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理论的民族文化特征分析

2022-10-14 15:48:22 来源:写作指导

中国文学理论的民族文化特征分析

摘要:文学理论是解析并诠释文学审美、文学价值、文学思想的科学,是指引文学创作的理论依据。在中国文学理论研究中,民族文化特征日渐清晰、明确、突出,能够为我国各领域学者及专家探究文学作品所处的特定时代背景、社会背景中的人文底蕴和文化特质提供支持,能够充分发挥文学作品在社会学、人文学、行为学等学科研究中的价值。然而在深入探究和分析中国文学理论的民族文化特征前,需要对文学理论的基本任务、互动与对话进行深入的探究和分析,以此深化对文学理论民族文化特征的理解与认识,使我国文学理论研究更具时代特征和实践价值。

关键词:中国文学理论;民族文化;特征

引言

文学理论体系的构建并非是纸面上或口号上所倡导的“方略”,应是有学术质量与思想质量的衡量准则。假使文学理论研究只停留在口号、纸面上,将毫无意义,更别说社会意义、学术意义、文学创作意义。要充分突出文学理论体系构建的意义,我们就不得不从文学理论任务、文学理论互动与对话、文学理论的民族文化特征等角度出发,深化研究层次。其中基本任务、互动与对话是其民族文化特征建构的抓手,是文学理论多元化发展的前提。

一、文学理论的根本任务

我们在构建文学理论体系中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在现有的知识框架中聚焦和设想文学理论的任务。其实在中国封建王朝时期,便有古人对该问题进行了系统的论述。譬如《论语》中诗歌可以“怨、群、观、兴”、可以“识草木鸟兽之名”,现在来看,确实没有什么问题,但如果我们仅仅从《论语》的角度出发,探究文学的功能、意义、任务,似乎又太过简单。文学所蕴含或拥有的价值、意义远非如此。当时的知识水平与文学表述,与当时的诗歌发展状况是相对契合的[1]。然而在现代社会,我们在深入探究文学理论时,却不能将视角局限在古代,应融入现代语境,根据现代社会发展的特征和机理,解释文学理论所探究的基本问题。根据马克思主义理论能够发现,人类认识、改造并影响世界的方式,通常有精神实践、宗教、理论及艺术等。文学理论通常负责解释“艺术”改造世界的意义和方式,简而言之,就是以文学为抓手,阐释或探究民族的文化记忆和审美想象。其中的文化记忆,是建构我国历史表述的关键内容之一。但需要解释的是,本文所探究的历史表述并非真实发生或实存的历史,而是与历史有差异或者虚构的叙述。实际发生或存在的历史,是历史学家所要探寻或解决的问题。历史表述则与历史真相有明显的差距和差异,但为什么这种历史表述会在文学理论研究中拥有鲜明的作用?则需要我们从审美的历史意义的层面来分析。通常来讲,文学理论既要深入阐释审美历史和审美本身的相对性和形成机理,还需要明确意识形态与审美之间的内在联系。这个问题便涉及到审美、想象力及主体与审美相互联动的特质。鲁迅先生曾指出“用文学改造民性”。他所设想的审美是促进新社会主体形成与建设的根本,因此鲁迅的审美包含着“反抗的感性”,涉及到深层次的意识形态。虽然“反抗的感性”在相关学科中难以得到突出和强调,然而在中国文学理论研究中却拥有着举足轻重的重要功能和作用,是文学理论探究“历史表述”价值和意义的基本抓手。特别在近现代的文学理论研究中,文学的“改造价值”或者说是“掌握世界的价值”,能够得到突出和彰显。在深层面的理论研究中,我们可以将审美进行细化,努力探求审美的内涵。明确审美想象力在表达方式上的基本特征和特点,其中符号体系与文学形式是审美想象力的结果,反过来符号体系又塑造了审美想象力,深化了主体与符号之间的关系[2]。在现代社会,我国需要深入分析传播工具、符号及体系之间的联系。科技的发展为各类新型的审美符号塑造奠定了基础,这些符号又改变了人们的审美方式与感觉方式。譬如电视、电影等,而这些都是现代文学理论需要深入研究的侧面。此外,我们还需要探究的是文学批判。文学批判形成了新的文学阐释。文学阐释又是现代阐释学的主要分支,拥有诸多的学派,如符号学派、精神分析、历史批判等。阐释学的研究突破是优化文本的阐释方式。传统的阐释方式较为多元,能够为文学价值的多元化阐释奠定基础。简言之,就是不同解读者在解读文学作品时会有不同的结果,解读角度不同也会得到新的、不同的解读结果。然而从悲观的角度来分析,如果特定的文本拥有无限的解读版本,那么人们现有的沟通体系便会崩溃。如果解读文本只有一个或少数几个,虽然能够方便人们沟通,但依旧不够全面。所以现代文学阐释需要一个框架,将文学文本纳入到特定的历史语境中,使其阐释出的形态内涵、思想理念更加准确。而这便是文学的再创造或再生产过程。综上,文学理论的根本任务是阐释艺术掌握世界的机理,其关键所在是探究文学的历史表述,核心是审美历史与审美的表现形式,但需要在现代阐释学的基础上对其进行优化和完善。

二、文学的互动与对话

文学理论的核心内容是论证“应当存在”或“已经存在”的文学。这种论证主要包括道德、文化、社会、历史的基本观念,需要深入阐释情感、人性、生命、美、善、真的内涵。文学理论作为现代知识阐释的重要学科,必须与相关学科进行对话,譬如法学、经济学等学科,通过相互参照、相互呼应、相互制约与相互修正,明确文学的价值和内涵,同时也能为文学理论研究的社会价值彰显提供必要的依托和基础。让文学学科的内容能够被相关学科快速吸收和消化,被利用和整合。有关“文学理论研究指导文学创作”的观点“鲜有提出”,但却有存在。因为文学理论与文学创造的视点有所不同,文学理论探究的是更宏观的命题,而文学创造则挖掘微观的“情感、思想及内涵”。譬如文学理论是从社会学、美学、人文学、历史学等角度对文学文本进行宏观探析,是对文学表现形式的剖析;文学创作则从人物、事件等微观层面对特定的历史背景、社会背景进行“反映”“烘托”和“暗示”。因此,文学理论研究的性质是“理性”,文学创作的性质是感性。但文学创作过程中所蕴含的元素和要素较为广泛,普遍涉及文学、艺术、历史、社会、生态、医学等诸多的层面。现有的文学理论研究如果以传统的分析方法、研究方法,挖掘文学文本中所蕴含的“多元要素”,显然不现实,也不够充分,更会存在诸多的偏差。所以,文学理论研究必须与其他学科交融起来,以其他学科的研究方法或研究成果来探究文学文本所隐含的“内容”。如从人类文化学的角度探究文学文本中所涉及的民俗、风俗,可以帮助文学理论研究者获得文化层面的研究成果。譬如《论语》《三侠五义》《镜花缘》《老残游记》等。而从社会学的角度来探究明清拍案小说中的情节、人物及内容,又能为学者明确明清时期的社会风貌提供支持与帮助。因此,从实践的角度出发,文学理论研究与其他学科的对话和互动,拥有鲜明的现实意义。如果换个角度,将文学理论研究与其他学科的互动和对话看作挖掘文学本质的抓手,则这个抓手在某种层面上,将成为现代文学理论研究的必然趋势,因为文学理论研究取决于文学创作[3]。文学创作不仅仅是创作者通过艺术形式将自身的思想、情感及价值取向进行呈现的过程,而是对特定社会场景、历史语境及文化特质进行“描绘”的过程,它不像文学理论那般拥有较高的“论断性”“推证性”及“专一性”,而是通过对覆盖多种元素的“实物”进行描述,使其展现出来的过程。展示过程可能涵盖社会风俗、人文理念、文化行为、文化肌理、意识形态等多层面的内容和要素,是创作者在潜意识或有意识中对社会或历史的客观反映。因此,这便促成了近代阐释学多元化发展的结果,即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由于文学创作所蕴含的要素或内容较为繁多,而通过文学理论研究与其他学科的对话和互动,可以为文学理论研究者挖掘文学文本所展示的多元内核拓宽方向,所拥有的学术价值较为鲜明。所以,这种“对话”与“互动”,必将成为现代文学理论研究的重要趋势。同时,也将成为文学理论研究发挥社会价值的根本所在(文学理论研究成果被其他学科所吸收和利用),但这种互动和对话,必须拥有较强的指向性,如文化特征较为明显的文学文本,需要融入文化学科的知识,如《三国演义》《东周列国志》等;地理性较强的文本,需要融入地质学研究内容,如《山海经》《徐霞客游记》等。如此,文学理论研究的针对性便能得到提升,文学价值彰显便得到了保障,文学阐释便得到了固定的视角、框架和指引[4]。

三、文学理论的民族文化特征

文学理论是伴随历史变化而发生变化的,拥有着不同的表达范式和理论体系。现代语境为我们指出了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就是“全球化”与“现代性”构成了较为庞大、宏观的历史平台。无论文学理论研究者是否愿意,都难以绕过这个特定的“舞台”,假如文学理论研究不融入这个平台,而是进入一个“虚无”的乌托邦,将会导致文学理论所探究的问题丧失意义和价值。这里的意义和价值就是文学理论研究的成果在现实世界中的应用,在社会发展、时代建设中的价值机理。但既然进入了这个“平台”,我们就必须明确这个平台为文学理论研究所提出的问题,必须明确这个平台所带来的全球范围内的互动性与竞争性。唯有如此,我们才能更好地突出文学理论研究的民族文化特征[5]。现代文学理论研究拥有较为丰富的文化资源,涉及范围较为广泛,跨越时间较长。譬如中国古代文论、西方文化资源。这些文化资源在现代文学理论研究中的受关注程度较高,并且在五四时期发生了转折和变革。先秦以来,我国古代文学理论研究较为丰富,并且形成了诸多的“重要范畴”。然而在现代文学出现后,这些范畴便逐渐消失;20世纪中叶,中国文学理论逐渐被西方所覆盖,这种状况是我国民族遭遇全球性与现代性所产生的结果,包含着某些特定因素。然而却依旧遗留下诸多的问题,即现代的文学理论已经难以探究和解释我国古代文学现象和问题,难以明确古代文化的形成和发展机理。因为不同的文化蕴含着不同的思想体系,西方文学理论是植根于西方思想体系的,对我国文化的解释或阐释价值较为薄弱。因此,我们需要构建出属于我国的、独有的、中国特色的文学理论体系,通过突出中国文学理论研究的民族文化特征,提升中国文学理论阐释的价值。譬如在互动和对话、基本任务实现的层面上,都能发挥出显著的现实作用,使中国文学理论在学科交流与历史表述的过程中,更好地发挥自身所独有的功能。在微观的角度,民族文化特征不仅是文学理论研究的基本特性,而且将我国古代的文学理论体系恢复过来,以现代语境来优化和改进,使其拥有鲜明的民族特性和特点,使其能够从古代、现代、本土等多个侧面,探究和挖掘文学文本的基本内涵。通常来讲,民族文化是民族的文化视野,是彰显我国民族特殊性的精神方位,能够在解决问题、阐释问题及分析问题的过程中,彰显中国智慧的思想性、创造性及创新性。而拥有中华民族特征的文学理论研究体系,可以更好地实现文学理论研究的基本目标和根本任务。根据相关研究,笔者认为中国文学理论的民族文化特征应包括如下几点:首先是彰显民族的文化视野,拥有持续的思想性。根据文学理论研究的根本任务,能够发现文学理论研究中的历史表述与审美历史是其任务的基本表现形式。然而在微观层面上,这种历史表述却存在诸多的民族性差异。譬如“反抗的感性”,便与我国近现代的历史境界有关。因此在文学理论研究中,我们应以中国古代、近代、现代的文化视野为抓手,明确其中的传承性和连续性,使其有别于西方的文学理论,从而突出文学理论自身的民族文化色彩。其次,拥有我国当前的思想方位。在全球化视野下,我国文学理论研究必须突出中国当前的思想方位,在中国现代语境下阐释文学文本、促进文学理论研究与其他学科的交流和沟通。而当文学理论拥有我国当前的语境或语义,能够突出中国当前的思想方位时,其所拥有的民族文化特征也便愈加明显、愈加清晰、愈加突出。而从狭义的角度出发,我国文学理论研究应提高对文学作品中的民族文化的重视程度,用“文化人类学”“社会学”“民俗学”等手段和方法,对文学文本进行分析、探究,从而在内容层次上突出文学理论研究的民族文化性。譬如文化思想特征、文化形式特征、文化制度特征、文化价值特征等[6]。

四、结束语

文学理论的民族文化特征并非是对古代文学理论的重复,而是以中国现代的思想方位为抓手,注重文学理论的基本任务及与其他学科的交融,通过延续传统文学理论研究的历史表述与审美历史,突出文学理论研究与中华民族文化思想的交融性,从而形成有别于西方文学理论研究的新理论体系。在全球化背景下,中国文学理论研究的民族文化特征,能够帮助我国文学理论更好地应用到其他学科中,能够发挥出鲜明的社会价值和时代功能,使文学理论研究拥有新的价值意蕴。

作者:陈海疆 单位:福建水利电力职业技术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