琵琶行白居易范例6篇

前言:中文期刊网精心挑选了琵琶行白居易范文供你参考和学习,希望我们的参考范文能激发你的文章创作灵感,欢迎阅读。

琵琶行白居易范文1

摘 要:《琵琶行》原作《琵琶引》,选自《白氏长庆集》。高中语文必修三在编纂过程中选用了这篇文章,本文作者在阅读时,发现了一处引文的错误即青衫的注释义,这一细节性的错误很容易使人在理解方面产生混淆。本文旨在通过探究唐朝职事官、散官与服色的关系,阐明“青衫”一词注释义正确的内涵。

关键词:琵琶行;青衫;辨析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118(2012)05-0252-02

白居易的诗作《琵琶行》中有这样一句话:“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古代历代文学作品选对此是这样注释的:“青衫,唐制:青是文官品级最低(八品、九品)的服色。这时,白居易的职位是州司马,而官阶则是将仕郎,从九品,所以著青衫”[1](208),而在国家编审的高中语文课本必修三中却有着不同的注释:“青衫,黑色单衣,唐代官职低的官服颜色为青黑色。”[2](40)通过比较对照,我们不难发现这两条注解还是有较大的差异的。本文作者认为古代文选的注解是全面的、准确的,而高中语文课本必修三的注解语义是存在错误之处的。

古代文选的注解中提及到职位和官阶两个术语,注解中的职位与官阶之间是用“而”来连接的,这里的“而”应该是表示转折关系的连词,应该是“但是,可是”的意思。由此我们可以推知,注解一中的职位和官阶是有着不同的意思或内涵的。究竟它们之间有什么不同呢?我们首先依据唐朝官制来考证一下这两个术语的区别。

首先,我们应该确定江州司马的品级,因为澄清品级对于理解职位和官阶的内涵是非常重要的。

江州司马的品级在唐元和十年是什么级别呢?我们应该研究一下唐代江州州郡在行政区划中的地位。在唐代,州郡根据所辖户数的多少是有等级区别的,一般根据户数州郡分为上、中、下三等,而不同等级的州郡长官的品级当然是有所差别的。“江西观察使江州云:江州,上。”[3](28)“江州浔阳郡,上。”[4](41)“上州司马,秩五品。”[5](26)从以上的史料中,我们完全可以得出:唐元和时江州是上州的结论。既然可以确定江州是上州,那么,解决江州司马品级问题也就不难了。

“国家制,户满四万以上为上州。司马一人,从五品下。中州:户满二万户已上,为中州。司马一人,六品上。下州:户不满二万,为下州也。司马一人,从六品下。”[6](48)从这段文字中,我们可以看得出江州司马的品级是从五品下,江州的户数在四万以上的结论。接下来我们研究一下职位在唐朝官制中的功能。

“从第五品下阶:下都督府上州司马、《武德令》,上治中正五品下。贞观初改。亲王友、《武德令》,正五品下也。宫苑总监、上牧监、上府果毅都尉、已上职事官。”[6](42)这段文字明确指出上州司马是职事官,也就是说唐朝官制中所说的职位就是职事官。那么,职事官对于官员自身有什么意义和价值呢?

史书记载:“唐德宗兴元元年三月庚寅条云:国家命秩之制,有职事官、有散官、有勋官、有爵号。然掌务而授俸者,唯系职事之一官也。”[7](230)从这句话中我们可以知道:职事官决定的是官员执掌公务的范围和薪俸的多寡。这一点在古代文选《琵琶行》的选文中可以得到佐证,“司马,官名,州刺史的副职。古制,佐刺史掌管一州军事,在唐代,实际已成为闲员。”这些文字明确的记载了司马执掌的公务范围,当然江州司马的职权,就是掌管军事事务的。在江州司马任上,白居易还写了一封给元稹的书信,又进一步印证了江州司马的职位官员薪俸所起的决定性作用,这封书信中载有这样一句话:“今虽谪佐远郡,而官品至第五,月俸四五万,寒有衣,饥有食,给身之外,施及家人。”[6](170)官品对应相应的薪俸,是唐朝官制的一大特色。

通过以上两个方面的论述,我们理清了职位在唐朝官制中的内涵和意义,也就说明了古代文选中的注解对职位的理解是准确无误的。接下来我们很有必要探讨官阶的内涵了。

白居易既然身居从五品的官职,那么品级对应的官服应该是什么颜色的呢?“上元元年,八月,又制文武三品已上服紫,四品服深绯,五品服浅绯,六品服深绿,七品服浅绿,八品服深青,九品服浅青。[4](24)另据礼部郎中员外郎条略云:亲王三品已上二王后服用紫。五品以上服用朱,七品已上服用绿,九品已上服用青,流外庶人服用黄。[8](4)是不是依据以上的两点就可以得出白居易可以服浅绯,或者是服朱的结论呢?我们的答案是否定的。

我再来看这样的一段文字,“维元和十二年岁次丁酉二月辛酉朔二十一日,将仕郎守江州司马白居易。延元和十二年乐天之散官为将仕郎,”[5](23)而另据“从第九品下阶将仕郎。[6](42)”两则文献清晰地表明将仕郎是最低级的文散官。乐天于元和十一年秋作此诗时,其散官之品亦必是将仕郎无疑,因为没有比这更低的品了。

那么,唐朝官员的服色到底是由职事官的品级还是散官的品级决定呢?我们再来参看以下的文字,继续研究这个问题。

唐朝官员服色依官品定,何谓官品?官品,指品秩,是一种抽象的、用以划分高下的等级。官品本身,并不代表什么。“官品是抽象的,不系于官衔之中,它只能通过诸种载体予以体现。而诸种载体之中,又有主次之别,有积极意义与无积极意义之分”我们应该注意这则引用的论述中,有这样的一个关键词:载体。那么,这句话中的诸种载体主要指什么呢?“高祖发迹太原,官名称位,皆依隋旧。武德七年定令:职事者,诸统领曹事,供命王命,上下相摄,以持庶绩。近代已来,又分为文武二职,分曹置员,各理所掌。武散官,旧谓之散位,贞观年,又分文武,入仕者皆带散位,谓之本品。勋官者,出于周、齐交战之际。本以酬战士,其后渐及朝流。”[9](32)由此来看,唐代官品的主要载体有职事官、散(阶)官、勋、爵等,这又涉及引文的第二个重要信息:主次之别。究竟何种载体所系之官品具有决定官员服色的积极意义呢?

“唐制服色不视职事官,而视阶官之品。”[10](10)另有“唐制服色不視职事官,而视阶官之品。至朝散大夫方换五品服色,衣银绯”[11](27)由此可知唐代官员服色决定于官员的阶官。

综上所述,可知江州司马是白居易的职事官名,其所系之官品并不决定官员服色。而白居易此时身居的散官之位,才是他服色的决定性条件。古代文选的注解准确的解释了白居易为什么官居从五品,而要著青衫的原因,那就是他所穿的官服是由当时的散官品位决定的。而必修三中的注解是错误的,因为编者在注释是存在知识性错误的,将官职与散官的区别混为一谈,甚至出现了官职决定服色的知识性错误,致使读者在阅读的时候会产生诸多疑惑,这是很不应该的。

参考文献:

\[1\]朱东润.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

\[2\]袁行霈.高中语文必修三\[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9.

\[3\]李吉甫.元和郡县图志\[M\].北京:中华书局,1983.

\[4\]欧阳修,宋祁.新唐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5.

\[5\]白居易.白氏长庆集\[M\].吉林:吉林出版社,2005.

\[6\]刘昫.旧唐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5.

\[7\]司马光.资治通鉴\[M\].北京:中华书局,2009.

\[8\]李林甫.唐六典\[M\].北京:中华书局,1992.

\[9\]龚延明.论宋代官品制度及其意义\[J\].重庆:西南师范大学学报,1990.

琵琶行白居易范文2

关键词:白居易 《琵琶行》 形象类比法

《琵琶行》一诗巧用形象类比法,把琵琶女与诗人两个看似毫无人生“轨迹交点”的人物形象的不幸遭遇,悲愤情感等方面进行类比,最后融合为一,进而让两个艺术形象都发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慨。

诗人巧用形象类比法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从人生经历看,他们都有从春风得意到落魄不堪的不幸遭遇。

我们知道诗人白居易少年时期聪慧能诗,29岁就中进士,到三十六岁都顺风顺水,官至翰林学士。然而从《琵琶行》的序文“元和十年,予左迁九江郡司马”便知:诗人此时因越职上书言事,触怒当朝权贵,被贬为江州司马。由此,诗人的境遇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琵琶女从她的自诉中“曲罢曾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我们了解到:琵琶女年轻时是一个貌美如花,才艺双全的艺人,她的名声显赫,红极一时。“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这是她人生最美的时光,然而她最得意的时刻,也随着青春的流逝,成为了记忆。因为岁月流逝,年长色衰的她,只能“老大嫁作商人妇”,回想自己昔日“五陵年少争缠头”的时光,也只能“梦啼妆泪红阑干”。

二.从个人与时代的关系来看,他们都是被时代无情抛弃的对象。

在那个等级森严的封建时代,一心想为朝廷效力的白居易,并不被同僚们认可。因宰相被刺杀,白居易愤然上书“急请捕贼”,案件查明后,按理说最早上疏请求急捕凶手的白居易应是有功之臣,不料反而由此得罪,当朝权贵们攻击他越职上书言事,借此陷害。诗人白居易被无情地这个时代抛弃了。对琵琶女来说,在这一个女子没有独立人格的时代,女人是没有独立于男人世界之外的人生价值的。即使在琵琶女色艺俱佳的时候,她的价值和欢乐也都是男人们给予的,诗文中“五陵年少争缠头”就是最好的佐证。当她人老珠黄,“门庭冷落鞍马稀”,最后嫁作商人妇,不仅遭别人的冷落,连自己的丈夫也冷漠自己,留下她在江口孤守空船,只有秋月与她作伴的悲惨结局。

三.从人生况味看,他们都是知音

作为官至翰林学士的白居易,现在却“谪居卧病浔阳城”。作为京城“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的艺人琵琶女如今却“门前冷落鞍马稀”。相似的人生境遇,肯定有相似的人生况味,他们都深深体味了人生的落魄、凄凉与无奈。于是便有了“忽闻水上琵琶声”,诗人就忘归,寻声相邀,“添酒回灯重开宴”,因为两人都体味到相同的况味,两人便成了知音。原来“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琵琶女也敞开心扉,诉说自己的不幸遭遇。诗人白居易和琵琶女都把对方看作能理解自己不幸的人生知音,于是便有了从“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发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叹到“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为什么琵琶女和诗人的经历有这么多的相似之处,其实这也是诗人白居易要用形象类比法写这篇《琵琶行》的出发点。在当时那样的政治背景下,诗人被人诬告,被人排挤,同时君主也不辨是非,作者很难直抒胸臆,发泄自己心中的满腹怨气,但是众所周知,中国文人是不会憋着自己的怨气的。正如《文心雕龙・明诗篇》云:“人禀七情,应物斯感,感物吟志,莫非自然。不平则鸣,有感必发。”由此,作者就塑造了琵琶女这一人物形象,巧用形象类比法,既不留给权贵诬陷的把柄,也不失真地借此向读者来抒发自己的情感。

诗人巧用形象类比法,让琵琶女像镜子一样直观地把自己的悲愤情感呈现出来,彼此为知音悲泣,诗人已把自己和琵琶女两个艺术形象揉为一体,叙写琵琶女的沦落之情,正是表现自己的失意之情。正如《唐贤小三昧集》所评“感商妇之飘流,叹谪居之沦落,凄婉激昂,声能引流”,使《琵琶行》一文像琵琶声一样,富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

参考文献

[1]朱银锦.评《琵琶行》的借人抒情艺术[J]长沙通信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2004

琵琶行白居易范文3

非也!细究其缘由,乃教师导学顺序失当所致也。此度再次教学《琵琶行》,打破以往常规,试将导学顺序略做调整:

首先,导读完第一节后,让学生参照课下注释,读一读,想一想,悟一悟,议一议,初步理解第二节的意思;然后说一说音乐描写的妙处,看看学生的理解程度。紧接着导学第三节,明确:写琵琶女自述身世,追述往昔的欢乐,倾诉后来的孤苦、凄凉。

然后,再返回到第二节,导学琵琶女弹奏琵琶曲的过程。让学生试着将第二节中相关的音乐描写的句子与“说尽心中无限事”、“似诉平生”的第三节的自述身世欢乐与孤苦、凄凉等内容一一对应、落实。如:清脆、圆润、舒缓、和谐、悦耳的“大珠小珠落玉盘”,愉悦、流畅的“间关莺语花底滑”,对应的是琵琶女自述中“曲罢曾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的“今年”“复明年”的充满“欢笑”的“少年事”。堵塞、冷涩、低沉以至停顿的“幽咽泉流水下滩”、“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对应的是自述中“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的好景不长、华年不再、门庭冷落、陷入落魄、肝肠寸断。沉咽、暂歇到激越、高亢、雄壮的“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对应的是自述中“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明月江水寒”等对世人重色轻才和作为商人的丈夫薄情寡义的愤怒控诉。而“四弦一声如裂帛”的愤激的怒吼,对应的则是第三节中字里行间流露的对那不公平社会现实和不幸命运的强烈抗争……如此这般,就可将音乐描写的佳句妙言与“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说尽心中无限事”、“别有忧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等议论相结合并落到实处,引起学生的共鸣,加深学生的理解。使学生懂得音乐描写达到了琴声与心音的完美融合,声声琵琶是第三节琵琶女倾诉人生、控诉社会的另一种表达方式。

只有“天涯沦落”的白居易才能“心有灵犀”,真正通晓“同是天涯沦落”的琵琶女的弹奏,自然“江州司马青衫湿”了。如果说流落江湖的琵琶女是伯牙,那么“蛰居”浔阳的诗人正是钟子期,高山流水,成为知音。只有进入琵琶女内心世界的白居易才能听懂琵琶女的弹奏,感悟到琵琶女的心声,融入自己的情感绘声绘色绘形地描摹出琵琶女的琵琶声,赋予琵琶曲以灵魂,写出描写音乐的千古绝唱,达到以“声”带“情”,以“情”传“声”,声情并茂的艺术效果。这样导学,学生才能深刻理解“江州司马青衫湿”;才能明白白居易为何将音乐描写作为诗的重点;才能懂得白居易化无形为有形的写法;才能化虚为实,化实为虚,化难为易,很好地理解音乐描写;才能悟到出神入化的音乐描写的妙处,即:音乐描写只有赋予了“魂”才会有生命、有灵气,才能使音乐的音之美和描写音乐的文字的形象之美上升为神之美。何为魂?魂者,情也。正如白居易所言“感人心者莫先乎情”(《与元九书》)。琵琶女以“情”声感染白居易,“情动于中而形于言”(《毛诗序》),白居易以“情”御诗,以诗情感染读者。

琵琶行白居易范文4

白居易因创作大量讽喻社会政治的诗歌,得罪了当朝权贵;又凭借言官身份率先上疏缉捕刺杀宰相武元衡的凶犯,并谴责宦官、藩镇相互勾结,被视为“越职言事”而被贬九江,任江州司马。第二年,一个深秋的夜晚,他到江边送客,离别在即,惆怅萦怀,忽然,从水上飘来的琵琶声,将两人联系到一起,一个是历尽繁华、美人迟暮的琵琶女;一个是被贬江城、孤独苦闷的闲职司马。两人同是从长安沦落到天涯的,一曲一诗,合奏出一曲千古绝唱――《琵琶行》。

[ 运用方向]

一、白居易的角度

1. 有风骨,有担当。白居易早年写下大量讽喻诗,谴责宦官、藩镇勾结,危害国家、人民,他“但伤民病痛,不识时忌讳”,身居言官,理应将下情上传,他写讽喻诗即是其责之所在。身居言官如此,离开谏官位置,也“越职言事”,哪怕被贬为江州司马,其傲然风骨和责任担当可见一斑。

2. 没有等级观念,平易待人。琵琶女和诗人,他们的社会地位悬殊,遭遇也各不相同,属于不同的社会阶层。但诗人还是把她视为知己,说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这样深挚的话,表明诗人对琵琶女抱有同情和尊重的态度,一个封建士大夫能够摈弃等级观念,难能可贵。

3. 遭遇坎坷能释怀,把生活过出诗意。《琵琶行》除留下一段士大夫与琵琶女惺惺相惜的佳话,还有对音乐的经典描写。在音乐欣赏中,诗人将自己的得失暂且忘怀,欣于所遇,且快然自足。《琵琶行》见证了诗人的生存境界与精神内涵,哪怕在最灰暗的日子,也以优雅真诚的语言,呈现品位和尊严。

二、琵琶女的角度

对自我价值的认知扭曲。琵琶女在欢笑中抛掷了青春,人老珠黄不得已委身商人。遗憾的是,她不认为自己的过往是没有自我的,反而觉得那是她曾经的辉煌,如今的门可罗雀让她备感凄凉,以至于琵琶声凄切哀婉。唐代的琵琶女们遭遇可怜可叹,如今又有多少人艳羡年轻“琵琶女”,醉心名利场,用青春赌明天,以为有人追有人捧,就实现了人生价值,哪怕“坐在宝马车里哭”,她们又何尝不是当代“琵琶女”!

[ 习作片段]

乘着时光的快车,我来到了长安和岳阳。

长安城内,白居易写下大量的S喻诗,《轻肥》一诗描写了内臣、大夫、将军们赴会的气概和席上酒食的丰盛,结句却写道:“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这是一幅多么惨烈的情景,由此得罪了当朝权贵。元和十年,宰相武元衡被藩镇势力刺杀,御史中丞裴度被刺伤,一时朝野大哗。白居易时任太子左赞善大夫,挺身而出,力主缉凶讨贼,终被权贵视为“越职言事”而被贬九江。为什么他老是得罪权贵?是因为他对唐王朝的责任,对天下百姓的责任。

岳阳楼下,滔滔江水拍打着江岸,此时远在千里、身处邓州的范仲淹却难抑心潮的激荡,大声高喊:“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什么让他这般情感激扬?是心系天下、胸怀朝廷的责任。

今天,不少人虽不像白居易、范仲淹伟大,但这些平凡人也闪耀着责任光芒……

琵琶行白居易范文5

瑟瑟荻花,萧萧枫叶;寂寂秋江,冷冷孤月;炎凉世态,冷暖人情——曲曲断肠的琵琶声中,诗人体味到的是宦海浮沉的苍凉。

红颜琵琶,当年在教坊曾属首部;诗人才情,也曾赢得一时盛名。而今相逢在天涯沦落的客船上,孤傲清高的心灵怎能不生出丝丝缕缕的怅惘和感伤。

经常说到唐代的风流和气度,唐代的确是一个奇幻而壮丽的时代,上个世纪末,还有一帮挺“前卫”的小伙子嚷嚷着要“梦回唐朝”呢,现今的人们似乎很难把唐代和“感伤”一类的字眼儿联系在一起。然而历史毕竟有着自身的规律,天宝悲歌、安史之乱自是不必说了。近半个世纪后,被贬谪江州的白居易更深刻地感受到了时代的无奈和辛酸,几曲琵琶触动的是诗人早就郁积在心中的不平。因为不平,诗人感到孤独;因为孤独,诗人渴望交流;因为交流,诗人获得慰藉;又因为这难得的慰藉,诗人的两行清泪便毫无节制地濡湿了那一袭黯黯青衫,虽然他面对的是素昧平生且身份地位悬殊的江湖歌女。

对于出生在公元772年且久居长安并才华横溢的白居易来说,逝去不久的盛唐风流是他所熟知并向往的,但此时的他正处在人生最失意的阶段,他或许还不敢想象日后的安宁和闲适。晚年的白居易,在“窗前有竹玩,门外有酒沽。”的物质环境里,在“晚来天欲雪,宁饮一杯无?”的闲适情调下,是否偶尔还会记起多年前那个让他泪湿“青衫”的琵琶女?那夜的感伤对白居易来说,也许只是暂时的,因为五年后诗人又回到了他日思夜想的长安,又见到了亲切的皇上(虽然皇上是换了)。而那位可怜的琵琶女呢?怕是更见苍老和憔悴了吧——人和人的命运究竟是不一样的。

古希腊人的观念认为,诗隐藏着一个民族全部的秘密。

秋风在窗外蹒跚着、叹息着,台灯下幽坐的我暗想揣想,《琵琶行》的“密码”是什麽呢?——是“命运”(这正是雨果在巴黎圣母院所发现的那个镌刻在石碑上的单词)。记不得是那位高人说过,二流的作家讲述故事,一流的作家讲述命运。诗人也不例外。

白居易用明白而精当的语言有意为我们展开的是两个人物命运的画卷,命运是神秘的,但白居易的语言却是明白的,明白的不禁让人产生疑惑——故事的背景恰是中国文人偏爱的冷落清秋,故事的起因恰是“黯然销魂”的依依离别,再加上一位曾经是色艺双绝而今独守空船的纤纤歌女,而承担演奏任务的又是当时流行的铮铮琵琶,还有江边默默的画舫,以及空中寂寂的皎月——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一切都是虚构的,那位空负才华而沦落江湖的歌女难道不是诗人自身的写照吗?即便真的如此,也不必费心地去考证琵琶女是否真有其人,人生中谁有悲喜沉浮,“她”就是谁的不离之身影!

要说白居易是一个感伤诗人,是不准确的,诗歌史更乐于提到他的“讽喻诗”。但《长恨歌》和《琵琶行》确是我国古代感伤诗歌的巅峰之作。问题还不仅仅局限于诗歌艺术这一层面上。白居易——一个上层的精英知识分子,琵琶女——一个底层的民间歌女;前者不幸被贬,后者无奈沦落;宦海沉浮也好,江湖飘零也罢——都是天涯断肠之人,在这清冷的秋江月夜,两个脆弱而忧伤的生命相遇,两种内容不同但形式相似的命运撞击出了强烈的火花。这火花,既温暖了彼此孤寂的灵魂,也同时照亮了那个时代——白居易的遭遇折射的是朝廷的腐败,而琵琶女的身世反映的则是底层的困苦,两种命运的叠加便是时代的镜子,在这面镜子里我们不难看出,曾经是风情万种的大唐王朝已呈“流水落花春去也”的颓势,因此感伤是注定了的。

作为中唐诗坛的大腕,白居易仍然算得上潇洒,但却没有了“李白、张旭那种天马行空式的飞逸飘动,甚至也缺乏杜甫、颜真卿那种忠挚刚健的骨力气势”,“一层薄薄的孤冷、伤感和忧郁”笼上了中唐诗人们的心头,韦应物的“世事茫茫难自料,春愁黯黯独成眠”,柳宗元的“惊风乱

琵琶行白居易范文6

白居易的《琵琶行》所写的是作者由长安贬到九江期间,在船上听一位长安故倡弹奏琵琶、诉说身世的情景。诗人着力塑造了琵琶女的形象,真实地反映了琵琶女的不幸遭遇,那么就诗的客观意义说,它也抒发了“长安故倡”的“天涯沦落之恨”。

从开头到“犹抱琵琶半遮面”,写琵琶女的出场。正象“我”渴望听仙乐一般的琵琶声,是“直欲摅写天涯沦落之恨”一样,她“千呼万唤始出来”,也是由于有一肚子“天涯沦落之恨”,不便明说,也不愿见人。诗人正是抓住这一点,用“琵琶声停欲语迟”、“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肖像描写来表现她的难言之痛的。

下面的一大段,通过描写琵琶女弹奏的乐曲来揭示她的内心世界。诗人绘声绘色地再现千变万化的音乐形象,已不能不使我们惊佩作者的艺术才华。但作者的才华还不仅表现在再现音乐形象,更重要的是通过音乐形象的千变万化,展现了琵琶女起伏回荡的心潮,为下面的诉说身世作了音乐性的渲染。

“自言”以下,用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抒情笔调,为琵琶女的半生遭遇谱写了一曲扣人心弦的悲歌,与“说尽心中无限事”的乐曲互相补充。完成了女主人公的形象塑造。女主人公的形象塑造得异常生动真实,并具有高度的典型性。通过这个形象,深刻地反映了封建社会中被侮辱、被损害的乐伎们、艺人们的悲惨命运。

作者在被琵琶女的命运激起的情感波涛中坦露了自我形象。“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的那个“我”,是作者自己。作者由于要求革除暴政、实行仁政而遭受打击,从长安贬到九江,心情很痛苦。当琵琶女第一次弹出哀怨的乐曲、表达心事的时候,就已经拨动了他的心弦,发出了深长的叹息声。当琵琶女自诉身世、讲到“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的时候,就更激起他的情感的共鸣:“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写琵琶女自诉身世,详昔而略今;写自己的遭遇,则压根儿不提被贬以前的事。这也许是意味着以彼之详,补此之略吧!比方说,琵琶女昔日在京城里“曲罢常教善才伏,妆成每被秋娘妒”的情况和作者被贬以前的情况是不是有某些相通之处呢?同样,他被贬以后的处境和琵琶女“老大嫁作商人妇”以后的处境是不是也有某些类似之处呢?看来是有的,要不然,怎么会发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