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艺术的符号化探讨

2022-09-21 15:14:13 来源:写作指导

本文作者:王玮 单位:首都师范大学

艺术家们以往高度统一的思维模式被打破,面对突如其来的各种西方现代艺术流派,中国艺术家们陷入了狂热的模仿,并尝试着创作出具有本国特色及个性特征的油画作品。各种艺术理念和形式语言在艺术家的创作中不断的碰撞与融合,加之各种新媒介、新科技在绘画创作中不断的尝试和运用,这些都极大地丰富了当代油画的表现语言,拓展了当代油画的发展空间,使中国当代油画呈现出日趋多样的实验状态。

中国当代油画创作中的符号化倾向

中国当代油画经过了模仿、蜕变、创新,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特色,这种特色因人而异,但是也有着一些共同的特征,这就是笔者所说的符号化特征。

1隐喻性特征

从中国当代油画中具有典型符号化特征的艺术作品中,我们看到的并不是普遍意义上我们所认为的符号标志,是抽象到无法辨认的,这些作品中所描绘的对象仍然是具象的、可识别的,例如,方力钧作品中的“光头”形象,张晓刚作品中的家庭合影等,里而对人物形象的描绘都是符合我们日常视觉观看经验的具象表达。既然如此,为什么这些作品仍给我们一种符号化的印象呢?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看似具体真实的形象并不是创作者对现实生活中具体物象的照搬描摹,而是一种对某一类事物本质抽象后的隐喻性表达。一个艺术家具有个人艺术风格的符号性语言的形成与确立,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作者对生活的体验以及对艺术的思考,它本是艺术家迈向成熟阶段的过程中自然而然的产物,而不是一种突发奇想刻意制造的符号化的视觉图式。由此我们可以看出,这些被定义为符号化作品中的描绘对象并不是不可识别、完全抽象的标志性图式,它们呈现出的仍是具体可辨的物象。尽管如此,这些具体的形象仍然具有明显的符号性,因为它们不再是对现实世界的模仿与复制,而是被抽离了很多个性化元素之后承载某种特殊含义的表达,这样一种抽离个性化特征的过程使这些形象脱离了与所描绘母体的单一性指向的联系,最后保留的共性则使这些形象具有了一种更为普遍的意义指向,从而赋予了这些具体形象以符号性特征。

2平面化倾向

中国当代油画的创作虽然呈现出以艺术家个性化表达为基础的多元化创作形态,但我们也能从这种多元化形态中发现一种越来越明显的创作倾向——采取近似于平涂的方式组织画面,使画面产生一种平面化的视觉效果。这种平面化的创作倾向在当代符号化作品中显得尤为突出。在符号化作品中我们很难看到传统绘画中通过严格的焦点透视构图在二维画布上所产生的三维空间幻象,取而代之的是类似于版画效果的平面化表现,创作者通常会采取简单但主观、夸张的构图来增强画面的视觉冲击力并以此突出作品中的符号化形象。构图平面化最初是西方绘画对东方传统绘画元素的借鉴与吸收。由于全球化经济的不断发展,东西方文化交流也日趋频繁,西方现代艺术家大量吸收东方艺术元素,借鉴东方艺术传统散点透视的写意化表现手法,融入艺术创作之中。从法国印象派大师莫奈晚期的作品中,我们就可以看出作品中融汇了日本浮世绘和中国水墨特征的平面化风格。当西方现代绘画的平面化特征日趋成熟的时候,又反过来影响到中国,使中国当代绘画突破传统的构图模式而走向平面化。

3单一性与重复性

在当代符号化绘画中,艺术家通常会把自己的艺术观念融入到所描绘的形象中,使得其作品中的图式能够代表某种意义指向。每个艺术家所创作出来的图式都是其独创性的绘画语言,具有强烈的个性化特征,因此对于广大观者来说这些超出其以往观看经验的图式的视觉呈现是新鲜而陌生的,那么要让这些图式能够具备符号的意义指向性特征,让其背后的理念和内涵能被广大观众群体所认同,就需要不断地重复再现这些图式,从而强化大众对此的视觉记忆,最终让大众承认、接受,甚至欣赏艺术家创造的这一套独特的符号化图式的语言表达体系。由此我们可以看出,绘画中图式的符号性价值只有在一整套的符号系统内才能得以体现,任何单纯的一件作品其符号性语言的表达都是不够明确的,常常需要借助其他因素才能完成能指与所指之间的完整对接。因此,一个符号化图式的意义表达往往是通过一整个系列作品共同完成的。

中国当代油画创作的符号化特征实例分析

中国当代油画创作的符号化特征有着共性也有着特性,也就是这种符号化特征如果限定在某一个作家身上,就是这个作家的一系列创作习惯、常用元素的综合体。

1方力钧的光头形象

1993年,美国《时代周刊》杂志封面选用的是方力钧的作品,从此方力钧以一批在蓝天白云下打着哈欠、百无聊赖的光头形象,冲上了中国的视觉艺术舞台。这批人物形象,多是他自己、或是他周围的朋友,勾肩搭背、挤眉弄眼,巨大的光头配以蔚蓝的天空和舒缓的白云作为背景,色彩艳丽,标志着叛逆、戏谑、躁动、迷惘的内心,极具视觉张力。方力钧是画版画出身的,因此深谙重复的力量,他把这一经验体会深植到他的油画创作中去,一个个红艳、嘻哈的光头形象并置充斥于他作品的画面之中;他又以这样的手段几百幅地重复制作,由不得你不留下深刻印象。

2岳敏君的自我表现

岳敏君也是如此,这位自称“不靠谱”的艺术家自1990年以来,就不停地在画布上画着自己的头像,也许各种姿态不同,但都有着同样一个表情:眼帘低垂,牙齿洁白细密,脸色红艳,咧着大嘴呵呵傻笑不已,笑得却是那样的空洞和疲惫。2007年岳敏君因“描绘出了中国”而入选美国《时代周刊》“2007年度风云人物”。

3张晓刚的千人一面

在张晓刚的作品面前,中国观众会有一种被压抑的心领神会。与方力均和岳敏君相比,更可以明显感知到他的绘画暗示了刚刚过去不久的那个时代留给人们的视觉经脸和内心感受。张晓刚的绘画表现的正是过去那个时代的千人一面:缺少个性、标准化和千篇一律,男女区别只是头发长短,我们看到的是一种直面人生的惨淡和无奈。同样,张晓刚用同一种创作手法大量重复这一题材,终于完成了自己的符号塑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