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社会科学 > 法律学 > 正文
法律学( 共有论文资料 250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国内外的民法研究

2012-04-02 17:31 来源:法律学 人参与在线咨询

 

(一)不正当影响制度的产生及内涵

 

不正当影响制度(undueinfluence)由衡平法(LawofEquity)发展而来,是英美契约法中的一项特有制度。其中,在美国契约法上将不正当影响称之为胁迫系不正当(threatisimproper),虽与英国衡平法中的称谓不同,但是其意思及法律救济大体一致。[1(]P248)

 

在不正当影响制度确立之前,英美普通法在规制意思表示存在瑕疵的契约方面有一个承诺瑕疵理论,其中关于胁迫的概念,只狭义的限定为肉体上的胁迫,即指一方向另一方施加暴力、监禁或者恐吓施加暴力、监禁。而对于采用精神上的强制,例如经济胁迫、精神胁迫、道义胁迫以及其他性质的非肉体胁迫,诱使对方缔结的合同,则不能依据强暴胁迫进行救济。鉴于此项理论对于那些采用针对肉体以外的其他不正当方法,诱使对方缔结契约的就不能引用胁迫得到救济的缺陷,衡平法在实践中确立了在缔结契约过程中,一方当事人对另一方当事人有不正当影响时,双方所缔结的契约可以撤销的不正当影响制度,以弥补普通法传统理论中胁迫范围狭小的不足。依据衡平法理论,判断不正当影响的标准是:只要按公平原则来看,它已经限制了一方自主判断和自愿订约,使当事人在订约中丧失了平等地位,即构成不正当影响,而不论事实上的影响为何种形式。[2(]P134)

 

从语义上分析,不正当影响制度可以涵盖非法影响当事人一方自主判断和自愿订约的一切事实因素,包括肉体上的胁迫及精神上的强制等各种情形,但基于不正当制度影响制度确立的本意,我们所说的不正当影响制度仅指,当事人以不正当的间接压力诱使或强制对方订约,而不包括直接的人身强迫方式。

 

(二)不正当影响制度的种类英美法系中不正当影响的种类在不同的国家分类并不相同,下面以英国和美国为例,分别介绍两国的不同分类方法。

 

1.在英国,不正当影响理论是本世纪衡平法中发展最充分的部门,特别是在90时代,一些重要的全新判例不断发展和完善了不正当影响理论,对不正当影响的分类也逐渐确立并得到普遍接受。不正当影响主要包括两类:实际的不正当影响和假定的不正当影响。[3(]P563)

 

(1)推定的不正当影响,即双方当事人间具有某种信任关系时,法律推定他们所订立的合同存在不正当影响。这些关系包括:父母与子女、监护人与被监护人、牧师与教徒、医生与病人、律师与当事人、受托人与受益人等。由于他们之间的特定的身份或者说长久的特别关系的存在,一方往往依赖另一方的言行,使处于弱势的一方很容易地受到对方的影响,故有必要对其进行保护。

 

就推定的不正当影响又可以进一步划分为两类。第一种是法律上必然产生推定的不正当影响,即只要双方当事人存在判例所认可的信任关系,法律便毫不犹豫地推定该合同有不正当影响。第二种是半推定的不正当影响,即合同当事人之间虽然存在某种信任关系,但并不立即推定为有不正当的影响,也就是说此种推定的不正当影响并非固定能够必然产生不正当影响的关系的推定,[4]只有在受影响的一方举证证明自己一贯信任对方时法律才从中推定有不正当影响,当然对方也可提出反证推翻此项推定。这种不正当影响与第一种相比,其差异在于:后者当事人之间的关系较为紧密,受影响的一方只须指出存在该关系时即可推定;前者当事人之间的关系相对疏远,受影响的一方必须证明自己一贯信赖对方时才可推定。两者的共同点在于:对方(或被告)均可提出反证推翻该项推定。[5]

 

(2)实际的不正当影响,即不以当事人之间存在信任及支配关系为必要,具有优势的一方当事人实际地向对方施加了不正当影响而订立契约。主张成立不正当影响一方须对不正当影响的客观存在负举证责任,才可以请求法庭撤销契约。此时,当事人之间不是必须存在特殊关系也可以因成立不正当影响而撤销合同,但此时证明不正当影响的举证责任在自称受影响方。[6]即他应承担举证责任,证明不正当影响客观确实存在。如果具有优势的当事人对较为脆弱的当事人施加了影响,并最终达成了协议,可以认为存在实际的不正当影响。[7(]P16)此外,还有学者将交易之外的第三人施加的影响单独列出作为一类特殊的不正当影响的类别,此种情形并非英国法上的分类。对这种情形其实可以进行进一步分类,在交易双方之外的第三人存在与交易一方的特定信任关系时,此时的不正当影响可归于推定的不正当影响;在二者不存在特定信任关系时产生的不正当影响可以归入实际的不正当影响之中。在英国的司法实践中,因第三人施加的不正当影响而起诉的,最终还是依据第三人与受影响方之间有无特定信任关系分别使用推定的不正当影响或实际的不正当影响规则进行处理。

 

2.美国契约法中的不正当影响同样来源于衡平法,但与英国法中不正当影响的划分种类不同,在司法实践中将不正当影响的案件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利用支配地位的不正当影响,即一方以不公平合理的方式利用自己在心理上占据的支配地位诱导从属地位的另一方的同意而成立合同;第二类是利用被信任者的地位的不正当影响,即一方利用他的被信任者的地位而不是支配地位来说服另一方同意而成立合同。[8(]P118)

 

显然,利用支配地位与利用被信任者的地位有时难以区分,甚至前者往往在某种程度上包含有后者的因素。但不管属于何种案件,美国法院对于不正当影响的认定并不像英国那样区别对待,而是一律采用客观证明的方式,美国法院认为,不正当影响都是在私下进行的,因而,只有从客观事实中才能找到曾否施加影响的证据。受不正当影响的一方当事人欲撤销合同,必须提供自己受不正当影响的证据,由法院综合以下各方面因素加以判断:第一,受影响者的精神、心理与身体状况是否易于受到他人的影响;第二,是否存在着施加影响的可能性;第三,是否有事实表明曾施加不正当影响;第四,合同的内容是否存在着不正常的情况。如果此四点俱备,一般便可以断定确实存在着不正当的影响。[9(]P100)但是随着相关判例的确立,只要证明信任关系的存在而且合同有利于被信任者的,举证负担就落在得益一方身上,由后者证明合同的订立不是使用不正当影响得来的。[10(]P11)因此,只要起诉方只要证明了信任关系的存在而且合同有利于被信任者,法院即可推定不正当影响的存在,此时若被信任者无相反的证据,便判决信任者胜诉。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