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9411 订阅咨询:400-888-1571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文史哲学 > 语言文化 > 正文
语言文化( 共有论文资料 94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地方民族特色语言文化抢救

2012-07-10 18:24 来源:语言文化 人参与在线咨询

 

选择赫哲语文字

 

借用外族文字书写记录本民族语言是极普遍的现象。有的把其它民族的文字直接拿来使用,更多的是先拿来使用,再修改完善,形成自己的文字。

 

比如日本人和朝鲜人,都曾直接使用汉字,日本等国家甚至现在还在使用。与赫哲人有渊源关系的女真人曾使用改造过的汉字,既大小金字。

 

到后来,满民族借用蒙古文字创造了满文,而蒙古文实际上又源于阿拉伯文。

 

对于语言分类,最常见的是分为“孤立语”、“粘着语”和“曲折语”三种类型。作为粘着语的赫哲语与孤立语的汉语有很大区别。粘着语有大量的虚词,实词要靠虚词构成句子,通过在实词之后粘着不同形式和数量的助词和助动词组成虚词,确定实词在句子中所充当的成分与作用,并通过词尾变化体现不同的语感和说话者的准确目的。

 

赫哲语作为粘着语的一种,有明显的上述特征。

 

日语和朝鲜语都是粘着语,都曾经完全地使用过汉字。但汉语作为孤立语,既不靠词尾的曲折变化也不靠粘着成分,而仅仅利用词序成文。汉字作为表意文字,也不能形成便于粘着语使用的,大量的虚词和可以变化的词尾。于是,使用汉字的日本和朝鲜都进行了文字改造,以寻求更加方便的文字方式来适应自己的语言。两种语言都采用了如日本语用“汉字加假名”的表现方式,成为粘着语使用汉字的成功典范。

 

朝鲜放弃汉字以前,朝鲜王朝早在15世纪创造出适合粘着语特点的拼音文字———“训民正音”,也称“谚文”(彦文),目前在韩国、朝鲜和中国朝鲜族等族群中使用。朝鲜文字既继承了汉字的方块形态,也具有可以灵活组合拆分的拼音功能,既适用于拼写还在大量使用中的汉语词汇,也可以使虚词和实词水乳交融般结合起来,组成句子。

 

尤其是可以和汉字共同成文,并方便横排书写。这一点比罗马字母和满文、蒙古文更能适应汉语文化环境,更有现实意义和现代优势。

 

由于这些优点,朝鲜文字以“谚文”为名刚刚出现就被普通民众所认同,更被不少语言学家所称赞。

 

赫哲语没有文字,但其民族历史悠久,既有边远地域的封闭环境,又始终与同一民族群体如那乃人、乌德人等沿江两岸毗邻而居;既有口头文学的打磨砥砺,也有在开放环境下丰富发展的历程。赫哲族人口虽少,但与血亲族群往来密切,也和其它民族广泛交流。从今天保留的赫哲语看,尽管是口头语言,但仍然比较规范,具备使用文字的条件。

 

20多年以前,著名赫哲族人士尤志贤和傅万金曾使用国际音标,拼写和记录了大量赫哲族语言和许多被称作“伊玛堪”的口头文学,为今天的拼写提供了重要基础,也为赫哲族语言的传承立下大功。但这许多年来,他们的“国际音标语言”除为个别语言学家提供一些零碎的研究资料以外,依然被束之高阁,没有被普通赫哲人和青少年所接受。

 

主要原因一是国际音标

 

用文字保存赫哲族语言文化———黑龙江省地方民族特色文化亟需抢救

黑龙江省农垦总局董兴业作为一种语言的辅助工具难学,难记,难写,更难以用电脑处理,直到今天,非语言学专家也许概莫能外;二是两位学者没能完全从粘着语的立场出发揭示赫哲语语言规律和语言结构,清楚明白地陈述赫哲语语法,以至于难以学习使用。

 

方便灵活且适合拼写粘着语的朝鲜语字母理所当然成为拼写赫哲语的首选。

 

经过长时间大量的拼写试验,笔者以尤先生和付先生的国际音标拼写资料(《简明赫哲语汉语对照读本》尤志贤、傅万金著),(《赫哲族伊玛堪》尤志贤)为基准,选择了与赫哲语音节相近的一部分朝鲜语字母组成赫哲语拼写符号,并数次专程赴同江市和街津口乡,与赫哲族老人验证发音。同时,比对已故老艺人葛德胜、尤金良等人留存的伊玛堪录音,逐句逐单进行比对,结果认为,朝鲜语字母完全可以用来拼写赫哲语,只要稍加改动,就能适应赫哲语表达的全部需求。

 

笔者采用朝鲜字母和汉字并用的方式书写。由于当代赫哲人已经通用汉语,能熟练读写汉字,本方案决定采取“赫哲语部分名词和动词词干使用汉字书写,读赫哲语发音”的办法,这会使赫哲语和文字的学习更加容易,表达更加准确,使用更加方便快捷。

由于赫哲语和朝鲜语的重大差别,笔者引进朝鲜语字母,而在发音上完全服从于赫哲语。

 

也就是说,赫哲语只是借用了朝鲜语字母基本形态、基本的发音和拼写方式,有些字母则完全改变了原来的发音。这一点与俄国境内使用西里尔文字的俄语和那乃语一样,朝鲜语和赫哲语也是使用了同一种字母的两种语言。我国的赫哲族其实分为两个族群,一部分自称“赫金”,一部分自称“奇楞”,目前还操奇楞语的老年人并不认为自己是赫哲人。而奇楞人中也分“上江话”和“下江话”,也各操一种方言。由于同江市及街津口乡一带奇楞人居多,而且目前会讲赫哲语的老人都是奇楞人,笔者所依据的资料也是主要由现在依然健在的奇楞人和尤志贤依据奇楞方言编撰的,所以也只能以奇楞方言为主。目前,奇楞人所说的,由饶河县一带赫哲人使用的赫哲语似乎已经失传。

 

使用“赫哲文字”的目标国家与当地政府都十分重视赫哲族语言的抢救与传承工作,社会力量也非常积极。街津口乡学校自己编写了赫哲语教材,设立了赫哲语课程。

 

使用由汉字,直、斜线和偶尔夹杂汉语拼音的赫哲语课本。

 

但汉字和拼音不但不能准确标注赫哲语发音,更无法处理不断变化的助动词词尾,教材没有讲述赫哲语语法,老师们对赫哲语语法也不够了解。所以,学校只能让学生整段背诵生硬的句子,不能拆分和灵活运用词句。学生背下一句话,只能笼统地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但不知道这句话具体由哪些单词组成,也不知道这句话是如何表述这个意思的,是典型的死记硬背。作为粘着语,不管学多少单词,没有虚词就没有句子,不能组成句子就无法使用,更达不到传承的目的。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