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曲《夜莺》演唱中的花腔艺术演绎

2022-09-21 16:46:13 来源:写作指导

歌曲《夜莺》演唱中的花腔艺术演绎

【摘要】《夜莺》是俄罗斯作曲家阿里亚比耶夫于1826年创作的一首歌曲,该歌曲因其简明精练、富于多变、细腻热情和具有很强的感染力等特点而深得民众喜爱。歌曲的曲调婉转动听,借物抒情表现了作者乐观的生活态度和对大自然美好事物的向往。歌曲的花腔演唱部分通过高声区的连音与大跨度跳音的结合来模仿夜莺的叫声,能够体现歌唱家娴熟的演唱技巧。舞台上的歌唱家通过配合表情和动作更加生动地诠释该声乐作品,是音乐会上花腔女高音常用的曲目之一。

【关键词】俄罗斯;《夜莺》;花腔

一、歌曲《夜莺》的作品分析

歌曲《夜莺》是阿里亚比耶夫于1826年创作的,该作品调性为F大调,是一个变奏曲,全曲仅有四句歌词,旋律丰富多变且节奏轻快自由,歌曲情感的抒发有多处转折点,令听者意犹未尽。

(一)歌曲《夜莺》的创作背景

阿里亚比耶夫是俄罗斯沙皇时期的著名作曲家,1787年生于托博尔斯克,早年曾担任部队军官,1823年退役。在退役两年后的一次聚会上,阿里亚比耶夫在赌牌过程中与朋友发生争执,三天后那个朋友被发现离奇地死亡在旅店,阿里亚比耶夫理所应当地被指为凶手,被捕入狱。入狱的阿里亚比耶夫申请了一架钢琴来继续创作,后世都认为此部作品的歌词来自普希金的好友安东•杰尔维戈的诗歌作品。阿里亚比耶夫利用简单的四句歌词表达了自己无奈又乐观的矛盾心情,等待判决的焦灼心情、与恋人分离的痛苦无奈以及与生俱来的乐观心态,歌曲《夜莺》最终于1826年诞生。

(二)歌曲《夜莺》的曲式结构

《夜莺》是一个采用变化加花重复的二段式歌曲,调性为F大调,其结构图示如下:A89=Int.2+A16(a4+b4+c4+d4)+B16(b’4+b’’4+b’4+c’4)+Trans.7+A’17+B’8+B’’16+Coda.7通过歌词、旋律线及情感的变化可将演唱部分划分为五个部分:(1)第一部分(2~18)小节为歌曲的主题,旋律在中音区与高音区间游走,音域较宽,旋律线呈环绕型加疑问型,因该部分速度为Andanteconeapressione(有表情的稍慢速行板),所以演唱时具有思考性和疑问性等特点,节奏为顺分型组合节奏,提高了音乐的歌唱性和抒情性。歌词为:我的夜莺,小夜莺,歌声嘹亮的小夜莺!你往何处飞翔?整夜你在何处歌唱?(2)第二部分(19~34)小节为歌曲的第一个变奏,调性和拍号不变,速度变为Pocoallegretto(稍快的小快板)。旋律在中音区与高音区间相互交替,音域很宽,旋律线仍然呈环绕型,因速度稍快所以具有俄罗斯地方风格,结尾处有一个此部分最高音a2,最终落音在d2上结束此部分。歌词为:我的夜莺,小夜莺,歌声嘹亮的小夜莺!我的夜莺,小夜莺,歌声嘹亮的小夜莺!(3)第三部分(42~58)小节歌曲回到原速,旋律以第一部分主题旋律为基础,在高音区加上华丽的炫技跳音、颤音和大跨度连音,并将全曲推向小高潮。此部分最高音为d3,连音最大跨度为结尾处的d3到d2,歌词为:我的夜莺,小夜莺,歌声多嘹亮!你往何处飞翔?整夜歌唱,啊啊啊啊歌唱!(4)第四部分(59~66)小节与第二部分相比加了一些装饰音,是A部分的变化再现。歌词为:我的夜莺,小夜莺,歌声嘹亮的小夜莺!(5)第五部分(67~82)小节在第二部分节奏和旋律的基础上加了更多装饰音,节奏更为复杂,音域很宽,结尾处一连串的颤音和装饰音与最后的d3一气呵成,将全曲推向最后的高潮后完美结束。歌词为:我的夜莺,歌声嘹亮,整夜在何处歌唱?啊……

二、《夜莺》的演唱艺术处理

每一首声乐作品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性格和灵魂,它所营造的意境不仅仅是由歌曲的歌词、节奏或者旋律来表现的。例如歌曲《夜莺》的灵魂就在于歌唱家演唱时对花腔部分的处理,其中不同的情感需要不同的花腔音型来体现。

(一)《夜莺》演唱中花腔技巧的运用

花腔女高音(coloraturasoprano),指美声唱法中具有花腔技巧的女高音,简言之即是歌唱家在高音区的炫技演唱,这种炫技并非表面炫技,而是通过激昂灵巧的花腔来表现作品的灵魂思想。在美声演唱中女高音一般要求音域上至a2,而花腔女高音通常要求达到f3,它的特点表现在声音灵巧鲜活、色彩多变,它的性质与长笛相似。花腔女高音还可细分为戏剧花腔女高音和抒情花腔女高音,她们注重突出情感,都擅于演唱快速的上下行音阶、顿音、跳音和带有装饰音的华丽曲调,以表达歌曲欢快的、热情的情感或阐发心中的思想。歌曲《夜莺》主要运用了以下几种花腔音型:(1)各音区中加变音的顺回音的运用,如谱例1所示:片段的第五小节出现四个连续的三十二分音符,与前后的八分音符组成一串连音,音高间隔均为小二度或大二度,其实为加变音的顺回音,是一种小型环绕音,听觉上给人一种异域风情的韵味。该曲第41小节回到TempoⅠ以后,连续四次出现带有三十二分音符的花腔音型,可谓是该曲运用得最多的花腔音型。快速的小环绕音阶需要灵巧地表现,所以连续的三十二分音符花腔音型在演唱时应注重连贯性,在音与音转换的过程中注意头腔位置与气息的把握,而气息的掌控应与歌曲所表达的情感相统一。如谱例1中的第五小节,以第一个音a1为起点,仿佛向上抛出一串连音形成一个圆形最后又回到起点,体现出歌曲的轻巧连贯。(2)高音区大跨度连音与跳音转换的运用,如谱例2所示:片段中第五、六小节为加变音顺回音与高声区跳音的结合音型,音域跨度都为十度。两种音型看似毫无联系,实则两小节对应的起点音与结束音均为相隔八度C音和A音,在音高上形成了统一。这种结合音型全曲仅出现在此处的两个连续小节中,成为该变奏部分的一大特色,旋律线迂回上升,且有一种“一飞冲天”的效果,犹如夜莺自在地飞翔。连音与跳音的结合不仅注重连贯性,更注重跳音的质量,高声区的小环绕音上升到音高为d3的跳音有如一种陶醉之感涌上心头,伴随着音区和力度上扬,就像夜莺在林中沉醉于飞翔同时放声歌唱的喜悦。(3)高声区连续带装饰音跳音的运用,如谱例3所示:片段的第三小节为带装饰音的四个跳音a2,“rall”标记为渐慢处理,演唱时应掌控力度的一强一弱来表现夜莺飞翔的忽远忽近,好似夜莺在你的身边环绕。连续跳音的花腔音型十分考验歌者的技巧,不仅要保持声音高度的一致,还要配合速度快慢以及声音力度的强弱,是最常用的花腔音型。(4)高音区颤音的运用,如谱例4所示:片段的第四小节为结尾加小音符的从上方助音开始的颤音音型,以a2音为主,第五小节上扬纯四度到d3又下行纯八度到d2结束该部分。演唱时应避免声音直板,放松喉头,唱出类似弦乐揉弦的那种优美生动。跳音的演唱特点是急促、短小、富有弹力,所以在演唱时应该注重横膈膜与腰间的爆发力,将气息直接由横膈膜送至头腔共鸣点。

(二)中国歌唱家们在舞台上对歌曲《夜莺》的诠释

我国花腔女高音歌唱家吴碧霞、迪里拜尔和王莹等都曾在舞台上演绎过歌曲《夜莺》,虽然是同样一首歌曲,但每位歌唱家给观众带来的视听效果截然不同。吴碧霞老师演唱《夜莺》时注重舞台上所呈现的“手、眼、身、法、步”的整体效果,歌曲的伴奏融入了中国传统民族乐器,十分大气恢弘。歌曲的开头似乎在讲述一个美丽的故事,此处吴碧霞老师主要用“眼”和稍夸张的面部表情来表现夜莺的灵动,运用戏曲中的“视上先顾下,欲左先右斜。喜则眉毛舞,宛为哈哈笑”来表达对夜莺的赞美,疑问处显得小心翼翼,渐慢渐弱并加以适当休止来衔接第二部分的情感突变。第二部分速度加快,吴老师突出了“手、眼、身和步”的作用,运用了戏曲中的“身段要灵活,面容重文雅。手势在唱后,唱中能微插”来配合曲子的速度,与第一部分的静谧感和神秘感形成对比。经过短暂且快速的间奏后歌曲速度又回到原速,由于这一部分主要为模仿夜莺的叫声,所以吴老师仍然通过“眼”和面部表情来诠释,夜莺的轻巧纯洁尽展现在眉眼间。最后一部分速度加快,吴碧霞老师结合手势、眉眼、身段和台步将全曲推向高潮,最终与乐器马林巴配合竞唱完满结束。吴碧霞老师致力于把握每一个音符的精准度,全曲完美无瑕,演唱与表演一气呵成,将《夜莺》的舞台表现发挥到了极致。迪里拜尔是世界著名抒情花腔女高音,新疆喀什人。新疆接壤俄罗斯国土,迪里拜尔的演唱也最贴近俄罗斯本土特色。迪里拜尔有着强大的气息掌控力,全曲演唱轻松自由,不同的是第二部分的演唱速度与开头保持一致,高音a2不断加修饰音以体现盘旋上空的感觉,间奏时开始加速。第三部分未回原速,节奏与速度都十分自由,高声区连音与花腔部分跳音的结合堪称完美,歌词疑问处的演唱更是惟妙惟肖,由a1到a2环绕上升,连续花腔跳音a2时强时弱仿佛夜莺就在身边飞翔,与第四部分的衔接动听且自然。结尾处速度加快,在好似结束之后又加以重复,且保持在最高音d3最终结束,使得整首曲子非常饱满。迪里拜尔在对《夜莺》的诠释更趋于自然舒适,犹如夜莺在树林中飞翔一般轻松自在,令听众意犹未尽。王莹老师是我国著名青年女高音歌唱家,她音色醇厚饱满、音域宽广、嗓音独特,在舞台上给我们诠释了全新的《夜莺》。歌曲的伴奏融入现代风格并加了中国传统民乐元素,全曲速度统一,营造了一个辉煌的氛围。开头的演唱与原谱大致相同,转换到第二部分的时候完全是一个全新的编谱,没有歌词,旋律始终围绕着主题但基本上没有与原谱相同的音,更好像是在伴着原谱演唱和声,十分大气。王莹老师的演唱着重体现高音部分的连贯性,有干净利落的花腔跳音,也有底气十足的大跨度高音曲连音,歌声娓娓动听。王莹老师的舞台表现突出艳丽的气质,跟随歌曲节奏摇曳身姿,使观众感到轻松愉快,表演形式不同于传统的美声舞台处理,更加贴近现代,贴近广大的人民群众。

三、结语

俄罗斯艺术歌曲《夜莺》作为花腔女高音的常用曲目,有着完美的旋律线条和充沛的情感表现,是花腔女高音声乐宝库里的一座瑰宝。作者阿里亚比耶夫于监狱中创作该作品时不仅经历着等待裁决之苦,也饱受着与爱人分离之苦,使作品蒙上一层悲伤的色彩,就像美丽的夜莺在身边飞翔,而你却无法触及。变奏曲的结构使《夜莺》有着多处情感抒发,整部作品稳中带着跌宕、绚烂中又有一丝平静,各种花腔音型的运用使作品处处充满惊喜,因此,《夜莺》这部作品可谓是饱满且精彩。歌唱家们在舞台上对《夜莺》的诠释各有千秋——吴碧霞采用中国民族特色的伴奏以及戏曲技法来呈现《夜莺》,让我们观赏到了一部完美的作品;迪里拜尔用最贴近俄罗斯民族特色的演唱将我们拉到离夜莺最近的地方,诠释了《夜莺》这部作品的意境美和朦胧美;王莹的演唱最接近现代化,采用现代伴奏乐演唱,旋律经过大量改编,让我们看到一首“新生”的《夜莺》。《夜莺》这部作品不仅使人们欣赏到优美悦耳的表演,还极大地表现了歌唱家的花腔演唱技巧,是一部十分有意义的声乐作品。

参考文献:

[1]刘明星.声乐演唱技术与声乐作品的艺术表现[M].中国商业出版社,2017.6.

[2]刘航.美声歌唱艺术理论与表现研究[M].中国纺织出版社,2018.10.

作者:刘玥 单位:哈尔滨音乐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