乡老年人口状况追踪调查》10%的数据,②根据2005年1%人口抽样调查数据加权处理后,样本量15462810人。

 

2.变量测量因变量:在问卷中,有“如果让您搬到生活条件更好的外地(本市/本县以外)住,不考虑其他因素,您愿意去吗?”的问题,该问题有三个选项,即愿意、不愿意和说不好。因为我们主要考察老年人异地养老的明确意愿,因此,我们对“说不好”这一类删去,因变量只保留愿意和不愿意两类。自变量包括三个层面的因素,即老年个人因素(性别、年龄、文化、民族、婚姻、健康状况和经济状况)、家庭因素(子女数、户型及家庭代际关系)和社会因素(老年人是否有养老保障、城乡、社区居住时间、亲属网络和朋友网络)。变量的基本描述见表1。

 

3.分析方法。本研究主要是探讨老年人“异地养老”的意愿,因此,在描述老年异地养老意愿时,采取列联分析,在研究老人“异地养老”意愿影响因素时,由于因变量为二分类变量,我们采用二分类logistic回归分析,该模型为logit(p)=β0+β1x1+β2x2+…+βpxp,其中p表示愿意异地养老的概率,β0为常数项,βp为第p个变量xp的偏回归系数。

 

三、分析结果

 

(一)老人“异地养老”意愿现状

 

对于“异地养老”这种新型养老方式,目前接受的老人并不多。总体上,愿意“异地养老”的老年人只占三分之一左右,为32.8%,不愿意的占一半以上,为55.9%,说不清楚地老人占一成多,为11.3%。去掉说不清楚的老人,愿意“异地养老”的老人占37%,不愿意“异地养老”的占63%。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