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期刊发行工作研究

2022-09-21 16:35:42 来源:写作指导

[摘要]互联网技术的迅猛发展,使得科技期刊发行模式发生巨大变化,发行收益逐年下滑,纸印本发行逐年萎缩,数字出版发行成为主流。本文通过对科技期刊发行模式、发行渠道的研究,结合工作实践和对当下面临困境的分析,提出新时期下科技期刊发行工作的建议,以期为科技期刊顺应时代变化、调整发行思路提供借鉴。

[关键词]科技期刊出版发行数字化出版科

技期刊发行包括征订和投递,是体现和提升期刊传播力和影响力的重要工环节。期刊的发行量虽然没有作为期刊评价指标,但可以从一定程度反映期刊的水平以及影响力,而且发行量的提升必然有利于期刊引证指标的提升和经济效益的提高。不断提升期刊发行量、拓宽期刊发行渠道,是科技期刊编辑部的一项重要工作。目前科技期刊发行包括纸刊发行和数字化发行两部分,纸刊发行按发行渠道可分为一渠道、二渠道。一渠道即邮局订阅、书店零售;二渠道即个体书刊发行商。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赠阅(也称受控发行),是指给专家学者、研究机构、作者、广告客户的赠送,与其他期刊之间的互换。随着技术的进步,阅读文献和学习方式不断变革,科技期刊的发行量逐年下降,传播力无法与数字化出版发行相比,但纸刊发行仍然不可或缺。如何加强纸刊发行,一直是困扰科技期刊的难题。

一、科技期刊发行模式变革

1.纸印本发行。1980年之前,科技期刊主要的发行模式为纸印本,发行渠道主要是“邮局征发一体”和书店销售。专业性较强的科技期刊,书店销售量非常小,图书馆和读者通常都是通过邮局订阅的方式获得,高校图书馆、科研院所大都通过邮局征订期刊,订阅量大,手续费高,但发行量稳定、回款快。科技期刊具有信息量大且更新较快的特点,大量科技期刊收藏在图书馆中,读者利用系列目录索引阅读和获取信息。另外,少量赠阅或个人自订的部分,大多由编辑部以印刷品的方式通过邮局邮递,工作量较大,繁琐耗时,优点是成本较低。纸印本期刊发行渠道单一、手段落后、效率较低,不能满足现代化信息高效传播的要求。

2.数字化出版发行模式。1980年之后,随着计算机技术的飞速发展,信息技术不断迭代,科技期刊进入数字化时代,逐渐形成了系列科技期刊数据库,读者通过搜索引擎能够快速检索和获取信息。1990年后,科技期刊的数字化传播逐渐占据主导地位,数字化出版成为主流,很多国际名刊、大刊纷纷投身数字出版,Elsevier、Springer等国际出版机构在不断实践的过程中,完成了由纸印本出版发行到数字化出版发行的变革。据报道,细胞出版社(CellPress)2006年的期刊收入中网络产品与纸质版大致相当,到2010年网络产品收入增长100%,纸刊收入下降约50%。2010年,国际最大期刊出版商Elsevier的期刊收入中,数字化产品收入占其总收入的86%。2010年之后,科技期刊出版已进入平台阶段,学术成果基于程序和应用程序接口、数字化形式传播,通过社交网络实现和获取。融媒体时代对学术论文时效性有了更高要求,出现了语义出版和网络首发模式,提高了人们获取知识的效率,纸印本发行下降,科技期刊营利方向也发生了一定的变化。

二、《化工学报》发行实践与困境

《化工学报》历史悠久,是国内化工领域的综合性科技期刊。期刊多次获奖,纸印本质量精美,兼具一定的收藏价值,读者多是化工领域科技工作者,他们获取文献信息的需求一般以单篇阅读为主。期刊文献本身的特点是内容前沿,而非系统和经典,所以读者通常无需阅读整本期刊,造成纸印本期刊发行量下降。在科技期刊以数字化传播为主的时代,纸印本发行量下降不可避免,带来的收益也逐年减少。但鉴于纸印本发行不可或缺,编辑部对纸印本的发行仍然非常重视,除了对刊本精心排版、印制外,对渠道的维护也很重视。目前,《化工学报》纸刊发行主要以邮局征订和二渠道发行为主。编辑部与人天书店、国华卓越、海天华教等发行商合作多年,即便订购量从2010年到2020年缩水50%左右,但纸印本仍贡献了一定的利润。2018年,编辑部与北京中科期刊出版有限公司合作,使期刊在其微店和淘宝店铺上架销售,扩展了一些影响力。另外,编辑部近年来出版了一些高水平专刊,例如大学校庆、院庆专刊,不仅提升了稿件质量,合作方还经常会订购纸本期刊用于收藏、纪念和推广,一定程度上提升了纸本发行量。数字化出版一直是期刊编辑部重点工作,编辑部与方正公司合作,启用了数字化出版生产平台,实现了高质量、多形态(PDF、Rich、HTML、H5、全文XML等)文件的同步生产发行,可满足传统印刷、网刊、移动阅读、与第三方运营平台合作等多形态出版。我们同时与中国知网、万方数据库、维普资讯库、超星数字化图书馆等知名数据库合作,在各大数据库发行。同时,所有稿件均可在本刊网站开放获取(OA)。多渠道数字化发行是提升期刊学术影响力的关键,在数字化时代,纸质期刊在整合运用数据资源上没有数据库的优势,编辑适应数字化时代的发行经验和营销能力不足,互联网思维欠缺,与读者互动不够深入,服务意识不强;科技期刊广告等收入微薄,数字化发行在经济效益方面对期刊经营的帮助不大,利用数字产品提高收益一直是编辑部努力的方向。

三、加强科技期刊发行工作的思考

1.建立发行数据库。建立发行数据库的目的是提高发行量,增加纸印本和数字化产品的售卖。发行数据库可以包括专家学者数据、读者数据、作者数据、研究机构数据以及行业用户数据。发行数据库也不是一成不变的,需要不断更新和开发,如打造《化工学报》“教科书”品牌,可以考虑将准备报考化工专业研究生的学生信息纳入发行数据库。在“互联网+”时代,可以考虑利用大数据技术寻找、开发、筛选潜在客户,以建立期刊资源存储库的方式建立发行数据库,并以信息技术作为依托,变革传统期刊的出版模式,拓展科技期刊获取信息数据的渠道,动态记录市场发生的相关数据,分析发行结果及发行收益等。

2.培养专业发行团队。发行人员的任务是将精神产品转化为物质产品,是将编辑的创造性劳动实现社会价值的过程。在这个实现价值的过程中,发行人员要做好市场营销,最大限度地吸引读者、占有市场、扩大发行。一支高水平的发行队伍,可以提升科技期刊的营利能力。除了将期刊递送给目标对象,还要及时了解读者需求,关注学术会议和书店的一些活动,为刊物发行做出营销宣传方案。期刊出版单位应定期对发行人员进行业务培训,以适应不断发展变化的外部形势。

3.探索新的发行方式和渠道。纸印本内容数字化能提高传播效率。随着信息技术的进步,人们阅读和获取信息的模式发生改变,科技期刊要积极探索数字版内容营利的新路径。期刊人应坚持自身优势,关注技术进步,与时俱进,调整工作思路,为科技期刊的发展谋求新的出路。

四、结语

发行工作是科技期刊提高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关键。科技期刊发行经历了纸印本的繁荣期,随着数字化出版兴起而逐渐遇冷,因其特殊属性,纸印本不能由数字化出版完全替代,目前期刊发行模式大多以数字化为主流,纸印本发行并行。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发展,改变了科技期刊的出版发行模式,推动着科技期刊与互联网深度融合,新型数字出版模式将变成常态,科技期刊应在专注内容生产、打造更高品质学术内容的基础上,与技术提供商和网络运营商合作,共同组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应对媒体融合的冲击,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协同发展。

参考文献

[1]周华清.学术期刊的受控发行模式研究[J].出版发行研究,2012(03).

[2]谢文亮等.科技期刊批量发行效率的提升途径[D].学报编辑论丛,2020.

[3]乔玉兰.如何提高科技期刊的发行量——以《西北地质》为例[J].编辑学报,2015(27).

[4]王颖.融媒体时代学术期刊编辑意识的重构[J].出版科学,2020,28(01).

[5]李丽等.打造《化工学报》考研和科研入门“教科书”品牌——一种提高中文科技期刊影响力的新思路[J].编辑学报,2019,31(02).

作者:唐晶晶 单位:化学工业出版社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