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社会科学 > 社科相关 > 正文
社科相关( 共有论文资料 72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资本逻辑生态的审视与批判

2012-08-17 17:48 来源:社科相关 人参与在线咨询

 

现代世界历史是在对资本的认同与批判的张力中行进的。现代社会许多重大问题的出现,都与资本的统治密切相关,全球性资源环境生态问题的出现,表明的即是与自然相关的、由资本逻辑所主导的社会关系的矛盾冲突,即我们常说的人与自然关系的矛盾冲突。因此,反思全球性生态危机,有必要对资本和资本逻辑进行生态的审视与批判。资本、资本逻辑、资本主义社会,有其特定的世界观、价值观等哲学理念,由此选择了特定的生产方式和经济发展模式,并形成了总体性的关系体系,呈现出特定社会形态的独有特征和必然宿命。

 

一生态批判的世界观-价值观维度

 

本质上讲,“资本不是物,而是一定的、社会的、属于一定历史社会形态的生产关系,它体现在一个物上,并赋予这个物以特有的社会性质。”①资本是现代社会的生产关系,具有无止境地追求剩余价值、不断自我增殖的内在本性,作为一种总体性存在,它全面主宰和广泛渗透于现代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个体等各个层面和各个领域,在增殖冲动的推动下,不可抑制地去获取、占有尽可能多的物质资源和劳动力资源,“义无反顾”地扩大生产规模和追逐剩余价值,突破一切自然的和道德的极限,最终使得整个社会在物质与精神、财富与贫困、创造与毁灭、文明与野蛮的二元对抗和分裂中走向解体。这就是资本的逻辑及其运行和宿命。资本的选择和资本逻辑的形成有其深刻的世界观-价值观支撑。

 

在西方社会中,自然世界与人的世界主客二分、二元对立的世界观形成于近代,它为资本的统治和资本逻辑的大行其道提供了深层的观念基础和理念支撑,资本的流行又反过来强化了这种二元论的世界观。胡塞尔曾指出,近代以来的主客二分源自伽利略对自然的数学化,“此后不久,二元论就在笛卡儿那里产生了。我们现在必须弄清楚,把自然理解为隔绝的、在实在方面和理论方面自我封闭的物体世界这种新观念很快引起的整个世界观的彻底变化。可以说,世界被分裂为二:自然世界和心灵世界。”②在这种二元思维下,自然失去了精神的意义而成为机械的、僵死的物质对象。面对如此被认识、被理解的自然,人的工具理性空前膨胀。理性的工具化滥用,使人失去了对理性和永恒存在的信仰,人性走向以自我为中心的唯我论,在价值论上表现为人与人之间的个人主义以及人与自然之间的人类中心主义。这样的理性和人性无视他人和自然界的目的与价值,把自身之外的一切都工具化,在资本的召唤和技术的支撑下,施于自然的只会是征服、掠夺与宰制,在异化自然的同时也异化了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人自身。

 

资本逻辑及其所选择的工业文明发展模式,本质上是外在于、对立于自然的存在和运行的。把自然视为机械的、僵死的、自我封闭的物质对象,首先是在世界观上物化了自然,自然只是资本任意取舍、随意处置的物品,不会对外界的作用作出有机的、生命的回应,人类不必担心自然会违背人的意志而运行,人类完全可以控制自然。其次是在价值观上拒斥了自然,自然不是自为的存在,没有为我的目的与价值,也没有除了人的利益之外的为他的目的和价值;即便是作为手段,自然也只是资本和人类的手段,其他非人存在物依自然而生、为自然而生的存在都是可以不予考虑的。“只有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自然界才不过是人的对象,不过是有用物;它不再被认为是自为的力量;而对自然界的独立规律的理论认识本身不过表现为狡猾,其目的是使自然界(不管是作为消费品,还是作为生产资料)服务于人的需要。”③自然的本真存在似乎只是为人的,这不仅在认识论的意义上来说是无知的,在存在论、价值论的意义上更是荒唐的。这种对自然的物化和狭隘性理解,最终会在人类实践中污染、破坏自然,自然在失去了为我、为他(非人存在物)的本质后,也将失去为人的存在价值。

 

资本逻辑对人与自然关系的物化和异化性理解表现为,不承认自然的先在性与人的对象性。不承认自然的先在性,意味着否认人之存在的自然根源性和前提性,人不知从何而来;不承认人的对象性,意味着人与自然之间不是互为对象的关系,在人的本质当中不包含自然的本质,如此就会得出人无法相对于自然进行对象性实践活动的结论,因为只有对象性存在才进行对象性活动。因此,在资本逻辑的统治下,人与自然的关系确实不是内在关联的对象性关系,而是外在的、对立对抗的征服与被征服、统治与被统治的关系,由此造成的现实恶果是不言而喻的。所以恩格斯曾告诫人们:“我们每走一步都要记住:我们统治自然界,决不像征服者统治异族人那样,决不是像站在自然界之外的人似的,———相反地,我们连同我们的肉、血和头脑都是属于自然界和存在于自然之中的。”④

 

资本逻辑对人的本质的物化和异化,表现为人被物质主义、经济主义、消费主义及个人主义所主宰,失去了精神的、道德的超越追求和生活的丰富性,失去了关系的他在性、整体性和生活的生态性,而成为单向度的、狭隘的“经济人”,“忧心忡忡的、贫穷的人对最美丽的景色都没有什么感觉;经营矿物的商人只看到矿物的商业价值,而看不到矿物的美和独特性”⑤。在这样的人眼中,自然以及人与自然的关系都是物质性的,一切价值也都是物质的,精神的、道德的、审美的价值不在资本逻辑的视域中。

 

马克思的唯物主义自然观认为,人是自然的组成部分,自然是人化的自然,劳动是人与自然关系的中介。人的劳动作为一种创造性活动,不仅能够按照人的尺度和标准去创造,还能够按照任何一个种的尺度乃至美的规律去创造,在价值观上人不是唯我的,也不是排他的,就人与自然的关系而言,自然对人具有本源性和先在性,只有在自然这个大系统中,人类的实践活动才有可能。

 

二生态批判的生产-经济维度

 

世界观和价值观主导着社会的发展方向,并通过渗透于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而发挥作用。资本与资本逻辑在世界观-价值观上的二元论和唯我论,在资本主义生产-经济领域得以充分地具体化和现实化,人作用于自然的实际过程和直接后果由此呈现出来,使人们具体地看到了资本与资本逻辑的非生态性与反生态性。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