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艺术的设计语言研讨

2022-09-21 15:14:13 来源:写作指导

本文作者:吴蓓蓓 单位:湖北艺术职业学院

作为“纯美术”概念的油画主要或完全以审美为创作目的,兼具教化、自娱等意义,油画创作是画家在生活体验的基础上,借助油画材料和技法语言进行艺术构思和和意象物化的过程;设计是人类为实现某种特定目的而进行的创造性活动,具有设想、运筹、计划、谋算的涵义,现代设计是大工业背景下技术设计和艺术设计的结合,设计不是纯粹的艺术创作,而是“立足于内在观念的意义,强调目的性,强调创造性;或者立足于设计的形式意义,强调设计手段的高科技化,强调材料、形态、色彩等形式因素的运用和结构秩序的合理安排。”[2]功能和审美是设计的两大特性,现代设计也因其在视觉文化中极为突显的位置和发展趋势而受到其他媒介的高度关注。

传统油画创作注重艺术家将自然“理想化”再现的能力,在强调艺术表现理想性的同时,往往将艺术世界与现实生活隔离开来。19世纪末开始,在现代大工业环境下发展起来的现代绘画开始刻意打破“画室传统”,将油画创作置于现代社会的文化背景下进行思考,使艺术与生活的界限趋向模糊,一系列革命性的艺术理念出现在绘画领域:以塞尚为代表的理性、分析的创作观念中断了油画描摹实物的传统;立体主义在塞尚精神的基础上通过对形体的分解与重构在画面中建立了新的空间和形体的逻辑关系,并将综合材料运用到创作当中,提出了“拼贴”的概念;崇尚机械文明并热衷于表现速度、运动感的未来主义;康定斯基的抽象主义信念以及由此衍生的通过纯粹的平面形式表现情感意味的至上主义;宣称“艺术必须是构成的艺术”、将工业和机械结构中的构成方式以及纸板、金属、玻璃等工业材料纳入绘画创作的构成主义;蒙德里安倡导的“新造型主义”以“抽象化与单纯化”的形式进行纯粹精神的表现;杜尚的“观念艺术”彻底颠覆了传统的艺术定义,将现成品引入绘画,借助圆规划线和工业制图的手法表达创作理念;后工业信息时代的波普艺术,从流行文化和大众传媒中汲取营养,进行视觉图像的拼贴组合。油画创作在以上种种思潮中的变革是艺术发展的必然,也是社会环境因素作用下的“设计”性思考。在20世纪一系列的工业设计运动中,甚至有不少像劳特累克、保罗•克利、蒙克等杰出的画家投身其中,身体力行地从事着“设计”性的绘画实践,现代设计强调自由创造、理性主义、机器美学、形式主义、科技与信息等思想理念与现代油画的创作观念产生了众多的共鸣。

绘画观念的改变必然导致创作题材和内容的拓展。传统油画创作的内容基本以风景和人物肖像为主,注重对某一事物或者事实的描绘,着力塑造典型情境中的典型形象,所绘题材具有明显的宗教性、文学性的特点。工业文明影响下的现代绘画则远远不满足于坐在自然的面前画其所见,而是将观察、思考和表现的触角深入到了一切社会生活和社会现象之中,机器、战争、工厂、垃圾,甚至抽象的人性、思想等等一切可能的东西都成为创作的母题—“尽管这些画派的画家们在自己的艺术中维系了与传统油画的某种联系,但这种联系的价值却被大大淡化,而被高扬的价值则是它们各自的‘主义’。”[3]另外,在创作手段和媒材上,也由传统的油性颜料、画布、画笔、画刀等材料扩展到丙烯、油漆、丝网印、拼贴、摄影、计算机等多种综合材料的运用,一些现代设计和工业生产的现成品也常常出现在作品当中。

“美学上最显著最有特色的问题是形式美的问题”(乔治•桑塔耶纳GeorgeSantayana语)。形式存在于一切美术作品之中,是素材和媒材的统一,也是物质和观念的融合。“写实”和“造型”是传统油画图式的典型符号,虽然在构图上有“三角形”、“竖线式”、“S形”等形式上的讲究,但更多的是注重主体形象的塑造。观念的解放推动了形式的自由发展,现代油画创作在艺术样式上进行了多维度的深入探索,其图式在抽象化、符号化、图像化以及空间的平面化、色彩的单纯化上的表现越来越多地背离了油画本体语言的传统模式,追求画面“形式感”的创作趋向进一步诠释了设计强调合理安排(构图、布局)艺术的视觉元素(线条、形体、色调、色彩、肌理、光线、空间)的原则,其语言上“设计”性的特点无论是在抽象还是具象表现中都体现得尤为充分。归纳其要点为:(1)装饰性表现。多采用分解重构、勾线平涂的平面化处理以及夸张变形、象征符号的图案化表现,并综合材质、肌理、笔触等因素,使画面造型和色彩或自由浪漫或冷静严谨,视觉上富有秩序性、单纯性、平面化、符号化的设计意味。克里姆特、马蒂斯、毕加索的作品都具有鲜明的装饰特点。(2)抽象化表现。强调点、线、面在画面中的构成方式,通过形状、比例、大小、疏密以及色彩关系的安排、布局,使画面富于韵律节奏和情趣意蕴。“抽象艺术的关键在于发现自我,发现最内在的本质,并适应着现代生活的技术节奏,借助‘圆圈和方块’等语言去表达那种蕴藏在我们内心深处的东西。”[4]抽象绘画的表达方式吻合了现代设计简练、理性的形式风格。康定斯基、蒙德里安的绘画是抽象表现的典范。(3)图像化再现。将公共影像资源作为创作素材,利用现代传媒制造的流行图像和符号获得画面所需的艺术形象,“以读图的方式赋予绘画本真意义,从图像的力量感,手法的通俗易懂,构图的简洁上赋予图形以设计感。”[5]著名的波普绘画就使图像借用成为其重要的语言特征。现代绘画在形式创造上的处心积虑有力地印证了弗赖伊在《视觉与设计》一书中关于“艺术品的形式是艺术中最本质的特点”的论断。

综上所述,可见油画创作中的“设计”性表现并非是昙花一现的流行样式,而是有源可溯的文化现象,油画创作和艺术设计没有截然的差别,只是当我们用一种传统的标准去界定油画创作时,它们的差异性才会被刻意地加以比较。油画创作中的“设计”性表现阐明了油画在随时展的过程中艺术语言的转换具有多种可能,正是这种可能丰富了油画的艺术表现力、不断地开拓着油画创作的界域,就其创作实践而言,可能会因为有背离油画本体语言之嫌而被视为对油画正统性的破坏,但是“在艺术中我们不能讲真正的‘进步’,因为在某一个方面有任何收获都可能由另一个方面的损失去抵消。”[1]油画创作也是如此,当一个问题得到了解决,其他更多的问题就会随之出现了,这是艺术创作的规律,也是油画艺术发展的必然。#p#分页标题#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