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象绘画艺术探讨

抽象绘画艺术探讨

摘要:抽象绘画经过长期的发展,涌现出众多优秀的艺术家和大量的艺术作品。抽象艺术家在艺术实践的探索中,有着独特的创作理念和艺术特色,在“形”和“色”上创造出不同凡响的艺术之美。起源于西方的抽象绘画,与中国的水墨画在本质上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该文通过阐述抽象绘画艺术的起源、抽象绘画的形与色之美、抽象绘画与中国水墨画的相关性以及抽象绘画的发展方向等,探索抽象绘画的创作之路。

关键词:抽象绘画;水墨画;文化;艺术美

黑格尔认为艺术是一种理念,艺术的表现形式就是给人感官上的具体形象,艺术就是要把内容和表现这两个方面调和成自由的、统一的整体。他认为,美是心灵的产物,由心灵而发,某些时候,哪怕是一些无聊的梦幻和臆想,也可能会高于自然之美[1]。抽象绘画理论家与实践者康定斯基、蒙德里安等人对于绘画艺术的理解和黑格尔有着高度的相似性。在蒙德里安的眼里,艺术的唯一目的就是用来表现真理的普遍性,艺术的所有的行为都应该围绕这一目的运行。抽象绘画既是艺术,又能够体现真理。蒙德里安认为,绘画应该超越描述自然,应当是对自然更本质的表现。康定斯基认为,自然的外在形式并不是最重要的,只有精神的品质才是永恒的[2],艺术作品一定要体现其内在的精神价值,如此才能够引起观众内在的心灵共鸣。

一、抽象绘画的起源之路

抽象绘画诞生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经历了相对平淡的初始发展时期。20世纪40年代中期,抽象绘画在法国巴黎蓬勃发展,从此以后,它征服了欧洲乃至整个西方艺术界,在西方艺术领域曾一度占据主导地位,成为一种超越国界的全球性艺术语言。抽象艺术家在此过程中努力探索实践,为实现艺术理想而奋斗。抽象艺术家不满足于再现自然,而是倾心于更具表现力的对自然的重塑。印象主义重“色”轻“形”,立体主义重视对“形”的消解和重构。有人在力量和速度上追求画面的视觉冲击力,也有人在画面中努力创造出美妙动人的韵律。康定斯基认为,从艺术符号的角度看,绘画中的点、线、面、色等造型元素与文学中使用的修辞手段相似,在绘画中,应该通过对具象物体的深度抽象,让点、线、面等这些抽象的造型元素在画面中逐渐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他认为,塞尚、马蒂斯、毕加索以及众多新印象主义画家走的几乎是相同的路线。如,塞冈提尼的画看上去是最具物质性的,然而,他的《母子情》《生》等油画作品中却充满了迷蒙的小色块。塞冈提尼通过这些小色块使画面迸发出强有力的精神力量。塞尚总是以接近于数学思维的抽象方法组织画面中的元素,如他同一主题的风景画《圣维克图瓦山》,随着时间的推移,作品中的山、树等自然形象变得越来越趋于几何体。马蒂斯以鲜明而大胆的色彩运用闻名于世,他全力构造画面的色彩关系,为观者带来本真、活泼、愉悦的精神享受。毕加索、勃拉克等艺术家在组构画面布局时精确地把握了画面各部分的数字比例,将具体的形象分割、打碎后重新组合,由此将画面变成抽象的线条与破碎的笔触构成的朦胧的梦幻形象。

二、抽象绘画的形色之美

色彩和形式有着与观者产生心灵共鸣的力量。从抽象艺术的审美角度来看,只有能引起观者共鸣的艺术创作,才能达到色彩与形式的和谐,这是抽象绘画审美的重要原则之一。体现形式美是视觉艺术的基本原则,抽象绘画有意避免了对自然形态的写实描绘,艺术家根据对事物的心理体验,分割画面,适当组织色彩、笔触、肌理等绘画语言,从而构成美的形态。形式美不受制于客观物象,艺术家通过一些抽象元素的构成与组合,创作出瑰丽多彩的艺术作品,为艺术的发展开辟了一条丰富多彩的道路。色彩是绘画创作中最具感染力,也最能代表创作者情感的绘画语言。每位艺术家都具有独特的艺术情感和艺术个性,抽象艺术家更加注重个人的主观感觉,他们淋漓尽致地应用色彩语言,通过色彩表现作品内容,并以此传达独特的情感。蒙德里安认为红、黄、蓝三原色是表达色彩之美最直接、最简单的元素,而水平线和垂直线则能够最显著地体现画面的造型之美。他不断利用这些线条和色彩的简单、有序、稳定而又平和的组合,将对立的形式以和谐的方式展现,如此,便诞生出一种新的抽象造型。蒙德里安的作品《红黄蓝的构成》,就是体现这一创作思想的作品。在此作品中,观者能够感受到艺术家稳定而平衡的内心世界,从中感受到稳定之美、平衡之美。康定斯基在音乐方面也有着极高的艺术素养,他一生致力于将音乐元素融入抽象绘画艺术创作。他为不同的乐器、不同的音调赋予不同的颜色、不同的线形,力图将绘画和音乐完美结合,让观众在观赏画作时就如同聆听美妙的音乐一般。不同的线条、色彩可以生成无数不同的组合,这样就意味着抽象绘画艺术家可以通过形与色构成的不同绘画作品体现不同的韵律[3]。康定斯基发掘音乐和绘画两种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中隐含的巨大能量,并在画作中表现出来。在康定斯基的抽象绘画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激烈的形态相互碰撞迸发出的激情,以及强烈的色彩对比显现的活力。他的抽象绘画作品仿佛是有声的,具有跳跃之美、韵律之美。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绘画艺术家波洛克,以泼洒颜料的形式作画,他的作品中既没有任何的实体形象,又没有可以辨认的抽象几何图形,甚至连轮廓线都没有。他的画作中只有率性而为、随意泼洒的色滴,甚至连作品名字都以最简单的方式表示,如《1948年作品第5号》。但是,从波洛克的抽象表现主义作品中,观众能够感受到从画作中体现的强烈的、激情的艺术元素。他挥洒的颜料覆盖在巨大的画布之上,层层叠叠,就像是把想要表达的形象逐渐扩大而又慢慢消融于背景,创造出扑朔迷离的魔幻空间。画布成了表现他生命节奏的绝佳载体,充分表达了他难以言说的内心世界。从他的作品中,人们感受到的是激情之美、恣意之美。

三、抽象绘画的东方之道

从远古时代的象形文字开始,中国人就充分表现出描绘事物之形的抽象智慧,具体的物象经过思维的抽象后形成表意的符号,这可以看作中国最早的抽象绘画。南朝的谢赫提出绘画“六法”,他强调绘画的内在气质,强调气韵的重要性,这种气韵就是蕴藏在物象中的精神,八大山人、石涛等艺术大家的绘画作品都有着非常独特的抽象元素。张大千晚年得出关于绘画“无相之相”“超出象外”的结论,也是对于绘画中抽象元素的精妙总结。赵无极通常将油画的色彩技巧与西方现代绘画形式相结合,再融入中国画的意蕴进行创作。在《处处闻啼鸟》《夜之森林》《朝圣之路》等作品中,都包含了大量的抽象艺术元素,用以体现眼前看到的风景。他以古文为体,加上自己的感受,将字修改再造,形成了画中神秘的符号,使画面富有意境。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张方白教授以“凝固”为主题的画展在德国科布伦茨路德维希博物馆、上海奥赛画廊展出,他的作品集抽象绘画与中国水墨画于一体,如《treeroot-1》(图1)、《treeroot-2》(图2)等,巨大的篇幅展现了恢宏的气势,让观众产生强烈的心灵震撼。作品除完美体现了创作者的思想观念外,更加凸显了其鲜明的文化个性。这种一脉相承的传统文化根植于中华大地,孕育在创作者心灵深处。艺术家将精神元素寄托于某种合适的形体,正是因为形和神之间有着内在的统一性。形是表象,神是统领,形和神二者互相依存,是既对立又统一的矛盾体,二者在一幅绘画作品中达到完美统一,这是以中国画为代表的东方绘画一直以来孜孜以求的境界,与西方抽象绘画的艺术宗旨高度一致。

结语

随着社会和经济的发展,艺术也不断进步。抽象绘画作为一种独特的绘画形式,在现代或后现代艺术史中占据重要的位置。如今,抽象艺术无论在绘画材料还是表现形式上都体现出具有多样性和包容性的艺术之美。作为独特的绘画语言,抽象绘画依托的文化是其发展的保证,具有文化背景的抽象绘画创作才能走得更远。

作者:高凯霖 单位: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