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术学科渗入生命教育的研究

2022-09-21 16:44:33 来源:写作指导

在美术学科渗入生命教育的研究

“生命教育”这一教育词汇始于2010年部级文件《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部级教育部门多次发文强调加强重视生命教育,可见生命教育在公共卫生事件中对学生有极大的适切性。同时,随着教育改革的深化,将课程单元化的呈现亦是学科发展的主旋律。我在本文研究将生命教育渗透进美术活动之中,以单元化的思路设计出适合农村小学美术的课程。

一、生命教育渗透进美术学科的必然性

(一)小学学校教育中生命教育的缺乏

长久以来,生命教育是隐性的教育内容,尤其是生命教育之中的生死观教育更是不为师生广泛研习的内容,加之小学美术学科在众人眼中是一个存在感不高的学科,生命教育在小学美术教师常态教学活动中显得苍白、空泛,往往面临无从教起的窘迫现状。其实,生命教育是各学段学生都应该学习并深刻体悟的,然而小学阶段仅仅在道德与法治课程中有少量体现,可见轻视生命教育的现象依然存在。公共卫生事件中不乏学校在线上线下将生命教育作为首课或重点课程,然而这种临时性的被动选择生命教育课程是不够小学生学习受用的。小学生内心相对脆弱,易于受周围环境影响,且处于人生观逐步建立的关键成长阶段,仅依靠临时性的生命教育显然不够。

(二)公共卫生事件中美术活动的相对低效

在公共卫生事件最为严重的时候,各个学校响应国家“五育并举”的文件精神,积极在线上开设各科课程,包括美术课程。但是,线上美术课程仍然以美术教材中的知识技能教学活动为主,关乎生命教育的美术教学并不多见。以我所在的县区为例,组织学生线上参加的美术活动多以某个固定的美术教师录播课在线上呈现,此方式仅仅为单方向的输出,无法实现师生互动、生生互动,更无法实现生命教育在美术活动中的渗透。至今,全国各地中小学、高校举办的公共卫生事件主题美术比赛与展览层出不穷,我也积极组织学生参与了主题手抄报、海报、绘画作品的创作与展示。由于学生在创作过程中只能待在家中,缺乏专业教师的即时指导,也缺少对生命教育的深刻认识,学生往往抱着完成“家庭作业”的态度完成了“生命教育作品”的创作。这样的主题创作显然未能调动学生内驱型创作的欲望,故居家学习期间开展的美术活动效率并不高。

二、单元化课程设计适配于公共卫生事件

(一)单元目标

在小学美术活动中,教师应注重教材单元化的特征,提升单元化的意识,保持单元化的教学思想,运用单元化的教学方法,充分发挥美术育人的功能。学生经历了一年多的公共卫生事件,都应知晓“病毒”之意,尤其是我们这样的农村小学,由于各乡镇限制外出政策的有力开展,居家学习的学生深刻地认识到病毒不是儿戏,所以学生的学习起点已经存在,学生也具备参加公共卫生事件中生命教育渗透入美术学科的单元化教学活动的能力。我将结合“了解病毒”“防疫工作”“抗疫故事”等主题设置教学目标,我将生命教育作为整个单元化教学的中轴线,将“以美疗愈”作为整个单元教学目标。

(二)单元任务

为了实现教育目的所提出的不同层次要求而设置单元教学任务,小学生在美术学习中要形成自己的学习方法和良好的美术素养,这就要求教师不仅要注重教授美术学科基础知识与技能,使小学生能运用自身的美术能力,自主练习、创作与本单元各课题契合的画作,同时还要注重生命教育这个单元主题的融入。因此,教师在安排单元任务时,就要深入理解单元教学目标。我将单元化教学活动设置为三个单元,每个单元各设置了三个课时:我将第一单元各课时的教学任务设置为感受自然,认识病毒,操练技能;第二单元各课时的教学任务设置为直面自我,热爱生活,无惧病毒;第三单元各课时的教学任务设置为致敬医者,大爱人间,疗愈内心。

三、公共卫生事件中美术课“三步三层”单元化课程设计的初步研究

(一)“三步三层”的课程结构图

由于此概念抽象,故作图示之:

(二)单元化课程内容的研发

公共卫生事件中生命教育渗透入美术学科的单元化教学活动中,我基于“三步三层”为课程结构研发。第一阶体现生命教育之意义。“天地”“我”“社会”三个关键词从尊重自然世界的层面让学生了解病毒出现也非绝对的坏事,这是某种不可避免的灾祸,俗语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病毒出现了,那我们就用人类社会的文明与果决去消灭它。人的生命过程不应在躲避惶恐中度过,人固有一死,热爱生命,活出价值,正视死亡亦是学生所要了解的生命教育之奥义。第二阶体现美术教育之意义,“技术”“练习”“感悟”三个关键词从美术学科本位出发,学生如果没有一定的美术技能是很难将抽象的情感表达于可视化的美术创作。故,我将第一单元特别设置了“写写画画”一课,此课对应“技术”,教师组织学生在后疫情时代重新拾起画笔,找回绘画的熟悉感,并且通过不设置绘画内容的“写写画画”让学生适当舒压,在愉悦中找回绘画技能。第三阶体现抗疫教育之意义。“了解”“创作”“疗愈”三个关键词让学生直面病毒,通过充分地了解病毒让学生进行具象化的作画与创作,终而达成“以美疗愈”的功效。基于上述“三步三层”的构思及单元任务的设置,我将公共卫生事件中生命教育渗透入美术学科的单元化教学设置为三个单元,分别是第一单元“自然世界”,第二单元“我不怕”,第三单元“坚韧”,每个单元又分设三个课时,三个单元共九个课时,分别为:第一单元“自然世界”:“病毒来袭”“自然世界”“写写画画”第二单元“我不怕”:“病毒,我不怕!”“我爱我家”“自画像”第三单元“坚韧”:“天使在人间”“复课啦”“坚韧”

(三)公共卫生事件中单元化教学课堂实践亮眼之处小析

本人常年任教小学中高年级,所以在近期教学活动中我尝试将上述单元化课程融入平时的美术社团与部分美术课堂之中,本人一共任教七个班级,班级样本数量小,尚属实验性的开展公共卫生事件中生命教育渗透入美术学科的单元化教学活动。我分别从三个单元中找出一些课堂实践实录,愿与同仁分享:亮眼之处一:在第一单元“病毒来袭”(本课对应着“三步三层”构架中“天地”“技术”“了解”)一课教学实践中,我并未由传统的视频创设情境的导入法开始本课,我在教学活动中头戴皇冠状帽子进班并告诉学生,我就是病毒,但是我只不过“迷路”来到你们身边,请你们帮我找到出路送我“回家”。这样诙谐幽默的教法不仅活跃了班级氛围,而且激发了学生学习的兴趣,更重要的是让学生知道了病毒既然已来,我们也不必过分恐慌,应该正视病毒。热爱生命,活出价值,正视死亡亦是我们学生所要了解的生命教育之奥义。在此节课中,由于导入便是将病毒角色化,我顺水推舟地将对学生的绘画要求设置为多格漫画的形式。亮眼之处二:在第二单元“自画像”(本课对应着“三步三层”构架中“我”“练习”“创作”)课堂实践中,我以梵高、蒋兆和等国内外大师的自画像给学生以启发,让学生作一幅居家自画像,并且提出让学生多样化使用绘画工具作画。亮眼之处三:在第三单元“坚韧”(本课对应着“三步三层”构架中“社会”“感悟”“疗愈”)课堂实践中,而且本课为公共卫生事件中生命教育渗透入美术学科的单元化教学活动的收官之课,我在此课将学生的作业设置为“拒绝具象表达”,我希望通过学生涂鸦式的表达,将“坚韧”二字抽象地表达出来。我先将“坚韧”二字与学生展开文字性释义的分析,接着我大量出示了绘画语言基本要素———点、线、面、色彩、肌理的范例,并将课堂剩余时间交给学生作画,通过以上作品发现学生也能画出“大师范”,在积累了一部分绘画基本知识之后,学生酣畅地挥舞画笔进行绘画创作,完成了一次“以美疗愈”的身心体验。生命教育渗透进美术活动之中,并以单元化的思路设计出公共卫生事件中适合小学的美术课程,激活美术教育对学生心理的疗愈,呼唤出学生心中的勇气,启发学生对生命的意义有更深层的认识。

作者:邵勋 单位: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实验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