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社会科学 > 保险保障 > 正文
保险保障( 共有论文资料 57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社保基金改革思考

2012-05-16 16:32 来源:保险保障 人参与在线咨询

 

2000年,中央作出决策,成立全国社保基金和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主要有两个背景:一是人口老龄化问题,二是国企改革。

 

先谈老龄化问题。20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人口老龄化的迹象开始显现。90年代进一步加速,在一些国有企业尤其是老工业基地,领取退休金的人员与在职人员比例往往变得很大。进入新世纪以后,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的趋势已很明显。当时我们看到,国际上所有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国家,由于供养人口比例很高,工作着的一代人可能要赡养过多的老年人,往往资金紧张、社会保障的压力大。

 

而且,由于中国在较长时期实行独生子女政策,逐步形成“四二一”家庭结构,一般情况下,一对夫妇将负担5个人——双方父母和孩子,完全依靠传统的家庭赡养老人显然很难行得通;而已经建立的养老、医疗、失业、最低生活保障等各种社会保障制度,也将随人口结构的变化而给资金的需求带来压力。这就急需着眼长远,末雨绸缪,建立一个专门的社会保障基金,以备将来人口老龄化高峰时期的需要。

 

改革开放以来,国企改革一直被视为经济体制改革的中心环节。

 

党的十五届四中全会作出了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决定,之后国企改革的力度加大,下岗职工比较多,再就业比较困难,也产生了一些矛盾。这让我们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在缺乏社会安全保障网的情况下进行国有企业改革重组具有极大的挑战性。加快社会保障制度改革,提高社会保障水平,已刻不容缓。

 

新中国成立以后,逐步建立起覆盖城镇国有部门的社会保障体系。

 

工人的养老金、医疗费都由企业负责支付和报销,而当企业亏损、入不敷出时,则由财政给予补贴。那个年代,每年财政预算里都有企业亏损补贴科目。但是,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不断深入,基本经济制度的建立,各种所有制单位的发展,这种保障已经不能适应变化了的形势。

 

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社会保障制度改革逐步推进。到本世纪初,在城镇初步形成了以职工养老、医疗和失业保险以及居民最低生活保障为重点的社会保障体系框架。但在当时,农村的社会保障制度建设还没有真正开始。在城镇,最低生活保障制度虽已建立,但医疗保险制度改革刚刚开始。尤其至关重要的是,虽然某些制度已经建立,但过去没有资金积累,通过社会统筹和职工个人账户集中的资金,不少地方也不能满足即期需要,中央财政每年要用巨额的预算资金来弥补缺口。

 

可以说,资金缺口问题已经成为进一步推动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加强力度,扩大覆盖范围的拦路虎。

 

而且可以预见,随着老龄化社会的来临,问题将会更加突出。

 

为了满足社会保障资金日益增长的需要,在不宜提高缴费标准的情况下,国家有必要末雨绸缪,从多种渠道筹集和积累一笔基金,发挥补充和调剂作用。2000年初,美国斯坦福大学华人经济学家刘遵义教授(后来曾担任香港中文大学校长)受邀来北京参加中国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国际研讨会。

 

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同志在会见刘遵义时说,我们中国也要像国外一样,建立养老基金。通过资本运作,保证养老基金的保值增值,以解决社会保障制度建设的资金缺口问题。他还说,将来我来当这个基金会的主席。刘遵义当即表示:朱总理的设想非常好,这是长远之计。

 

大概到了2000年五六月份,国务院办公厅通知我下午4点到京西宾馆第九会议室开会。当时,镕基同志在京西宾馆开会,散会后他就直接过来了。参加会议的有国家发展和计划委员会副主任王春正、财政部副部长楼继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张左己,还有国务院一位副秘书长,我当时是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主任。镕基同志讲了他对建立一个全国社会保障方面基金的基本考虑,并提议我担任基金会主席。我说:“总理,您不是跟外宾说将来由您当主席吗?”他说:“我只是说说,我真能那么干吗?!”会上,大家的初步意见基本统一后,镕基同志对我说:“你找一些人研究出一个方案,报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一下。”由此,这个任务就落到我的头上。

 

回去以后,我找了一些人进行研究。在借鉴国外经验基础上,结合中国的特点,设计出一个方案。我事先向镕基同志个别汇报。我说:“国外都叫养老基金,但根据您说的,我们这个基金将来使用范围比较广,不仅用于弥补养老基金不足,还要用在医疗保险、失业保险等上面,是称养老基金,还是叫社会保障基金?”镕基同志考虑了一下,说还是叫社会保障基金。名称就这么定了下来。

 

接下来就是选理事的问题。镕基同志明确说,理事一定要选社会上声望高、群众信得过、比较廉洁、没什么大问题的人。让这样的理事来管基金,人民群众才会放心,而且他们出主意的水平也会比较高。镕基同志观点非常正确。为了确定理事会名单,我曾多次向他汇报。最后,国务院聘请的第一届理事会理事有甘道明、刘克崮、刘国光、刘枢机、张左己、张俊九、陈锦华、经叔平、杨纪珂、袁宝华、崔乃夫、楼继伟。他们中间,有的过去担任有关部门重要职务,有的当时还担任着重要职务,有的为社会知名人士,有的则是企业、职工以及私营工商业代表,都非常热心于这项事业。

 

2000年7月,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其中一项议程就是讨论建立全国社保基金及其理事会。我列席参加,汇报建立全国社保基金以及组建理事会的方案。汇报结束后,当时主管工业的副总理吴邦国同志第一个表示支持,明确说:建立全国社保基金好!很必要!并且指出,这个钱是老百姓的养命钱,在运营时一定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不能损失。李岚清副总理和其他各位国务院领导也都表示赞成。

 

会上大家意见一致。镕基同志说:既然大家都同意,我在这提个名,刘仲藜来当理事长。不久,中共中央在北戴河召开会议,讨论建立全国社保基金的问题。我没有参加,具体的讨论情况不知情;后来听镕基同志传达,我们提出的方案通过了。镕基同志还跟我说,中央把全国社保基金看得很重,视之为重要的财政战略性储备资金。这足以说明党中央对建立全国社保基金的重视程度。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