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与知识管理范例6篇

信息与知识管理

信息与知识管理范文1

信息管理与知识管理的主要区别:1信息管理活动主要涉及到信息技术和信息资源两个要素,而知识管理除信息技术和信息资源之外,还要管理人力资源。知识管理的目标就是运用信息技术、整合信息资源和人力资源,促进组织内知识资源的快速流动和共享。有效的控制显性知识(信息资源)和隐性知识(人力资源)的互相转化,实现知识创新。2从管理对象看,信息管理着重显性知识(信息资源)的管理,而知识管理着重隐性知识(信息资源)的管理与开发。3信息管理的工作重心是解决社会信息流的有序化、易检性和信息资源的整合问题。主要是通过对信息的收集、加工与处理,形成高度相关、比纳与检索和利用的信息资源。知识管理的工作重心是对信息进行分析、综合和概括,把信息提升为对用户决策有重大价值的知识资源,实现知识发现、知识创造和知识利用。4信息管理强调信息的加工、保存和服务;知识管理则以知识的共享、创新和利用为核心。传统戏系管理比较偏重于信息、知识资源的收集、整理、分析、传递、利用,把显性知识看作管理的唯一对象,忽略了知识包断。知识管理把信息管理的平台,机械的方式变为动态的知识创新活动,从而把信息管理提高到—个更高的层次。

信息管理与知识管理的联系 ,信息管理是知识管理的基础,知识管理是信息管理在深度和广度上的进一步深化和发展。信息管理为知识管理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因为共享信息是其关键因素之一,因而如果—个组织不能进行有效的信息管理就不可能成功地进行知识管理。

其一,知识管理需要信息管理理论与技术的支撑。知识管理的仓库, 是一个连续不断的过程。在知识经济时代,知识已成为一种基本的生产资料,但知识的创新离不开信息,而知识不能简单地从所得数据进行归纳概括中产生,由知识与信息的互动性决定了信息资源演变成为知识资源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需要运用信息管理理论与技术对信息资源进行感知、提取、识别、检索、规划、传递、开发、控制、处理、集成、存储和利用,通过学习过程与价值认知使信息转化为知识。信息管理理论和技术的发展为知识的采集与加工、交流与共享、应用与创新提供了得天独厚的环境和条件,为知识管理项目的实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因此,知识管理与信息管理是相互依存的。

其二,知识管理是对信息管理的扬弃。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传统的信息管理以提供一次、二次文献为主,而知识管理不再局限于利用片面的信息来满足用户的需求,而是对用户的需求系统分析,向用户提供全面、完善的解决方案,帮助用户选择有用的文献,提高知识的获取效率。二、是传统的信息管理仅局限于对信息的管理,而忽视对人的管理。其实在信息获取的整个过程中,人才是核心。知识管理认为对人的管理既可以提供广泛的知识来源,又可以建立良好的组织方式用以促进知识的传播,这适应了知识经济时代的要求。三、是知识管理通过对知识的管理,抛弃了信息管理中被动处理信息资源的工作模式,它与知识交流、共享、创新和应用的全过程融合,使知识管理成为知识创新的核心能力。

其三,知识管理是信息管理的延伸与发展。如果说售息管理使数据转化为信息,并使信息为组织设定的目标服务,那么知识管理则使信息转化为知识,并用知识来提高特定组织的应变能力和创新能力。信息管理经历了文献管理、计算机管理、信息资源管理、竞争性情报管理,进而演进到知识管理。知识管理是信息管理发展的新阶段,它同信息管理以往各阶段不一样,要求把信息与信息、信息与活动、信息与人联结起来,在人际交流的互动过程中,通过信息与知识的共享,运用群体的智慧进行创新,以赢得竞争优势。

信息与知识管理范文2

[关键词] 企业 信息管理 知识管理

企业的生存与发展依赖于对企业内外信息的综合利用能力,包括对外部市场信息、公共资源信息以及对企业内部信息如生产资源信息、产品开发信息、产品质量信息、市场销售信息、市场反馈信息等的搜集、处理和利用能力,所有外部信息只有在高效的转化为企业的内部信息并经过正确处理后才能转变为企业的业绩和竞争力。在经济环境法制化的推动下,企业外部信息的透明、公共属性特征将日益强化,因此从企业生存、发展、并不断推动业绩成长的角度来看,企业内部信息的搜集、处理、反馈和利用等一系列流程的正确与高效成为企业在经营管理中的关键环节,这就是我们所熟悉的信息管理。资本追逐利益最大化的本性决定了以资本为根基的企业首先要使企业的盈利能力最大化,这一巨大的力量驱使企业必须最大限度的加快流动资金流转效率,流动资金流转效率是由企业内部知识资源、产品物质资源(包括原材料、半成品、成品)的流转效率决定的。产品物质资源的有形、简单特征使企业在实际管控中较容易达到管理目标,而知识资源由于具有巨大的弹性导致对其进行有效管控难度较大,对知识资源管理的最终目的是提高附着于知识资源的资金的流转效率。这就要求企业必须对知识资源进行正确高效的管理,搭建科学高效的知识管理平台成为获取和利用知识、提高企业绩效的要素。

知识管理和信息管理都是有效运用资源追求企业绩效最大化。信息管理的目标是有效满足信息需求,信息管理的手段是通过资源的配置来实现其目标;知识管理是基于企业对知识创新的需要而发展起来的一种管理活动(管理机制)。虽然信息管理与知识管理在产生的背景、目标、管理内容及理论基础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但它们的作用基本一致。通过信息管理对企业的经营进行调节和控制、优化决策和资源整合,提高企业经营的效益。同时通过对知识资源的系统化和有效管理,实现知识的共享、创新和增值,最大限度地掌握和利用知识资源,提高组织和个人的应变能力、创新能力和竞争能力,从而提高企业的绩效。

一、企业知识与信息资源管理架构的搭建

1.企业知识与信息资源管理架构的常见形式。

(1)塔型架构,这是一种在大型企业中常见的传统资源管理架构。此类管理架构是依照企业的塔状组织结构搭建的,其优点在于产生在不同层级的信息在经过一般性筛选处理后逐级传递,可以减少重大决策判断失误,缺点是效率低下和容易产生信息失真。

(2)树型架构,这是一种适宜于中小型企业的资源管理架构,此类管理架构是依照企业的垂直组织结构搭建的,产生在不同层级的信息在经过一般性筛选处理后都直接传递给最高层级,其优点是高效,缺点是极易产生重大失误。

(3)扁平型架构,这是一种现代化的企业资源管理架构,它是依照企业扁平化的组织结构而搭建的资源管理平台。这种平台的搭建是以高素质的管理人才和团队成员为核心,企业要努力使每一个岗位的成员都能成为知识和信息的搜集者、识别者、使用者和管理者。这种架构可以较大程度的简化资源传递处理的流程,因此不仅可以有效避免过程的失真、也极大的提高了资源流转效率和正确决策效率。

2.不同管理架构对管理资源的掌控分析。

(1)在塔型和树型管理架构中,信息采集末梢单元发达灵敏,信息采集量庞大,是一种快速的采集方式。但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管理者通常会陷入洪水般的信息流中而不能自拔,如果加上企业管理者试图做出更多的决策,限于管理者自身不可能成为企业中所有领域的行家里手,决策失误是不可避免的。在这种模式下长期工作的各层级管理者的能力会随着时间的延续而弱化,信息传递过程中产生信息失真将不可避免。因此要发挥好这两种管理方式的优越性,除运用现代化的信息管理方法如:ERP信息管理系统外,必须培养各层级相关人员对信息的正确搜集、识别、处理和管理能力。

(2)在扁平型管理架构中,由于管理扁平化的初衷之一就是为了提高效率、减少信息失真,要求从企业团队的每一个基层成员、最小单元的管理者向上追溯到企业的最高管理者都必须具备与自身岗位职责相匹配的知识、信息管理能力,这种架构一旦搭建完成,由于大部分日常信息都已经在相应的岗位上高效正确处理,汇集到主渠道里传递的信息数量将逐级减少、重要性逐级增强、透明性逐级改善,这将会使领导者尤其是最高决策者,能够从洪水般的信息流中脱身,致力于处理事关企业决策的重大信息,从而制定正确的政策、调整企业的航向,推动企业业绩的持续增长。需要强调的是,扁平化管理成功的基础是改革领导方式和管理方式,构建科学合理的管理机制,培育能力具备的团队成员,尤其是各管理单元的管理人员,这是一个经常性的工作。

3.根据企业实际运营模式搭建科学的管理平台。企业从建立初期的粗放式管理、高速成长期的制度化管理到确立企业的核心经营理念、培育出完善的企业文化的成熟期,企业的价值理念、产品属性、人文环境千差万别,因此很难有统一的管理模式,任何企业的知识与信息资源管理都需要创造性,在知识与信息资源管理的每一个环节,都可以蕴藏着管理方式的创新。这种差异化是企业自身发展的内在要求,接受这种差异化将为企业营造可孕育出先进的管理理念和创新活动的基本氛围。企业管理者应根据企业的实际情况确立管理模式,搭建符合自身需要的高效科学的知识与信息资源管理平台。

二、企业知识与信息管理的策略

1.搭建科学合理的企业文化治理结构以确保知识、信息流转过程中的真实性和准确性。由于知识、信息循环本身引起的企业运转是否良性取决于其在整个循环过程中是否失真和各环节知识、信息处理者的主观作用,搭建科学合理的企业文化治理结构可以最大限度的确保知识和信息流转过程中的真实性和处理者的责任感。以先进的企业文化引导企业走上持续发展的道路,确保知识和信息管理的正确快捷。

2.通过树立企业理想引导组织成员不断为企业文化注入新的内涵。企业不可能仅依附于资本的增值本性保证企业业绩的持续增长和持续生存。无数的事实证明,只有那些把资本赋予必要的社会属性的企业才可以生存的更久。这其实就是要求企业的领导者要有理想,其中心内涵是领导者必须有两种核心的责任感,其一是有责任使企业保持持续增长,其二是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通过有意识的主动行为促进社会的进步和持续发展,即要承担与自身能力相匹配的社会责任。不仅如此,企业领导者还应努力把这种个人行为变成企业的行为,变成每个团队成员的行为,最终成为企业文化的核心内涵。在这样的指导原则下,能够在团队内部营造诚实、勤奋、轻松、开放的工作氛围,使每一个企业成员都成为高效正确的资源利用者和管理者,推动绩效不断提高。

3.建立完善的制度是企业资源规范化管理的基础。管理制度的搭建必须建立在人性化的基础上,知识与信息管理突出的特征表现在管理的刚性和柔性上,刚性是指知识和信息表达内容的证据、依据属性,柔性指的是知识和信息内容或隐含内容的不确定性和弹性。在知识和信息的搜集、处理、反馈、管理过程中有关环节的人员会将自己理性或非理性的判断、思想赋予流过的信息。团队成员中的差异性、个性化行为特征,有利于提高企业的敏感度。但这种行为特征对保证知识、信息流程中的真实性却是有害的。因此必须规范人们在知识和信息处理中的行为,即在深刻理解人性的基础上,建立完善的制度来约束每个成员,确保企业运作的聚合性作为企业管理的基础。

4.根据知识与信息管理的特殊性,合理设定管理指标。企业知识与信息管理的特殊性在于其刚性和柔性特征并存。刚性特征如:科研人员开发产品的数量、产品的技术指标等具有刚性特征,其易于衡量、量化考核,因此在重视实际绩效的企业里,管理者很容易依据信息的刚性属性如客户要求而制定大量的刚性指标,依据刚性指标进行业绩考核。这种考核方法在信息搜集、输入、传递、处理、反馈和管理过程都是良性和透明时,是行之有效的。但实际上所有的信息搜集、输入、传递、处理、反馈、管理、及最终的处置都具有不确定性,这就是管理的柔性特征,如产品的性能指标往往是有限的,而产品性能是无限的,性能指标不能完全涵盖性能。当这种不确定性的程度不可预知时,管理者在实际工作中就必须考虑管理的柔性特征,这就涉及到人性方面。制度可以约束人的行为,却无法约束人的思想;考核可以使人完成既定有限的产品性能指标,却不能约束他开发出完美无缺的产品;因为人人都知道缺陷是永存的,追求完美的动力更多地来源于人的思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柔性特征决定知识与信息管理乃至绩效管理的成败,管理者过于关注刚性特征如产品的性能指标,必然会引导具体工作者去努力实现既定的有限目标而忽略产品的真实性能,这也是很多企业绩效低下以及科研成果难以转化成产品的症结所在。就具体的管理项目来讲,管理者首先要做的是根据项目预研阶段获得的信息包括国内外该项目产品的发展历史、现状、发展趋势来甄别项目的刚性和柔性特征中哪一个占主导地位,并以此为基础制定不同的过程管理细节。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柔性特征占主导地位的项目难以实现预期目的的可能性远远大于刚性特征占主导地位的项目,对其进行量化考核非常困难。为实现更有价值的目标,管理者就必须随时关注过程信息,并逐步完善充实预期目标,及时给出指导性的意见,以达到确保绩效增长的目的。

5.加强企业知识与信息库建设,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企业应建立一个广纳企业内部和外部的知识与信息来源的机制,提供各种开放性的学习条件,建立能让丰富的信息和宝贵的知识不断更新的企业知识与信息库和顾问团队,使企业保持活力。因此,一是要有效组合知识与信息,使之成为系统的开放的资源;二是要继承和延展知识与信息的管理,使之不断演化和完善;三是要重视人的动态资源,让广大员工都成为知识与信息库的建设者;四是要做好知识与信息的选择、组织和管理,筛选并传播最相关和最有用的知识和信息。从而使企业能便捷、充分地获得知识分享和信息利用,推动企业创新,达到增强企业核心竞争能力,提高企业绩效的结果。

三、结束语

知识和信息已经成为企业组织中最重要的资源和可持续竞争优势的源泉,信息管理和知识管理成为企业战略的核心。从企业生存、发展、并不断推动业绩成长的角度来看,企业信息的搜集、处理、反馈和利用等一系列流程的正确与高效是企业在经营管理中的关键环节,而企业的学习能力和知识运用能力对其核心竞争力的提高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企业要搭建科学高效的知识与信息资源管理平台,对企业的知识和信息进行明晰化、系统化的管理和利用,培育能力具备的管理团队和工作团队,推动企业创新,从而提高企业组织整体的绩效。

参考文献:

[1]张祖忻:绩效技术概论[M].上海:上海外语出版社,2005

信息与知识管理范文3

关键词:知识管理 知识化监理 知识结构

信息工程监理是最近几年兴起的保障信息化建设质量的一种约束机制。它采用“五控两管一协调”的控制模式,对业主、承建单位的项目行为实施监督,保障信息化建设的质量,避免“豆腐渣”工程,起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一、信息化建设与知识管理

信息化建设是以知识管理为核心,信息资源为基础,提高组织核心竞争力为目的的全面整合或再造组织业务流程的过程。知识管理是获取、储存、学习、共享、创新知识的管理控制过程。在信息化建设中,企业、政府等组织通过知识管理,从现有的业务流程和数据中,挖掘、获取并确定各类知识资源,定位拥有专业知识、经验的个体,将个体的知识、经验、信息提升为组织的知识资源,有序传递、整合、规划和有效利用知识资源,有助于提高组织的整体业务、技术和管理水平。

在承建单位实施信息化建设中,知识管理是通过公司内雇员、部门、可能的跨国公司合作、与业主的沟通协调,传递、整合、有效利用本单位的知识资源,运用信息技术,通过设计最优技术方案、控制施工质量,共享和创造知识价值。

在信息化建设中,对组织内各种各类知识进行评估,挖掘、获取真正有用的知识。wWW.lw881.com知识不仅仅是信息,是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的集合。通过评估,区分知识和信息、知识管理和信息管理,以实现资源的充分开发与应用。

整合或再造业务流程,是与知识管理密切相关的。1990年美国管理专家michael hammer提出了“业务流程重组”(business process reengineeringbpr)的概念,它是以用户需求为导向,信息化、知识化为基础,对用户的业务流程进行再思考、关键性的重新设计和根本的变革,从而获得在成本、质量、服务和速度等方面业绩的持续改善。在业务流程重组中,信息(知识)的获取、分类、存储、利用,只有与知识管理结合,才能够发挥更有效的作用。

知识管理技术贯穿于信息化建设始终,它与信息技术相辅相成。在知识获取、学习、共享、创新的过程中,整合各种信息技术,构建完整的知识管理体系,是知识经济时代信息技术的新发展。

二、信息资源规划和整合

信息资源整合(information resource integrating, iri)的前提是进行统一的信息资源规划(information resource planning, irp),消除“信息孤岛”,共享信息资源。信息资源的规划是实施信息化工程的基础,irp的基础是建立信息资源管理基础标准,iri的实质是通过信息技术改造、重建或重构数据环境。信息产业部的《信息系统工程监理暂行规定》中定义信息资源系统为“以信息技术为主要手段建立的信息资源采集、储存、处理的资源系统”。

在信息化建设中,信息资源规划是很重要的一环。在组织的生产、经营、服务活动中,会产生大量的数据、资料、指标、图纸、报表及其它显性资源,也存在各种各类的知识、拥有专业知识和经验的个体等隐性资源。信息资源规划是对实施信息化后产生、控制、使用这些资源进行识别和分类;评估、挖掘、获取、共享各类知识;对承载信息资源的信息基础设施进行分析、设计和指导。

(一)信息资源规划的主要任务

信息资源规划的任务是对支撑业务流程的逻辑相关的数据进行分类,建立具有结构化、标准化、一致性的共享数据库。分析业务流程重组后产生、控制和使用的数据,了解各种数据的内容、范围、可靠性等,理解数据的共享要求和应用策略以及数据使用中的问题,使信息资源规划能够满足数据资源的管理要求。

(二)信息资源管理标准

信息资源管理标准是指决定信息系统质量的、进行信息资源开发利用的基本标准。威廉·德雷尔1985年在其《数据管理》专著中总结了信息资源管理的基础标准———数据管理五项标准,内容如下:

1.数据元素标准。数据元素(data elements)是信息资源中最小的信息单位,是抽象的数据对象。它的质量是构建稳定的数据结构基础的关键。数据元素标准包括数据元素命名标准、标数据元素识标准和数据元素一致性标准。

2.信息分类编码标准。是信息标准中的基础标准。信息分类编码(information classifying and coding)的对象,是一些最重要的数据元素,自动处理、检索、存储和传输信息的质量及效率与这些元素紧密相关。信息分类是根据信息内容的属性或特征,将信息按一定的原则和方法进行区分和归类,并建立一定的分类系统和排列顺序,便于管理和使用信息。信息编码就是在信息分类的基础上,将编码对象赋予有一定规律性的、易于计算机和人识别和处理的符号。信息分类编码工作要确定每个编码对象的编码规则、码表结构和代码表。

3.用户视图标准。用户视图(user view)是一些数据元素的集合,表示用户对信息需求和数据实体的最终解释。用户视图是数据的系统外在表现形式,是系统的输入、输出媒介和手段。用户视图与外部数据流是同一词,来自某个数据源或流向某个数据接收端的数据流。常用的用户视图有纸面的,如图纸、单证、表单、报表、账册等;有电子的,如屏幕格式等。

4.概念数据库标准。概念数据库(conceptual database)是用户对数据存储的最终解释。用户的信息需求,应首先界定概念数据库。概念数据库是综合信息资源用户的数据要求构成的全局数据库,表示数据库的整体数据组织状况和逻辑结构。

5.逻辑数据库标准。逻辑数据库(logical database)是系统分析设计人员的解释。在关系数据库模型中,逻辑数据库是一组规范化的基本表(base table),是从概念数据库中映射出的所需信息。逻辑数据库表示的是局部数据的数据库逻辑结构。

(三)信息资源规划方案

在定义数据管理标准的基础上,制定信息资源规划方案,为业务流程重组提供依据,为系统设计提供基础。

在信息资源规划中,将隐性资源转变为显性资源,有序传递、整合、规划和有效利用各类知识资源。因此,信息资源规划是资源的知识管理规划。信息技术的投资,可能不会给企业带来明显的效益,因为基于信息的竞争优势正在逐渐转变为基于知识管理的竞争优势,以信息资源规划为核心的信息系统规划,如果不实施知识管理,将不会产生显著的信息化效益。

(四)资源整合

资源整合是信息资源规划的关键。不仅仅信息整合,也包括各类显性、隐性知识的整合。如何在整合各类知识资源中创新,是信息资源规划的主要目的。在资源规划中,既要考虑信息化建设前期的知识挖掘、分类、整合;也要考虑信息化实施过程中形成的各类资源的收集、分类、整合,如何有序传递、有效利用;

还应考虑后信息化应用过程中将要形成的分散的、孤立的、相互关联的各类资源的整合。通过资源整合,实现资源最大可能的高度共享和有效利用,使内容和服务提升到新的高度,消灭大量存在的“信息孤岛”或“信息烟囱”,获得信息价值的最大化;使信息技术的投资获得增量,将潜在价值转变为企业发展的动力。

三、基于知识管理的信息工程监理

在信息化建设中,采用全面质量管理的思想。实施全面质量管理,是信息工程监理的控制目标。美国质量管理专家费根鲍姆(a. v. fergenbaum)于20世纪60年代提出的全面质量管理思想,是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和经营管理的需要逐步发展起来的现代化质量管理学科。其深刻内涵已经远远超出一般意义的质量管理领域,而成为一种综合的、全面的经营管理方式和理念。

如何在信息化建设中实行全面质量管理,以保障信息系统工程的质量,是需要在实践中探索和研究的。信息化建设监理机制是保障信息系统工程质量的重要手段,“三控、二管、一协调”及知识产权保护和安全控制是监理的核心,也是在监理过程中实行全面质量管理的核心。

(一)全面质量管理的定义

全面质量管理在iso 9000族标准中的定义为:“一个组织以质量为中心,以全员参与为基础,目的在于通过让顾客满意和本组织所有成员及社会受益而达到长期成功的管理途径”。在知识经济时代,这种管理应向知识管理延伸和发展。建立知识管理体系,是提高企业竞争力、推动企业发展的动力。实施全面质量管理就是建立质量控制的知识管理体系。

知识管理贯穿信息化建设的始终,在全面质量管理过程中得到体现。通过知识管理,帮助企业从已存在的信息中挖掘、分析、整合有用的知识,发现和创造新的知识,提升质量管理的质量。信息化的特征是技术和服务,在知识管理中实现创新是信息化发展的源动力。

(二)信息工程的知识化监理的内涵

信息工程的知识化监理,融合个人知识(经验、专业、技术等)积累和企业知识(记录、文档、文化等)积累,使质量管理不仅仅停留在文档化、参数化、流程化、制度化的作业中,而具有质的提高,促进个人知识和企业知识的相互转化。

在监理过程中,促成业主与承建方、业主与监理方、业主与业主、承建方与监理方之间的知识转移。在信息化建设中,由于业主缺乏相应的技术、知识、经验等准备,监理的介入可以帮助业主与承建方沟通,了解承建方的技术路线、设计思想、公司实力、技术服务和支持等;帮助业主与已实施信息化的企业交流,学习经验、吸取教训、规避风险;提供对承建方的评价、解决方案的评价、项目实施方法的评价、项目阶段和完成的评价以及技术服务和支持的评价等;提供风险管理、质量管理、进度管理、投资管理、安全管理、文档管理等相应知识。在这个过程中,完成了多样性、多方位、多层次的知识转移。

信息工程监理在信息化工程中,通过实施零缺陷、戴明环、6σ等全面质量管理方法和iso9000质量管理体系标准,提高对质量、质量管理的认识,形成以知识管理为基础的质量管理作业流程,保证信息工程的质量。实现信息和知识资产的积累和保存,促进内部信息和知识的流通,达成组织内部知识的共享。

四、信息工程监理的知识结构

(一)信息工程监理的总体架构

信息工程监理的总体架构由5部分构成:⑴监理目标是信息系统工程总体目标和任务,包括五个阶段,即项目孵化、规划设计、项目实施、验收测试和运行维护;⑵监理范围,即监理职能×监理内容;⑶监理实施;⑷监理支撑;⑸系统评测。

(二)信息系统工程监理的知识结构

信息系统工程监理的知识结构,由5个维度的知识空间组成:

1.监理范围。这个知识维度是由监理职能和监理内容构成的一个矩阵。监理范围是信息系统工程监理知识结构的核心,其它知识元素都是以监理范围为中心,辐射信息系统工程整个生命周期。

信息系统工程监理包含7项职能:决策与领导、规划与设计、组织与人事、协调与沟通、控制与监督、投资、评测与创新。主要内容包括:质量控制、进度控制、投资控制、安全控制、知识产权控制、信息管理、合同管理、组织协调。

2.监理目标。与信息系统工程监理总体架构中监理目标是对应的。这个知识维度主要包含两个内容:

(1)信息系统工程的总目标。这个总目标因项目的不同而存在差异。信息系统工程监理根据不同项目的特点,协助用户在目标选择、制定中,考虑系统的前瞻性、实用性、先进性、可靠性、安全性、业务流程重组或再造等。监理的目标就是支持和保证这个总目标成功实现。

(2)信息系统工程的任务。信息系统工程的主要任务包括项目孵化、规划设计、项目实施、测试验收、运行维护等。监理的目标就是保证工程项目各个阶段任务目标、质量目标、进度目标、投资目标、安全目标、知识产权目标的顺利实现。

3.监理实施。在这个知识维度中,根据工程的特点、用户的需求、进度的安排、资金运用及相关条件等,并参照信息系统工程生命周期内的各个阶段划分监理实施各阶段。监理的实施一般分为4个阶段:前期准备、监理规划、过程控制、监理结束。但监理实施的阶段划分并不一定与信息系统工程生命周期各阶段有对应关系。

4.系统评测。这个知识维度强调信息系统工程生命周期中各个阶段的质量评价、风险评估、安全评测等。评测是在监理范围的知识维度内调控。

5.监理方法论。在监理范围内,根据项目特点,为实现监理目标采用的知识原理、方法、设施、工具、法律、法规、标准、规范等的集合,是实施监理的依据和手段。

信息系统工程监理知识结构一般是按照各个维度的知识展开,但5个维度的知识不是相互孤立的,它们之间相互渗透、相互融合。由此构成信息系统工程监理知识空间。

信息工程监理,是我国独特的项目管理约束机制。实施知识化监理,是项目管理的延伸和发展。监理单位应注重信息化过程中,在以信息资源规划为核心的信息化规划中展现的知识特点、知识结构和知识转移等,注重企业内部外部的知识积累和共享,用知识指导监理。实现监理过程的知识管理,极大提高信息工程的质量。

[参考文献]

[1]郎庆斌等.信息系统工程质量控制[m].人民出版社, 2005.7.

信息与知识管理范文4

【关键词】电子政务;信息管理;资源优化;服务型政府;应用层

电子政务是政府管理政务信息的工具,即通过网络技术将管理和服务集成优化,超越于各部门的分隔限制,将最优质的服务于管理提供社会大众。政府间电子政务(G2G)、政府商业机构电子政务(B2G)、政府与公民电子政务(C2G)是政府电子政务的主要形式。知识管理是一种指导思想,对电子政务的开展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引领着电子政务的发展方向,电子政务与知识管理思想的融合更能够促进政府电子政务的发展。

1知识管理下的电子政务信息整合体系概述

现如今出现的电子政务建设的问题有,各个部门的网络各自为政,结构布局多样,一个统一化的电子政务网络还未形成;政务部门网站首页建设有待提高,各个类型功能更新不及时;业务应用于社会需求有较大的差距,有些事关群众生活的各类型业务系统还未进行建设,各个部门政务系统不能实现互通和互联;信息资源开发滞后,虽城市网站发展速度加快,但是资源交换比较少,存在资源信息总体规模小和共享程度低的问题。针对上述问题电子政务管理部门将获取的各类资源进行整理,利用互联网信息技术进行广泛传播与共享,发展知识管理型电子政务可以极大实现政府信息公开化,加快电子政府的向前发展。信息资源整合要改变传统的电子政务模式,建立适合新时代的电子政务。在建立新模式的电子政务核心在于把知识管理放到电子政务的首要位置,将知识管理核心中的知识共享、技术挖掘等手段充分应用。信息资源体系利用知识管理的高效共享性也将进一步让电子政务体系越发完善,发挥电子政务在新时期的最大化作用。

2知识管理下的电子政务信息整合目标

知识管理下的电子政务建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如果将知识管理的核心进行发挥可以提高政府间各个部门之间的协调性,更好的为社会提供服务,因此可以说知识管理是电子政务能否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我们从电子政务建设比较成功城市来看,有越发重视知识管理的趋势。电子政务信息整合目标主要有以下几个:(1)将电子政务统筹建设,把电子政务搭建在政务系统的底层。(2)实现行政电子政务的电子审批和阅览。(3)扩容数据库建设,不断增加数据库容量以实现各个部门之间的数据共享。(4)完善电子政务安全防范体系,确保电子政务系统可以安全运行。(5)制定电子政务制度与标准,以实现电子政务长效规范化运行。

3基于知识管理下的电子政务共享云平台模式

3.1分层共享模式的搭建

电子政务系统中实行统一的政务共享平台是电子分组和知识流程的综合表现,政府信息门户是最外在的表现,电子分组是政务信息门户中各类知识的逻辑展现。知识逻辑处理与有序的知识中心是知识处理逻辑和底层知识存储在电子分组中的实现。我们可以把这个信息共享模式分为数据层、应用层、表现层。在数据层主要是将政务信息资源库中的信息在规范的交换格式的支撑下实现异构数据汇集、多维数据加工、政务信息合成,现如今大部分采用云计算平台,云计算平台具有成本低和可靠性强的特征。在应用层将政务内网和政务外网有机统一。在政务内网内实现各部门之间的协调办公,政务外网实现一网式的服务和一表式的服务。在表现层中政府要搭建政府信息门户网站、政府公务人员服务网、社会企业服务网相同一的GIP即通用信息门户系统。电子政务系统的底层信息资源库的建设是构成有序政府知识的重心,是电子政务信息资源建设的集中体现,支撑着整个应用层和表现层。应用层的一站式和一网式服务将是整个政务系统的发展方向。

3.2政务知识的分类逻辑

GIP应划分出企业、政府、公众三个不同的入口,企业入口可以进行行业划分,数据信息由法人单位提供。政府入口也可以按照行业进行划分,例如有研究机构、教育机构、社保机构等,这部分的数据有数据库提供支持,公众入口的可以按照年龄、职业、区域进行划分,为公民提供一个个性化和全方位的指导与服务。知识分类必须有关键词作为基础,因此在数据收集、知识挖掘、内容管理过程中要注重主题的应用。电子政务主题词表示是整个信息资源库和资源交换的基础,在电子政务资源目录中发挥着基础和核心的作用。

3.3政务流程重组与政府知识中心建立

在政府电子政务实施的过程中要对知识管理为基础进行政府业务重新梳理,按照用户最便利的原则进行重组。对于政府知识中心的建立要规范标准,第一要建立规范的信息采集机制,对各部门收集的数据进行统一协调,对能够归并和共享的信息要及时处理,在后台应用软件上要走一条标准化的道路,让信息收集系统规范化运作。第二要制定统一的分类编码标准,让单位名称和网站信息采用统一标准名称,在检索栏中实现时间和类型字段的合成编码,方便信息检索。最后要采用与数据管理模式相对应的信息共享机制,可以采用内部集中管理和外包等形式相结合的管理办法,对收集到的信息进行分析,形成对政府决策有帮助的数据支撑,为政府提供最为优化的共享信息。

参考文献

[1]吴延卯.基于云计算的电子政务中心的研究[J].数字技术与应用,2013(03).

[2]尹霞,周明昱.云计算在省级电子政务系统建设的思路浅析[J].现代电信科技,2012(10).

[3]鲁俊杰,侯卫真.面向信息资源整合的电子政务云平台构建研究[J].图书馆学研究,2012(13).

信息与知识管理范文5

关键词 可拓学;信息管理;知识管理;智能知识管理;知识经济

中图分类号 F063.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673-0461(2011)11-0006-04

一、引言

随着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管理信息系统、互联网、数据挖掘、知识管理等正在不断改变着社会组织的环境。人类对计算机智能水平的要求也随之越来越高。而要提高计算机的智能水平,离不开人工智能技术。可拓学作为广义人工智能的理论基础之一[1],在识别、搜索、诊断、数据挖掘[2]、知识管理[3]、创新[4]、策略生成[5][6]等领域的研究与应用向人们展示了可拓工程方法良好的应用前景。可拓学形式化处理矛盾问题的功能正为自主创新提供基本方法和构建模型 [7]。但如何综合利用现有信息管理、知识管理的研究成果,丰富可拓学的方法体系,如何引入可拓学的方法论指导信息管理和知识管理的学科发展,使之更具有智能性,如进行智能信息搜索,帮助人们找出高水平的问题解决策略,甚至辅助人们进行创新等,对这一相互促进模式的系统研究目前还非常缺乏。

因此,本文拟分析信息管理和知识管理发展中面临的问题,研讨可拓学如何提高信息管理和知识管理的智能性,同时如何利用信息管理和知识管理学科的研究成果,丰富可拓学的基元库和可拓变换方法库等。在此基础上,分析信息管理、知识管理与可拓学的相互促进模式,从而进一步提高可拓学在人工智能基础理论方面的构建作用和社会价值。

二、可拓学对信息管理的促进作用

信息管理研究于20世纪80年代开始启动,近30年来,信息研究得到了不断的完善和发展。我国于1998年7月在高校设立了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我国信息管理学科尽管取得了较大的成果,但也发现存在缺乏明确的目标定位等问题。

1. 信息管理学科发展中的问题

目前信息管理的研究主要侧重于信息系统的规划、设计以及信息的收集、检索、分类、存贮和传播等,目的是方便人们信息存储、查询和检索等。高校开设的信息管理课程的教材也主要侧重信息的“采集、传递、编码、加密、存储、加工、传输和利用”,理论性强,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管理的实务相对缺乏,对企业管理所需的信息如何综合利用涉及不多,更没有从信息如何为提升管理决策进行智能服务的角度进行深入研讨[8]。信息管理如何为社会、企业服务定位模糊。初看起来信息管理可以帮助企业做很多事情,操作起来又发现真正做深、做透的事情不多,企业信息化成为很多企业的负担。决策依赖数据、信息和知识。知识经济时代面临数据爆炸和知识过载,只有最终把大量的数据和信息转化成智能性较高的知识才能为决策提供有效的支持[9],从而为企业提高预见力、反应力和适应力提供平台,为企业自主创新等提供方法、工具[4]。

2. 可拓学促进信息管理向智能化方向发展

通过融合可拓学理论方法,可以促进信息智能查询、收集等工作的开展,形成从信息到知识、策略的一系列方法、技术。具体表现在:

(1)可拓学使信息搜索导向策略搜索。目前国内企业偏重信息系统建设及实施方面,重视信息的“收集、整理、存储、查询、传输”等,大部分工作内容是如何设计开发一般的管理信息系统,对信息的“加工和利用”重视不够,导致管理信息系统上线后,业绩没有明显改善,感觉不到信息化的价值;同时储存设备需要不断升级,而存储的数据过三至五年就作废,更让高层只看到投入,而看不到数据、信息的作用。可拓学通过与数据挖掘结合,提出了可拓数据挖掘[2]的算法,当存储的数据和信息达到一定规模,可以挖掘出不合格品向合格品转化、客户由流失向忠诚转化、销售额由下滑到上升等的变换策略知识,使信息管理真正创造商业价值。

可拓变换理念与可拓策略生成的方法将促使信息搜索向策略搜索转换。现在利用搜索引擎可以查询到大量信息,但人们往往淹没在信息中,无法作出正确的决策。在传统搜索引擎的基础上,增加可拓变换的方法与算法,可以逐步实现智能性更高的策略搜索,帮人们发现从特定条件出发到达目标的策略、步骤等。

(2)可拓学促进信息管理为创新服务。在环境多变的信息时代,企业竞争力是以创新为主导的。让企业成为自主创新的主体已经成为政府的重点工作的目标。然而,多年来企业自主创新能力的提升却异常缓慢。其中创新能力提升缓慢的根本原因在于目前的创新主要依赖个人能力,缺乏有效的方法和辅助工具,创新的方法虽然有很多。但大都具有较大的随机性和偶然性,创新效果很难保证,且可重复性、可实施性不强。创新方法和工具不足正成为制约创新能力提升的瓶颈。

利用可拓学和信息管理技术能够在特定领域的信息框架下,进行系统性发散、可拓变换、优度评价和计算,从而辅助人们的创新活动[4]。企业信息管理技术要围绕可拓变换的目标,充分调动各种知识资源从论域、关联准则、元素等入手,拓展创新服务的功能。充分利用企业的核心技术、人力资本、声誉、营销策略、营销网络、管理能力、财务状况、研发能力、企业文化等资源,并有效地组合到信息基元库中,最后同可拓变换方法、优度评价法等配合应用,从而孵化出形式化、流程化的自主创新能力。

(3)可拓学可以规范信息表达的一致性,为智能系统打好基础。基元理论认为,大千世界由万物构成,物与物的互相作用就是事,物于物,物与事,事与事存在各种关系,物、事和关系形成了千变万化的大自然和人类社会。描述物的是物元,描述事的是事元,描述关系的是关系元。物元、事元和关系元通称基元,构成了描述信息的逻辑细胞。对于复杂的现象,可以用它们复合而成的复合元或基元的运算式来表示。以复合基元或其运算式表示的信息统称为复合信息元。

利用可拓学理论和方法,可以建立表示信息和知识、具有生成知识、产生策略和评价策略的规则的形式化体系[1],给定问题的目标和条件环境,可以基元简洁地表示收集到的信息;同时,能够按照某些变换规则,生成解决问题需要的知识或解决该问题的策略,并对这些策略进行评价,从而为人类创建高水平的智能计算机创造条件。根据信息的各种不同内容,一般可以用物元表达陈述型信息、用事元表达行为型信息、用关系元表达关系型信息、复合元表示复杂信息等。

三、可拓学对知识管理的智能化提升作用

知识管理拓展了信息管理的对象,优化了信息管理的目标,强调知识为决策服务。知识服务决策的过程可以看作或抽象为一个“问题求解”的智能活动。信息爆炸与知识过载对知识管理这一智能活动提出了新的要求。而可拓学研究的矛盾问题处理是具有代表性的智能活动[10],其研究成果可以为知识管理的智能化提升提供方法论指导。

1. 知识管理在发展中遇到的问题

知识正成为促进经济增长,塑造公司核心竞争力的关键性因素,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体系正在世界范围内形成[11]。但隐性知识分享的困难[12][13]导致80%以上知识管理项目的实施都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知识管理正成为一种高风险的投资。

基于信息化产生的数据大量积累的压力以及解决隐性知识分享困难和知识不足的动力,数据挖掘 [14]已成为信息时代获取知识的重要手段。通过数据挖掘获取的知识极具新颖性,往往是无法从专家经验中得到的,其特有的不可替代性、互补性为辅助决策带来了新的机遇,并促使知识管理研究重心发生转移[15]。然而,通过数据挖掘获取的知识是伴随着新技术而产生的一种新知识,它不同于在当前知识管理领域中探讨的主要知识类别。如在当前知识管理中一种最重要的知识分类方式为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但是数据挖掘获取的知识是将隐藏在数据库和互联网中的规律,通过深入挖掘分析而得到的,它很难用显性知识或隐性知识来描述其特征。正因为此,当前知识管理理论和方法还没有探讨如何有效地管理上述由数据挖掘获取的知识。事实上,在应用数据挖掘获取的知识过程中已经发现很多问题:

①数据挖掘得到的知识数量巨大,往往无法有效地选择应用。在超市、公交、电信、银行、证券、期货等领域,数据积累非常快,每周的数据都有可能挖掘出新颖的知识,知识迅速积累,使社会由数据爆炸即将进入知识爆炸[16]时代。

②不同挖掘算法得到的知识表现形式差别很大,质量参差不齐,知识之间存在不一致、甚至冲突,靠经验无法有效识别。

③无法预知知识的时效性。数据挖掘获取的知识是根据某一时刻的数据集得到的,而现实数据在不断变化中,无法及时识别数据变化到何种程度时,原有挖掘得到的知识需要更新。

④挖掘用的数据集往往来自不同部门,挖掘得到的知识也分散在各个部门,由于结构的多样化等难以得到集成应用,无法反映系统的整体规律。

由于数据挖掘得到的大量知识具有多样性、粗糙性、时效性和分散性等特点,需要靠专家经验进行鉴别、筛选才能有效利用。当产生的这类知识数量很大或者表现形式可解释性差时,人工识别变得非常困难。另外,识别出的知识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会失效,同时新的知识也在不断产生,而且,用户经常无法识别边界条件,导致人工审计大量知识的成本高,工作量大,周期长。

2. 可拓学使知识管理走向智能知识管理

有效管理数据挖掘获取的知识并非易事,基于可拓学的研究成果,提出有机结合专家的隐性知识,实现数据挖掘获取的知识智能化管理的思路,使知识具备一定的自记忆、自学习、自识别、自适应等智能特性[9],便于基于情景的智能知识应用,从而极大地提高数据挖掘得到的知识的利用效率和效果。

可拓集合的思想对数据挖掘知识的表达、评价、集成和智能应用带来新的视角,智能知识[9]的原理和机制的深入研究,将为数据挖掘和知识管理项目的实施提供理论指导。知识管理一方面面临知识分享瓶颈导致的知识匮乏;而另一方面,数据挖掘获取的知识量大、表现形式多样,不能得到有效利用,智能知识[9]的研究将为这两个困扰知识管理和数据挖掘有效应用的主要问题的解决提供参考。并将进一步促进数据挖掘的企业应用水平,帮助企业深入理解客户、把握市场需求及产品定位,对持续提高组织的决策水平,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具体表现在智能知识的基元表达与变换等方面。

目前,人工智能领域中常用的知识表示方式主要有谓词逻辑、框架、语义网络、产生式规则、本体、XML等几种。通过对多种方法的比较,我们发现用基元表达知识可以统一格式,内容上便于扩充,同时便于利用可拓变换技术实现后续的知识推理、审计及自动推送应用。智能知识为具备记忆、识别、自动适应等功能,必须具有元知识、情景知识等记忆信息。信息元之间的关系是知识,包括发散型知识,蕴含型知识和可扩型知识等。用条件信息元表示知识的前提条件,结论信息元表示知识的后件,用可拓变换或它们的运算式表示智能知识的主体内容,用附加物元信息表达智能知识的记忆信息[9]。

另外,可拓学在以下方面也有助于知识管理的智能管理模式研究。如①用可拓数据挖掘方法挖掘智能知识的算法。②数据挖掘获取的原始粗糙知识的过滤技术与转化技术。③智能知识的推理技术,研究如何使知识融合产生新的更有价值的知识。④智能知识的主动推送技术,研究如何使知识在合适的时间主动提供给合适的使用者等。

四、信息管理、知识管理对可拓学的促进作用

1. 信息管理为可拓学基元库的建立提供信息来源和工具

可拓学用形式化的模型研究事物拓展的可能性和开拓创新的规律与方法,并用于解决矛盾问题 [17]。它解决矛盾问题的前提是构建条件和目标的基元库,并进行蕴含分析、共轭分析等发散思维,进而通过拓展变换、传导变换以及转换桥等形式化、流程化地产生一系列创新策略,通过优度评价,最后选择最佳策略实施[6]。基元库的建立仅靠个人经验和知识积累是远远不够的,必需借助信息管理手段,利用互联网资源、管理信息系统的数据分析等[12],构建系统全面的基元库,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拓展。如基元的相关属性有哪些?针对某属性常用的量值有哪些?属性之间存在哪些类型的关系等。信息管理提供的构建基元库方法与工具主要有:

①搜索引擎。根据一定的策略、运用特定的计算机程序搜集互联网上的信息,在对信息进行组织和处理后,并将处理后的信息显示给用户,是为用户提供检索服务的系统。如Google、Baidu等。

②文本挖掘。分析非结构化的文本信息库的内容,发现文档数据集中概念、文档之间的相互关系和相互作用,为用户提供相关知识和信息。如自动分类与关键词抽取等。

③数据挖掘[14]。对来自信息管理系统的数据进行挖掘分析,产生新颖的信息与知识,拓展基元库。如生成的关联规则、聚类知识等。

2. 知识管理为可拓学进一步丰富基元库、变换库的内容

“现代管理之父”彼得・德鲁克认为,知识是企业的资源,但任何知识只有当它应用于实践,改变人们的生活,这种知识才会有价值。同样,可拓学要服务于社会,需要有易懂易学的教材,需要有与行业结合的基元库、变换库,而可拓学专家不一定是行业专家,如何构建行业基元库呢?知识管理的研究为我们提供了思路。

首先,隐性知识的研究有助于把专家经验转化为基元。行业知识和信息存在隐性和显性两种形式。隐性的如专家经验、默认的行规、潜规则等,显性的如文档资料、行业标准、互联网信息、交易数据库等。知识管理的一个重要目的是让每个人的智慧在组织中充分发挥出来。个人是知识的主体,知识创造的根源,组织是知识成为生产力的放大器。个人的隐性知识转化为组织中的显性知识是知识创造的开始,将成为个人或组织成功的关键。野中郁次郎提出4种知识创造转换模式[18],指出可通过同化、外化、结合、内化的步骤使隐性知识和显性知识之间进行不断的转化,进而促进企业对知识的创造与吸收,这一知识管理研究的经典理论模式可以引入可拓学中,提高基元库构建的效率。如显性化个人或团队中的隐性知识扩充基元的属性、量值等。

其次,知识管理系统相关的研究成果[13]可以应用到基元库构建中。近年来国内很多公司已逐步在企业内部建立知识管理系统,从已有的知识库管理系统中抽取基元库也是一个很有前景的研究方向,因为知识库已经是结构化数据,只需结合信息技术做接口开发即可。

另外,知识管理综合集成方法的研究有助于可拓学完善从理论到应用的体系架构。一般把知识管理划分为三层框架[19]:第一层是知识资源的构成,具体包括:参与者的知识、文化、结构、知识产品、目标、战略、外部环境、讨论。第二层是知识处理过程的构成:获取、甄选、内化、使用、产生、外化。第三层是知识管理影响因素构成:管理、资源、环境。最终通过综合集成方法,把专家体系、信息与知识体系以及计算机体系有机结合起来,构成一个高度智能化的人机结合体系,把人的思维、思维的成果、人的经验、知识、智慧以及各种情报、资料和信息集成起来[20]。可拓学从理论到应用也需要构建一系列模型,把人员要素、知识、资源、解决矛盾问题的过程、组织文化、信息技术等集成起来,为企业实施可拓工程提供一种综合方法,为实践应用提供有效支持。

五、结论与展望

通过对信息管理、知识管理与可拓学的研究表明,可拓学可以为信息管理、知识管理提供基元统一建模,用以表达形式多样的信息与知识,这一新的知识建模方法,为后续多类异构信息、知识的集成管理和智能应用研究打下了基础。其次,可拓学有助于提升信息管理和知识管理的智能性,使信息管理由信息搜索转向策略搜索,使知识管理转向智能知识管理;同时,信息管理与知识管理的研究也为可拓学的发展提供了方法与工具,有助于基元库的系统构建与完善,并有助于可拓学应用模型的完善。在此基础上,将逐步形成流程化、形式化的可拓创新方法体系,提高自主创新的效率。因此,对可拓学、信息管理与知识管理进行集成研究,将进一步促进知识经济的发展,具有非常好的研究前景。

进一步的研究可能需要借鉴、利用其它交叉学科和相关领域的理论和方法。如心理学、社会学、生物学、控制论等等,并通过理论研究和实证研究相结合,定性研究和定量研究相结合,在科学方法的指导下不断试验、探索、模拟、实践,使可拓学更好地为信息管理与知识管理的智能化模式服务,为企业自主创新服务。

[参考文献]

[1] 涂序彦. 可拓学――研究“矛盾转化,开拓创新”的新学科[J]. 中国工程科学,2000,2(12):97.

[2] 蔡 文,杨春燕,陈文伟,李兴森. 可拓集与可拓数据挖掘[M]. 北京: 科学出版社,2008:6.

[3] 李兴森,张玲玲. 知识过载与智能知识管理[J]. 软件世界,2008(2): 89-90.

[4] 李兴森,李 萍,朱正祥. 可拓思维辅助企业管理创新[J]. 科技智囊,2009(2): 40-43.

[5] Cai Wen,Yang Chunyan,Wang Guanghua. A New Cross Discipline-Extenics[J]. Science Foundation In China,2005,13(1): 55-61.

[6] 李立希,杨春燕,李铧汶. 可拓策略生成系统[M]. 北京:科学出版社,2006:7.

[7] 周志丹,李兴森. 企业自主创新的可拓创新模型构建与应用研

究[J]. 科学学研究,2010,28 (5):769-776.

[8] 程少峰,雷 鸣,李兴森. 论信息管理学科发展中的问题及对策[J].科技进步与对策,2009(10):27-29.

[9] 李兴森,石 勇,张玲玲. 从信息爆炸到智能知识管理 [M]. 北京: 科学出版社,2010:4.

[10] 蔡 文,石 勇. 可拓学的科学意义与未来发展[J]. 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2006,38(7):1079-1086.

[11] 成思危. 经济全球化与中国的应对[J]. 自然辩证法研究,2001,17(5): 1-5,20.

[12] Alavi,M. and Leidner D. E.,Review:Knowledge Management and Knowledge Management Systems:Conceptual Foundations And Research Issues[J]. Mis Quarterly,2001,25(1): 107-136.

[13] 潘旭伟. 集成情境知识管理中几个关键技术的研究[D]. 博士学位论文,杭州:浙江大学,2005.

[14] Olson,D L,Shi Y. Introduction to business data mining[M]. McGraw-Hill/Irwin,Englewood Cliffs,2007.

[15] 李兴森,李爱华,张玲玲. 论知识管理研究重心的转移[J]. 当代经济管理,2010(12):1-6.

[16] Shi,Y. and Li X-S. Knowledge Management Platforms and Intelligent Knowledge beyond Data Mining,Advances in Multiple Criteria Decision Making and Human Systems Management: Knowledge and Wisdom[M].Y. Shi et al. (Eds.),IOS Press,2007:272-288.

[17] 杨春燕,蔡 文. 可拓工程[M]. 北京:科学出版社,2007:8.

[18] Nonaka,I.,A dynamic theory of organizational knowledge creation [J]. Organization Science,1994,5(1):14-37.

[19] Holsapple,C.W.,Joshi K.D.,Knowledge management:A three fold framework[J]. The Information Society,2002(18): 47-64.

[20] 顾基发,唐锡晋. 综合集成与知识科学[J]. 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2002,22(10):2-7.

Study on the Relationship among Extenics, Information Management

and Knowledge Management in the Knowledge Economy

Li Xingsen,Liu Yanbin

(Ningbo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Zhejiang University,Ningbo 315100,China)

信息与知识管理范文6

摘 要:共同知识概念引入会计研究在我国基本上还处于初始状态。本文应用共同知识理论分析研究了会计信息形成过程中,供求双方的行为动机及相关能力对会计信会计毕业论文息质量的影响,认为扩大共同知识是当前改善和提高我国会计信息质量的一条崭新路径。

关键词:共同知识;会计;会计信息供求;会计信息质量

 

common knowledge, supply and demand of accounting information and information s quality

abstract:in china, it s still at the initial stage to apply common knowledge to analysis of accounting. the paperdiscusses the behavior motivation and relative ability of supply and demand as well as influence on the quality of accountinginformation by the theory of common knowledge. it is considered that enlarging common knowledge is a 51lunwen.com/kjbylw/new way to improvethe quality of accounting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today s conditions.

key words:common knowledge; accounting; supply and demand of accounting information; quality of accountinginformation

一、问题的提出会计是一个提供信息产品的技术系统。尽管人们对会计信息产品的性质尚有公共产品说和私人产品说等不同的认识,但对会计信息的可靠性和相关性等质量特征的要求则有广泛的共识。正如任何物质产品的交易存在着供应方和需求方一样,在会计信息市场中,会计信息产品也存在着供应方和需求方。虽然供求双方对会计信息产品质量的要求不可能完全统一,但提供高质量的会计信息始终是会计这个技术系统的基本目标和内在要求。近年来,随着会计信息作用的被肯定,对会计信息质量的关注便成了一个全球性的社会热点,与此相适应,有关会计信息形成机制、会计信息失真及其原因、会计信息披露与监管、会计诚信与职业道德等等的研究也有了重大的突破。从会计信息系统的运行机制分析,在会计信息的形成、传输和运用的整个过程中,影响会计信息质量的主要因素是会计信息供求双方的动机、会计规则(会计法律、会计准则、会计制度等)和会计信息质量监管等。蒋尧明研究了会计信息的真实性问题,在分析比较了客观真实和法律真实两种判断标准后,提出了判断会计信息真实性的现实标准只能是法律标准的观点。吴联生则将会计信息失真分为规则性失真、违规性失真和行为性失真三类。王乔、章卫东把上市公司会计信息操纵行为的动机归纳为政治动机、小团体利益动机等七种动机[1]。美国安然事件后,引发了学术界有关会计准则的制定以规则为基础还是以原则为基础的大量争论,以及有关对会计师事务所和注册会计师的管理以行业自律为主还是政府监管为主更有效的广泛研究。然而诸如此类的研究,大多以委托—理论和合同(合约)理论为基础,通常总是把“信息不对称”作为会计信息质量不高或者会计信息失真的一个根本性的原因。如孙铮等认为:会计信息的提供,“由于供应方和需求方存在着信息的不对称,作为供应方的企业,常常利用自身的优势(占有信息资源的优势)从事舞弊”[2]。毫无疑问信息不对称确实会影响会计信息的质量,但对信息不对称究竟如何影响会计信息质量、假如信息对称时会计信息质量是否一定会较高等问题,现有研究都未能给出较满意的答案。共同知识的概念给了我们新的启发。共同知识与人们的有限理性问题结合在一起,共同知识与信息对称或不对称结合起来,可以说明和解释众多复杂的经济问题,包括会计信息的供求及其质量问题。

二、共同知识及其应用共同知识(common knowledge)概念的精髓是“知他人所知”。按比较直观的说法,“共同知识”就是每个人都知道的事实,每个人都知道每个人都知道的事实,每个人都知道每个人都知道每个人都知道的事实……因而,“共同知识”是一个关于知识的无限推理链。当每个人都知道事实时,即你知道、我知道事实时,这是共同知识的第一层次;当每个人都知道每个人都知道事实时,即我知道你知道事实、你知道我知道事实时,这是共同知识的第二个层次;当每个人都知道每个人都知道每个人都知道事实时,即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事实、你知道我知道你知道事实时,这是共同知识的第三个层次,以此类推以至更高的层次。可见共同知识是所有可以推测知识的交汇的总和。按照谢识予的研究[3],哲学家d. lewis (1969)在描述“我知道你知道”的无限归纳过程时首次使用了“共同知识”的概念。共同知识的正式定义,由robert aumann (1976)引入经济文献。此后共同知识的概念被广泛应用于哲学、博弈论、统计学、经济学、认知科学等各领域的研究。共同知识的概念不仅在研究中发挥作用,在日常生活中人们也经常需要利用共同知识来作出各种判断和决策。如要测试一对新婚夫妇相互之间配合的默契程度,要求双方分别回答“早晨刷牙最喜欢用什么牌子的牙膏”这个问题,规定双方回答一致时有奖励,回答不一致时要给予象征性处罚。假如事实上,丈夫最喜欢a种牌子的牙膏,而妻子最喜欢b种牌子的牙膏。在这种条件下,夫妇双方要想获得奖励就必须运用共同知识对对方的想法作出正确的判断。分析测试结果有以下多种可能:一是丈夫回答a,妻子回答b;二是丈夫回答b,妻子回答a;三是丈夫回答a,妻子回答a;四是丈夫回答b;妻子回答b。第一、二两种结果不能得到奖励而要受罚,第三、四两种结果能够获得奖励不用受罚。具体分析原因可以发现:第一种结果,丈夫和妻子都按事实回答,故不可能达到一致;第二种结果,丈夫判断妻子会回答b,而妻子则判断丈夫会回答a,双方判断均不正确,因而也不能达到一致;第三种结果,丈夫判断妻子会回答a,妻子判断丈夫也会回答a,因而达到了一致;第四种结果,丈夫判断妻子会回答b,妻子判断丈夫也会回答b,因而达到了一致。以上分析足以说明,共同知识在判断和决策中具有何等重要的作用。共同知识应用于会计研究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如shyam sunder教授运用共同知识理论分析了股票市场和存货计价方法的后进先出法,进而探讨了会计准则、会计信息流程、财务分析等问题,得出了一系列较有说服力的研究结论[4]。

三、共同知识对会计信息的供应及其质量的影响对外披露的会计信息一般由企业编制并

--> 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确定。在这个阶段与会计信息供应质量相关的主体,主要包括企业管理层、财会人员、会计师事务所和注册会计师。

(一)企业管理层的行为对会计信息质量的影响企业管理层对会计信息的质量起着主导性作用。企业内部的各种信息资源基本上可以概括为生产经营资源和财务核算资源两大方面。前者包括技术资源、人力资源、生产资源、营销资源和管理资源等资源,后者包括会计核算、财务分析、财务管理和财务控制等资源。企业管理层全面掌握这些内部信息资源,利用这些内部信息资源就能左右会计信息的供应及其质量。会计信息外部使用人相对管理层而言,这些企业内部信息资源了解较少或者很少,这就存在着一个信息不对称问题。但具体分析,也不能一概而论。从我国的企业股权结构来看,在股权集中和一股独大(无论是国有控股企业的国有股一股独大,还是私人控股企业的个人股一股独大)的条件下,企业现有的大股东基本上也拥有企业的全部内部信息资源,因而不存在信息不对称问题。企业管理层如基于争取上市、增发配股、取得贷款、少缴税金等等目的,而降低会计信息的质 量,对企业原有的股东,特别是大股东来说或许是同样有利的,但对其他的会计信息使用者来说则是一种利益侵害;企业管理层如基于业绩报酬和职务升迁等目的,而降低会计信息质量,则对所有会计信息使用者来说都是利益侵害。运用共同知识理论来解释,企业管理层与大股东之间信息基本对称,具有较多的共同知识,假如管理层想提供质量较低甚至虚假的会计信息,而大股东会出面干预或制止,质量低下或虚假的会计信息就不易提供;再则,假如大股东期望管理层提供质量较低甚至虚假的会计信息,而管理层没有响应或设有付之实际行动,质量低下或虚假的会计信息同样也不会提供。只有具备双方的动机和判断一致这样的共同知识条件时,质量低下或虚假的会计信息才会产生。可见在这种情况下,质量低下或虚假会计信息的产生是大股东和管理层之间共同知识作用的结果。企业管理层和除大股东以外的会计信息使用者之间由于存在着信息不对称问题,相互之间共同知识较少,因而在利益机制作用下,管理层往往容易利用“我知道你不知道”的假设和判断来提供质量低下或虚假的会计信息。

(二)企业财会人员的行为对会计信息质量的影响财务人员对会计信息的质量起着直接性作用。财务人员是企业对外提供的会计信息的初始编制者,会计信息质量的高低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财会人员的职业水准和行为动机。财会人员编制会计信息要受两方面基本因素的制约:一是会计规则;二是管理层的意愿。先从会计规则因素分析,会计规则是财务人员编制会计信息的依据。会计规则制约财会人员编制会计信息可区分为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假定现有的会计规则是完善的,则, (1)如财会人员和会计信息使用者对会计规则具有同样的认知能力和应用能力,此时财会人员编制何种质量的会计信息,取决于其在共同知识的基础上,对他人的对于会计规则的认知能力和应用能力的判断; (2)如财会人员对会计规则的认知能力和应用能力高于或低于会计信息使用者,此时财会人员编制何种质量的会计信息,主要取决于基于自身能力而对他人能力的判断; (3)如财会人员提供的会计信息超出了会计规则边界范围,此时的会计信息质量完全取决于财会人员的个人经验和专业偏好。第二种情况,假定现有会计规则是不完善的,财会人员和信息使用者都会有所发现并利用会计规则不完善的缺陷,此时财会人员编制何种质量的会计信息,一定程度上取决于财会人员发现与利用规则缺陷的能力,以及对会计信息使用者发现与利用规则缺陷的判断。再从管理层因素分析,管理层是财会人员的领导者,他们的意愿对财会人员编制何种质量的会计信息至关重要。财会人员与管理层之间总体上不存在信息不对称问题,财会人员如在管理层的指使或授意下编制质量较低或虚假的会计信息,大都属于一种博弈行为,其实也正是共同知识作用的结果。据雷又生等的调查[5],对目前发生的会计信息失真现象,约88. 8%的财会人员是没有主观故意的,若非领导的授意、指使,他们不愿造假。由此得出结论,目前大部分财会人员陷入了“囚徒困境”,即财会人员如果不执行领导指令,会受到领导的打击报复,甚至失去工作,如执行领导的作假指令,则违背道德和规定,但可从单位获取相应的利益,于是乎一般财会人员会选择执行领导指令而作假,这逐渐成了一种较为普遍的社会现象。上述处于“囚徒困境”中的财会人员作出的作假选择,正是建立在“执行领导指令作假可以获得利益”这个共同知识的前提基础上的,试想如果财会人员现有的共同知识前提是“会计作假被领导发现后必然带来利益损失,甚至丢掉工作”,此时财会人员自然不会主动作假,而且可以推想,那怕是过失行为导致会计信息质量下降的现象,财会人员也会尽量避免,这就是共同知识的力

(三)会计师事务所和注册会计师的行为对会计信息质量的影响会计师事务所和注册会计师对会计信息的质量起着保障性作用。会计师事务所和注册会计师对非客户企业的会计信息而言,基本上属于会计信息使用者,但对于客户企业的会计信息而言,可以将其看成是特殊的会计信息供应者。经注册会计师审计鉴证并发表意见的企业会计信息既对其他使用者判断和决策十分重要,也会对客户企业的会计信息质量产生重要影响。通常情况下,会计师事务所和注册会计师出于自身利益考虑,既要顾及客户的要求,又要规避执业风险,其行为的选择往往比较理性和谨慎。从现实的情况分析,直接影响会计师事务所和注册会计师执业质量的外部因素主要是会计规则和监管力度。就会计规则而言,如果注册会计师对现有的会计规则有较好的认知和应用能力,而企业又清楚这种事实,企业通常不会轻易编制质量低下或虚假的会计信息;反之,如果注册会计师对现有的会计规则没有较好的认知和应用能力,而企业又清楚这种事实,企业就有可能编制质量低下或虚假的会计信息。换一种假设,如果企业及财会人员和会计师事务所与注册会计师对会计规则具有同样的认知和应用能力,并且彼此都清楚这种事实,在这种情况下,若企业提供了质量低下或虚假的会计信息,而注册会计师没有发表保留或否定性的意见,这就是利用共同知识所采取的共同舞弊行为。就执业监管(行业自律管理和政府监督管理)而言,如果执业监管力度较大,会计师事务所和注册会计师又清楚这种事实,那么即使有强烈的利益趋动欲望,会计师事务所和注册会计师也不会轻易放过企业提供的质量低下或虚假的会计信息;相反,如果执业监管力度较小或者流于形式,并且会计师事务所和注册会计师清楚这种事实,那么在有强烈的利益趋动欲望时,会计师事务所和注册会计师就有可能利用共同知识故意放纵企业提供的质量低下或虚假的会计信息,从而以侵犯会计信息使用者的利益为代价来获取自身的利益。四、共同知识对会计信息的使用及其质量的影响从根本上说,会计信息的质量是由信息的供应方决定的,但会计信息的使用方作为信息需求者也可以通过自身的行为选择间接影响供应方提供的会计信息质量。现实生活中,会计信息的主要使用者包括投资者、债权人和政府三方面。

(一)投资者的行为对会计信息质量的影响投资者是企业会计信息最主要的需求者和使用者。在企业提供的会计信息不充分或不完整的条件下,投资者与企业之间(除一股独大的大股东外)处于信息不对称状态,投资者对企业会计信息质量的甄别能力和反应状况对企业提供的会计信息质量有

--> 着重要影响。如果投资者对企业提供的会计信息质量具有较强的甄别能力,或者对企业提供的质量低下或虚假的会计信息会作出强烈的反应,那么即使对会计信息缺少外部监管或监管不太有力时,只要企业认识到这种现实,其提供的会计信息质量仍然会较高;如果投资者对企业提供的会计信息具有较弱的甄别能力,或者即使发现了企业质量低下或虚假的会计信息也不会作出强烈的反应,那么在缺少对会计信息质量的外部监管或监管不太有力时,只要企业对此现实有准确的判断,就有可能提供质量低下或虚假的会计信息。而处于以上该种环境中的投资者与投资者之间的不同决策选择,则主要决定于各自的判断能力。一般情况是:证券市场中的投机性行为,双方在不具有共同知识时,交易往往能够成立,而在双方具有共同知识时,交易通常不能成立。因为只有当准备出售某种股票的一方判断“该股票价格短期会下跌”,而准备购买该股票的一方判断“该股票价格短期会上涨”时,双方的博弈才能成功。如果双方都认为该股票价格短期会下跌或会上涨,则双方博弈结果该项交易就不会成立。这种现象意味着,在会计信息不充分或不完整条件下,投机性行为的股票买卖双方在不具有共同知识时作出的判断才使交易获得成功。而证券市场中的投资性行为,双方在具有共同知识时,即对该股票价格的短期变化和未来趋势双方判断一致时,各自出于理性考虑,结果交易往往能够成立,而在双方不具有共同知识时,即对该股票价格的短期变化和未来趋势双方判断不一致时,交易通常不能成立。在企业提供的会计信息比较充分或比较完整的条件下,假定投资者与企业之间处于信息相对比共同知识、会计信息供求与会计信息质量较对称状态,此时企业的会计信息质量很大程度上受到投资者素质和研究精力的影响。因为“会计报表的天然使用对象是那些拥有适当的财会专业知识和企业管理知识、又愿意用合理的精力研究会计信息的人”。

(二)债权人的行为对会计信息质量的影响债权人也是企业会计信息的重要需求者和使用者,债权人的行为同样对企业会计信息质量产生较大影响。通常情况下,债权人为了追求持续性的经济利益,出于防范风险和避免损失考虑,而对企业的会计信息质量有较高的要求,当企业认识到这现实时,其提供的会计信息质量一般较高。但在另一种情况下,当债权人出现追求短期利益倾向而对企业提供的经过粉饰的会计报表资料更感兴趣时,若缺少强有力的监督管理,企业就可能无所顾忌地提供质量低下或虚假的会计信息。

(三)政府的行为对会计信息质量的影响政府是一个庞大的机器。政府作为一个整体对企业的会计信息来说,既是使用者又是监管者。具体分析,政府的各职能部门承担不同的职责,其各自的行为对会计信息质量的影响也有所不同。政府的统计和经济发展等管理部门作为会计信息的使用者,使用会计信息主要是为了总结管理业绩和进行管理决策,他们的行为主要受政绩观支配。如果政绩观正确,对企业的会计信息质量必然要求较高,这种情况下共同知识的作用会促进企业提高会计信息质量;如果政绩观不正确,对企业的会计信息质量必然要求较低,有时甚至需要借助于企业的虚假会计信息来编造虚假的政绩,这种情况下共同知识的作用就会促使其有意无意地纵容企业提供质量低下或虚假的会计信息。政府的税务部门使用企业提供的会计信息,主要目的是计算征收各种税收和加强税收的征收管理。在该收的“应收尽收”和不该收的“分文不取”的思想指导下,必然要求企业提供高质量的会计信息,若企业完全知道如提供虚假会计信息的经济后果时,一般不会贸然提供虚假的会计信息。如果税务部门对该收的税为了调节收入进度或其他目的没有“应收尽收”,或者对不该收的税为了完成收入任务及其他目的而收“过头税”,在这种情况下若企业完全清楚不能满足税务部门要求的经济后果时,企业通常会选择隐瞒或虚构收入等做法来满足税务部门的要求,从而被动地提供质量低下或虚假的会计信息。这种现象已被大量的现实所证实。①政府的证券监管和会计监督部门作为企业会计信息的监管者,其作为对企业会计信息的质量具有关键性影响。企业会计信息的质量与其披露的性质和程度有很大的关系,不论是自愿披露还是强制披露的会计信息,披露的信息越是充分和完整,会计信息的需求者与供应者之间有关的共同知识就越多,会计信息的相对质量就越高。但任何会计信息的披露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政府管理部门的管理目标,应当是通过制定会计规则使会计信息质量与其披露的代价之间达到理想的均衡点。因此制定科学有效的会计规则是政府管理部门的首要管理职责。更进一步考量,会计规则的有效性依赖于其执行和监督执行的有效性,无效的会计规则还不如没有会计规则。概而言之,政府管理部门制定的会计规则越是科学且监督执行的效率越高,会计信息供求及其相关各方都比较清楚这种事实时,会计信息质量可能较高,否则会计信息质量一定不高。五、初步结论与相关建议共同知识是一个博大精深的知识宝库,以上的研究分析无疑十分肤浅。尽管如此,从以上对共同知识的认识和对会计信息的供求及质量的分析中,我们还是可以得出如下几点初步结论:第一,无论信息不对称还是信息对称条件下,共同知识在会计信息的供应者与需求者之间、会①国家审计署曾组织17个驻地方特派员办事处,对35个市(地)税务机关2002年至2003年9月的税收征管情况进行审计调查。结果发现,税务机关人为调节税收进度、有税不收的金额达200多亿元,而为完成税收计划征收“过头税”的金额超过10亿元。这种税收环境下的企业会计信息质量可想而知。计信息供应者相关主体之间和会计信息需求者各方主体之间都发挥着重要作用。如果把会计信息的供求及其质量视作一种交易合同,则相关各方在合同交易过程中的任何行为选择都可以看作是共同知识作用的结果。第二,会计信息的质量由供求双方及其他相关各方共同决定。其中会计信息的供应方对会计信息质量起主导作用,而会计信息的需求方对会计信息的质量起影响作用。供应方决定会计信息质量的直接因素在于其企业管理层和财会人员的利益动机、对会计规则的认知与应用能力,以及对需求方知识的掌握与判断能力,而需求方影响会计信息的直接因素在于其相关主体的动机、对会计信息的认知能力,以及对供应方知识的掌握与判断能力。会计师事务所和注册会计师的动机及对会计规则的认知与应用能力,同时影响会计信息供求双方的行为及其会计信息的质量。第三,要确保会计信息符合可靠性和相关性的质量特征要求,需要科学的会计规则和监督会计规则有效执行这两个约束条件。而政府的有关部门在这两个约束条件的创造过程中扮演着无可替代的主角。扩大会计信息相关各方的共同知识,是当前改善和提高会计信息质量的一条崭新路径。根据shyam sunder教授的研究结论,达到共同知识的途径有三个:一是提出一致意见;二是选择突出的特点:三是遵守领先或惯例,也即把一致意见、突出特点和领先或惯例作为共同知识的基础。基于上述的初步结论和达到共同知识的这三个途径,建议政府有关部门在制定会计规则前应广泛听取社会各界的意见和建议,尽量形成一致意见;对已经制定的会计规则应进行广泛宣传,解释其中的各种突出特点,尽量形成统一认知;对会计规则尚未明确规范的会计事实应总结现有的领先做法或惯例,尽量形成通行做法;对执行会计规则的状况应明确优劣、是非标准,并施以公正、严肃的奖励或惩罚措施,使之形成会计信息相关者的社会性共同知识

--> 。

参考文献:

[1]王乔,章卫东.上市公司会计信息操纵行为探析[j].会计研究, 2002, (12): 42-44.

[2]孙铮,王志伟,吴茜.市场监管、公司治理、会计改革[j].会计研究, 2002, (12): 12-15.

[3]谢识予.纳什均衡论[m].上海: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 1999. 177-192.

[4] shyam sunder. knowing what others know: common knowledge, 51lunwen.com/kjbylw/accounting, and capital markets. accounting horizons,december 2002. 305-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