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节制增长的必要性

2012-08-17 09:00:26 来源:写作指导

后经济危机时代国际经济艰难前行   目前,虽然全球经济显露好转的迹象,一些国家出现向好势头,但国际金融危机深层次影响仍在发酵并逐渐显现,并从私人部门的损失转到国家层面的负担。世界经济复苏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上升。   ——美国。美国经济面临的积极因素似乎更多一些,假如欧债危机、伊核问题不出现剧变,今年美国的经济表现可能比预期的要好一些。今年是美国大选年,如果民主和共和两党针对财政预算的政治角力继续恶化,从而导致更剧烈的财政紧缩政策出台,美国经济可能会陷入二次探底。总体上看,就业、收入、消费和企业投资的良性循环仍远未走向正常。美国经济最大问题是其劳动力在当今世界根本不具备足够的竞争力,远比不上新兴经济体中的同行。预计美国失业率今后很长时间内仍将维持比危机前更高的水平,这就注定了复苏过程将艰难而漫长。   ——欧盟。欧洲的情况总的来说不容乐观,今年经济情况能在低位保持平稳运行已是不错结局。欧元在设计上的先天不足,导致欧债风险集中爆发。欧债危机一旦蔓延到欧元区的大型实体经济,很可能触发全球性的信贷紧缩,从而导致整个欧元区陷入严重经济衰退并造成金融市场崩溃。面对欧元区国家的主权信用评级时遭下调,市场信心受到重创,如果不拿出断然措施,形势恐怕会进一步恶化。即便欧洲显示出足够决心,堵住偿债资金缺口,完成财政改革,也仅仅解决救急问题。核心国家还要付出巨大代价,花相当长时间弥补南北差距形成的“短板”。   ——新兴经济体。发展中国家增长放缓,既有为应对通货膨胀和信贷增长过快主动调控的自身因素,也有受发达国家拖累的外部原因。从自身来看,新兴经济体不但面临着过度投资所造成的经济过热和资产泡沫风险,还面临输入性通货膨胀问题;从外部环境来看,发达国家经济发展仍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这对许多高度依赖出口的新兴经济体来说无异于头悬利刃。新兴经济体要保持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对内要防范金融风险,积极增强内生动力,转变发展方式,对外要推动市场多元化,携手构建国际经济新秩序。   世界经济增长是有极限的   由于几个世纪以来人类的知识增加和技术进步,世界经济总体一直处于增长状态。很多人便想当然地认为经济总会处于增长状态。世界经济是有极限的,目前全球所面临的日益严重的资源与环境问题,已充分显示人类经济增长的空间已越来越小,今后长期处于零增长,甚至发生一定程度的收缩都是可能的。如果没有革命性的重大科技创新成果出现,这种趋势甚至可能成为常态。   迫近极限的根源在于不可持续的增长方式。世界人口、粮食生产、工业发展、污染和资源消耗是影响世界经济增长的五种主要因素。如果这些因素按照现有趋势继续下去,人类很快将面临经济增长极限。   人口老龄化是增长极限的重要因素。联合国调查预计,到2050年,60岁以上的老龄人口总数将近20亿,占总人口21%,超过14岁以下儿童人口的总数。西方国家更普遍进入老龄化社会,再加上生育率低,人口结构不但难以支撑经济进一步增长,而且将加重经济增长的负担。   生态环境的制约是其中最突出的因素。维系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的平衡,即在经济发展水平不断提高的同时保护好生态环境是可持续发展的薄弱环节。环境污染是一个按指数增长的量。由于环境污染是相互联系的,有害影响会在远离产生的地方出现,一旦形成规模往往遍及全球;生态过程负面的影响往往滞后,在治理和改进方面存在拖延性,容易造成低估和松懈;再加上目前人们还不能准确预测何时达到地球承受的上限,这会使人们错失阻止经济和生态崩溃的良机。   然而,很多人一厢情愿地认为,只要政府采取刺激手段,经济就会增长,世界经济之所以没能如人们期望的快速复苏,主要是西方国家政府刺激经济措施不够有力,是各国政府的“不作为”导致世界经济的停滞。这些人对美国和欧洲政府的债务危机,视而不见,甚至认为即使像日本政府那样债务总量达到GDP的200%也是无所谓。   事实上,过度经济刺激政策和低利率,将引发另一场危机,除造成经济“滞胀”困境外,还会在能源消耗、生态平衡、环境保护等方面产生严重的后果。   因此,世界经济会永远增长的神话必须打破,更要破除只要政府肯刺激经济就会增长的迷茫。换一个角度看,人类没有必要对经济增长抱有病态的追求。   以可持续发展方式应对经济增长的极限   如何让全球经济增长,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与全球越来越紧张的能源、粮食、土地和水的供应相协调,是我们一直面对的重大课题。   人口、资源、环境是发展的瓶颈,而突破这些约束的动力和潜力就在于科技进步。科技进步是经济增长的基本动力,惟有科技进步能够改变生产要素的组合方式,突破资源环境的约束,不断开拓“增长极限”;只有依靠科技进步,并及时将研发成果转化为发展动力,才能有效突破经济增长的极限,实现可持续发展。   可持续发展最明显的好处是可以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经济增长质量的提高体现为:结构日趋合理与优化;资源和能源消耗越来越少;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越来越小;知识含量和非物质化程度越来越高;总体效益越来越好。经济增长质量的提高,无疑会对整个经济社会产生重大影响,它不仅可能形成资本收益的内部递增,而且能使传统的要素也随之产生递增效益,从而带动整个经济规模效益递增。   因此,要从根本上改变传统的生产方式,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和科技含量,减少资源消耗和浪费,积极治理污染,保护生态环境。只有彻底改变高消耗生产和生活方式,同时在知识经济和信息产业的发展中,不断增加文化含量,才能真正实现以可持续发展方式突破增长极限。#p#分页标题#e#   总之,超越极限的增长,代价会越来越高。全球经济危机让人们有机会思考,为保持地球不仅适合当代人类生活,而且将来也适合子孙后代生存,是否到了应考量长远发展成本,节制增长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