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9411 订阅咨询:400-888-1571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经济论文 > 财政经济论文 > 正文
财政经济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20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财政经济形势与体制革新

2012-10-05 09:34 来源:财政经济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本文作者:朱志刚

十七大召开以后,部机关组织了认真学习贯彻十七大精神的活动。这次部人事教育司和干部教育中心共同举办财政系统2007年司(厅)长、专员岗位培训及专题研讨班,就是学习贯彻十七大精神的一项内容,非常必要。在这里,我就当前财政经济形势和财政体制改革,包括对当前财政经济形势的判断和以十七大精神为指导、推进财政体制改革的基本思路,谈谈自己的看法。

一、当前财政经济的本形势

大家有目共睹,从2002年起,我国已经出现了新的一轮由重工业和城镇化引导的10%左右的经济增长。根据国家发改委的分析,今年我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在lo%以上,甚至可能达到12%。经济的快速增长和经济运行质t的提商为财政创造了更多的财源,也使得公共财政的职能得到更好地发挥。今年截至10月底,全国财政收人已经完成44264亿元,完成预算的100.5%,提前2个月完成了全年预算,比去年同期增收10841亿元,增长32.4%。其中,中央财政收人完成24626亿元,完成预算的104.4%,比去年同期增收6353.5亿元,增幅为34.8%;地方财政收人完成19637.8亿元,完成预算的95.9%,比去年同期增加4487.59亿元,增幅为25.6%。全年财政收入预计超收7(KX〕亿元二其中,中央财政超收可以达到4(XX)亿元,地方财政超收在3《XX)亿元左右。我们现在财政收人的状况,实际上是经济持续、快速发展的一种反映。现在我们一周的财政收人就可以达到1《XX)亿元,基本相当于1980年全年的财政收人(1160亿元);一个月的财政收人为4《XX)亿元左右,基本相当于1993年全年的财政收人(4349亿元)。可以说,这一轮经济增长所带来的财政收人增长非常可喜,表明了我国经济正处在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很多同志都在研究,我们现在所经历的这样一个阶段是不是其他各国都经历过?这个阶段持续的时间有多长?在什么样的状况下,经济发展可能出现拐点?我觉得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事实上,发达国家大都经历过这样一个高速经济增长期。战后的日本,1960年池田内阁执政时实行了收人倍增计划,同时,在解决国民收人、环境保护和消费对经济拉动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使战后的日本快速崛起,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强国。我们的经济现在处在高速增长时期是非常可喜的,但是我们必须重视和妥善解决当前经济发展中存在的一些深层次的矛盾和间题。如果我们能够解决好,这一轮经济增长期就可以持续到“十一五”末期,甚至更长的时间。如果能够有这样一个黄金增长期,将会对我国深化各方面的改革、构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构建和谐社会提供一个宝贵的机遇和条件。现在藉要高度重视和妥善解决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有哪些呢?我认为在这轮的经济增长上我们所付出的代价是很高的.甚至可以说是代价过高。按照发展经济学的理论,经济发展应当追求低成本的、较高速度和较好收益的增长。理论上的最低成本、最高速度和最好收益的增长,在实践中不可能做到,但我们应当寻求用比较低的成本换取比较商的速度和比较好的效益的增长模式。到现在为止,我国的经济增长依然没有摆脱高代价、高增长、低收益的增长模式,也就是说,我们用了非常高的代价换取了现在的经济快速增长。那么,要不要走这一步?我觉得经济的增长肯定是要经历一个由粗放的增长模式向集约的增长模式转变的过程,但是如果长期延续这样一个过程,经济的增长将不可持续。所以,在看到我国财政大幅度增收这样一个好的局面的同时,看到经济为社会发展和国民收人带来成效的同时,必须看到增长付出的代价和成本。

(一)劳动力成本不完全。

在经济增长过程中,企业成本外部化是一个很糟糕的问题。当前我国企业成本外部化表现最突出的就是劳动力成本的不完全。近年来,我国的就业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现在进城的农民工已经有1.1亿人以上,但是农民工的工资近10年来始终保持在比较低的水平上。很多地方今年提高了最低工资标准,像广东率先提高到了1100一1200元,最近北京也再次提高了最低工资标准。但实际执行情况并不理想,据劳动社会保障部的统计,最低工资标准实际执行率在40一50%左右,也就是说,农民工的工资基本上还是在700一800元左右。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以廉价劳动力著称,但是现在必须看到,目前农民工的数量已经远远不是改革开放初期的数蚤了,而且这个数量不会再减少。如果农民工的总量要减少的话,就可能没有我们现在的经济增长了。地铁曾经发生过两次坍塌事故.砸伤的都是农民工,这也说明了一个很简单的事实,在我们很多城市,修地铁真正在一线作业的都是农民工,是这些人在发挥作用。但作为农民工,他们的居住、养老、医疗、失业、安全等成本没有包含在企业成本中。随着我国户籍制度的改革,最后毫无疑问要让农民工进城,让他们成为未来的城市居民。一旦成为城市居民,他们会有相当一段时间没有养老保险、医疗保险,没有居住条件,还有他们子女的就学、就业,这些都会成为未来城市和财政的巨大压力。十七大报告指出,初次分配要体现公平,再分配更要体现公平。从这几年的情况看,居民收入在初次分配中所占的比重不是上升了,而是下降了,与上个世纪90年代末相比,下降了大约10个百分点,而这一阶段,企业盈余在初次分配中所占的比重大概上涨了7一8个百分点,政府的生产性税收所占比重同比上升了1一2个百分点。这些数据说明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初次分配中的企业成本外部化在劳动者收人上表现得非常突出。这样的初次分配,不利于利用消费拉动经济增长,不利于形成将来依靠消费来拉动经济增长的格局。国民经济增长的目的是什么?目的在于国民收人的增长。我们必须让国民收人得到增长,这也就是十七大报告里提到的,要让广大老百姓都能够享受到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带来的成果。还有一个问题是绝对额增长了,但所占比重下降了,这说明经济增长的分配是不公平的,将给未来的财政带来巨大困难。因为初次分配中的不公平要靠再分配去调整,而财政承担着再分配职能,再分配更要体现公平。如果初次分配的不公平都要靠再分配去调整,在实际中很难做到。所以我们必须看到,我们的经济增长是付出了很大代价的,也就是以一代农民工的青春为代价,这个代价是没有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和将来的住房,还有他们子女将来的上学和就业问题,这些迟早要由公共财政来解决。因此,如果我们不能调整初次分配的格局,不能促进合理地进行初次分配,不能保证劳动者的收人有一个和经济同步的增长,就会带来一系列问题,使财政将来再分配的压力加大,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深思和必须认真解决的问题。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