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文学诗经中女性美学分析

2022-09-21 16:36:06 来源:写作指导

中国历史源远流长,尤其是文学的成就更是成绩斐然,因此流传下来的文学作品非常多,值得后人研究和探讨的文学作品更是丰富,《诗经》是我国古代文学中十分有价值的作品,值得细细地品鉴。女性在我国的地位十分重要,女性之美也是一种极致的美,而《诗经》中所讲述的女性美学更值得探讨。《诗经》作为我国古代文学的代表性作品,其中主要包含诗词歌赋,内容类型极为的丰富,人物形象也十分立体,因此《诗经》中蕴含着十分丰富的价值。探究女性之美,可以对《诗经》进行分析,本文简要地探讨了《诗经》中包含的女性美学与情感美。《诗经》是由孔子整理而成的,其中主要包含三部分的内容:风、雅、颂。雅可以分为大雅与小雅,颂可以分为周颂、鲁颂、商颂,内容划分得十分清晰。《诗经》的内容包含着这一时代最朴实的生活气息,也包含着生活中的真善美,所以《诗经》值得反复阅读;但是《诗经》中包含的内容也对社会开展了一定的批判,因此兼具现实性与美好性。

一、中国古代文学《诗经》中女性的外在美

女子如水,淡然美丽,东方女子之美始终都是文学中的不可缺少的描写内容,尤其是美丽的女子,在古代的文学中有着多种多样的文字进行刻画。女性之美是《诗经》中的主要内容,书中描写女性之美的句子非常多,并且语句优美。《诗经》中对女性的描写,不仅仅包含着对外貌的描写,更包含着作者自身的情感,书中对女性之美的描述流传到现代仍然值得品鉴,令人回味无穷。

(一)女性的形象之美。对女性的形象之美的描述语句极多,在《诗经•卫风•硕人》中有一段话,用“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简短的话语,便形象地刻画出了卫庄公夫人的柔美,这句短短的话语中,不仅包含着对卫夫人手指的描写,更写出了卫夫人的皮肤、牙齿以及眉毛等,塑造了一个典型的东方女人的形象。这段话不仅描写了女性的外表,更写出了主人公期待爱情的小女人形象,使得读者可以清晰地看出主人公愉悦的情感,丰满的人物形象跃然纸上,这也是《诗经》中的魅力之处。

(二)女子的容颜之美。《诗经》中对女子容颜的描写也有着极大的篇章,东方女子娇美的容颜一直以来令人过目不忘。东方女子的面容各有千秋,各有各的美,从《诗经》的描写中可以窥得一二。在《周南•桃夭》中,用“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一句描写了女子出嫁时代的情境,虽然话语比较短,但是包含的内容却十分丰富。这句话使用了间接描写的方式,将女子的容颜与桃花相联系,让人可以通过娇艳的桃花来想到女子的容颜。“逃之夭夭,灼灼其华”,不仅用桃花的美丽来形容女子的容颜之美,更是用桃花的旺盛生命力来形容女子对生活的期望,对未来生活的向往。

(三)女子的发型之美。发型可以说是一个女子最重要的装饰物,对女子的容颜有着加分的作用,因此在《诗经》中也不乏描写女子发型之美的句子。在《小雅》中“彼君子女,绸直如发”“彼君子女,卷发如虿”便对女子的头发进行了描写,用简单的两句诗句便清晰地描写了女子的头发既浓密又顺滑。这句诗句中,将女子的卷发形容成蝎子或者是虫子尾巴向上翘,如此形象的比喻,使人可以直观地想象到古代女子的发式。古代女子的发型并不是相同的,而是有着自身独特的特点,不同的发型能够体现出女子不同的形象,东方女子利用不同的发型装饰出自己的美丽,这是《诗经》中留给后人古代女子的形象,我们通过这些诗句可以透过书本看到千年前东方女子的柔美形象。

二、中国古代文学《诗经》中女性的内在美

(一)家庭妇女的品德美。古代女子与现代女子的地位是不相同的,并且男女的地位也有着极大的差别,在古代的女子需要遵守三从四德,这在古代是一件极为严肃的事情,《诗经》中也有极多的句子描写女子的三从四德。在《周南•葛覃》中,“薄污我私,薄浣我衣。害浣害否,归宁父母”,描写了女子洗衣服的场景,通过短短的几句话,不仅刻画出了女子洗衣服的场景,也写出女子着急洗衣服回家照看父母,通过这一句,更加形象地刻画了女子的孝顺与勤劳,也清楚地描写了古代家庭妇女的品德美。

(二)吃苦耐劳的品德之美。古代男子与女子虽然体力上有着极大的差异,但是古代女子吃苦耐劳的美丽也是值得品鉴的,古代女子吃苦耐劳的精神一直延续到现代,在很多的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都描述了女子之苦耐劳的品德之美,在《诗经》中更是有着细致的描写。当前我们知道古代女子有着吃苦耐劳的精神,但是我们并不了解当时的具体情况,因此只能在古代文学的诗句中了解一些。在《采葛》中,有描写女子采摘药材以及食物的描写,通过对这一过程的描写,细致地刻画出了女子勤劳的形象。

(三)温柔善良之美。东方女子温柔如水,温柔善良是东方女子独特品质,无论是在古代还是现代,温柔善良都是对女子的赞美,在古代文学中对女子的温柔之美有着一定的描绘,现代人们可以通过这种描述感受古代女子柔顺的品质。在《燕燕》中,“仲氏任只,其心塞渊。终温且惠,淑慎其身”,通过对燕子双飞的描写,形象的表达出了燕子离别的场景,但是女子虽受离别之苦,却仍然温柔地鼓励对方,短短几句就刻画出了女子的温柔善良。

三、中国古代文学《诗经》中女性的感情美

(一)勇敢追求爱情之美。爱情,自古以来就为人津津乐道,比翼双飞的浪漫爱情、夫妻分离的凄美爱情等贯穿在古代文学的各个角落,值得人们去回味。在古代,绝大多数的女子爱情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己并没有主动性,只能被动地接受父母安排的婚姻,在这一背景下,就衍生出了大量的凄美爱情故事,自古流传至今,仍然能够唤起人们内心的共鸣。在这种大环境下,勇敢追求爱情的女子便是这一时代的勇士,在《郑风•褰裳》有一句,“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子惠思我,褰裳涉洧。子不我思,岂无他士?狂童之狂也且!”这将女子追求爱情的景象描写得生动形象,并且人们通过这句诗清楚地看出了女子为了爱情的勇敢,为了自己的爱情所付出的努力,这种为了爱情的努力,就算是在现代也很少有女子能够做到,因此古代女子勇敢追求爱情的美丽也是其中包含的价值。

(二)勇敢反抗之美。东方女子之美,类型多样,勇敢反抗之美也是古代文学中所传递出来的美丽。在古代,女子的地位普遍是比较低下的,这是当时的大环境使然,因此女子大多无法反抗,长期受到封建礼教的压迫,因此一些女子只能受到时代的压迫。但是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在长久的封建礼教的压迫下,一些女子不甘于现状也就出现了部分反抗命运的女子,在《诗经》中也有对着一部分女子的具体描述。在《诗经》中有这样一句,“虽速我狱,室家不足!谁谓鼠无牙?何以穿我墉?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讼?虽速我讼,亦不女从”,主要是描述了一位有妇之夫纠缠另一位女子,但是受到这位女子的拒绝。在这句话中,刻画出了一位女子自尊自爱的形象,也刻画出了这位女子在不公的命运面前不甘于服从的态度,这也体现出了古代女性身上的情感之美,这种勇于反抗之美,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都是令人感叹的。

四、结语

《诗经》是我国十分著名的古代文学书籍,其中的女性之美被描写得淋漓尽致。女性之美多种多样,在《诗经》中对女性之美的描述有着许多的句子,虽然句子不长,但是我们仍然可以通过简短的话语看到古代女子的美。中国古代文学《诗经》中描写了女性的外在美、内在美、情感美,并且描写得十分清楚,因此在研究古代文学中女性之美的时候,可以对《诗经》进行反复的研究,并且《诗经》中对女性之美的描述对后代文学中女性之美的研究提供着一定的借鉴作用。

作者:程波 单位:四川工商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