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工程发展现状

2012-05-10 16:55:05 来源:写作指导

 

改革开放已30年,祖国大地各项工程建设蒸蒸日上、日新月异。中国水利工程发展与铁路工程、公路工程、市政工程和房建工程无论从投资规模、工程进度、质量和管理水平各方面都存在天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放眼中华大地,铁路数次提速,高速公路已步入网络化,城市建设与规划突飞猛进,令人眼花缭乱。   在建水利工程也是比较落后、低效的施工工艺和灰头土脸、衣衫不整的水利建设者。大家都说,农业是国家的命脉,水利是农业的命脉,然而水利工程为什么会如此惨淡。   一、工程投资小   经济学家说,用最小的投资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最大的利益,就是最成功的投资,而水利投资偏是投资大、获利慢、难于计算的社会效益,因此营利性企业就很少涉足水利投资,一般仅有国家按公益事业进行投资,相对其他行业就少得可怜。因为国家投资有限,各地就开展资金争夺战,在上报项目上大量造假,项目能创造多大效益。但项目到手,就要为自己的造假和吹嘘效益付出惨重的代价。主体工程采用低价招标;辅助工程摊派劳务。   工程建设采用低价招标是最不可取的方式,因为低于成本的价格是不可能得到合格的产品。施工单位得到工程后,无非就是采用最差的材料,最次的劳务,最落后的工艺,最小的投入,甚至发展到偷工减料的地步。再就是千方百计寻求变更,争取重新报价。工程最后结果是质量很差,工期很长。摊派劳务减小政府支出,最后的结果是打乱了农民自己的正常工作,减少了收入,增加了冤气,对政府失去了信任,工程建设也难以取得好效果。   二、小题大做   水利工程在招标时往往将标段划的很小,一般将几十亿的工程划为几千万,甚至几百万。这样做得好处就是多点开花,缩短工期。标段过小,存在弊端很多。一是管理费用所占工程比例过大。二是机械设备利用率较低。三是对那些有实力的大型水利企业缺乏吸引力。四是中标企业也不愿意增加投入。水利工程在招标中不但将标段划小,而且要求企业资质过高,几千万的工程一定要求国家一级资质的企业才准投标,加上采用低价中标,很多水利建设大企业望而却步,即使中标也不会全力以赴,而是尽量减少投入,如技术人员多为学生,劳务多为普工,施工工艺也较为落后,设备及材料购置也是能省多少算多少。   三、缺少行业保护   一般来说,各行业都有自己的行业保护,如铁路工程、道路工程、市政工程和房建工程基本不允许其它行业进入自己的项目投标,这样做不但保护本行业队伍的壮大,同时也保证了工程质量。唯有水利工程在招标中限止较少,只要到水利工程建设现场,到处都能看到“铁老大”及其他建筑行业的旗帜。众所周知,国家在铁路建设方面可谓是下了血本,每年的投资达万亿,中铁旗下的各大公司每年产值达几十亿甚至上百亿,难道他们还会看上区区几千万的水利工程,还能为这区区几千万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吗?他们的技术人员会甘心放弃高薪来挣水利工程的活命钱吗?水利建筑企业不但在低标价的水利工程中苟且偷生,还严重受到非水利建设企业的“恶意”排挤。省二、三级资质的水利建筑企业只好转向几百万甚至几十万的小工程,或者关门大吉。相反这种环境恰恰成了社会关系复杂、做事不计后果者的“乐园”。他们自己没有资质,而是在招标时借用大型建筑企业的资质,并且中标率极高。   四、人才流失   修建水利工程是用来为社会服务的,同时它也是水利工作者的生活依靠。看看那些铁路、公路、城建工作者的收入,水利工作者还不脸红吗,并且他们有时面临被其它行业排挤的尴尬。面对这样的处境,部分优秀的人才会甘心与水利事业一起沉沦吗。   只要打开网站,查一下水利建筑专业的就业状况就会知道水利事业已不再伟大。为了生存,为了获得公平的社会环境,为了在经济社会体现自己的价值,很多优秀的水利工作者离开了自己为之奋斗多年的阵地。   五、工期政治化   工程就是一件产品,它有自身生产的规律,它的完成具有一定的政治意义,但绝不能政治化。工程的工期是按科学的方法所制定的,不是领导说了算。缩短工期,先要看施工现场的条件允许不允许,工序之间的衔接允许不允许,还要看经济不经济,安全不安全。水利工程作为百年事业,我们为什么要追求短期的政治意义呢!如果将工期政治化,那么工程的质量有谁来保证呢!水利是农业的命脉,也是国家的命脉,一个水利事业落后的国家,还能实现小康、奢望大康吗?所以我们要有高瞻远瞩的眼光,大力发展水利事业,首先要加大投入,创造环境,吸引人才,其次要进行适当的行业保护,壮大水利建设的队伍,最后要吸取其它行业的成功经验,要科学合理的划分标段和规划工期,不求虚只求实,绝不将工程的工期政治化。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创造一流的工程,树立百年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