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培训体系

2022-09-21 16:46:49 来源:写作指导

摘要目的:构建一套科学合理且符合我国国情的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培训体系。方法:基于文献查阅及半标准化专家访谈,初步拟定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培训体系。运用Delphi专家函询法对12名专家进行问卷函询确立指标体系。结果:2轮函询问卷的有效回收率均为100.00%;2轮专家函询的Cr均>0.70且第二轮专家函询的Cr有所提升,平均Cr为0.81;肯德尔和谐系数x2检验<0.01,最终确定了由3个一级指标,11个二级指标和38个三级指标构成的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指标体系。结论:本研究得出的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指标体系可信度较高,为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培训体系的构建提供了科学系统的工具。

关键词: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培训体系;体系构建

近年来,国内外灾害频发,不仅严重影响了人们的生命安全和财产安全,也对人们的心理造成了严重创伤。为了预防和应对灾害的发生,国家越来越重视灾害医学体系的建立和完善[1]。社区作为我国重要的非政府组织,在灾害事件预防、救援以及重建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社区作为资源”已经成为应对灾害的重要工作方针[2-3]。但由于社区尚无标准的规范化救援实践能力培训体系,在实际灾害救援过程中极易出现管理混乱,救援操作不当等情况,影响了救援效率[4]。为了建立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的规范化体系,本研究对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指标体系的构建进行了研究,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2021年4月—2021年12月期间邀请政府部门行政管理人员、高等院校科研教授以及临床护理相关从业人员在内的12名专家参与本次专家函询。函询专家遴选标准:工作年限超过5年,中级以上职称,曾参加过灾害救援或目前从事社区灾害管理相关工作或进行相关研究。1.2方法1.2.1质性研究根据研究目的确定的研究关键词,并通过关键词查找相关中、英文文献。同时,根据实践经验拟列访谈提纲,抽取本院10位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培训相关工作人员进行半标准化专家访谈。最后采用内容分析法对文献资料和访谈结果进行编码和类属分析,初步构建符合我国国情的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培训体系。

1.2.2函询工具

结合文献调研及当前已开展的工作自行设计专家函询问卷,问卷主要包括:(1)专家基本情况。姓名、工作单位、年龄、从事灾害应急救援相关工作年限、职称、工作岗位等。(2)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培训评价指标。邀请专家结合自身经验,对前期梳理出的5个一级指标,24个二级指标和85个三级指标纳入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培训体系的重要性进行评价。其重要程度采用likert5级评分法,从很不重要到很重要分别赋予1~5分。(3)专家权威程度自我评价。评价项目包括判断依据和熟悉程度两项。1.2.3预调查为了确保函询问卷的完整性和调查方案的可行性,随机抽取我院5名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培训体系相关专家进行预调查,并根据预调查中遇到的问题对函询问卷的结构和项目进行修订和完善,形成正式的专家函询问卷。1.2.4Delphi专家函询本研究采用发送E-mail的方式对入组专家进行Delphi专家函询,共2轮。第1轮专家函询结束后,整理归纳专家的反馈意见对指标的名称、筛选及指标体系结构进行调整,并形成第2轮专家函询问卷,再次通过E-mail发送给各位专家。指标的筛选标准既需结合专家意见又需满足重要性赋值均数>3.50,变异系数<25%。第2次专家函询的目的是确定各级指标权重,明确二级指标内涵。1.2.5指标权重计算各级指标权重的确定采用层次分析法。要求专家对一级指标间的重要性做出判断,对同级指标下的二级指标间的重要性做出判断,并根据上述方法对比三级指标。并对各指标体系的权重进行计算。

1.3统计学处理

使用SPSS21.0和Matalab统计软件进行分析,用专家权威值表示调查结果可靠性,用问卷回收率表示专家积极系数,用变异系数、肯德尔和谐系数表示专家意见协调程度,用x2显著性检验对系数进行检验。

2结果

2.1专家一般情况

本研究共函询12名专家,其一般资料如表1所示。

2.2专家积极系数

本研究共发送12份函询问卷,回收12份,有效问卷12份,函询专家积极系数为100.00%。2.3专家权威度2轮专家函询的Cr均>0.70且第2轮专家函询的Cr有所提升,如表2所示。

2.4专家意见协调程度

本研究中两轮专家意见协调程度如表3所示。

2.5指标筛选

第一轮专家函询后,一级指标中,“相关法律、法规”因与同级指标:“灾害意识”下的“社区灾害管理法制”重复,将该部分合并到“灾害意识”下的二级指标中改为“灾害管理相关立法及规定”;“灾害案例分析”因与同级指标:“灾害现场救援培训”下的“自救互救培训”重复,将该部分合并到“灾害现场救援培训”下的二级指标中改为“特殊场景模拟训练”。二级指标中,增加“质量管理工具”,删除“灾害科普”“急救物品及药品”;“社区灾害管理”改为“社区灾害平时管理”;“灾害发生时应对管理”改为“灾害发生急时管理”;“创伤止血”“包扎”“固定”“搬运”合并改为“创伤四大技术”。三级指标中,“社区灾害管理体制”与“社区灾害管理机制”重复合并更改为“社区灾害管理制度”;“社区灾害管理法制”与修改后的二级指标“灾害管理相关立法及规定”重复并入其中;“社区灾害管理部门的准备”与“应急预案”重复合并;“现场的救援”与“灾害现场的检伤分类”重复删除;新增“脆弱性分析”“风险管理”;“灾害案例分析”与“自救互救培训”重复与“烧伤”“中毒”合并并入“特殊场景模拟训练”。第二轮函询结果专家意见较为集中,仅1位专家建议将“社区灾害平时管理”改为“社区灾害日常管理”,将“灾害发生急时管理”改为“灾害发生时的管理”以及不建议写“环境防护”。综合两轮专家函询意见,本研究最终确定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指标体系分为3个一级指标,11个二级指标和38个三级指标。

2.6指标权重确定

本研究最终确定的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指标中一级指标为“A灾害意识”“B灾害现场救援培训”“C灾后恢复”;二级指标为“A1灾害的概念及分类”“A2社区灾害日常管理”“A3灾害发生时的管理”“A4质量管理工具”“B5救援现场的检伤分类”“B6心肺复苏”“B7创伤四大技术”“B8儿童产妇急救”“B9特殊场景模拟”“C10心理干预”“C11卫生防疫”;三级指标为“A1-1灾害的相关概念”“A1-2灾害的分类”“A2-3社区灾害管理制度”“A2-4社区灾害管理相关立法及规定”“A2-5社区灾害管理部门的准备及应急预案”“A3-6社灾现场人员和物资管理”“A3-7心理疏导”“A4-8脆弱性分析”“A4-9风险管理”“B5-10检伤分类的基本要求”“B5-11检伤分类标准及标识”“B5-12简明检伤分类法”“B6-13胸外心脏按压”“B6-14开放气道”“B6-15呼吸支持”“B7-16止血法(指压、加压、填塞、止血带)”“B7-17包扎方法(三角巾、绷带)”“B7-18固定方法(四肢、颈椎、胸腰部)”“B7-19搬运方法(徒手、器具颈椎脊柱损伤)”“B8-20儿童异物窒息急救”“B8-21妊娠合并外伤”“B8-22流产”“B9-23地震案例”“B9-24台风案例”“B9-25泥石流案例”“B9-26洪水案例”“B9-27电击伤案例”“B9-28中暑案例”“B9-29溺水案例”“B9-30群体伤案例(交通、电梯、踩踏)”“B9-31热力伤案例(烫伤、火焰烧伤)”“B9-32特殊烧伤案例(电烧、化学)”“B9-33急性中毒案例(化学性、生物性、药物性、食物性)”“C10-34心理应激反应”“C10-35心理应激障碍”“C10-36心理干预方法”“C11-37环境防护”“C11-38人群卫生防护”;其各项指标权重如下:权重0.0142、0.0168、0.0321、0.0364、0.0603、0.0541、0.0361、0.0360、0.0501、0.0360、0.0400、0.0345、0.0680、0.0457、0.0590、0.0611、0.0517、0.0612、0.0622、0.0618、0.0554、0.0425、0.0564、0.0610、0.0561、0.0504、0.0380、0.0621、0.0482、0.0346、0.0367、0.0218、0.0591、0.0542、0.0604、0.0643、0.0325、0.0687。

3讨论

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我国明确规定必须要注重灾害预防,并将其纳入国民教育,引导全社会重视灾害教育,提升全民防灾意识和避险自救能力[5]。虽然受到的关注越来越多,但我国的灾害医学教育起步晚,至今仍缺乏标准化的培训体系和专业的灾害医学培训力量[6]。培训体系和培训力量的缺失使得我国的灾害医学培训普及度较低,作为灾害救援重要力量的社区,对灾害医学教育培训更是知之甚少。目前我国的社区灾害医学教育仍以心肺复苏、创伤急救为主,不仅培训内容单一,还缺乏标准化的社区灾害医学教学体系,本身培训效率就低,还有些社区的培训流于形式,不利于民众防灾意识和避险自救能力的提升[7-8]。所以,构建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的规范化体系,完善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培训建设十分必要。为此本研究采用Delphi专家函询法确定了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培训体系指标,以期为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培训体系的建立提供评价指标和操作指南。Delphi专家函询法是通过匿名方式向多名专家就某件事进行多轮函询,并根据专家意见的总结归纳得到该件事的预期结果,属于结构化决策支持技术的一种[9]。Delphi专家函询法得到的结果更加客观且具有代表性,是目前非常重要的预测工具。在Delphi专家函询法中专家的选择将直接影响预测结果的价值,所以入选的专家的代表面要广泛、权威度要高,一般会选择管理专家、高层决策人员以及具有丰富经验的相关领域人员[10]。为此本研究选择了工作年限超过5年,中级以上职称,曾参加过灾害救援或目前从事社区灾害管理相关工作或进行相关研究的政府部门行政管理人员、高等院校科研教授、从事临床护理相关工作的12专家参与本次专家函询,以保证函询意见的多角度、多层次,为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培训体系指标的建立提供更客观科学的建议及意见。本研究结果显示,2轮函询问卷的有效回收率均为100.00%,既专家积极系数为100.00%,由此可知函询专家均对该问卷表现出了较大的积极性,说明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培训体系的建立是受社会关注的问题。同时,本研究结果显示2轮专家函询的Cr均>0.70且第二轮专家函询的Cr有所提升,平均Cr为0.81,由于2轮Cr均>0.70既在可接受范围内,所以,本研究所遴选的专家可信度较高。此外,本研究结果显示,肯德尔和谐系数x2检验<0.01,提示专家意见一致性较高,说明本研究所选择的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培训体系指标较为科学,符合我国的国情。基于上述研究结果,本研究最终确定了一个由3个一级指标、11个二级指标和38个三级指标构成的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指标体系。综上所述,本研究得出的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指标体系可信度较高,为社区灾害医学知识教育培训体系的构建提供了科学系统的工具。
作者:庄镇鸿 蒋晓红 童英 陈婷 单位: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