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儿童医院空间设计中的分离和共生

2022-09-21 16:44:37 来源:写作指导

【摘要】妇女儿童医院因其服务人群的特殊性,公共空间作为重要的载体,其设计不仅需要高效合理,还需要更加便捷人性化。文章以成都前海人寿妇女儿童医院设计为例,从“分离”与“共生”两个方面提出妇女儿童医院公共空间的设计思路。

【关键词】妇女儿童医院;公共空间;空间组织

1妇女儿童医院有别于综合医院的特殊要求

1.1现状问题

长期以来,在专科医院的设计上,经常将妇科儿科建在一起,并称为妇女儿童医院。这样的设计,充分考虑到两科业务之间的紧密联系,将妇科儿科建在同一栋楼内,公共空间、医疗器械等交叉使用,有利于资源的充分利用,方便了妇女儿童就医。但是,这样的设计,同样也存在一些亟需改进的弊端。比如,在楼梯走廊或是电梯内一个产妇与一群头上贴着退烧贴的儿童相遇,或是在打针室、抽血化验室内,在啼哭声不绝于耳的电梯厅或者走廊上相处,对于产妇的心理与生理健康会带来一些不良影响。另外,在妇女儿童医院中,其服务对象主要是妇女与儿童,妇女患者中存在大量的健康人群——产妇,而儿科病人80%以上均为感染发热病人,具有一定传染性,容易对产妇健康带来潜在性危害。更有甚者,大多数儿童爱运动,在走廊或过道跑来跑去,稍不留意就会撞上产妇,对孕妇造成不必要的伤害。随着当前社会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以及人们不断增长的医疗要求,在当前妇女儿童专科医院的设计上,不仅应当考虑传统综合医院的核心要求,即流线高效,功能合理,流程无误,以及资源的充分利用,更应充分体现符合妇女儿童特性的人性化的设计理念。而公共空间的设计更是上述设计理念的最重要载体。所以本文仅以成都前海人寿妇女儿童医院设计为例,从“分离”与“共生”两个方面提出妇女儿童医院公共空间设计的新思路。

1.2妇女儿童医院的人性化设计核心

随着“人性化设计”成为建筑设计领域里的普遍性目标,在医院建筑这类复杂公建设计中,“人性化”的要求也有别于普通公共建筑。首先医院建筑人性化的核心是最大限度的保证患者的生理安全,避免在就医过程中与其他病患之间发生交叉感染。本文通过对综合医院与妇女儿童医院的分析,从服务对象、功能特点、空间流线、功能分布等方面将两者进行对比(见表1),得出妇女儿童医院在设计中应该着重把控的设计要点,使之成为公共空间设计的关键。

2成都前海人寿妇女儿童医院简介

成都前海人寿妇女儿童医院(见图1),是集预防、医疗、教学、科研、产后康复为一体的专科医院。项目位于成都市温江区花都大道南侧,交通便利。该工程占地面积27921.58㎡,总建筑面积55840.57㎡,规划床位500张。项目设计针对前文提到的妇产儿童医院设计上存在的弊端,在“分离”与“共生”的理念指导下,在公共空间规划设计上,采用“双核”模式,设置两个医疗中心(儿童医学中心与妇科医学中心)。

3妇女儿童医院的功能主义二元性特性

“形式追随功能,本是一句老生常谈,与当下层出不穷的新鲜建筑设计思潮相比,它早已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1]建筑的空间布局是“用最合理、最直接的空间组织和建造方式去解决问题,以普通的材料和通用的方法去回应复杂的使用要求,从普通的素材中发掘具有表现力的组织关系,正是设计所应该关注的基本原则。”[2]妇女儿童医院特定的“二元”功能要求(妇女与儿童这两个功能不分先后、彼此独立、平行存在)是其区别于其它综合医院最重要的特点。将这种关系直接转化为空间序列,从平面到剖面,再到立面。进而将两种独立功能平行“分离”,且不分先后,不分主次,是妇女儿童医院公共空间设计的最重要的设计原则。医院内部功能极为复杂,在加入其复杂的场地因素与业主要求后,这种二元独立空间系统必然存在一些缺陷。例如,作为一栋建筑的完整性与标准性如何保留?两个独立空间系统势必带来浪费,而医院作为一个运营主体,如何将功能运营管理的成本保持在一个合理范围?依然是从“功能主义”角度出发,功能上需要医技科室等功能空间能够同时服务于妇女和儿童两个方面,所以,“二元分离”基础上的统一,也是公共空间设计的核心。

3.1“分离”空间规划设计

妇女儿童医院的特殊人性化要求,使本项目在功能关系上体现出二元特性,进而体现出两条平行且互不干扰的交通流线,这种“二元交通模式”能够让患者的就医路线在整体上有效分离,在提高医院运营效率的同时,最大限度的降低交叉感染的可能性。“系统化的医院设计方法认为,医院的功能系统是整个医院的子系统,功能系统又包含多个层级的子系统。在这种分级构成中,不难看出公共空间承担着中介组织要素的职责,起到提纲携领的作用。”[3]可见公共空间的设计对整个医院的设计逻辑起到关键的作用。医院这种特殊公共建筑要求流线明晰、避免交叉感染。而公共走廊是建筑公共空间中最主要的交通空间,也是流线组织空间,因而在医院建筑公共空间的组织中,较多呈现为线型空间,并以其为纽带的组织方式。在这种组织方式之中,各科室候诊厅以及休息厅等节点放大空间,在空间序列中仅仅作为一个功能空间来设置,在形态上也可以视为仅仅是线型空间的节点放大部分[3]。在妇女儿童医院中,最直接的功能关系是功能上的“二元模式”,这种分离的流线模式由功能而来,直接被公共空间所承载,体现了“提纲携领”的作用。在成都前海妇女儿童医院的设计中,功能上的理性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促使我们采用了这种二元分离式流线,将其直接转化为两条纵贯医院的公共交通廊,将妇女与儿童患者最大限度的分离(见图2),在这两条平行且纵向延伸的走廊上,串接各个节点公共空间、竖向交通核,以及各科室候诊空间等患者行为空间(见图3)。从患者挂号收费开始,经历问诊、治疗、住院等一系列行为,到最终离院,妇女与儿童患者的行为路径均是分离的(见图4)

3.2“共生”空间规划设计

“分离”的功能在医院管理中是效率低下的,尤其是“医技”部分的分离设置,会导致医院运营成本与一次性投入成本大大增加。另外,医院的“二元”空间模式必然带来空间识别性不够,入口标志性与导向性识别不强等问题。而作为一栋建筑,其一个标志性的入口空间也是业主方的基本需求。在这种功能需求的前提下,如何把分离的流线“缝合”起来,使其变成一个完整且相互依存的系统成为了重中之重。而“共生”的设计理念却能满足医院使用的基本需求。

3.2.1医技共享

在任何医院设计中,医技的位置永远处与医院的核心位置,其他功能板块围绕其布置,能够最大限度的缩短病患使用流线。作为更合理的功能需求,这种共享医技设计手段,也是“共生”理念的最直接体现。分离式公共空间与共享医技在功能关系上是以医技为中心,从一个位于中心位置的医技“核”向两侧公共空间产生联系,分别形成的次级建筑公共空间(大多为医技部分候诊空间),用来分别组织妇女和儿童患者流线(见图5)。

3.2.2入口空间架空设计

普通综合医院的公共空间设计中,往往采用以共享门厅为核心的布局方式,门厅往往以多层通高形态呈现,成为交通核心,其他公共空间与次级医疗空间环绕此核心布置。这种组织方式在空间布局上更为紧凑与集中,在用地紧张的医院中,能够实现缩短就医流线,同时空间开敞,形态丰富,中厅成为空间序列的高潮和导向中心。本项目首层入口空间,在整体功能进行分解之后,分别按照功能逻辑关系组织独立的儿科医学中心出入口与妇产医学中心出入口。为了解决两个并列门厅带来的入口标志性与引导性降低的问题,我们设计了一个主入口架空公共空间,起到传统医院建筑的共享门厅的作用,标志性的巨大雨棚起到了标志性入口的作用。而架空的室外空间,具有良好的通风作用,能够将妇女与儿童患者在其短暂的人流交叉带来的交叉感染问题降到最低。架空灰空间起到空间骨架的作用,建立起空间结构、层次,进而组织其各空间子系统,与两个独立的门厅之间过渡顺畅,核心明确,层级清晰(见图6~图8)。

4结语

作为影响妇女儿童医院患者心理健康与生理康复的重要环境因素,院内公共空间是医疗建筑人性化设计必须考量的要点之一。本文通过妇女儿童最基本的功能要求梳理,以及对医院公共空间组织方式的分析,总结了成都前海人寿妇女儿童医院公共空间的设计理念与方法。公共空间是妇女儿童医院建筑功能空间中的最重要一部分,建立符合功能需求的逻辑关系(分离理念),在设计过程中把这个功能逻辑用最直接的方法转换成空间逻辑,再按一定秩序(共生理念)组合成一个适用的功能性整体,这是形成合理的妇女儿童医院系统形态的基础,也是建立公共空间体系的基础。

参考文献

[1]胡恒,刘玮.当体育大厦成为妇产医院——南京建邺区体育大厦改造案例分析[J].建筑学报,2012(2):1-5.

[2]张雷.基本建筑[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4.

[3]张姗姗,梅季魁.现代医院公共空间逻辑秩序的建立——辽宁营口市中心医院创作实践[J].建筑学报,2008(5):80-82.

作者:张敏 李亮 刘子粲 单位:四川省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