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交通工具范例6篇

新型交通工具

新型交通工具范文1

关键词:交通工具设计;教学改革;理论课程;实践课程

一、引言

自上世纪70年代起,在多元化设计潮流的影响下,“后现代主义思想”、“高技派”、“绿色主义设计潮流”等众多设计思潮纷纷影响汽车造型设计。与此同时,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提升、百姓审美需求的提高、消费能力剧增与国外优秀设计人才的不断涌入等因素对中国本土汽车外观造型设计产生极大的积极影响。如今,可持续发展是社会发展的关键词,当代中国汽车工业逐渐向绿色环保与造型年轻化、运动化趋势发展;因此造型美观、比例协调、节能减排的“绿色汽车”已经成为民族汽车企业的名片,比亚迪、吉利等企业则是代表。未来的中国汽车在新能源与新材料广泛运用的同时,受到多元化设计的影响,如“高技派”、“后现代主义”等,中国本土品牌的汽车造型将是具有个性化与科技感的。在未来的十到二十年,中国的汽车品牌将逐渐形成完善的设计特征与符合国人审美的“中式家族基因”并得以保留与传承。未来的中国汽车造型设计将摆脱21世纪前后时期的山寨、设计粗糙、车身单薄的代名词,并形成一套系统的设计流程。在我国汽车发展的现状下,交通工具设计作为我国一门新兴的学科方向,在广州美术学院、武汉理工大学、南昌航空大学等众多大专院校已经成为一个专业方向,交通工具设计是一门融合了艺术美学、工程学、空气动力学、人机工程学等多学科交叉的专业学科,同时其又要求学生具有极强的动手实践与市场调研能力,如油泥模型的制作、汽车外观分析、汽车品牌分析等。因此,作为工业设计专业的一门课程,如何合理、有效地安排此门交叉学科众多的课程教学就显得更加紧迫。对此门课程的理论课程与实践课程的合理安排与创新的探索,以寻求交通工具造型设计在“源头创新”的解决办法。

二、交通工具造型设计理论课程先行的必要性

作为一个学科方向,了解它的历史才能够更加有效地进行后续的学习,因此在进行此课程理论教学的时候汽车设计史论于基本概念就显得尤为重要。如,汽车造型的发展分为几个发展时期,每个发展时期经历了几个造型阶段;汽车车身结构的重要性;汽车造型设计的先后顺序等。加之交通工具设计本身就是一门复杂的系统学科,就更加需要在学生学习之前充分了解这们课程的发展历史。对设计教育者来说,将“设计理论”与“动手实践”引入常规的以讲授为主的交通工具设计教学,可以让学生从了解历史开始提起学习的兴趣;从了解产品构造加深兴趣;可以从汽车发展百年来各式各样的汽车造型中产生设计的灵感;可以让学生在学习创意和表现创意的过程中从视觉、触觉及心理去感受设计作品所表现的情趣,体验模型制作设计所带来的个性化,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因此,围绕培养创新应用型设计人才这一目标,对交通工具教学中加强“交通工具设计理论”的趣味案例引入,可以加强学生对交通工具设计创意的理解,对培养学生的创造性思维都具有重要意义。

三、交通工具造型设计实践课程的具体改革方法

三维建模技术在设计艺术领域广泛应用以来,使产品设计经历了新的革命。如今几乎所有的设计产业都依赖于计算机技术的发展,设计软件精细化的处理、快捷实用等特性,使建模渲染几乎成了产品设计师的标签,似乎懂一点设计软件,就能成为合格的产品设计师。但是实际上,设计作品过度依赖电脑制作、缺乏自我思考、设计手法形式化、图像素材雷同、僵化的机械意味导致了设计作品欠缺人情味,也就导致了设计作品严重缺乏创意,而创意和美学又是产品设计乃至交通工具设计中最为重要的方面之一。设计在这样的背景下,活跃学生思维;提高学生手绘能力;帮助学生选题;对差异化的知识背景实行“因材施教”等显得尤为重要。1.设计的选题来源与前期调研方式作为一门学科方向,交通工具设计专业在国内外实施比较成功的一些大专院校或者设计学院的教学模式一般是“产—学—研”、“校企联合办学”、“工作室模式”等方式。例如广州美术学院工业设计学院在学生的三、四年级阶段实施“工作室制度”的教学系统,以课题为主、课程为辅,以当地产业集群为基准,结合教师的理论知识进行专业教学。交通工具专业大三、大四的学生的设计课题通常来源于当地的产业集群。如,捷豹/路虎设计课题;广汽A级概念车设计;广汽电动城市MPV设计课题等等。这样的模式非常值得借鉴,它能够使对学生的教学更加有针对性、更容易融入当地的产业。但是对于广大普通地区的大专院校来说,产业集群资源匮乏,设计的选题来源可以延伸到众多的大型设计大赛,本文3.3将说明。作为一门实践性很强的课程,一旦课题确定后其前期调研至关重要,更好的指导学生进行社会调研是做好一项设计的基石。通过对一些大型车展的参观、街头拍照、网上搜集资料后,辅以理论教学,指导学生对产品级别进行细分、分析、横向比较、案例研究等形成一套完整的系统能够更加透彻的了解后续的设计工作。2.对学生知识背景的差异化“因材施教”在国外优秀设计院校,工业设计大多属于工科专业,但是我国广大院校设计类专业普遍存在工科生与艺术生并存的情况。针对此种情况,绝大多数的学校还是采用同样的教学大纲与培养方案。这样只会导致大批学生产生厌学的后果。工科学生普遍文化成绩较高,具有理性思维、三维空间感强;艺术类学生则更感性、思维活跃。针对具有不同知识背景的学生制定差异化的实践教学方法很有必要。如,工科类学生的课题选择可以侧重于更加偏向于市场的“可实现创新性设计”、前期调研能更加深入研究,在后期的模型制作、效果图渲染更加真实、理性;而艺术类学生的选题可以更加开放,侧重于“创新性概念设计”或者“前瞻型概念设计”,在后期的模型制作、效果图渲染更加概念化。根据学生知识背景的差异化进行“因材施教”可以一定的提升学生的学习兴趣、挖掘学生的设计潜能。3.“协同式创新”概念的引入“协同是创新”主要体现在交通工具概念设计这一部分。总所周知“概念设计”是工业、产品设计教学的重要一环,而交通工具概念设计主要是分为两个部分,即:展望式概念设计与针对交通工具本身的前期创意概念。两者截然不同,前者偏向于大胆化、可能脱离当代社会的概念;而后者更为实用、能够及时量产。两者看似极端,但实际上还是有共通之处。即,设计的本质与设计的方式共通。交通工具造型设计实践的方式一般会有几种情况:大部分学生所参加的设计竞赛往往要求学生具有前瞻性的概念设计,大赛所确定的主题通常希望在10年、50年能够引领生活,因此大部分学生在没有系统的教学后逐渐走向了“空想式”的设计;在底特律、日内瓦等一些大型车展出现的概念汽车则是更加偏向于量产、能够引领汽车行业、接受观众评判的“引领式”的设计,而这样的设计更加符合市场规律,学生也更加认可。所以,根据以上可以将交通工具设计课程的实践教学方式可以确定为由放到收的一种过程,以打通创想式概念设计与实用性概念设计之间的瓶颈。也就是课程初期让学生尽可能的头脑风暴、创想、展望;中期结合与交通工具设计相关的课程或者学科进行协同式的发展;后期经过协同式发展后逐渐冷静,形成更加理性、系统且具有艺术特征的设计方式。4.“模型制作”、“设计管理”等课程的衔接方法“协同式创新”概念的引入在教学中体现在与交通工具相关的课程或者学科进行协同式的发展,那么在一些先修课程或者实践课程的安排上就可以进行拆分与整合。如《设计管理》课程中的设计流程、项目管理、设计评估等章节可以整合到交通工具设计课程并加以实践训练;《界面设计》课程的设计原则等内容与《人机工程学》课程的大部分内容也可进行拆分融入到交通工具内饰设计整合讲授;《模型制作》课程作为一项实验课程必须与交通工具设计后期的方案制作衔接密切。通过前期的创想、展望;中期的相关课程协同式发展;后期的理性思考,制作模型从而达到了建构一个系统地、能够递进式启发学生发展、能达到科学训练的交通工具课程模块。将先修课程与实验课有效的拆分整合在一起,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够避免理论脱离社会实践的弊端。

四、结语

交通工具作为一门新兴的交叉学科,其理论知识基础与实践动手能力同等重要。理论知识教学先行是学好这门课程的保障,趣味式的引入各种交通工具史与概念能够加深学生的印象,提升学习的兴趣;实践教学中,对学生“因材施教”、“协同式创新”概念的引入能够让学生更加轻松的适应社会。总之,交通工具设计不管作为一门课程还是一个学科方向其发展任重而道远,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需要不断摸索、研究出适合本国、具有特色的教育方式才能为国家培养出更多的交通工具设计人才。

参考文献

[1][美]诺曼.设计心理学[M].梅琼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10.

[2]郑刚强、王晨宇.交通工具概念设计“协同式创新”实践教学研究[J].设计艺术(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学报),2015(6).

[3]邓海山/潘子林.驰往未来-交通工具设计工作室教学实录[M].上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13.

[4]刘建军、宋明亮.模型制作课程与交通工具设计课程衔接的教学方法研究[J].美术大观,2014.

新型交通工具范文2

关键词:交通规划;开放型实验教学;建设

一、交通规划课程开放型实验教学体系简介

交通规划学科具有很强的实践性,积极开展实验教学有助于帮助学生巩固学生的理论知识,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与实践能力。目前,我国部分交通学院引进了交通反正分析软件作为交通规划开放型实验教学体系构建的基础,从长期的实践教学来看,交通仿真分析软件具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但是对交通规划学科的理论基础知识的要求比价高,并且在具体输入的过程中比较抽象,使用方法也比较复杂等等,针对基础理论知识较弱的学生来说就无法适应。经过对交通工程系毕业生的调查研究来看,大部分学生都希望能够加强实验教学环节,侧重点能够放在培养学生的实践能力方面更好,而目前的实验手段相对来说比较单一,在具体使用的过程中还存在很多的不便。随着网络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开放型实验教学体系、交通规划教学虚拟实验系统逐渐在实际教学中发挥着更加重要的作用。随着国家对科技技术的支持,很多重要的交通数据得以有效的开发。因此,通过建设开放型实验教学体系,构建一套分析系统与交通数据相互融合的开放型实验教学体系,能够将不同的渠道的交通数据进行收集、利用、处理,储存,以创新创业教育为导向,进一步加强专业感性认识实验体系框架、交通规划课程操作实验体系框架以及业务实习体系等等方面的设计,能够更好的弥补目前交通仿真软件在具体使用中存在的问题,从而提高学生的创新能力。

二、开放型实验教学体系的框架设计分析

(一)专业感性认识实验体系框架设计

交通规划教学中专业感性实验这个环节,能够提高学生对不同编制流程、调查流程以及不通过类型交通规划项目的感情认识程度,很大程度上能够激发学生对于交通规划专业学习的兴趣。实验教学环节主要由两个部分组成:一方面是,专业知识的介绍。学生在学校接受交通规划专业教育,在专业教育的过程中能够将交通工程W科知识构成框架,同时对相关能力进行培养,对就业前景进行规划,从而对岗位进行设置。专业介绍就是要将这些信息有效传授给学生,让学生对该专业有一个大致的了解。另外一个方面,对实习的认识。在学校内部组织学生对交通规划的模拟实验室进行参观,目的是让该专业学生能够对交通岗位规划的基本内容有一个大致的了解。例如:职责内容、会计用品用具等等。在校外组织学生到指定的单位,例如:交通指挥中心、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等等规划部门、监控中心进行参观,学校还需要组织与一线工作人员进行交流或者邀请交通规划领域的专家到学校进行讲座。

(二)交通规划课程操作实验体系框架设计

从图1交通规划课程模块来看:第一,道路系统规划课程设计。这方面需要在交通工程实验室内针对交通规划基本业务流程进行模拟操作,其主要的操作内容是交通调查、交通规划等等方面,以综合模拟操作为主要模式。通过仿真软件将交通规划原始的数据、设计材料等等一些了规划性基础资料展现出来,整个交通规划过程由学生进行实际操作,此项模拟能够提高学生对交通规划的认识,尤其是在实践操作过程中能够针对存在的问题进行及时的纠正,从而让学生能够充分掌握基本技能,使得操作技术能够得到更好的训练。另外,在模拟的过程中能够帮助学生树立严谨的工作态度,同时还能够深入了解到交通规划设计的具体程序,在具体实践中如何使用整体编制的方法。通过在实验室开展要交通规划相关的模型项目,培养学生的基本能力,还需要注意的是道路系统规划设计以及手工实验主要包括的内容是:单项实验、阶段性实验以及综合性实验。第二,交通管理课程设计,需要学生掌握一定的管理理论基础,然后根据专业知识结合实际情况有针对性的开展分析能力、综合应用能力等等方面的训练。例如:交通需求管理、拥挤收费问题、停车管理等等与课程有密切关系的交通规划项目需求分析、项目经济分析、模拟设计以及交通规划案例分析。通过这类训练能够加强学生的对专业知识的综合运用实践能力,这是交通规划管理课程开放型实验教学的核心内容,其实验项目可以根据交通管理与交通实践的需求,设计为基础实验、单项实验、研究型实验、综合实验。第三,交通组织控制课程设计。基于现代交通规划、交通管理工作的实际需求要求现代交通规划工程师要具有交通组织控制方面的知识。因此,开放型实验教学体系框架设计要为学生提供交通组织控制实践的平台。通常交通组织控制类课程设计也是为了达到这一要求而设置的实践教学环节。在学校内部的实验室可以通过模拟交易系统,让学生能够利用已经掌握的交通组织学、交通控制学等等方面的知识与技术,更好的对交通系统进行科学规划与优化控制。例如,可以在城市交通现场开展实地训练,能够让学生更好的掌握交通组织、交通控制的具体方法。第四,交通信息课程设计。引进国外交通仿真软件对交通信息课程进行设计,以仿真软件为基础构建动态仿真模拟系统,能够加强定量化交通模拟的互动性。学生能够根据各种需求,在各种条件下开展仿真建模。将实际情况中各种交通信息融入到模型当中进行动态模拟操作,加深学生对交通规划的认识。

(三)业务实习体系设计

业务实习是学生完成交通规划专业主干课程之后的关键环节。业务实习体系设计要求是让学生能够到与交通规划专业有关的单位去实习,例如:交通管理部门、交通规划部门、交通指挥中心等等一线工作岗位。将自身在学校学习到的理论知识、业务管理知识在岗位上与实际情况相互结合起来进行实践,让学生能够更加了解交通规划与管理的各个细节,进而让学生对交通规划与管理实践有一个系统的对比与认识。学生在了解交通规划与交通管理的过程中,能够掌握一些交通规划实际技巧,从而对专业知识更好的进行内化。

三、结语

综上所述,以创新创业教育为导向,对交通规划课程开放型实验教学的设计已然成为各个学校的教学改革的焦点。国家教育部将开放型实验教学系统作为“高等信息教育信息化建设与实验教学示范中心建设的重要内容,是交通规划学科专业与信息数据融合的新型产物”。因此,在未来持续推进开放型实验教学建设,能够让广大学生更好的掌握其专业知识,为社会培养更多实用型人才。

参考文献:

[1]高悦尔,欧海锋,边经卫.《城市道路与交通规划》课程教学困境与改革探索――以华侨大学为例[J].福建建筑,2017(04):118-120.

新型交通工具范文3

关键词 重庆市 轨道交通三号线 轨道交通模式 跨座式单轨

1 概 述

重庆市位于长江上游的丘陵地区,1997年升格为直辖市,是西南地区和长江上游的中心城市,全国重要的工业基地、交通枢纽和贸易口岸。主城区座落在中梁山和真武山之间,被长江、嘉陵江分隔成三个部分。城市依山傍水、高低错落,兼具山城与江城特色。

轨道交通三号线是重庆轨道交通路网中一条南北走向的骨干线路。该工程跨越了长江及嘉陵江,将重庆市南岸区、渝中区、江北区及北部新区串联在一起,沿途经过南坪、菜园坝、观音桥、江北客站等客流集散中心,具有很强的地区服务性和交通联络性,是一条十分重要的客运交通干线。它与在建的二号线(较新线)十字交叉,构成重庆快速轨道交通基本骨架。

重庆市轨道交通三号线工程全长约57km,计划分三期实施。一期工程:二塘至龙头寺;二期工程:龙头寺至江北机场(16.1km);三期工程:二塘至鱼洞(19km)。

2 线路及工程规模

2.1 线路走向

重庆轨道交通三号线一期工程由二塘至龙头寺,途经南岸、渝中、江北、渝北、北部新区等五个行政区。线路走向为:二塘———四公里———南坪———工贸———铜元局———菜元坝———牛角沱———华新街———观音桥———红旗河沟———加州花园———狮子坪———江北客站———龙头寺。

2.2 与其它轨道交通的换乘衔接

重庆市轨道交通“六线一环”的路网规划呈以渝中半岛为中心,沿城市发展轴线的方向辐射的形态。规划线路总长>300km。三号线与路网中的一号线、二号线、环线(四号线)、六号线相交,换乘与衔接关系分述如下:

①一号线

一号线朝天门至大坪段与本线在菜园坝相交,两线为“T”型换乘关系。

②二号线

二号线是与三号线制式相同的跨坐式单轨线路,目前在建,计划2005年通车。与本线初期在牛角沱“L”型相交,通道换乘,远期两线均延伸至鱼洞可实现衔接。

③环线(四号线)

四号线是重庆轨道交通路网中的一条环线,钢轮钢轨制式。与本线在四公里和江北客站相交,均为“L”型换乘。

④六号线

六号线的冉家坝至五里店段在红旗河沟与本线“T”型相交,因两线制式不同,形成通道换乘关系。

2.3 工程规模

重庆市轨道交通三号线一期工程线路全长约21km,其中地下线约8.2km,其余均为高架线。共设17座车站,其中高架站11座,地下站6座;车辆段及综合维修基地一座,位于童家院子立交桥附近,占地约29ha。

车站规模按6节编组设计,站台有效长为90m,并预留按8节编组扩建的条件。

3 客流预测及行车组织

重庆市轨道交通三号线一期工程通车年以及初期、近期、远期的客流量及相关指标见表1。

4 轨道交通模式及车辆选型

4.1轨道交通模式类型及模式分析

4.1.1城市轨道交通类型

新型交通工具范文4

一、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培养规格的时代特征

2010年,《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中将“突出培养造就创新型科技人才,努力造就一批世界水平的科学家、科技领军人才、工程师和高水平创新团队,注重培养一线创新人才和青年科技人才”作为主要任务之一。为贯彻落实《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和《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的重大改革项目,2010年6月,教育部启动了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简称卓越计划),“卓越计划”旨在主动适应国家战略要求,积极服务行业企业需求。面向工业界,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培养造就一大批具有理论与实际相结合的知识结构、科学与技术相融合的工程实践能力、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相渗透的工程创新能力的高质量各类型工程技术人才,为建设创新型国家、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奠定坚实的人力资源优势,增强我国的核心竞争力和综合国力。

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的现实需要对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赋予新的时代特征与要求,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必须具备如下特征:具有强烈的创新意识,具有运用和集成科学知识,发现并解决社会生产实际问题的工程实践能力,具有以实际问题为导向的终身学习能力,以为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做出贡献为己任,积极为社会创造价值的社会责任感。

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培养规格是将其特征转化为培养目标的具体化和规范化,一般将人才培养规格的构成要素划分为三种:知识、能力、素质,但三者并不是平行等位的概念,而应将素质作为上位要素,以素质培养为基础,在此基础上构建知识、能力、道德等培养规格,并且将能力作为人才培养规格内容的主线贯穿始终。

随着世界经济全球化和科学技术信息化的发展,虽然各国对工程技术人才培养规格要求都有各自的特色和界定,但在创新型工程技术人才培养规格的拓展上却有着共识:强调创新型工程技术人才要具有强烈的创新意识,具有完整的知识结构和工程实践能力,具有实施重大工程的领导力和社会责任感。创新型工程技术人才要具备能够引领本国和世界工程科技发展的能力,同时要具有国际视野和跨文化交流能力。

二、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培养规格的构成要素

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都应具备勇于探索的创新精神、多元合理的知识结构、善于解决实际问题的实践能力和服务国家和人民的社会责任感。在人才培养规格构成三要素和拓展界定的基础上,我们可以将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所应具备的素质分为核心素质和拓展素质两大类,在此基础上对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所应具备的知识和能力进行界定。但不同类型的工程科技人才在培养过程中根据社会需求不同而各有侧重,主要表现在专业领域的要求有所不同。

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培养规格的核心素质包括:知识结构、专业实践能力、创新意识及能力、专业与工作态度。拓展素质包括:社会适应能力、道德品质、身心素质。

1. 多维知识结构

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的知识结构应为“T”字型结构,精通专业知识的同时具有宽广的多学科交叉的知识结构。

专业知识方面,扎实的掌握工程基础知识、工程科学原理等本专业基础知识,并在此基础上精通本专业领域的知识。熟悉本专业及相关专业的发展状况及发展趋势;熟悉新材料、新工艺、新设备、先进制造系统;熟悉专业领域技术发展。

人文社会科学方面,广泛涉猎除本专业之外的其他领域的知识。要求具有良好的科学、文学、艺术、历史、哲学的修养,了解中国传统文化和世界文化的精华,除能提高自身人文素养、提升情商外还可以拓展自己的思维方式,学会从多角度看待问题,同时,多学科知识的多维交叉更有利于发现创新点,获得创造性的成果。

工具性知识方面,应掌握至少一门外语,具有扎实的语言基础,掌握良好的语言学习方法,具有较强的听、说、读、写、译能力,能够进行顺畅的沟通交流。熟悉各类应用软件,掌握计算机网络的基本知识,具有使用和管理计算机的能力。

2. 工程实践能力

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要想在工程科技领域有所建树,就必须重视实践,具备坚实的工程实践能力。当今从事科技工作,既要精通理论研究,又要具备技术开发的实践能力,在动手过程中发展思维,在实际操作中创造性的运用所学知识,在实践中开发新技术,在新技术中开创新的应用领域。

理论应用的实践能力。具有发现实际的工程问题并进行有效探索和实验的最终解决问题的能力。掌握将所学专业知识用于具体设备的研制和设计以及解决具体工程问题的方法。

设计操作能力。具有设计并进行实验、分析和解释数据的技能,提出问题,并结合所学专业知识和实践自己设计实验和研究方法并提出假设的能力。获取信息和资源并进行有效分析的能力。具备熟悉本专业领域的新工艺新设备的能力,能熟练操作本专业领域的基础设备。

专业运用能力。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所具有的专业能力是指其掌握专业理论及运用所学专业知识和相关知识解决工程实际问题的能力。

工程综合能力。具有在工程中综合考虑经济、社会、法律、政策、环境等方面问题的工程综合能力。

3. 创新意识与创新能力

由于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最终是要在其所从事的领域有所突破,获得创新性成果以推动工程科技发展,因此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应具备创新能力。一方面,要具备创新意识。善思、善问、勤奋、坚韧,勇于探索,对创新活动有热情、有信心,勇往直前。另一方面,要具备创新思维。有一定的抽象思维、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能力,善于进行独创,发现新问题、研究新情况、提出新观点。

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的创新能力首先是以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的知识结构、学习能力和创造技能的内在整合为基础,突出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知识结构的复合性和学科交叉性,以此培育强烈的创新意识。具有强烈的创新内驱力、科学的价值观、优秀的创新品质和个性,以及新颖独特的创造思维。具备明晰的战略意识、敏锐的市场嗅觉、成果转化的产权意识和实用的工程化技能。

4. 社会责任感

社会责任感包括工作与专业态度,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作为工程领域的中坚人才应具备现代工程意识,具有良好的环境、安全、和服务意识。具体表现在:良好的工程安全、环境、职业健康等现代工程意识和伦理道德,勇于承担责任和风险;服务国家和人民的社会责任感;勇于探索的创新精神、强烈的开拓意识、主动从事科技创新的意识和开阔的视野。

5. 社会适应能力

社会适应能力是指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所应具备的适应工作岗位和社会环境的各种能力。主要包括5个方面:终身学习能力。具有主动学习的意识;勤学、多思、善问的学习品质;善于运用学习策略的能力;利用网络、书籍、与他人交流中学习知识技术的能力。职业规划意识。对自己的能力、性格、职业倾向有一个全面的了解,掌握一定的职业规划技巧,准确定位自己,对自己的职业生涯有长远规划。团队协作精神。在实际工作中,不可能一个人能完成所有的事情,需要团队协作。每一个人都应该意识到团队协作的重要性,还应具备协调团队内部各方关系的能力,既要维持团队凝聚力又要保持自己独立思维能力。时间管理能力。一个人不可能只做一件事情,这就需要具备分清问题的主次和缓急,合理分配工作时间,提高工作效率。每个人还应具备规划自己时间分配的能力,即保证短期内的工作高效完成,又对整体工作有具体规划,不浪费时间。表达和沟通能力。清晰流畅的表达既是保持团队有效沟通的必要条件,也是表现自我,展示研究成果的必备条件。因此,每一位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都应掌握准确表达自己的语言技巧、基本的写作技巧、与他人进行有效沟通的技巧。

6. 道德品质及身心素质

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既要有坚定的政治信仰,服务国家的责任感,也应有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环境意识;能遵守社会公德和职业道德,诚信守法;脚踏实地的工作态度,勇于承担的责任心。

要求具有健全的体魄、旺盛的精力和健康的心理,具有积极向上、乐观、大度、灵活、坦荡的胸怀,具有较强的意志力,具有攻坚克难的耐力,具有“止于至善”的卓越追求和承受挫折的能力。

三、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的分类及其培养规格

中国工程院课题组在2010年的《工程科技人才的调查报告》中将新时期的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分为三类:“理论+技术实践+多专业知识交叉”型、“理论+技术实践+创新设计”型、“理论+技术实践+创业与市场能力”型,这是根据国家创新体系建设需要的分类。

从我国新型工业发展的实际需要看,对工程科技人才需求是多元化、多样化的。我国在技术创新与产业转型的发展中迫切需要五种类型的工程科技人才:以科技研发为主的研究导向型工程科技人才;以解决实际工程技术问题为主的专业实用工程科技人才;以多种专业知识交叉应用为主的技术集成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以创新设计为主的产品创意设计型工程科技人才;侧重于创业与市场开发能力的经营管理型工程科技人才。

综上所述,可以将工程科技人才分为理论与技术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产品研发与集成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市场开发及管理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三大类型。

1. 理论与技术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

也可以称之为原始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由于其主要方向为理论研究与应用、技术创新及开发。其培养规格侧重以下几个方面:

在知识结构上要扎实掌握各类知识,能够以自己的专业知识为“中心点”,与其相近的知识为网络向多学科知识辐射,达到知识的深度与广度的深度统一。

在专业能力上突出科学研究能力,精通文献检索、资料查询、科技写作的基本方法,掌握演绎、归纳、类比等常用的科学研究方法,熟练操作基础工具和设备,熟练运用计算机常用软件进行分析、处理数据和模型构建的能力。

在创新能力方面应具有分析与综合、逻辑与抽象、继承与创新的思维能力,具备运用创造性思维,独立自主地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初步能力,了解科学技术前沿动态及市场需求。

在专业态度上,由于工程项目都是与周围环境、安全有密切联系的,因此研发类的工程师应具备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安全质量意识和生态环境保护意识,具有全局意识而不是片面追求创新成果。

2. 产品研发与集成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

这是交叉型技术人才。他们主要进行技术交叉、科技集成创新。从事工程和产品创意设计、开发新产品。其培养规格侧重以下方面:

在知识结构方面,是以科学知识和工程技术为知识基础,获取外部信息和资源,并通过多元复合的实践技能消化吸收再创新,以个性化与创新性的完美结合实现在工程科技过程中再创新。

在创新能力方面,除了具备创造性思维,还要有市场意识。因为产品直接面向市场需求,所以产品设计人员应深入掌握市场方面的知识,掌握了解市场需求的技能,在需求中发现产品设计的灵感。产品设计人员还应具备“超前意识”敢为人先,使自己设计的产品走在同类产品的前沿引领市场。

在沟通和表达能力方面,产品设计人员应具备较高的沟通和表达能力。无论是在了解市场需求中还是在与研发技术人员进行沟通时,产品设计人员都应该能够清晰简洁的表达出自己的产品理念,让大家了解自己的产品。

3.市场开发及管理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

主要是从事工程管理与市场经营。其培养规格侧重于人文素质和管理能力的培养。

在知识方面,除了要掌握本专业知识外还要掌握其他相关领域的知识,如管理、经济、环境、财务、法律等基本知识,在掌握本专业领域的工程技术的同时还应对整个工程项目所涉及的技术有所了解。

在专业能力方面,工程管理人才应该侧重其管理素质。具备较强的协调沟通能力,合理规划和分配人力、物力和财力资源,优化配置人力资源,协调各方利益,激发团队精神;具备全局观念,将工程项目作为一个整体系统,实现整体最优化;熟悉资本运作和市场运作。

新型交通工具范文5

关键词:领导行为;员工创新;跨层次影响

中图分类号:C93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5192(2011)03-0042-06

A Study of Cross-level Analysis Mechanism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Leadership Behavior and Employee Behavior

HUO Wei-wei, LUO Jin-lian

(School of Economics & Management, Tong ji University, Shanghai 201804, China)

Abstract:Drawing on theory of innovation and social justice, this study compares the situational limitations of transformational and transactional leader behavior on employee innovation behavior. With a sample of 289 leaders and 759 employees, and conducting cross-level analyses, the results show that: transformational and transactional leadership behaviors are positively correlated, but the both affect employee innovation behavior with different situational limitations and mechanism; typically, transformational leadership cross-level positive impact on employee innovation behavior through organizational innovation climate and LMX average, however, such behavior may also increase the difference of LMX, form “insiders and outsiders” cha xu atmosphere which reduce innovation behavior; transactional leadership does not directly affect employee innovation, but enhance the level of innovation by improving distributive justice in organizations. The conclusion provides an empirical basis for understanding of the application situations of different leadership behaviors, with a strong practical significance.

Key words:leadership behavior; employee innovation; cross-level analysis

1 引言

近年来,关于变革型与交易型领导行为影响员工创新的研究正逐渐增多。同时,现有的研究呈现以下趋势:(1)多数学者仅从单独一种类型的领导行为入手以考察其对员工创新的影响,导致了不同研究情景下研究结论之间的矛盾。一部分研究认为,仅有变革型领导促进员工创新,交易型领导甚至有负面作用

[1];而亦有研究证明,交易型领导的权变奖励也能正向影响员工的态度和行为[2]。(2)绝大多数学者遵循西方经典的社会交换理论以考察领导行为的作用效果[3],然而,在“不患寡而患不均”的中国情境下,组织公平很可能是被遗漏的重要情境因素。(3)现有研究已分别从组织或个体层面验证了领导行为的效果[4],但是,探讨两层面要素跨层次交互作用的研究却比较鲜见,这就导致了领导行为适用情境的模糊不清。

由于两类领导行为对员工创新的影响在不同的研究框架下、不同的文化情境下以及不同的研究层面之间可能存在较大的差异,这不但阻碍了相关理论的向前推进,更使得领导者在特定情境下,很难选择是着重通过变革型领导行为推进员工创新,还是使用相反做法。为此,本文采用跨层次分析法,比较二者在不同情境中的有效性问题,研究目标包括:(1)在同一研究框架下,对比分析变革型领导和交易型领导的作用机制,解答研究结论中存在的“两类领导影响创新效果差异”的矛盾问题。(2)结合中国情境,综合考察组织层面因素(组织公平等)和个体层面因素对员工创新的跨层次交互作用,为准确把握不同领导行为的适用情境及影响机理提供一个整合的对比研究设计。

2 文献回顾与假设推演

2.1 领导行为对员工创新的影响

Bass将领导行为分为七因素:魅力/激励性、智力激励、个性化考虑属于变革型领导的行为特征;权变奖励、主动例外则是交易型领导特征[5]。Amabile研究发现,变革型领导行为对员工创造力有显著的正向影响,但该研究并未深入探讨领导行为对员工创造力的作用机制[6]。虽然关于交易型领导与员工创新之间很少有实证研究支持,且不同研究结论之间存在较大差异。但是,已有学者指出:交易型领导可以预测组织绩效,变革型领导与交易型领导可能相关,共同对员工的态度和行为产生显著影响[2],因此,我们认为交易型领导也可能是预测员工创新行为的要素之一,提出假设如下:

假设1 变革型领导行为正向影响员工创新行为。

假设2 交易型领导行为正向影响员工创新行为。

2.2 组织层面因素对员工创新的跨层次中介影响

(1)组织创新氛围的跨层次中介影响

不同类型的领导行为对组织创新氛围的作用效果不同。Dackert等发现,变革型领导行为与组织创新气氛正相关[7];Amabile也认为,魅力和智力激励等领导行为对创新氛围有显著的影响[6]。然而,在高度交易型领导的组织中,领导者与下属的关系更多建立在利益和任务交换的基础上,很难建立起互相信任和激励的氛围;Dackert, Loov和Martensson的研究也指出,权变奖励和主动例外对组织氛围的作用效果不明显[7]。

郭桂梅和段兴民在个体层面的测量发现,变革型领导与员工创造性正相关,且个体感知的创新氛围具有部分中介作用[8]。Parker却指出,创新氛围更应当从组织层面进行测量,缺乏对创新氛围的跨层次分析是一个严重的疏忽,因为组织成员的态度和行为不可能只受到他们对工作环境的感知的影响,必然还要受到同事们的共同感知的影响[9]。因此,考察员工自身以及同事对组织创新氛围的共同感知(即组织层面的创新氛围)对员工创新行为的影响是非常必要的,提出假设如下:

假设3a 变革型领导行为正向影响组织层面的创新氛围。

假设3b 组织创新氛围在变革型领导与员工创新行为关系中,具有跨层次中介作用。

(2)组织层面领导成员交换关系的跨层次中介影响

领导-成员交换(Leader-Member Exchange, LMX)指领导与下属之间基于交换行为所形成的动态二元关系,包括贡献、专业尊敬、支持和忠诚四个方面,Howell等认为,高质量的LMX与变革型领导行为正相关[10]。但是,由于变革型领导发挥作用时较多地使用领导者的个人资源和个人魅力,这很可能导致LMX在不同员工之间的明显差异。同时,由于交易型领导的 “利益交换性、任务导向性”特点的制约,故这种领导风格与下属关系通常停留在基础的利益交换层面,较难形成与下属的高质量的交换关系[2]。

在有关LMX的研究中,多数以个体为分析单位,不少学者已从个体层面验证了LMX和员工创新的正向关系[11]。尽管,最初对LMX理论的界定和检验都是在个体水平上,但这并不排除在组织层面上对其进行解释。Boies等的研究表明,团队内LMX的平均水平与团队潜力正相关,LMX的差异性与团队冲突正相关[12]。在更注重公平的中国情境下,LMX平均水平的提高无疑将是提升员工创造力的重要因素;而LMX差异水平的提高则很可能加剧团队冲突并最终降低员工的创新水平,故提出假设如下:

假设4a 变革型领导行为正向影响团队内LMX平均水平、LMX差异水平。

假设4b LMX平均水平正向影响员工创新行为。

假设4c LMX差异水平负向影响员工创新行为。

假设4d LMX平均水平在变革型领导与员工创新行为关系中,具有跨层次中介作用。

假设4e LMX差异水平在变革型领导与员工创新行为关系中,具有跨层次中介作用。

2.3 组织层面因素的跨层次调节影响

(1)员工认知方式对员工创新的影响

认知方式是个体感知、记忆及解决问题的特有模式,是个体创新行为的初始阶段[13]。Jaskyte等人研究总结出影响个人创新绩效的多种因素,其中认知方式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Scot和Bruce也发现,遵从传统与权威、讲究逻辑的解决问题方式与创新行为负相关,而偏爱变化、坚持独创、相信直觉的认知方式与创新行正相关[14],故提出假设如下:

假设5a 员工认知方式的直觉维度正向影响员工创新行为。

假设5b 员工认知方式的遵从维度负向影响员工创新行为。

(2)组织公平的跨层次调节影响

创新领域的相关研究表明:在参与工作过程中,不会受到不公正的批评与嘲笑对员工创新行为具有一定影响,但组织公平并不与创新行为直接相关[15]。有研究指出,员工认知方式与创新行为相关,但其相关程度的高低可能受到组织环境中一些情境变量的调节影响[16]。基于组织公平理论的研究表明,互动公平与分配公平对员工的态度和行为产生重要影响,公平的环境能够提高员工对工作的投入并提升任务绩效水平[17]。在重视中庸、和谐、“不患寡而患不均”的中国文化下,组织公平对员工行为的调节作用可能更为突出。

Pillai等研究表明,组织公平可分为分配公平和互动公平两维度,分配公平只与交易型领导相关,与变革型领导无关[18]。交易型领导通过提供与工作业绩相对应的经济报酬来增强员工的分配公平,变革型领导则通过允许下属在决策过程中发表意见和鼓励下属独立思考,以提升员工对互动公平的感知,故提出假设如下:

假设6a 变革型领导行为正向影响组织互动公平。

假设6b 交易型领导行为正向影响组织分配公平。

假设6c 组织公平跨层次调节个人认知方式的直觉维度与员工创新行为之间的正向关系,即组织公平越高,越会增强直觉维度对创新行为的正向影响。

假设6d 组织公平跨层次调节个人认知方式的遵从维度与员工创新之间的负向关系,即组织公平越高,越会降低遵从维度对创新行为的负向影响。

由于研究组织与镶嵌于不同组织的雇员之间的关系必然要面临数据嵌套的现象,故本研究从跨层次分析的角度出发,通过理论推演得出的概念模型如图1所示。

3 研究设计

3.1 研究对象

本研究在宁波国家高新区中抽取200家企业进行调研,回收有效问卷1048份(289份主管问卷及759份员工问卷),被调查企业涵盖了微电子、软件、制造业等多个行业,被调查个体在年龄、学历、职务等人口统计学变量方面均符合统计要求,保证了调研结果的可推广性。由于跨层次研究需要保证单个组织内问卷的有效性,故将有效回收率低于60%的企业样本剔除。

3.2 研究变量测量

为减少分析资料来源相同而产生的同源误差,将问卷分为主管与员工问卷。主管问卷测量创新行为,员工问卷测量认知方式、个体感知LMX、感知公平和领导行为。所用量表包括: (1)变革型领导参考李超平等的量表,分为愿景激励、领导魅力、品行示范、个性化关怀四个维度、20个题目[19];交易型领导行为,从Bass的领导问卷(MLQ)5X中抽取8个交易型领导的题目[20],并根据Judge的元分析研究将消极例外管理从交易型领导结构中剥离[2],确定权变奖励和主动例外两个维度。

(2)员工创新行为,在Scott等的量表基础上,经信度、效度检验筛选后有6个题目[14];员工认知方式参考KAI量表[21] ,通过深度访谈并使用探索性分析方法确定遵从和直觉两个维度、各4个题目。(3)个体层面的创新氛围在KEYS量表的基础上编制,含组织支持、工作团队支持和任务特征支持三个维度,各有5个题目[22]。(4)组织公平参考Colquitt的量表,分为分配公平(4个题目)和互动公平(6个题目)两个维度[23]。(5)个体层面的LMX参考Gran的问卷进行设计,组织层面的LMX差异指工作群体内形成的LMX交换关系的变异程度,LMX平均水平则是指一个组织内所有成员所报告的LMX的均值。本研究通过双盲翻译、预调查等工作对量表进行修正,除部分控制变量之外,各变量题项均采用Likert7点量表。

3.3 研究方法

本研究所考察的因素涉及到个体和组织两个层面的变量,数据呈现出明显的嵌套特点。如果研究的处理只在员工水平进行,会忽略员工的群体身份,致使观察到的效应既包括个体效应也包括组织效应,结果会低估参数估计的标准误;但如果将员工认知和创新行为作为群体变量来进行研究,又会放弃了大量的员工信息,有可能使原本显著的效应因为分组特性与研究变量无关而变得不再显著[24]。多层次分析(HLM)的方法能够有效地将群体水平的变异与个体水平的变异区分开来,并更准确地考察组织层面和个体层面变量的跨层次交互影响作用。

4 实证分析

4.1 信度及效度检验

采用SPSS 13.0进行信度检验,结果表明,各变量所含条目的Cronbach’s α系数均大于0.61,整体量表具有较好的内部一致性。使用AMOS 16.0对所有变量进行验证性因素分析,结果表明,领导行为、组织公平、创新氛围、认知方式和LMX的验证性测量模型均符合各拟合指标的要求(包含χ2/df、GFI、RMSEA、CFI)。

跨层次研究方法指出,必须用一种构成模型把个体层次的测量数据聚合成组织层面的构念才能进行跨层次分析[25],故本研究采用直接一致模型来整合个体数据,即考察类内相关系数。结果表明,创新氛围、感知公平等组织层面变量的类内相关系数rwg(j)均大于0.73,故适合使用加总平均的方式来聚合个体层面数据。

4.2 跨层次中介作用的检验

在检验跨层次中介作用之前,首先考察领导行为对各变量的直接作用效果。回归分析表明:(1)变革型领导对员工创新行为、组织创新氛围、LMX平均水平LMX差异、组织互动公平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其标准化回归系数分别为0.38**、0.19*、0.25*、0.12*,假设3a、4a成立,假设6a部分成立;交易型领导正向影响组织的分配公平( β=0.42*),假设6b成立;变革型领导与交易型领导的相关系数为0.09*。(2)认知方式的遵从维度对员工创新产生显著负向影响(β=-0.39**),直觉维度对员工创新具有显著正向影响(β=0.25**),假设5a和5b成立。(3)交易型领导对员工创新的直接影响不显著( β=0.09),假设2不成立。

5 研究结论与展望

5.1 研究结论

本文在同一研究框架下,对比分析两类领导行为影响员工创新的跨层次交互机制,研究发现:变革型与交易型领导行为具有相关关系,但二者影响员工创新的作用情境和作用机制存在较大差异。变革型领导并不是在任何情境下都优于交易型领导,有效的领导者应该在不同的情境下采取不同的领导方式,具体结论如下:(1)通常情况下,变革型领导通过组织创新氛围和LMX平均水平的跨层次中介作用,正向影响员工创新行为。然而,变革型领导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团队内LMX差异水平扩大,进而形成阻碍员工创新的“圈内人、圈外人”的差序氛围。(2)交易型领导对员工创新行为的直接作用不显著,但是可以通过对组织分配公平的正向影响,进而调节认知方式与员工创新之间的关系。在交易型领导的组织中,组织分配公平相对较高;当出现高水平的分配公平时,员工的创新水平则越高。

5.2 研究贡献与展望

Bass等研究指出,变革型领导关注员工高层次的内在需求,交易型领导满足下属的外在需求,有效的领导方式应当是二者的结合,但他们并没有实证检验这一结论对员工创新行为的影响。本文通过对比分析两类领导行为的跨层次交互机制,一方面支持了Bass的领导理论,另一方面,厘清了变革型领导和交易型领导在促进员工创新行为方面的情境限制,为解答现有研究结论中存在的“两类领导影响员工创新效果差异”的矛盾问题,提供了有益的线索。同时,结合中国特殊的文化情境,从组织公平视角考察其对创新行为的影响,不仅丰富了创新领域研究成果,而且发现了变革型和交易型领导对组织公平不同纬度的差异影响。

本文的研究结论表明:在真实的组织环境中,变革型和交易型领导很难截然分开;为提升员工的创新水平,同一位领导者在不同的情境限制下,可以选择交替运用交易型或变革型领导行为,只是侧重点需要不同。当组织氛围不利于创新时,变革型领导行为可以通过提升组织创新氛围进而促进个体员工产生创新行为;但是,变革型领导行为在提升LMX平均水平的同时,必须要注意不能扩大LMX差异水平进而形成“圈内与圈外人差异”,并最终降低员工对创新活动的投入。当组织公平较低时,交易型领导行为则可以通过组织分配公平进而提升员工创新水平。因此,本文的结论为领导者准确把握不同领导行为的适用情境提供了实证依据,具有较强的实践意义。同时,今后的研究可以从更为丰富的中国文化要素出发,探究两类领导行为发挥作用的情境条件。

参 考 文 献:

[1]Jung D J. Transformational and transactional leadership and their effects on creativity in groups[J]. Creativity Research Journal, 2001, 13(2): 185-195.

[2]Judge T A, Piccolo R F. Transformational and transacti-onal leadership: a meta-analytic test of their relative validity[J]. 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 2004, 89: 755-768.

[3]王端旭,洪雁.领导支持行为促进员工创造力的机理研究[J].南开管理评论,2010,13(3):109-114.

[4]丁琳,席酉民,张华.变革型领导与员工创新:领导-下属关系的中介作用[J].科研管理,2010,(1):177-184.

[5]Bass B M. Theory ofTransformational leadership redux[J]. The Leadership Quarterly,

1997, 6(4): 463-478.

[6]Amabile T M, Elizabeth A S, Giovanni B M, et al.. Leader behaviors and the work environment for creativity: perceived leader support[J]. The Leadership Quarterly, 2004, 15: 5-32.

[7]Dackert I, Loov L A, Martensson M. Leadership and climate for innovation in teams[J]. Economic & Industrial Democracy, 2004, 25(2): 301-318.

[8]郭桂梅,段兴民.变革型领导行为与创造性:内在动机和创造性工作氛围的中介作用[J].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2008,(3):189-197.

[9]Parker C P, et al.. Relationships between psychological climate perceptions and work outcomes: a meta-analytic review[J]. Journal of Organizational Behavior, 2003, 24(4): 389-407.

[10]Howell J M, Hall Merenda K E. The ties that bind: the impact of leader-member exchange, transformational and transactional leadership, and distance on predicting follower performance[J]. 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 1999, 84(5): 680-694.

[11]Mumford G M, Scott B G, Jill M. Strange, leading creative people: orchestrating expertise and relationships[J]. The Leadership Quarterly, 2002, (13): 705-750.

[12]Boies K, Howell J M. Leader-member exchange in teams: an examination of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relationship differentiation and mean LMX in explaining team-level outcomes[J]. The Leadership Quarterly, 2006, 17: 246-257.

[13]Kanter R M. When a thousand flower bloom;structural, collective, and social conditions for innovation inorganization[J]. Research in Organizational Behavior, 1988, (10): 169-211.

[14]Scot S G, Bruce R A. Determinates of innovative behavior: a path model of individual innovation in the workplace[J].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1994, 37(3): 580-607.

[15]De Dreu C K W, West M A. Minority dissentand team innovation: the importance of participation in decision making[J]. 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 2001, 8: 1191-1201.

[16]Tierney P, Farmer T M, Graen G B. An examination of leadership and employee creativity: the relevance oftraits and relationships[J]. Personnel Psychology, 1999, 52(10): 591-620.

[17]Li H, Bingham J B, Umphress E E. Fairness from the top: perceived procedural justice and collaborative problem solving in new product development[J]. Organization science, 2007, 18(2): 200-216.

[18]Pillai R, Schriesheim C A, Williams E S. Fairness perceptions and trust as mediators for transformational and transactional leadership: a two-sample study[J]. Journal of Management, 1999, 25(6): 897-933.

[19]李超平,时勘.变革型领导的结构与测量[J].心理学报,2005,37(6):803-811.

[20]Bass B M, Avolio B J. MLQ multifactor leadership questionnaire, sampler set, technical report,

leader form, rater form, and scoring key for MLQ form 5x-short[R]. Redwood City: Center for Leadership Studies, Binghamton University, 1995. 7-19.

[21]Kirton M. Adaptors and innovators: a description and measure[J]. Journal ofApplied Psychology, 1976, 61(5): 622-629.

[22]Amabile T M, Conti R, Coon H, et al.. Assessing the work environment for creativity[J].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1996, 39(5): 1154-1184.

[23]Colquitt H A. On the dimensionality of organizational justice: a construct validation of a measure[J]. 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 2001, 86: 386-400.

[24]张雷,雷雳,郭伯良.多层现行模型应用[M].第2版.北京:科学教育出版社,2005.160-175.

新型交通工具范文6

[关键词] 远程教育 学习型企业 石油企业 企业文化

随着市场竞争压力的不断加剧,我国石油企业参与国际化竞争的程度越来越深。要保持在竞争中的优势地位,石油企业必须具备持续的创新能力,而这种核心竞争能力只能通过不断的学习来获得。因此,创建学习型的石油企业已经成为业内人士的共识。

所谓学习型企业,是指以共同愿景为基础,以团队学习、经验共享为特征,对企业、个人及顾客负责的共享系统。对员工进行培训和教育,是传统企业转变为学习型企业的重要手段。目前国内大多数石油化工企业都开展了培训工作,但是效果并不尽如人意。其主要原因是缺乏有效的培训方式和课程体系,不能适应培训长期发展的要求。培训管理者面对的最大问题是如何才能有效的、合理的设计培训课程体系,提高培训效果。本文探讨了发展远程教育对于创建学习型石油企业的重要作用。

一、通过远程教育,能够有效实施全员培训,从而提高员工整体素质

现代企业之间的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的竞争,对于学习型企业而言,吸收、培养人才更是重中之重。个体学习是企业学习重要的前提和基础,是个体通过自身不断的研究和实践而获得知识和技能的行为。全员知识化是学习型企业最重要的目标之一。学习型企业文化的价值观倡导员工必须有一种自我超越的精神追求,使每个员工在这种企业文化的影响下,建立个人愿景,通过自我超越这一个人成长的学习修炼,敏锐地认识到自己知识力量的不足和学习的需要,使员工能全身心地投入,不断学习和超越,将学习作为一种真正的终生学习,持续扩展自己学习以及掌握知识的能力,成为具有高度自我超越的人。

现代远程教育是随着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而产生的一种新型教育方式。计算机技术、多媒体技术、通信技术的发展,特别是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使远程教育的手段有了质的飞跃,成为高新技术条件下的远程教育。现代远程教育以计算机、多媒体与远程通讯技术相结合的网上远程教育手段为主,兼容面授、函授和自学等传统教学形式。它的特点是:学生与教师分离,信息的传输方式多种多样,学习的场所和形式灵活多变。与面授教育相比,远距离教育的优势在于它可以突破时空的限制、提供更多的学习机会、扩大教学规模、提高教学质量和降低教学的成本。因此,通过远程教育,石油企业能够有效地实施全员培训,从而有效增加员工学习的深度与广度,不断地提高员工整体素质,为创建学习型石油企业提供必要的人力资源基础。

此外,网上远程教育活动可以在个体、群体、众体三个层次上进行,并具有多重交互性,即学生与计算机的交互、学生与学生的交互以及学生与老师的交互。学生与机器的交互,主要是对网络课件的学习,解决学习程中遇到的困难;学生与学生的交互是通过多媒体网络,可以协同学习、共同探索,培养学生的团队精神和协同解决问题的能力;学生与老师的交互,表现在当多媒体教学环境感知到学生的困难并经初步的引导无效时,由教师亲自辅导。总之,教师与学生、学生与学生之间,通过网络进行全方位的交流,拉近了教师与学生的心理距离,增加教师与学生的交流机会和范围。并且通过计算机对学生提问类型、人数、次数等进行的统计分析,使教师了解学生在学习中遇到的疑点、难点和主要问题,更加有针对性地指导学生。

二、通过远程教育,能够将学习与工作有机地融合起来

长期以来,企业员工的学习基本上是以组织安排为主,形成了“要我学习”的旧观念,以至于许多人简单地把创建学习型文化与要员工学习划等号。他们还常常把学习和工作分割开来,有的员工甚至把学习看成是负担,能不学就不学,能逃避就逃避。

学习型企业文化强调学习和工作不可分离,“学习工作化、工作学习化”,把学习当作工作的方式,把工作当作学习的过程,学习与工作相辅相成。只有把学习转化为创造力,学习型企业文化才有持久的生命力。

而通过现代远程教育,不仅满足石油企业对员工学习的特定需要,还可以通过建立一系列相应的教学与考核标准来衡量员工的各类技能水平。学员可以根据学习评价的结果,及时调整学习过程,修订学习计划。在此情况下,学习与工作密不可分,学习是工作的新形式,学习成为人们乐意做的事而不需要组织的安排。随着自主学习进程的深入,学员的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也得以提高,从而日益具备了终身学习和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必将极大地推进建立学习型企业的进程。

三、通过远程教育,能够促进学习型石油企业文化的形成与传承

企业文化是经过提炼的企业积极上进、努力发展的优良传统的精华,具有凝聚员工之智慧、激情和创新能力的作用。企业文化的核心是企业价值观,具体包括企业宗旨、企业战略、共同价值观、企业精神、企业道德、企业作风等。明确、具体的企业文化从观念上要求和号召全员投入学习型企业的创建中去,用企业文化引导学习型企业的建立。

企业文化的传承要靠教育和团队学习。所谓团队学习,是指发展团队成员整体搭配与实现共同目标能力的过程。学习型企业的团队学习被称为“深度会谈”,它使每个人都能摊开心中的假设,以多样的观点探讨复杂的难题,并自由交换想法,从而获得共同提高。在远程教育构建的信息化环境下,我们可以利用网络与通信的便捷性和开放性来促进团队学习的开展,从而有效地加快企业文化的形成过程。例如,在远程网络教育平台中提供类似企业论坛的信息交流平台,打破工作中领导与下属的身份等级隔阂,让所有的员工在网络中轻松的交流、探讨、共同发展,在增加员工凝聚力的同时又形成了共同进步的企业氛围。

员工学习能力的提升,学习习惯的形成,有利于统一企业员工的思想,建立共同的理想和愿望,充分发挥每一个人的力量,将员工个性融入到企业共性当中,增强企业凝聚力,为企业发展服务。

总而言之,生产力三要素中人的因素是第一要素,是最活跃的要素。我们应坚持把尊重人、关心人、理解人、培养人、合理使用人、全方位地提高企业员工的整体素质,作为学习型企业建设的基本点。创建学习型企业是一个只有起点,没有终点的工作,而积极发展远程教育对于创建学习型石油企业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在可以预测的未来,现代远程教育将在石油企业的人力资本管理中承担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参考文献:

[1]王英.学习型企业构建全面培训的立体课程体系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08.

[2]闫冬.发挥远程教育优势,加大企业培训力度[J].成人教育,2008,(6):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