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型领导对妇产科护士工作嵌入影响

2022-09-21 16:42:07 来源:写作指导

真实型领导对妇产科护士工作嵌入影响

摘要:目的:探究妇产科护士真实型领导感知、组织氛围与工作嵌入的相关性,并建立以组织氛围为中介变量的关系模型。方法:选取河南省开封市4所二级甲等以上医院妇产科护士347人,采用真实型领导行为量表、组织氛围量表以及工作嵌入量表进行测量,并运用描述性统计分析、Pearson相关性分析、中介效应检验进行数据分析。结果:真实型领导感知得分为(3.69±0.71)分、组织氛围得分为(3.67±0.72)分、工作嵌入得分为(3.44±0.71)分;护士真实型领导感知与组织氛围、工作嵌入均呈明显正相关(r值分别为0.675和0.444,P<0.01),组织氛围与工作嵌入呈明显正相关(r=0.485,P<0.01);护士真实型领导感知与组织氛围对其工作嵌入均具有直接影响(P<0.01),且真实型领导感知可通过组织氛围影响其工作嵌入(P<0.01)。结论:妇产科护士长应培养其真实型领导风格,为组织营造积极向上的组织氛围,从而加深护士与科室的情感联系,增强其工作嵌入度。

关键词:妇产科;护士;真实型领导;组织氛围;工作嵌入;调查研究

工作嵌入最早由Mitchell等于2001年提出,其强调了个体与组织的联系程度[1]。工作嵌入理论认为组织像一张网,使个体“陷入”其中,组织中的成员与组织内外各种因素建立了较密切的联系,使个体选择留在组织当中[2]。真实型领导是一种积极的领导者行为模式,这种模式依靠更高的自我意识、内化的道德视角、平衡的信息处理能力以及与上下级之间的关系透明度,促进积极的自我发展[3]。而组织氛围被定义为员工对于组织工作环境的看法[4]。以往研究发现具备开放、真诚等特征的真实型领导者,以及积极、支持性的组织氛围在塑造员工行为方面起重要作用,尤其是促使员工更专注于组织,更易融入组织[5-6]。妇产科护士工作中突发事件多、病人病情变化快、危重病人较多,因此妇产科护理人员长期处于高强度、高风险的工作环境之中,身心压力较大[7]。研究发现,护士工作压力与其离职意愿有显著的关系[8-9]。因此,本研究选取真实型领导类型及组织氛围为自变量,探讨其与妇产科护士工作嵌入的关系,为营造良好的组织氛围、有效提升妇产科护士工作嵌入度提供新的思路。

1对象与方法

1.1研究对象选取河南省开封市4所二级甲等以上医院347名妇产科护士。纳入标准:①已取得临床职业资格证书并执业注册;②已在本科室工作时间超过1年;③知情同意,自愿参加本研究。排除标准:①实习、规培、进修的护士;②因休假、请假等原因不在岗的护士。

1.2研究工具

1.2.1一般资料问卷

结合临床实际,由研究者自行编制,主要包括性别、年龄、婚姻状况、教育程度、职称、工作年限、聘用方式及月收入等。

1.2.2真实型领导量表

采用Walumbwa等[3]研发的16个条目的量表进行真实型领导感知的测量,此量表包含自我意识、内化道德、平衡信息和关系透明4个维度。量表采用Likert5级计分法,“完全不符合”到“完全符合”分别计1~5分。由护士评价所在科室护士长,得分越高说明下属所感知到的真实型领导力越强。该量表Cronbach′sα系数为0.957。

1.2.3组织氛围量表

该量表包含我的获取(2个条目)、我的奉献(4个条目)、我的归属(4个条目)、共同成长(2个条目)4个维度,共12个条目[10]。采用Likert5级计分,“完全不符合”到“完全符合”分别计1~5分,得分越高说明组织氛围越好。该量表Cronbach′sα系数为0.926。

1.2.4工作嵌入量表

此量表采取Crossley等[11]开发的单维度7个条目量表。采用Likert5级计分,“完全不符合”到“完全符合”分别计1~5分,分数越高表示个体工作嵌入度越高。该量表Cronbach′sα系数为0.802。

1.3调查方法

于2021年6月将设计好的问卷内容整体导入问卷星平台,生成电子版问卷链接于二维码。采用便利抽样,在征得医院护理部的同意后填写统一的知情同意书。为确保数据质量,每道题均为必答题、每台电脑、手机等IP地址仅允许填写1次。本次调查问卷为无记名填写。

1.4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1.0软件进行描述性统计分析和Pearson相关性分析,检验水准为α=0.05。以真实型领导感知为自变量、工作嵌入为因变量、组织氛围为中介变量,采用AMOS25.0软件进行模型构建,并采用Bootstrap法对模型进行修正。

2结果

2.1一般人口学资料

所调查的347名护士均为女性;年龄30岁及以下占57.6%,31~39岁占36.9%,40岁及以上占5.5%;已婚占60.8%,单身或离异占39.2%;专科及以下占25.6%,本科及以上占74.4%;护士占24.8%,护师占43.8%,主管护师占27.2%;在编人员占16.1%,人事人员占37.2%,合同制人员占46.7%;工作1~5年占55.4%,工作6~10年占26.2%,工作11~15年占8.6%,工作15年以上占9.8%;月收入<6000元占43.4%,6000~10000元占48.5%,10000无以上8.1%。

2.2真实型领导、组织氛围及工作嵌入得分

本研究护士真实型领导感知得分为(3.69±0.71)分,组织氛围得分为(3.67±0.72)分,工作嵌入得分为(3.44±0.71)分,详见表1。

2.3真实型领导、组织氛围及工作嵌入相关性

护士真实型领导感知与组织氛围、工作嵌入均呈明显正相关(P<0.01);组织氛围与工作嵌入呈明显正相关(P<0.01),详见表2。

2.4真实型领导、组织氛围及工作嵌入关系模型

采用结构方程模型检验组织氛围在真实型领导感知与工作嵌入之间的部分中介作用,并采用Bootstrap对模型进行修正,在增加一组误差变量的共变关系后,模型得到拟合,各拟合指标见表3,最终所构模型见图1。本研究将真实型领导对工作嵌入的影响分为直接效应和间接效应进行路径分析,直接效应发现,护士真实型领导感知对其工作嵌入具有直接影响(β=0.17,P<0.01),同时真实型领导感知通过组织氛围对工作嵌入具有显著影响(β=0.27,P<0.01),因此真实型领导感知对工作嵌入的总效应为0.44(P<0.01)。

3讨论

3.1妇产科护士真实型领导感知、组织氛围与工作嵌入现状

本研究中妇产科护士真实型领导感知得分为(3.69±0.71)分,略高于胡艺嘉等[12]研究中的(3.56±0.35)分。其原因可能是本研究样本为妇产科护士,该研究在样本选取上未区分科室,地区的不同也可能是造成结果差异的重要原因。而妇产科护士组织氛围得分为(3.67±0.72)分,处于中等水平,高于张倩[13]研究中妇科护士的(3.22±0.58)分,说明本研究所调查的医院中妇产科组织氛围较为积极,护士对所处环境的组织氛围感知较好。而工作嵌入得分为(3.44±0.71)分,与侯贺[14]研究的(3.46±0.34)分基本一致。可能是因为妇产科护士面临突发状况较多、承担着较大的责任,工作中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因此与工作岗位的嵌入程度更高。

3.2妇产科护士真实型领导与工作嵌入的关系

另外,相关性分析显示真实型领导的各个维度均与护士工作嵌入呈明显正相关,且真实型领导对妇产科护士工作嵌入具有明显正向预测作用(β=0.17,P<0.01)。真实型领导作为一种新型的领导者行为模式,其培养和利用积极的心理能力和道德氛围,以培养更高的自我意识、内化的道德观、平衡的信息处理能力以及与追随者的关系透明度,从而促进积极的自我发展[3]。以往研究指出,真实的领导者能准确地表达出自身的意思,按照其内在的信念行事,寻求挑战他们个人观点的意见,并积极反馈以改善组织人际关系[15]。因此,这种领导者的行为强化了员工积极的态度和行为,也加深了员工与领导者及组织之间的情感联系。而工作嵌入被视为阻止一个人离开他或她当前工作的各种力量的组合。个体工作嵌入度越高,则其对组织的依附程度越深、联系越紧密[2]。在管理活动中真实型领导者通过对追随者表现出个性化的关注(对组织活动的参与)和尊重(鼓励不同的观点)来建立与追随者之间的信任关系。另一方面,真实型领导者不仅提升了下属的信任水平,也能够将下属配置到适合的岗位上,帮助其发掘自身才能,也给予下属提升、发展自己的机会,因而提高了下属的工作嵌入水平[16]。对妇产科护士这一群体而言,以往研究表明其存在较多的职业性危险因素,且69.62%的妇产科护士存在社会心理压力,而对于助产护士这一现象则更严重[17]。另外,随着医学专业知识的进步、技术手段的更新,对护理人员的要求也逐渐提高[18]。而我国“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对助产护士的需求量也随之增加[19],助产护士的临床操作涉及母婴安全,责任重大,在这种工作状态下真实型领导者所展现出的关注、尊重、正直及信任等特征,拉近了与下属的关系,有利于增强其工作嵌入度。

3.3组织氛围与妇产科护士工作嵌入的关系及其中介作用

相关性分析显示组织氛围各个维度均与工作嵌入呈明显正相关;另外,组织氛围是妇产科护士工作嵌入的正向预测变量(β=0.34,P<0.01),且当组织氛围作为中介变量时真实型领导对工作嵌入的总效应达到0.44(P<0.01),组织氛围在真实型领导与工作嵌入之间具有部分中介作用(β=0.27,P<0.01)。真实型领导的关系透明维度是通过真实、清晰、透明的领导行为与下属之间建立客观、公开、信任的组织氛围。领导者这种“真实自我”状态的呈现,不仅展现了其自身真实的价值观及内在信念,也有利于唤醒下属的自我感知和自我信念,更加清楚自身的职业动机和使命,从而也加深了对工作、对科室的情感联系[20]。另一方面,真正的领导者体现了高道德标准、正直和诚实,这些特征使组织成员感觉更加舒适、与领导者的联系程度加深,也在领导者与下属之间营造出一种彼此信任的组织氛围,提高了员工的心理安全感,因而对组织的依附性也增强[21]。本研究结果与赵亦欣等[22]的研究结果具有相似性,该研究发现护士感知到的组织气氛越好,则其工作嵌入的程度越深。妇产科往往存在较多的安全隐患、医疗纠纷频发,因此妇产科护士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与风险,更易出现职业紧张与职业压力,若长此以往,易出现离职等情况。而真实型领导所营造出的高度信任的组织氛围,提升了妇产科护士的心理安全感与积极的情绪,加深了对于科室工作的嵌入程度。

4小结

综上所述,妇产科护士真实型领导感知与组织氛围对其工作嵌入均具有正向预测作用,且组织氛围在其中具有部分中介作用。因此妇产科护士长应注重真实型领导风格的培养,通过其内化道德观、自身平衡信息处理能力以及内在的价值理念等,为组织营造积极向上的组织氛围,提升下属的信任度,增强组织(科室)团队的凝聚力、向心力,以提升护士与护士长的联系、护士对科室的依恋,进而提高工作嵌入度。这是保障病人安全、稳定护理队伍、提升科室绩效、促进科室长远发展的重要举措。

作者:胡艳杰 单位:开封市妇产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