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与生活范例6篇

更新时间:2023-05-11 09:47:30

网络与生活

网络与生活范文1

关键词:大学生;生活事件;网络社会支持;网络成瘾倾向

中图分类号:B8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6124(2013)06-0118-04

一、问题的提出

网络成瘾(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IAD),又称病理性互联网使用(Pathological Internet Use,PIU)、问题性互联网使用(Problematic Internet Use),是指个体由于过度地使用互联网进而导致的心理与社会功能受损的现象 [1-2 ]。“网络成瘾”一词最初由美国精神病学家Goldberg(1995)提出,Young(1996)参照DSM-IV(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Manual ofMentalDisorder-IV)中成瘾的诊断模式来描述网络成瘾。但是,直到目前为止,关于网络成瘾的诊断标准一直争议不断,尚未有一个统一的公认的标准。为避开这一争议,本研究使用“网络成瘾倾向”概念来代替“网络成瘾”概念。

Walther的研究发现,在网络的匿名性和去抑制性(disinhibition)环境中,人们的表达会更直接和无所禁忌,更容易吐露个人内心的情感,报告自己的弱点,表露个人隐私 [3 ]。沟通的双方通过自我暴露既能获得社会支持,也能向对方提供社会支持 [4 ]。社会支持是个体在人际互动中受尊重、被支持和理解的程度,而网络社会支持是指基于虚拟空间的交往中,人们在情感、信息交流、物质交换的过程里被理解、尊重时获得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5 ]。Morahan Martin认为,网络成瘾者将网络视为建立人际关系或获得网络社会支持的渠道 [6 ];Shaw的研究也得到类似的结论,网络成瘾倾向高的人比网络成瘾倾向低的人较多使用网络获得情感支持、结识新朋友等 [7 ]。

生活事件指引起个体心理应激反应并需要一定适应性努力和社会再调节才能有效应对的事件。负性生活事件对网络成瘾具有正向的影响,Young(1996)认为网络成瘾者大多是为了逃避现实中的某些问题而转向网络找寻朋友、获取快乐与放松心情 [8 ]。当人面临生活压力时,个体很有可能转向网络,逃避生活压力的挫败感而沉迷于网络。马利艳的研究发现,生活事件同病理性互联网使用有显著正相关,主观压力能够显著预测病理性互联网的使用 [9 ]。

我们认为,尽管以往的研究强调了负性生活事件和网络社会支持与网络成瘾之间均存在直接的关系,但实际上个体的应激事件和社会支持系统在影响人的网络成瘾行为过程中,是密切联系的。有研究表明,经受应激生活事件的人们通过在线交流,可以获得有效的社会支持 [10 ]。负性生活事件引起的应激反应,极易导致个体情绪的不稳定或情感受到伤害等,如果个体自身无法调节,而网络空间为个体提供了解决上述问题的一个平台,个体可以在网络空间中获得现实环境中不能获得的社会支持,进而沉迷于网络而不能自拔。

因此本研究提出了如下三个基本假设:(1)生活事件对网络成瘾倾向于直接作用;(2) 网络社会支持对网络成瘾倾向有直接作用;(3)生活事件还可以通过网络社会支持间接作用于网络成瘾倾向。生活事件、网络社会支持与网络成瘾倾向之间的关系模型假设见图1,本研究旨在对该模型加以检验。

二、研究方法

1. 研究对象

采用分层随机抽样方法,选取长沙3所全日制高等学校(中南大学、湖南农业大学和长沙环境保护职业技术学院)共696名大学生为被试参与问卷调查,剔除无效问卷后,共获得了有效被试614人,其中男生416人,女生198人,平均年龄20.4+2.13岁。

2. 研究工具

(1)中文网络成瘾量表 由台湾学者陈淑惠编制 [11 ],共有26 道题,所有问题均采用4点尺度计分,所有题目的总得分代表个人网络成瘾的程度。总分越高表示网络成瘾倾向越高,反之越低。该量表由5 个因素组成,即:1)强迫性上网行为;2)戒断行为与退瘾反应;3)网络成瘾耐受性;4)时间管理问题;5)人际及健康问题。该量表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94,再测信度为0.83,各因素量表的内部一致性系数则介于0.78与0.90之间,表明该量表具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 [12 ]。

(2)青少年生活事件量表(ASLEC) 由刘贤臣等编制,用于评定青少年生活事件发生的频度和应激强度。该量表由27项可能给青少年带来心理反应的负性生活事件构成,包括6个维度,依次为人际关系、学习压力、受惩罚、丧失、健康适应、其他。该量表具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 [13 ]。

(3)网络社会支持量表 采用梁晓燕编制的网络社会支持量表,共23道题目,包括信息支持、情感支持、工具性支持、友伴的支持等4个维度 [5 ]。该量表和各维度的内部一致性系数分别为0.753、0.875、0.769、0.752、0.906,重测信度分别为0.702、0.723、0.714、0.698、0.876,各项信度指标均达到了测量学的要求,表明该量表比较稳定可靠。

3. 数据统计与处理

全部数据采用SPSS16.0和Amos16.0进行统计处理。

三、研究结果

1. 生活事件、网络社会支持与网络成瘾倾向的相关分析

从表1可以看出,除健康适应因子外,生活事件各因子与网络成瘾倾向总分之间均显著相关(p

2. 生活事件、网络社会支持对网络成瘾倾向的预测

采用逐步回归分析方法,以网络成瘾倾向为效标变量,考察人格特质、网络社会支持对其的预测作用,结果见表2。

表2显示,生活事件量表中的“人际关系”、“受惩罚”和“其他生活事件”维度进入回归方程,网络社会支持量表中的“情感支持”与“工具性支持”进入回归方程,说明这5个因素通过检验,可以作为网络成瘾倾向的预测变量。其多元相关系数为0.522,其联合解释变异量为0.273,即部分生活事件、网络社会支持对网络成瘾倾向具有一定的预测作用。

3. 生活事件、网络社会支持与网络成瘾倾向三者间的关系

结合前述假设,笔者以Amos16.0进行路径分析,进一步探讨上述进入回归方程的5个变量之间以及它们与网络成瘾倾向的关系。通过逐步删除饱和模型中的不显著路径和模型修正,得到如图2所示的关系模型,具体拟合指数见表3。

由图2和表3可知,验证模型对数据拟合良好。除部分生活事件、网络社会支持因子对网络成瘾倾向有直接预测作用以外,人际关系、受惩罚、其他生活事件还可通过情感支持和工具性支持,间接影响网络成瘾倾向。

从图2中可以看出,生活事件中的人际关系、受惩罚、其他生活事件等因子对网络成瘾倾向具有直接影响,路径系数分别为0.82、0.24、0.48,以人际关系因子影响最大,其次为其他生活事件和受惩罚;网络社会支持中的情感支持和工具性支持因子对网络成瘾倾向具有直接影响,路径系数分别为0.27和0.56。此外,人际关系因子还可以通过情感支持和工具性支持间接影响网络成瘾倾向,受惩罚和其他生活事件可以通过情感支持间接影响网络成瘾倾向。

四、讨 论

本研究证实了部分负性生活事件对网络成瘾倾向有明显的直接作用,这一结果与胡岚等人的研究结果基本一致 [14 ]。当个体遇到应激性事件时,通常会采用两种方式解决问题:一是积极主动地解决问题;二是消极被动地逃避问题,企图回避应激性事件。在应激性的冲击下,当个体心理未成熟时极易采取消极的应对方式而产生不良情绪,大学生离开家庭进入大学校园,生活中遇到的一切问题都需要独自处理,难免会遇到人际关系的困扰、学习受挫、受惩罚等负性生活事件,由此带来的问题如果得不到解决,心理调节不到位,则很可能会陷入消极状态。而大学生又是网络高频使用者,网络恰恰为他们提供了逃避现实与情绪的场所。逃避现实生活中人际关系的不协调是大学生网络成瘾倾向的重要影响因素。从本研究结果来看,“人际关系”、“受惩罚”及“其他生活事件”对大学生的心理影响最为显著且与网络成瘾倾向之间具有显著的相关性。“人际关系”包括情感伤害、家庭压力等问题,“其他生活事件”包括厌学、恋爱、与人打架等方面。这也证实了我们过去对网络成瘾原因的一般经验性的猜测,即厌学、人际关系等问题,可能是导致网络成瘾的原因之一。

本研究结果也证实了网络社会支持对网络成瘾倾向有直接的正向作用。Young的研究表明,网络成瘾者将网络视为一种社会连结与建立人际关系的渠道,重视网络社交性的功能。Young依据自编的网页问卷实施在线调查,结果显示,网络成瘾者将网络使用视为一种社会化与建立人际关系的过程,而非成瘾者主要是从网络获取资讯和维持已存在的人际关系,网络成瘾者倾向于透过网络认识新朋友,寻求情感支持等 [8 ];Chien Chou等人的研究也指出在网络可以实现现实社会中无法满足的需求,通过网络建立新的人际关系与寻求人际支持是造成网络成瘾的重要原因。在匿名性和去抑制性的网络环境下,个体可以比较轻松的获得在现实社会中缺失的社会支持,陌生的成员之间可以从中获取“社会支持”与“归属感”,这种网络社会支持是对传统社会支持方式的重要补充 [15 ]。

本研究结果还发现,生活事件量表中的“人际关系”、“受惩罚”和“其他生活事件”因子及网络社会支持量表中的“情感支持”与“工具性支持”因子进入回归方程,生活事件还可以通过网络社会支持间接影响网络成瘾倾向。这表明,生活事件带来的应激使个体产生负性情绪,个体可以通过网络社会支持来补偿现实社会支持的不足,缓解负性情绪带来的影响,在网络空间实现应激平衡,从而导致对网络的依赖。

本研究结果还显示,人际关系因子可以通过情感支持和工具性支持间接影响网络成瘾倾向。人际关系是大学生重要的应激源,包括师生关系、同学关系、室友关系、恋人关系等等,由于大学生各自背景、习惯不同,在人际关系的处理上常常会遇到诸多负性事件,如同学的鄙视、自卑、孤独、抑郁、抱怨、厌恶等等,这些负性影响在无法正确引导的情况下,网络给他们提供了转移负性影响的客观基础。网络的匿名性、去抑制性为这些问题提供了释放的空间,大学生可以从网络空间寻求到情感补偿、社会支持。网络情感支持是指在网络中的活动能够得到他人的正面回馈,获得一种“鼓励、个人温暖、爱或情感的支持”,网络工具性支持是指通过网络能够获得人、财、物的帮助。大学生为了逃避或转移现实中的人际关系的失败而转向网络寻找朋友,获得鼓励和情感的支持,或者直接获得网友财物方面的帮助,这有可能导致其用网络的虚拟空间代替现实生活,产生对网络的严重依赖。

另外,生活事件量表中的受惩罚因子和其他(包括厌学、恋爱、与人打架)因子也可以通过情感支持间接影响网络成瘾倾向,这提示我们,网络情感支持可能是生活事件与网络成瘾倾向之间的一个重要的中介因素。

五、小 结

本研究获得以下主要结果:

其一,生活事件和网络社会支持对网络成瘾倾向具有直接影响。

其二,生活事件还可以通过网络社会支持(主要是网络情感支持)间接影响网络成瘾倾向。

参考文献:

[1]Young K. S. Internet Addiction:The Emergence of a New Clinical Disorder[J].Cyber Psychology and Behavior,1999,1(3):273-244.

[2]雷 雳.青少年“网络成瘾”探析[J].心理发展与教育,2010,(5):554-560.

[3]Walther,J. B. Com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Impersonal,Interpersonal,and Hyperpersonal Interaction[J]. Communication Research,1996,23(1):3-43.

[4]Tichon,J. G. & Shapior,M. The Process of Sharing Social Support in Cyberspace[J].CyberPsychology & Behavior,2003,6(2):161-170.

[5]梁晓燕.网络社会支持对青少年心理健康的影响机制研究[D].武汉: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学位论文,2008.

[6]Morahan-Martin,P Schumacher:Incidence and Correlates of Pathological Internet Use[J].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2000(16):13-29.

[7]Shaw,L.H.,Gant,L.M. Indefense of the Intemet: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Internet Communication and Depression,Loneliness,Self-esteem and Perceived Social Support[J].Cyberpsychology & Behavior,2002,5(2):157-171.

[8]Young K.S. Internet addiction:The emergence of a New Clinical Disorder[J].CyberPsychology & Behavior,1996, 1(3):237-244.

[9]马利艳,郝传慧,雷 雳.初中生生活事件与其互联网使用的关系[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07,15(4):420-423.

[10]Monahan-Martin J,Schumacher P. Incidence and Correlates of Pathological Internet Use among College Students[J].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2000(16):13-29.

[11]陈淑惠.中文网路成瘾量表之编制与心理计量特性研究[J].中华心理学刊,2003,4(3):279-294.

[12]丁道群,肖 宁.网络人际交往及其与网络成瘾倾向的关系[J].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报,2008,7(4):116-119.

[13]汪向东,王希林,马 弘.心理卫生评定量表手册(增订版)[M].中国心理卫生杂志,1999.

网络与生活范文2

关键词 计算机网络 安全 科学技术 社会生活 影响

中图分类号:TP393 文献标识码:A

1计算机网络安全的概念

国际标准化组织将“计算机安全”定义为:“为数据处理系统建立和采取的技术和治理的安全保护,保护计算机硬件、软件数据不因偶然和恶意的原因而遭到破坏、更改和泄漏”。网络安全性的含义是信息安全的引申,即网络安全是对网络信息保密性、完整性和可用性的保护。网络安全既有技术方面的问题,也有治理方面的问题,两方面相互补充,缺一不可。

2计算机网络安全的隐患

(1)网络资源的共享性。计算机网络最主要的一个功能就是“资源共享”。但这为系统安全的攻击者利用共享的资源进行破坏也提供了机会。

(2)网络操作系统的漏洞。操作系统漏洞是指计算机操作系统本身所存在的问题或技术缺陷。由于网络协议实现的复杂性,决定了操作系统必然存在各种的缺陷和漏洞。

(3)网络系统设计的缺陷。网络设计是指拓扑结构的设计和各种网络设备的选择等。网络设备、网络协议、网络操作系统等都会直接带来安全隐患。

(4)网络的开放性。具体表现方式有以下几种:①制造大流量无用数据,造成通往被攻击主机的网络拥塞,使被攻击主机无法正常和外界通信。②利用被攻击主机提供服务或传输协议上处理重复连接的缺陷,反复高频的发出攻击性的重复服务请求,使被攻击主机无法及时处理其它正常的请求。③利用被攻击主机所提供服务程序或传输协议的本身实现缺陷,反复发送畸形的攻击数据引发系统错误而分配大量系统资源,使主机处于挂起状态甚至死机。

3计算机带给人们社会生活的变化

通过Internet,人们可以从浩如烟海的信息中查询到自己需要的部分,可以和远隔重洋的亲朋好友互通音讯,可以和未曾谋面的陌生人交流情感,可以在家、图书馆、办公室等场所享受理想学校的教师资源和知识资源,可以坐在家中接受全球各地医学专家的会诊,可以实现家庭网上购物、家庭网上营销等等,都是人们过去所不能想象的。

3.1 教育现代化

由于计算机的不断发展和广泛应用,多媒体教学正在走向普及;如今,计算机在教育中的应用得到了空前发展,被广泛地应用于教育的不同层次和领域。如计算机辅助教学、计算机管理教学、远程教育等。

远程教育是计算机在对传统教育模式的变革中脱颖而出的一种最活跃、最有前途的一种新型教育模式,其主要特征表现在:学生和教师在地理上是分开的,不是面对面的;使用现代通信技术,提供双向的交互功能;学生可以不受时间、地点和空间的限制随时随地上课,它打破了传统的面对面的课堂教学模式,学生可以在家、图书馆、办公室等场所享受理想学校的教师资源和知识资源。学生不在课堂也可以获得良好的学校教育。

3.2 生产生活便捷化

网络应用到百姓的日常生活中,很自然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通过计算机网络,人们可以足不出户的完成工作和学习任务,可以让大家节约出更多的时间去处理一些其他的事,使人们在行动甚至是思想上都得到了解放。人们无论在何时何地,总能享受到网络带给我们的快捷,让地球不同角落的人们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就能接收到相同的消息,这种新的信息传递方式不仅仅可以跨越时间与空间,更能使信息的者与接收者进行密切的互动,以更加快捷的信息交流方式服务于人类。

网络转变了人类的生产模式,在企业的生产中,人们不仅可以通过计算机来对产品的外形、包装和性能做一个全新的设计,还可以通过计算机对产品的生产、包装和发配过程做一个全程的控制,节省大量的人力和财力。

3.3计算机网络带来的负面效应

任何一个事物都有其两面性,虽然计算机网络可以为我们社会发展带来上述这么多有利的方面,但如果我们对网络不加以正确的利用,同样会给我们社会的发展带来许多危害。计算机网络技术的发展虽然对人类社会的发展起到了不可磨灭的推动作用,但是作用与反作用往往是并存的,在技术发展的背后引发出的种种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面对虚拟的网络世界,还有越来越多的人接触网络,网络上出现的问题也越来越多,如很多人利用网络进行犯罪;很多人沉迷于网络而脱离现实生活,导致现实生活出现危机。同样,以青少年为例,随着越来越多的青少年逐渐接触和深入网络空间,负面影响日趋凸现。所以,网络的未来应朝着个人与社会,个体与群体,个性与共性之间分散而有张力的互动形态发展,从而实现个人自由发展与社会共合体健康发展的双重目标。

4 结语

不可否认,计算机网络给我们生活带来各种便利。在各个领域的应用不仅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也极大地推动着社会文明和进步。我们必须正确认识网络安全问题,综合考虑网络安全因素,网络才能真正地为社会发展所服务,我们要真正的、安全的将网络应用在生活中。

参考文献

[1] 李靖谊.计算机集成制造[M].北京:航空D肛出版社.1996.

[2] 叶晓风.计算机应用进程[M].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1999:85.

网络与生活范文3

我们家有一台电脑,电脑里的知识可真多,有歇后语,有成语之最,有新闻……它的作用也很多,可以查资料,可以阅读作文,可以画图画……

一次,老师教我们《黄继光》这篇课文,这篇课文里有一个练习题,老师让我们回家收集在抗美援朝中涌现的英雄人物的名字,读一读。放学后,我飞快地跑回家,打开电脑,输入网址查找。不一会儿,一个个名字便出现了,有邱少云、董存瑞……我点击了邱少云这个名字,马上,他的故事就呈现在我们的面前。我立马抄下来,中午上课时,我把我找到的说给同学们听,同学们惊讶地张开大嘴,老师夸我:“你真行!”我不好意思地说:“这可都是网络帮的忙。”

网络带给我知识,同时也让我增强了自信心。以前,爱写作文的我,就怕哪里没用好词佳句,可自从认识了网络,我写作文时什么也不怕了。一天,我偶然发现一个叫“小荷白云飘飘网”的网址,我开启它,看见里面的文章非常多,便给自己也申请了一个用户名,一申请完,我就在里面输入了文章《迷人的秋天》。就这样,我经常把我的习作输入“小荷白云飘飘网”,现在我已经有三篇作文进入发表区,我太高兴了。

网络,你是我学习上的好帮手,你会是我永远的朋友!

网络与生活范文4

论文关键词:高职生;网络生活;调查;分析;启示 

 

调查目的和调查对象 

互联网技术的迅猛发展在给人类社会带来巨大效益的同时,也带来了种种消极和负面的影响,同样,网络在给大学生的学习生活带来诸多便利的同时,也产生了不容忽视的负面效应,影响大学生的政治观念、精神生活、行为方式。为此,笔者对济南章丘大学城的4所高职院校展开了高职生网络生活的广泛调查和分析,旨在积极引导高职生这一特殊群体的网络生活,发挥网络的正面教育导向作用。 

调查主要以问卷兼顾个别访谈的形式进行。共发放问卷2500份,回收有效问卷2435份。问卷的内容主要包括上网的目的、上网的花费、上网的时间、上网浏览的内容及对网络的认识等方面。为了增加调查的真实性和可信度,均采用匿名的方式。 

调查对象的基本情况为:男生1696人,占调查人数的69.66%;女生739人,占调查人数的30.34%;大学一年级学生860人,占调查人数的35.32%;大学二年级学生835人,占调查人数的34.29%;大学三年级学生740人,占调查人数的30.39%。 

调查问卷结果及分析 

网龄、上网次数及上网方式高职生的网龄多在两年左右,都较早地开始接触网络。一方面说明我国网络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和电脑应用的普及程度,另一方面是由于大学开放式的环境促使学生的业余生活多元化,当代青年学生可以全方位地接触知识、获取信息、了解客观世界。被调查的学生100%都有上网经历,但上网次数并非过于频繁,“每天都上网”的有3成多,主要集中在高年级计算机类专业的学生中;上网的方式有较大的差异,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种:一是年级的差别,一年级学生尚未形成上网习惯,上网的方式比较单一,基本上是通过网吧和手机;二、三年级学生则因对大学生活的适应、课程安排及学习对网络的需求,主要通过adsl或宽带在宿舍上网;二是专业的差别,计算机系的学生对电脑和网络具有“先知先觉”,且有接触电脑的条件;三是性别的差别,男生相对于女生似乎更容易或更习惯接触网络。 

上网的费用相当一部分学生能够合理分配生活开支,并对上网有所节制。但是也有近一半的学生上网的花费占生活费用很大的比例,这部分学生主要是男生,花费包括上网费、购买游戏点卡等,更有甚者则购买游戏装备、游戏账号、高配置的电脑及外设等,这部分学生大都对网络游戏达到酷爱或痴迷的地步,整天沉溺于网络。 

上网的时间有8成以上的学生能够合理安排上网时间,选择在课外活动时间上网,但因课程安排的原因,部分学生可以在教学时间段内上网,但也不排除部分学生逃课上网的可能性;极少数学生选择通宵上网,但主要集中在周末晚上,以一年级学生为主,上网方式多为网吧。 

拥有电脑数量调查显示,宿舍中没有电脑的学生占3成多,多为女生和一年级学生;宿舍中有一到两台电脑的占近3成,有两台、三台或四台以上电脑的为少数。整体情况是男生宿舍比女生宿舍的电脑多,高年级学生宿舍比低年级学生宿舍的电脑多,计算机类专业学生拥有的电脑最多。 

上网的目的和浏览的内容调查显示,有7成学生上网的第一项工作就是打开qq,“挂qq”已成为多数学生的习惯;有15.7%的学生打开ie浏览器浏览信息; 13.7%的学生率先进入游戏世界,目的很直接——玩游戏。就学生上网主要目的进一步调查发现,高职学生上网的目的和内容主要是娱乐,玩游戏、qq聊天、听音乐、看电影是主要的娱乐方式。当然,高职生上网所从事的活动也出现了多元化倾向,比如网上购物、装扮博客、搜集学习资料等,从三年级开始更加关注对就业信息的了解。 

对网络的认识和网络文明状况有一半多的学生能正确认识网络带来的积极效应,懂得趋利避害,但是仍有为数不少的学生对网络持无所谓的态度,认为可有可无,极少部分学生不能客观地认识网络,只是用上网的方式打发时间、填补空虚、寻找刺激,将自我封闭起来,在网络中寻求安慰。大部分学生网民有较高的上网素质,注意网络用语,能够自觉抵制网上的不良风气。 

网络流行语与网络文化高职生对当今的网络流行用语非常熟悉并能“灵活运用”,这说明网络已经以一种势不可挡的趋势进入了高职生的生活,加之青年学生思维活跃,对新鲜事物有较强的接受能力,网络流行语多具有调侃性和幽默性,更容易在高职生群体中流行。 

最喜欢的网络游戏在高职生热衷的网络游戏中,第一人称过关类游戏占到近1/3,说明高职生有很强的好胜心,渴望通过顺利闯过每一道关卡满足自己的好胜心、占有欲和虚荣心;有近30%的学生喜欢模拟人生类游戏,说明他们已完全接受了虚拟的网络社区,希望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取得应有的收获,以此获得在现实生活中不容易得到的满足感和成就感。游戏类别和名称的多样化反映了大学生个性的差别和接受新事物的多样化、全方位的特点。 

网络交友情况大多数学生能正确看待网络交友这一现象,主要目的有交流思想、排解烦恼、扩大交际圈等。即使有少数学生存在网恋的倾向,也大可不必视其为洪水猛兽,因为大学生都已成人,对现实事物具有自己的观点和辨别能力。 

几点启示 

针对以上调查结果与分析,结合我院实际,可以得出以下启示。 

要充分开发校园网络资源,加强教育管理者的业务素质对于当代大学生而言,充分、合理地运用网络可以为自身的成长成才提供有益的帮助。由于多数高职院校起步较晚,发展和建设还不是很完善,所以要加强校园网的硬件建设和软件开发,不断充实和更新网上资源,真正做到以学生为本,使学生能充分利用校园网,实现资源共享,实现师生之间、学生之间的交流互动。校园网的作用不能仅仅局限于成绩查询、网络评教、选修课报名等。要培养一支既懂思想政治工作,又懂网络技术、熟悉网络文化特点的管理干部队伍。一方面,网络技术教育者应该加强对学生行为的引导工作;另一方面,要提高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的总体网络素质,熟练掌握计算机及网络的基本技术,注意从网络上搜索信息,摸准学生的思想脉搏,使德育工作能“有的放矢”、“对症下药”,增强德育工作的实效性。 

要开设网络素质教育课程,提高学生的信息素质可邀请有关专家为学生开设专门的网络知识和网络资源利用课程,使学生掌握制作网页、参加网络会议、在网上交流信息以及利用网络创业等知识,帮助学生更好地利用网络为学业服务。也可借助类似于“健康上网俱乐部”的社团,引导学生自发地开展网上主题活动,使学生养成良好的上网习惯,树立正确的网络意识,做到文明上网,最终提高高职生的信息素质。 

要加强心理健康教育,提高高职生的心理品质从心理学角度分析,高职生沉迷网络主要是由于好奇心、从众心理、逃避心理、自卑心理、依赖心理等因素,加之高职生素质参差不齐,“近墨者黑”,互相浸染的现象严重。因此,要针对这种情况加强对高职学生的心理健康教育,提高他们的辨别能力和应对挫折的能力,勇于面对现实生活。 

网络与生活范文5

关键词:网络 多媒体 WebQuest

引言

天文学是基础学科之一,但因其涉及知识面广、对基础知识的要求高而难以在中学开展。基于这样的情况,从2010年起,我们在两所学校开展天文科技活动的过程中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与尝试,希望能通过这些探索为今后天文活动的开展提供一些有意义的参考。

一、研究内容

实际上借助网络和多媒体技术对学生的探究活动早有一些相应的研究,并且在一些方面进行得更为彻底。早在2001年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蒋鸣和教授便将WebQuest引入中国,并在广州市天河区和福州市进行了教师培训,推广WebQuest实践。这里的WebQuest便是一种完全依赖于网络开展的研究性学习活动。每一个WebQuest的核心是一个开放性问题。这个问题设定了WebQuest的清晰目标,鼓励学生回顾原先掌握的知识,激发学习者进一步探索的动机。然后通过不同的网络任务为学生的学习提供指导帮助,从而帮助学生完成相应的学习活动。

当然,在学校天文课堂中完全采用这样的教学模式是不现实的,但是WebQuest有很多值得借鉴的内容。比如其任务模式、开放式的核心问题等。对于天文这样一个对多学科知识有着较高要求的科技活动来说,系统性的知识讲解和学习将不可避免地失败,而借鉴WebQuest模式,“以问题为核心,用任务做引导”将有可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基于这样的情况,此次在天文科技活动的实验中,我们尝试以网络和多媒体技术的大规模应用为前提,借助网络上的海量资源,利用多媒体技术所具有的集成化、交互性和多功能等优势,记录学生如何在教师的辅助引领下在海量网络资源中进行有效检索,获取相关天文知识,并在多媒体技术的支持下对相关天文知识进行归纳、整理,并最终完成学习报告和展示的全过程。通过多个内容的长期反复观察记录,探究在这一过程中学生创新能力的提升情况。

二、研究过程

2010年起,对两校长期参与天文社团活动的近80名学生进行了分组,每组学生3~4人,共分为19组,其中中关村中学12组(初中1年级6组、高中1年级6组)、牛栏山第一中学7组(高中1年级)。在随后1年半的时间里,对初中6组学生的学习情况进行跟踪研究,主要观察在活动的整个过程中学生学习报告的撰写、演示文稿的制作等在教师的辅导下是否信息的容量上有所提高。两校高中的学生进行对比研究,主要看学生的演示文稿的制作质量,学习报告撰写的翔实程度在教师参与和不参与的情况下有无显著性差异。

在研究过程中先后开展了“我与嫦娥同探月”(简称“探月”)、“凤凰落宝――火星探索”(简称“火星”)、“日晷与时光”(简称“日晷”)、“太阳系巡礼”(简称“太阳系”)、“恒星的生命历程”(简称“恒星”)、“追星逐梦”(简称“追星”)等多个天文活动,每学期进行2个活动,每个活动持续8~12周。每个活动基本按照以下流程进行。

第一次活动根据要探讨的核心内容由教师作简要介绍,并提供一系列学习任务供学生选择,由各个小组讨论后领取相应的任务,如果多个小组选择同一个任务则通过抽签的形式确定最终承担相应学习任务的小组。若有小组提出其他想探讨的相关问题,可以将自己提出的问题完善后作为小组承担的学习任务。

当各小组都领取了自己的学习任务后,各组分别向教师领取相应任务的资源说明,一般资源说明中会含有与完成此任务有直接关联的网络资源和多媒体资源。学生可以通过这些资源查询到其他相关的二级或更深入的内容。这样在之后的2~3周中,由各组依次对自己所承担的学习内容进行网络学习和组内讨论,这个过程中教师参与对各组学习进度的把握,记录学生的讨论过程并提供一定的技术支持。

4周后各组开始根据学习任务的完成情况制作展示用PPT文档和本组的学习报告,在天文社团内依次进行展示,向其他小组的同学介绍自己所在小组的学习情况,并对相关的天文知识进行讲解,还要回答其他小组同学的提问。这个过程大概经历4~5周完成。

最后1~2周的时间由教师对学生展示的各部分内容进行点评补充,并提出改进方案,学生对自己的展示文档进行修改,并根据各组的展示撰写整个活动的个人学习报告和体会。同时也会找机会参加一些参观等类型的活动以深入了解相关知识。比如2010年进行“我与嫦娥同探月”活动时就曾组织学生参观北京航天城;2011年“追星逐梦”活动期间组织学生前往国家天文台兴隆观测基地参观并在夜间进行观星活动。

在各个活动进行的过程中,教师对学生完成的展示文稿PPT的初稿、修改版、小组学习报告、个人学习报告进行收集和整理。从演示文稿制作量、信息容量、编排、学习报告完成质量,比如知识内容的完整性、扩展性等方面进行量化对比,得出结论。

三、研究数据

(一)初中组学习情况跟踪

通过对初中组6次天文活动的观察记录,可以发现学生制作的演示文稿所承载的信息量逐渐加大,信息的丰富程度、翔实程度都有较大提升,仅从最直观的演示文稿的页数上就可以看出差异。

从表1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各组学生完成的演示文稿的长度呈现逐渐增长的情况,虽然有时由于任务的不同而有所波动,但总体上维持着上升的态势(见图1)。这里面可能有学生随年龄增长而导致能力增强的因素,考虑到增长的幅度较大,其中也有在活动中学习成长的因素在发挥作用。

当然初中一二年级学生由于知识基础和能力的限制,制作的演示文稿长度较高中学生还是有一定的差距,但经过一年半的锻炼,学生收集信息的能力得到了较大的提高。已经可以制作出具有一定水平的演示文稿,并能将相关的问题讲解清楚。学生上交的两份学习报告的情况完全可以说明问题。

从表2可以看出学生对知识的整理能力和学习报告的撰写能力都有了较大幅度的提高。可以说经过这1年半的天文活动,学生在信息的收集和整理方面有了很大的进步。

(二)高中组学习情况对比

两校高中学生分为教师辅导组和对照组,教师会参与辅导组的学习过程,而对于对照组不进行干预指导。在这样的情况下虽然两所学校的学生情况不同,但还是可以得到相类似的结论。

从表3和表4可以看出对于高中学生来说,制作演示文稿从页面数量上已经相对稳定,通过小组学习辅导和仅通过小组学习完成的情况来看二者没有太大的差异,但当我们对比学生演讲的时长时就会发现差异。从表5和表6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从总的用时还是平均用时来看,经过教师辅导后的学生在相近长度的演示文稿中加入了更多的信息量,表明教师的参与是有利于学生对知识的筛选和组织的。

四、研究结论

通过此次为期1年多的尝试研究,我们发现通过围绕主题展开的天文活动,在网络和多媒体技术的支持下可以让学生更好、更全面地掌握与这个主题相关的天文知识,并且学生在通过网络查询筛选知识内容的过程中对知识的学习更为自主、更为灵活,完全呈现为自我的知识建构。同时教师的参与可以帮助学生更快地熟悉网络上海量信息的筛选方式,并能更有效地筛选出有价值的信息加以组织,从而得到更为完善的展示成果。在这种活动中,学生的学习能力和对信息的筛选能力都得到了显著的提高,并且在展示的过程中很好地锻炼了学生的语言表达能力。可以说通过这种依靠网络和多媒体技术开展的天文科技活动很好地锻炼了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这为学生创新能力的提升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当然这种科技活动也有着不可回避的弱点,从已经开展的几个活动的情况来看,各个活动之间的相互关联不强,学生自主建构形成的知识体系相互之间联系不够紧密,如果不能通过其他活动将这些知识体系更有效地串联起来,学生建构的知识体系就有可能因为过于孤立而瓦解。这是需要仔细研究解决的问题,也是此次研究留给我们需要进一步讨论的地方。

点评

在青少年科学教育、传播与普及活动中,一位称职的科学教师或科技辅导员,不仅要具有“教授”的能力、“指导”的能力,还要具有“研究”的能力。本文的两位作者正是依托自身工作实践,从研究入手,依据相关教育理论作为指导,应用教育科研的方式,就网络和多媒体技术对初中和高中青少年参与天文科技活动的影响分别进行了实验研究和对照研究,过程相对清晰,所作分析和最终结论通过论文表述,对广大科技辅导员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网络与生活范文6

青年党员支部的房宜敏说:“支部的网上组织生活基本每月一次。大家约定每月的15日14时15分准时在线。”

青年党员支部大多是高校毕业、组织关系转回社区的青年党员,他们工作在各处,很难参加社区常规的组织生活,这种网上组织生活的方式深受欢迎。党支部的黎建民说,流动在外的青年党员以前到社区过组织生活,上班时间很难请假,积极性不高,久而久之,组织观念也就淡了。现在可以在网上过组织生活,而且都是一群青年党员相聚,参加组织生活的热情高了许多。

开展网上组织生活,在越秀区不单是北京街一家,这是越秀区党建创新的一个系统工程。越秀区委书记贡儿珍专门就此提出要求:“网上组织生活是创新党员组织生活的形式和基层党组织干部工作交流的一项尝试,要努力办好,不断丰富内容。”

2006年8月,越秀区委组织部针对辖区内“两新”组织党员和流动党员分布散、流动快,集中过组织生活较为困难的实际情况,决定依托越秀区党建网,开展网上组织生活,并下发了《网上组织生活管理办法(试行)》。

网上组织生活,具有自由性、随意性的特点,怎么进行考核呢?越秀区委组织部采取了积分考核,设立了“积分排行榜”和“红旗排行榜”。党员在《每月党课》等栏目里浏览有关学习资料且停留达到规定时限的可获得1分;党员参加网上会议、发表言论等,可得红旗一面。两种积分均作为党支部年度考核党员参加组织生活的依据之一。

上一篇建筑基础

下一篇劳动部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