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新景观发展浅谈

2022-09-21 15:07:04 来源:写作指导

 

(A)在以张艺谋、陈凯歌为代表的第五代导演使宁国电影辉煌了将近10年之后,民俗奇观与宅院文化也已在极度的成功中山穷水尽。此时.公众的注意力对于经举参半的第五代开始疲倦,突然意识到有必要对更年轻的一代导演有所关注。于近几年毕业于电形学院的“第六代导演”被人们称之为中国电影新生代,他们大多是初涉影坛即入商海,他们不再像陈凯歌、张艺谋、吴子牛、田壮壮那样拿国家的钱在锐头前做“学问”,而是纷纷砸掉铁饭碗,以“个休户”的身份自筹资金、自拉班子、自行拍片而且自己联来送住国外参加国际电影节并婆葵获大奖。他们以真正的“独立制片人”开了中国电影业的先河,由此向国内外电影界传递了这样的信乌:在继第五代导演之后,新一代的电影人和他们的作品正向中国影坛发起新一轮的冲击。   中国电影祈生代在行动.同师兄“第五代”相比,第六代导演在中国电影全面转轨的90年代初走出校门,一开始就透遇市场经济大潮,亲身感受改革变动的冲击。尽管胡雪扬在上影由国家出资拍了一部《留守女士》获大奖,但是他们更多的是选择了与前辈电影人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即自砸饭碗,效弃固定工资,户口放在行囊,四海为家,成了真正的自由职业者。   从1994年开始的电影体制改革使不少有实力的企业家开始介入电形业,也为第六代导演带来一丝生机。一些大型集团的老板纷纷参与投资同电形厂联合出作品。   一部仅耗资五万元的30分钟短片《受戒》是89级电影学院学生的毕业作品,影片改编自汪曾棋的原著,讲述的是30年代的故事,却意外地入围法国短片电影节,这是这批新生代导演冲击国际影坛的一次尝试。不久,由一个平均年龄24岁的摄制组拍摄了《头发乱了》,是中国的第一部摇滚电影,导演管虎.主演孔琳、张小童.摄影姚J卜锋、吴推等郊是电影学院的佼佼者。影片由孔琳筹资80万,历时三年,在难以想像的艰难中终于完成.它反映了当代都市青年的生存状态,关注都市人纷繁复杂的心态,影片把摇滚乐引进电影,大蚤镜头近乎MTv的节奏,造成强烈的视觉冲击—也许,这对于中国电影语言的发展是一种启示。   衬得清贫只为等待时机,亦缘于他们对于电影的一种至高无上的紊敬。正像《周末情人》的年轻女制片人衬安所说的:.我们的感想只有一个字—军。”的确,第六代没有第五代的命好,他们一毕业就面对友心性性的电影市场改革,他们拍电影不可能不考虑市场效应和投资成本的收回,因为他们拍电形花的是老板的钱。这些企业老板也是颇有文化远见的,他们认为,如果没有吴天明,就不会有第五代,更不会有中国电影今天的辉煌。在市场浪潮冲击下,对于第六代若不扶植中国电影就不会有明天。投资吴天戈、黄海导演的《激情誉探》的深圳高先公司原先认为影片要亏损几十万,但片子不但没亏损,而且比预悠的要好,投入海外市场也有所效益,提高了公司的知名度。   如果说第五代走的是“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创作的主题集中在久远年代、乡村生活、原始人性,那第六代刘直接切入最富当代改革气忽的都市,表现当代都市青年的生活状态,精神困惑和理怒追求。阿年导演的《感光时代》让人看到世态万象:企业与文化联栩、夜幕下的“黄色幽灵”、喧闹的古玩市场、风险莫测的股市等.这就是编导为人们誉造的现代人文环境。胡雪杨的套湮没的青春》写了一个亦市女性当了外国老板的“金丝雀”之后心态,是一个不规则的爱情故事和一丝剪不断理还乱的青春情绪。电影《周末情人》的导演妻桦说:“我们进电影学院看的第一部国产片是《黄土地》,看的第一部外国片是《第一滴血》。”所以他们既注重影片的艺术性,也把观众放在一个重要的位笠,期望在电影艺术和电影市场之问寻找自己的定位。   中国第六代电影的崛起,自然引起了国外片商的注目。来自澳洲一家电影公司的年轻女老板孙小妞在看了《头发乱了》之后表示极大兴趁,希望能够将更年轻的中国导演和他们的作品介绍到国际上去。因为外国人看到的不仅是中华这块古老土地上的“奇观”,也希望能看到中国的今天和都市里的年轻群落。   (B)但是这批电形新生代导演能够通过正式途径获得国家电影拍摄“许可证”的毕竟太少了。一批新生代导演根本不可能获得“许可证”.但他们又不甘寂寞.他们千方百计要表现自己的导演才华。于是.在北京高校及电影圈内便悄悄流传开了第六代导演拍摄的一批“地下焦片”:何建军的黑白电影《世纪末对话》、王小帅的《冬券的日子》、张元的《北京杂种》、吴文光的《流浪北京》、陈路的《1966我的红卫兵日记》、时间的《天安门》、温普林的《忿恋》、郝智强的《现象》••一第六代导演的这批“地下黑片”引起国家电影权力机构及高层领导的高度重视。因这这批电影既无合法的J白片许可证又未经政府邵门审查,与晚外合拍更没有履行中报手续,被视为“非法出版抽”而受到抵制和追查。另一方面,这批才华横溢的第六代导演个性极强,他们我行我素,还不断将“麻烦”延伸到国际电影节,引起外交事件。   张元曾拍摄MTv套在贡地里撤点开》引起音乐界的轰动。此后他执导了由崔健主演的《北京杂种》以新写实风格表现当代青年人的生存状态。影片以“不正当手段”偷运出境,参加瑞士第朽属洛逆诺国际电影节引起轰动并获奖.中国外交部提出“严正交涉”,但没有奏效,瑞士国际电影节仍然给张元硕发了设佳导演笑。   接着《北京杂神》与田壮壮执导的“柞法形片”《蓝风子》同时出现在日本东京国际电形节,赴日参加电影节的中国代表团和中国驻日大使馆向日方多次杭议无效,情然退出电影节,并从东京报离回国.《中国电形周报》和《文艺报》曹对此事作过整版报遗.,不久,张元回国,当他要执导电影《一地鸡毛》的消.息见诸报端后,广电部电影局立即发出紧急通报:严肃追究张元的“昨法行为”,取缔其导演资格,禁止各电影厂为张元提供制片、洗印、发行子协助。然而,对政府的这种做法,新生代导演们米取了消板对待的姿态。在此后的多次国际电影节上,都不断有“地下风片”充相。#p#分页标题#e#   对于第六代导演的葵婆“犯规”,电影主管部门倾预亮出“红牌”,禁止任何电形厂为非法影视片的拍摄提供任何条件的支特,并加强对电影制片生产的产格管理.但是,这一切对一直摆出一副“爱谁谁”的架式的电形人来说不一定奏效。张元认为:“作为前卫性的探索,行动本身与影片同样具有意义,它足艺术家们在现行电形体制下的突围,导演必须逐步向独立制片人过渡,我们要为大家亦已行动起来而高兴。”电形学院的老师们对自己弟子的敢作敢为表示钦佩。他们认为:“中国电影要繁荣,必须要突破现行体制,先锋性的探索对电影的发展确有推动作用。”第五代.导演就是最好的证明。   施展才华,以求生存,是第六代导演们的共同梦忽,也足他们从目前电形体制中突围的捷径。在一片“突围”声中,第六代的“地下黑片”随时邹会双忽在哪个国家电影节而拿个大笑,并由此产生一定的轰动效应和“双向麻烦”。   问题是要正确引导,给予足够的拍片指标和自由。广电部电影局已注意到这一点。现在除原由国务院批准的拥有故字片出品权的16家电影制片厂外,其它省办厂也可拥有形片出品权,社会各方面称可以加盟拍摄影片,从而案中目标,不构一格,形成中国电影制片的新格局,多出好影片。这对于第六代导演来说元提是福音。更重要的还要有政府的支特。对于“地下黑片”不能简单禁止和追查,如能正确引导,就可能成为好影片。《头发乱了》当初也是因为“调子太暗”而被枪先后在“地下流行”,但在第五次送审之后获准通过而引起电影界关注。   (c)这确实是让人喜欢让人忧的第六代导演。电影学院教授郑洞天认为:在中国电影困难时刻,这一搜年轻人搞纯粹的“国产电影”实属不易。而这些年轻人想法是新的,做法也是新的,希望能够拍出高档的娱乐片,把娱乐片拍得更艺术.电形主管机构也表示,只要能够同政府主动沟通,还是欢迎有为的年轻导演们拍出好片子的。   在政府的宽容和电影界的支特下,第六代开始从沸击式的实验迈向集团式进攻。当1996年电形界迎来又一春天的时候,第六代已唱起了主角。一系列以现实生活为题材的影片是他们走向成熟的标志。胡雪扬的《牵牛花》、章明的《巫山云雨》、王朔的《我是你爸爸》、李欣的《谈情说爱》、路长学的《钢铁是这样炼成的》、王小帅的《炎热的城市》、李较的《上涤往辜》“一张艺谋曹说过:“希望有更多的后来者跟我们竟争。”这已成为事实。   强调个人体脸,描述个人经历,注重内心化的挖抽,是第六代电影的重要特征。《牵牛花》、《我是你爸爸》都是将个人的经验和内心生活作为影片表现的主要视点,从而建构自己的艺术风格。《牵牛花》试图借助一个患梦沸症的少年,来揭示人性中恶的脚胀,它的成功为电影创作提供了一种折题材。《钢铁是这样炼成的》更是以一个内心孤独少年的成长史,反映70年代至今的时代变迁,表现了个人的人生经脸和社会之问的矛质纠葛。   纪实风格是第六代电影的美学焦点。自张艺谋的《秋菊打官司》起,经第六代的全力推动,已经汇成一股新的电影美学思潮。第六代的电影都是表现一些小人物甚至边缘人的真实生活.平凡、琪碎,就像生活中的你我他,不矫情,不造作,奔波在生活的挣扎中,他们不提炼,不追求传统现实主义所谓本质的真实,而是从豆景、表演、衬白到化壮的生活真实。贾律柯的《小山回家》,就是以河南在京民工王小山的视点,展开了小山春节回家前的一段心理轨迹。小山被老板开除,他回家前找了许多昔日的同乡,有民工、票贩子、大学生、妓女等,但元人与他同行。他落魄而茫然在街边的一个理发摊上,把自己一头城里人般凌乱的头发留给了北京。影片以极其纪实的手法直面了社会真实。《小山回家》在北京大学试映时引起了大学生们的浓厚兴趁。北大学生将《小山回家》的海报贴在了《真实的说言》和《蓝色》中间.前者是好莱鸡耗资亿元的娱乐大片,后者是基邓斯洛夫斯墓轰动影坛的大师之作。这无意中的巧合是否说明了第六代电影导演们的境遇?在电影百年到来的时候,在世界十部大片的冲击下,第六代耗资相对低康的形片,却增大了人们通过视听手段进行思想交流的可能性。导演吴文光认为:“重要的是要有我们自己的声音,通过电形说话的权利不应该由一些人垄断。”电形界相对于社会来说是一个封闭空间,在所谓的圈子中,一代一代的电影人近亲繁殖.大t充满创造力而又有志于电影的平民于弟难以进入其间。因此,第六代的渗入,无疑是中国电影界的新的情感资源和人材资源。正因为他们大多是平民子弟,所以,他们才有谏让应心的态度去表现平民。童明的处女作《玉山云雨》在机位、镜语、用光、音响等方面,都明显地体现了这种艺术追求。影片描写了发生在三峡的一段故夺,故事板简单,主人公操着椒盐普通话,没有夸张的话语、动作和化壮,影片关注的是平民的命运。   也许是更多的接受了商品经济和商品文化的冲击.第六代的电影在叙事结构和影像风格上显现出了后现代的文化色彩。管虎的《头发乱了》就显现出这样的风格,而李欣的处女作《谈情说爱》更突出,在影像风格上,着意于广告化,MTv化的清新强烈的效果,制造迷离扑朔的悦目效果和快速节奏,达到一种包装商业化而内涵严有化的适度平衡。这得力于第六代女摄形师潘峰的出色创作。这部充满青吞活力的影片,比较集中地体现了第六代电影人的视觉敏感和形像感受。第六代终于和陈凯歌张艺谋所毅成的经典性电影风格,彻底拉开了咨巨离。   第六代反映了中国电影美学忍潮在第五代之后发生的一种新走向,在世界十部大片不断冲击中国影坛的今天,一切关注民族电影前景的人们都希望于中国电影新生产力的形成,而这新生产力的核心正是对第六代的群体化培养与使用。当然,由于自身生活的贫乏,第六代们拍出的影片还有普遮的“学院气”,免不了“孤芳自赏”的情绪。但正如电影学院的导师们所说的,这批新生代导演比起第五代当初的作品无论在电影语汇的运用上还是电影情节的构建上娜有长足的进步。只要他们能保持真诚和锐气,一定会拍出好作品的。#p#分页标题#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