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纪录片主流发展分析

2012-04-21 08:10:36 来源:写作指导

 

我国电视纪录片发轫至今已有60余年的历史,从曾经单一的种群时展到如今的多种群时代,每种电视纪录片种群都经历着诞生与繁衍的阶段,并且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种群特征。当然,我们首先应该明确生态学中所提到的种群,它是生态学研究的最小生态单位,是在一定空间范围内同时生活着的同种个体的集合群。在媒介生态系统中,位于信息传播或媒介食物链相同位置的具备相同功能的个体传播要素则可被视为媒介生态种群。媒介生态种群是一个自组织、自调节的有着错综复杂联系的整体系统。它是以一个特定的优势种群为中心,以作用于该种群的全部环境因子为空间边界所组成的系统[1]84。   那么,我们如何在种群这种视域下去研究中国电视纪录片?接下来我们先从宏观上认识媒介生态种群特征,在邵培仁先生《媒介生态学》一书中将媒介生态种群的特征归纳为以下四个方面:   1.数量特征。这是种群的最基本特征,其数量大小往往受种群的年龄结构、性别比率、分布格局和遗传组成的影响,从而形成种群动态。从媒介生态学的角度来讲,可以通过种群密度,出生率与死亡率,性别比例等预测种群的变化。   2.空间特征。从媒介生态学的观点来看,媒介生态系统中的种群均占据一定的空间,又有一定的分布范围,并且有适合种群生存的各种环境资源条件。种群个体在空间上的分布可分为聚群分布、随机分布和均匀分布。此外,在特定的地理范围内还形成和分布着具有特定地理标志的媒介种群。   3.遗传特征。种群是同种个体的集合与延续,因而具有一定的遗传特性和基因传承,但不同的地理种群存在着基因差异。在媒介生态研究中,可以理解为历史传统或媒介文化。同时种群通过个体之间基因交换和组合而促进种群繁荣,通过改变基因频率或文化素质以适应环境的不断变化。   4.系统特征。种群是一个自组织、自调节的,有着修补、完善功能的整体系统。媒介种群以一个特定的与传播有关的种群为中心,以一系列相互联系的分工协作的不同种群为食物链,通过作用于该食物链的全部环境因子为空间边界所组成的具有自主、自控特征和平衡、循环功能的系统。因此媒介生态学应从系统的角度,通过研究传播种群内在的因子,以及传播生态环境内各种环境因子与传播种群数量变化的相互关系,揭示传播种群数量变化的机制与规律。   在研究了媒介生态种群的一般特征后,我们可以将其用来分析我国电视纪录片。通常意义上我国电视纪录片可以划分为三大种群,主流电视纪录片种群,大众电视纪录片种群,精英电视纪录片种群。接下来,我们以主流电视纪录片为例,从种群研究的视角出发,分析一下其种群特征。   一、主流电视纪录片种群特征分析主流电视纪录片是以记录重要事件、人物或者主题为主要内容,通过正面引导启发公众兴趣,达到宣传国家主流意识形态为主要目的,体现国家意识形态的纪录片。   1.数量特征。主流电视纪录片种群是中国纪录片群落中的重要类型,产量大、覆盖广、影响深远。每年主流电视纪录片种群的出生率是非常高的,除中央级和省级电视台每年制作的很多纪录片外,市县级电视媒体也会制作一批电视纪录片。但是总体上看,主流纪录片虽然出生率高,但是由于电视纪录片不是电视节目的主体,收视率普遍不高。   但是无论如何,主流电视纪录片种群受到电视台的资金扶持,栏目支持,即便不在黄金时段播出,即便是收视率不高,即便是呈现出“技术精细、艺术粗糙”的现象,但是死亡率却低于出生率。   2.空间特征。主流电视纪录片种群在整体上呈现出分布广泛的特征,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乎所有的电视台都制作过这一类型的纪录片。但是真正有影响力的主流纪录片却是呈现出聚集分布的特征。尤其是在北京、上海等经济发达,传媒实力强的地方,电视纪录片种群密度很高,以央视为龙头,北京,上海等电视台制作出的一批电视纪录片精品驰骋在中国电视的荧屏上。目前中央电视台是中国主流纪录片的制作与播放的主要平台,它享受着无与伦比的政治经济优势,同时它也肩负着弘扬主旋律的重任,它在较为舒适的媒介生态环境中成长,就必须承担国家政治宣传所赋予的使命。   3.遗传特征。主流电视纪录片是一种意识形态背景下的话语重建,在这种话语的重建过程中,纪录片人必然扬弃一些极端个性化的式,寻找一种被官方和观众共同接受的方式。在叙事上,讲究解说词的意义,在画面拍摄上,则要求镜头宏观和微观结合,镜头的推拉摇移与移动镜头航拍镜头相结合,以突出画面对主题的阐释意义。主流电视纪录片种群虽然在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其遗传基因的本质,即突出中国的主导文化,弘扬中华民族文化精髓,倡导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基本特征是不会发生变化的。   4.系统特征。主流纪录片种群组织性非常强,有着完善的整体功能。纵向上看,央视、省级、地市和县四级电视台是主流电视纪录片的主要的制作机构。产品数量基本呈现一种从高到低的趋势,质量也呈现这种趋势。这是由它们各自的生态位①决定的。四级电视台同样都是肩负着宣传的任务,但是各级电视台宣传的重点不同,影响的范围也不一样,宣传的效果不同。从横向上看,主流电视纪录片种群可以分为文献纪录片种群、人文社会纪录片种群。中央电视台在历史文化纪录片的拍摄上占据了主角的位置,这与中央台所扮演的国家大台的身份是相吻合的。文化寻根所需要的广阔的视野、高屋建瓴的把握、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以及对拍摄的高要求都决定了中央台在历史文化纪录片的创作中必然要扮演重要的角色。主流电视纪录片种群的发展主要受到媒介生态因子中的政治因子影响,这与它自身的属性是紧密相关的。主流电视纪录片很重要的作用就是宣传,目前的状态是纪录片仍然涵盖在国家意识形态下,但具有更为宽阔的社会文化视野,与我国政治意识宏观控制下多元文化格局并存的局面相适应。   二、电视纪录片种群研究的意义#p#分页标题#e#   我们从媒介生态种群的四大特征的为切入点,对主流电视纪录片的种群进行剖析,不仅可以较为深入系统的进行分析研究单一种群,而且可以将它们放在大的媒介生态系统中去考察。   1.在媒介生态系统中,个体自我首先隶属于一个整体,而它们隶属的整体有属于更大的整体。主流电视纪录片种群隶属于整个纪录片群落,而纪录片群落又属于整个媒介生态系统。在整体结构中,任何个体或者生态因子都是息息相关、互动互助的,同时又是不断变化、共同演进的。   2.纪录片种群在发展过程中,是互惠共生的。几种纪录片种群为了生存与发展进行竞争时,要相互尊重竞争种群的生态价值和生存、发展的权利,相信对方能够从某些方面给自己以一定的启迪和智慧。主流电视纪录片在发挥引导宣传作用时,也会借鉴借鉴大众纪录片的一些创作手法,使其更具可看性,而大众纪录片同样可以吸取主流纪录片的文化特性,使其更具人文性,这样就可以实现共生双赢。   3.媒介是社会公器,它在大众传播中的任何生态失控或者失衡都会对人类的生产和生活产生极大的影响,对已经形成的生态平衡关系造成破坏。纪录片媒介本身就具有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种群的发展必须要坚持平衡观。这就要在媒介生态系统中反对等级观念,无论是主流纪录片种群,还是精英纪录片种群,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都有其自身生存与发展的价值和权力。不仅平等还要多元,仅靠一两个种群是难以维系整个纪录片媒介生态平衡的,只有多个种群共同发展,生态系统才会健全完善,丰富有活力。   4.纪录片种群要生存和发展,不但要依赖媒介生态的互动与整体联系,而且要依赖诸多媒介生态资源流动的良性循环。纪录片种群只有保持其内部及内部与外部之间稳定而有规则的资源流动与循环,才能维持特定的结构和功能。主流纪录片目前在题材选择上的日趋多样化,在创作手法上也更加灵活化。不仅能够紧紧抓住自身所掌握的政治资源,文化资源,而且能够转换视角,去关注普通人的世界,通过平凡人的世界折射出主流的价值取向。   总体上讲,我们在纪录片种群的研究过程当中,可以逐步树立起媒介生态意识,这正符合邵培仁先生在《媒介生态学》中所提到媒介生态核心观念,从而以一种宏观的思维方式去引导纪录片种群合理有序的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