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9411 订阅咨询:400-888-1571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自然科学 > 互联网 > 正文
互联网( 共有论文资料 157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互联网的发展与治理

2012-05-22 15:12 来源:互联网 人参与在线咨询

 

一、互联网的发展与信息时代的社会和谐

 

1.互联网的发展与信息时代的出现

 

互联网于1960年代诞生于美国,最初是出于军事目的而构建。1970、1980年代,TCP/IP协议投入使用并成为当代计算机网络的世界标准。1980年代末,电子邮件软件Eudora被开发出来。1990年代初,万维网(WorldWideWeb)以及浏览器软件产生,此后互联网便以迅猛之势向社会大众推广、普及,人类社会开始步入信息时代,人们的生活因互联网技术而获得重大改变。

 

InternetWorldStats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3月底,全世界网民达到15.96亿人。[1]

 

而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NIC)的《第2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2(]P11),截至2009年6月底,中国大陆网民规模达到3.38亿人(使用宽带的网民有3.2亿,使用手机上网的网民达到1.55亿人),较2008年底增长13.4%,上网普及率达到25.5%。

 

从互联网应用来看,网民的网络应用行为可以划分为信息获取、交流沟通、网络娱乐、商务交易四种类型,基本涵盖了现在的网络新闻、搜索引擎、即时通信、博客日志、网络游戏、网络音乐、网络购物、网上支付和网络金融等具体应用类型。[3(]P28)

 

笔者认为,互联网究其实质,是一种技术、工具或媒介,与人类以往的结绳记事、甲骨刻字、简牍书写、纸面书写和纸版印刷等,并无属性上的分野。不过互联网是一种高新技术、工具,可以高效储存、传输海量数据;也可以说是一种新型的媒介,为信息的传播、交流大开方便、快捷之门。通过互联网这种技术、工具或媒介,通过众多取代传统行为的互联网应用行为,人们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在不断发生着改变,而传统的社会结构、社会关系不断受到互联网发展的影响。与本文主题相关,互联网的发展与信息时代的出现对当前我们倡导的和谐社会与社会和谐提出了新的课题与挑战。

 

2.信息时代的社会和谐仍在于利益的博弈均衡

 

关于和谐社会与社会和谐的含义,自有中国官方的解读。而在法学研究领域,有国内学者在论述法的和谐价值时认为:“法的和谐价值就是法所具有的那种协调不同主体或同一主体之间多种、多样、多变的价值追求、从而促进人们之间的和谐、促进社会和谐的价值。它表现在:协调和化解不同的利益;缓和矛盾、化解矛盾;协调个人与国家、公平和效率、发展和稳定等诸多方面的关系,来促进和谐。发挥法的和谐价值,就要在立法上准确认识客观利益和准确选择适当的法律调整方法,司法、执法中尊重和保障人权,以及加强法律监督特别是宪法监督。”[4]这一观点基本道出了和谐这一价值的含义。

 

笔者认为:和谐作为一种价值理念,具有极大的抽象性,信息时代、信息社会的社会和谐与传统农业社会、工业社会有基本相通之处,互联网是一种技术手段或工具,不能改变社会关系的实质内容,各种利益的博弈均衡仍是实现信息时代社会和谐的关键所在,社会和谐在于实现各种利益的相对平衡。但同时也应当注意到,毕竟是不同的时代,信息时代实现社会和谐与以往社会有所不同,存在着许多新的问题、难题。所以,很有必要探讨一下互联网究竟对我们的社会发生了怎样的影响,互联网发展对社会和谐具有哪些积极意义与消极意义。

 

二、互联网的健康发展对社会和谐具有积极意义

 

2000年代初,互联网发展一度进入“严冬”,不少大型门户网站“烧”完了风险投资机构的钱之后,难以为继而被迫关闭,人们对互联网的发展多持悲观心态。但“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仅两三年后,互联网的“春天”即已出现,一些存续下来的大型互联网公司找准了盈利点而迅速扭亏为盈,而且利润极为可观,互联网很快造就了一批跻身福布斯富豪榜的新型富豪,其中不少人年龄仅仅30几岁。互联网公司何以会迅速盈利?其实这得益于互联网基础设施的不断建设与大量投入,得以于这一时期极为宽松的发展环境,得益于广大网民的海量使用,无数次鼠标点击无形中造就了这种数字财富。

 

可以说,2000年代是互联网极为迅猛发展并走向普及的年代。这一段时间,互联网的发展环境非常宽松和自由,甚至很多人认为互联网的基本精神就应当是“自由”。应当说,从总体上来看,这一时期互联网发展的主流是健康的。而从法学研究的角度分析,互联网的健康发展对社会和谐具有积极意义:有利于公权力与私权利、公权力之间和私权利之间的博弈均衡。具体主要表现为如下两个方面:

 

1.互联网增强信息对称,其健康发展有利于对公权力有力、高效的监督与约束

 

互联网对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贡献就是促进了各种社会信息、公共信息的公开,增强了各种社会信息、公共信息在社会主体特别是地位不平等主体之间的对称,这客观上要求着、督促着公权力的行使必须更加透明,公共权力机关必须最大限度地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反过来说就是,互联网的健康发展有利于加强对公权力行驶的更加有力、快捷高效的监督与约束。

 

近年来,在中国大陆,通过互联网曝光了不少公权力行使不当的事件以及滥用公权力的政府官员,如2007年10月起的陕西省镇坪县周正龙假华南虎照事件,陕西省林业厅等有关地方官员为了谋取地方利益,不惜公然掩盖了事实真相,结果成为笑柄,并造成现代成语“正龙拍虎”;[5]安徽省阜阳市颍泉区建设如美国白宫一样的豪华政府办公楼,2008年3月,举报人李国福在安徽省第一监狱医院死亡,后有关“白宫”的照片经网络曝光后,有关人员受到查处;[6]2008年12月,南京江宁区房产局局长周久耕在开会时抽市场价每条1500元的“九五至尊”香烟、戴名贵手表的照片被网上曝光,不久后,周被南京市纪委“双规”,因涉及贪污受贿数额达200万元而受到处理[7]不可否认,在上述事件中,传统媒体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但我们看到,网络作为一种新型传媒,具有高效快捷的优势,正在不断挑战着传统媒体的地位,其发挥的媒体监督、舆论监督作用远胜过传统媒体的力量,而这种力量对公权力的行使是一种巨大的监督力量,互联网的健康发展对公权力的不正当行使极为敏感,会产生光速般的反应,这是促进政府信息公开、正确行使公权力的利好事情。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