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在图书馆管理与服务中的应用

2022-09-21 16:20:49 来源:写作指导

摘要:当今社会已进入数字化时代,二维码因使用方便、成本低廉等优势,已在数字图书馆建设中占有一席之地。本文就二维码技术在图书馆应用的现状与不足进行分析,并对其在图书馆管理与服务中的应用进行探讨。

关键词:二维码;数字图书馆;图书馆管理;图书馆服务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智能设备日渐普及,图书馆事业已进入数字图书馆时代。根据2019年4月16日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第十六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2018年我国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率达76.2%,手机和互联网成为我国成年国民日常接触媒介的主体,我国成年国民人均手机接触时长为每天84.87分钟,人均互联网接触时长为每天65.12分钟,近80%的国民使用手机上网,超过一半的成年国民倾向于数字化阅读。[1]二维码技术因其具有使用方便、成本低廉等优势,不仅能对数字化阅读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更是现代图书馆管理与服务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1二维码技术的优势

二维码是用某种特定的几何图形按一定规律在平面分布的黑白相间的图形记录数据符号信息的,使用与二进制对应的几种几何形式来表示文本数字信息,信息通过图像输入设备或光扫描设备识别并自动处理。[2]目前应用较广的是二维码中的QR码,其具有数据密度大、纠错能力强、占用空间小、生产成本低等优势,具体包括:采用高密度编码形式,存储容量大,并可容纳文字、图片、网址等各类不同信息;含有3个“回”字定位符,各方向均可扫描,即使损坏或弯曲,也能成功识别,误码率为千万分之一;尺寸可随意缩放,可放置于任何宣传媒介上;制作成本很低,且可反复使用,在搜索引擎中输入“二维码生成器”便可搜索到300余万条结果,读者通过移动智能终端扫描即可轻松使用。

2二维码技术在图书馆的应用现状

二维码技术因其显著的优势,在近10年间迅速发展,极大地助力数字图书馆建设,在诸多方面已得到普遍应用。

2.1二维码读者证

在我国实施“数字中国”建设的大背景下,卡片数字化已成为一大趋势。相较于传统的卡片读者证,二维码读者证有着诸多优势:一是不会出现卡片损坏、模糊、丢失等问题,节约制作成本且方便携带;二是扫码登录功能替代了从前手动输入读者证号和密码的繁琐程序,更方便读者获取图书馆的数字资源,享受图书馆的资源服务;三是扫码功能通过原有的扫描枪和自助机即可实现,无需另外的硬件升级费用,升级成本低。因此目前许多图书馆均推出二维码读者证,其使用平台也多种多样。最常见的是通过图书馆微信公众号绑定已有读者证,生成时效性二维码,如上海图书馆、重庆图书馆;其次是与芝麻信用等现有主流平台合作,关联其信用分值,生成信用二维码读者证,免押金借阅,如杭州图书馆;还有就是接入本地政务电子平台、以本地信用为标准的二维码读者证,如福州市图书馆。二维码读者证的出现,是二维码技术后续在图书馆其他领域应用的前提和基础。

2.2电子书借阅

电子书是数字图书馆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方面,电子书比纸质书有很多优势。从资金方面考虑,电子书的购买价格要低于纸质图书,这使得图书馆在同等经费下能获得更丰富的馆藏资源;从更新速度考虑,电子图书只需后台操作便可完成更新,更新速度更快也更便捷;从成本方面考虑,电子图书不受图书馆场地、书架数量等限制,且无需上架整架等工作,故其时间、空间、人力成本均较低。另一方面,随着电子设备普及和阅读设备更新换代,电子书阅读的体验感也逐步完善,越来越能被读者接受。根据2019年中国数字阅读大会的《2018年度数字阅读白皮书》,目前数字阅读用户总量已达4.32亿,人均数字阅读量达12.4本,人均单次阅读时长达71.3分钟。[3]随时、随地、随身、随心获取高质量的阅读内容,是数字阅读的最大竞争力。为此,大多数图书馆纷纷购进电子书借阅机、电子阅读本等阅读设备,且因在设备上在线阅读有着时间与空间的限制,故而扫描二维码离线阅读成为使用最多的方式,读者只需扫描二维码,便可轻松将图书存入手机带走。它既符合当今快时代下年轻人的碎片化阅读方式,又使读者能享受到图书馆正版且排版整齐的电子图书。这一阅读方式大大增加了图书的借阅量,促进了全民阅读的推进。

2.3自助支付

图书馆每天都在发生着办证、退证、罚金等读者相关现金支付业务。二维码支付是基于账户体系搭建的无线支付方案,微信、支付宝、银联等支付平台及硬件设备商都在积极布局二维码支付。现在许多图书馆都已把读者日常现金业务融入到了自助机的二维码支付中,读者发生这些业务时只需在自助机上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自助机还可自动打印收付款凭条,既节省了读者时间,提升了读者办卡意愿,也方便工作人员核对账目。

3二维码在图书馆应用中存在的不足

3.1二维码使用的年龄门槛

根据《第十六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的数据,我国成年数字化阅读接触者中,81.7%是18—49周岁人群[1]。数字化阅读者中少儿和老年人较少,主要是因为手机容易影响少儿读者的视力和学习,大部分家长和学校都不允许少儿配备手机;而部分老年人由于视力减退或对使用高科技产品有畏难情绪,也很少使用智能手机的各种先进功能。上述因素导致了二维码在图书馆使用的年龄门槛,降低了受众面。因此,应加大二维码应用的宣传和使用指导,通过海报或推文宣传其便利性,并详细列出使用步骤,馆内配以志愿者及工作人员现场引导示范,帮助少儿及老年读者扫描二维码,还可用自己手机为读者扫描,让读者体验到二维码的便捷性,逐步改变读者对使用二维码的看法,培养读者使用二维码利用图书馆的习惯。

3.2二维码使用的安全性

二维码因其制作方便,在人们生活中随处可见,人们可以随意地将任何链接信息转化成二维码形式,但也正因此带来了很大的安全隐患。若不法分子将带有陷阱的链接进行伪装转换成二维码,并粘贴于图书馆设备上,或是工作人员在制作二维码时,因选择的二维码生成器本身就含有病毒,导致制作后的二维码必然含有病毒,这些二维码就可能导致公民个人信息被非法窃取、手机出现故障甚至钱财损失。更可怕的是,二维码病毒犯罪往往伴随着侵犯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犯罪,这就可能导致图书馆系统被入侵、自动化设备遭损坏、读者信息批量泄露等严重问题。因此,在二维码推广应用的过程中,必须注意安全性,在制作时选择安全的生成器,通过安全检测工具来检测网站是否安全,还可通过加入logo和安全哈希算法对二维码进行加密防伪。[4]在保证自己制作的二维码安全且有一定防伪功能的基础上,还应提高二维码设备自身的安全性,避免病毒入侵。

3.3二维码尚无汉字编码标准

二维码目前对于汉字的编码没有具体的标准和设计,这导致其对汉字的编码效率较低,使得使用二维码直接存储图书信息有一定难度[5],只能通过存储链接进行二次转换,存在着一定的局限性,在某种程度上降低了便利性,阻碍了未来的发展。

4二维码技术在图书馆管理与服务中应用的思考

4.1二维码自习选座

公共图书馆与高校图书馆同样存在占座的问题,每到周末,公共图书馆的阅览自习区也是座无虚席。县级公共图书馆往往由于馆舍面积较小导致阅览座位较少,无法满足读者的阅览需求,长此以往会影响图书馆的读者到馆率。为此可通过二维码选座提高阅览座位利用率,增加读者的体验感。具体做法是为每个阅览座位生成一个定位点二维码,将二维码粘贴于阅览桌上,当读者扫描二维码时,即进入选座系统对座位进行登记,并可设定使用时长,避免个别读者乱占、一人多占的现象。读者也可通过选座系统实时查看馆内不同阅览区域的剩余座位,合理安排时间或直接进到有空座位的阅览区域,以实现图书馆座位资源的最大化利用。工作人员也可通过选座系统查看空座位,及时清理桌面图书,保持阅览区域整洁。还可通过此机制把阅览区域的不文明行为定位到具体个人,劝导其文明阅读,对多次不听劝导的读者还可设置黑名单,取消其登记座位权利。

4.2二维码设备管理

在数字图书馆建设中,图书馆不仅要引进电子书资源,还要增设各种配套设备,例如报刊阅读机、电子书借阅机、数字资源触摸设备、朗读亭等。这些电子设备方便易用,深受读者喜爱,同时也导致一些读者抢占设备现象发生。为此可为这些设备设置二维码扫描登陆,控制单个读者的使用时长,这样不仅可以提高资源利用率,还可做到登记使用,将各类设备的使用人数、使用时间段等形成图表,对这些设备日后的管理和后续购买提供数据依据。

4.3二维码馆藏管理

图书馆读者由于年龄、阅历的不同,会有不同的阅读载体偏好,电子书借阅机不一定适合老年与低幼读者,但受到众多年轻人喜爱;纸质图书虽然更有阅读体验感,但在碎片化阅读的时代不太适合年轻人。若能实现纸质与电子资源的双向转换,将给读者带来更好的阅读体验。为此对于馆内同时拥有纸质版和电子版的图书资源,可建立对应库,在纸质图书上粘贴电子书二维码,扫码即可下载阅读,还可同时向读者推荐同类图书资源;与此同时,可在电子书借阅机上放置二维码,提供纸质图书的索书号和位置信息,便于读者到书库中寻找。对于同一类别的不同载体关联资源,如音频、图片、视频、文字等,也可建立对应库,将资源链接存储于二维码中,方便读者在检索资源时更立体更全面,实现电子资源与纸质资源的互通。

4.4二维码检索

为方便读者查找图书,图书馆内均设有查询设备,读者通过馆内检索电脑或是图书馆微信公众号等都可检索图书信息。然而部分opac系统以图书索书号作为图书定位查询结果,对于缺乏图书馆知识的读者来说它较为抽象,不易记忆。有时热门图书存在多个版本,检索出的文献数量多,更增加了读者记忆的难度。读者需要通过手工书写或拍照截图等方式记录,查找过程较繁琐,效率较低。如果在查询结果页面,对每个书目和整个查询页都分别进行二维码转换,读者对其扫描保存,便可直接在手机上查看到索书号、作者、出版社、摘要等详细信息,方便读者在书库中边筛选边搜寻图书。还可通过拍照保存二维码,将多个图书查询结果同时记录,一次性在书库寻找完毕。对于电子图书,可直接在检索页面放置二维码提供浏览和下载服务。

4.5资源推广

二维码还可应用于各种媒介,成为与读者沟通互动的渠道,任何需要宣传的事物都可通过将链接储存为二维码的形式,放置于大屏幕海报等宣传媒介中加以推广。在推广后,还可后台检测二维码的扫描时间、访问时长、访问总量等,以此来评估媒介推广效果,制定后续推广方案,使得对读者的推送更精准有效。[7]公共图书馆的门户网站、微信公众号具有活动预告、借阅查询、数字资源推广等读者所需的常用功能,但往往由于宣传不到位,这些平台不太为读者所知,不仅降低了图书馆在群众中的传播度,也使得一些可以由读者自行完成的借阅查询操作需要通过工作人员帮助或到现场完成。为此,首先可将图书馆门户网站、微信公众号等平台链接生成二维码,放置于海报、屏幕、前台,也可在流动服务时带上。其次,WiFi是人们使用智能手机必不可少的,可在微信公众号后台设置WiFi二维码,在图书馆公共区域内粘贴含有该WiFi二维码标志,使读者使用WiFi时必须先扫描二维码关注图书馆微信公众号,从而增加公众号的推广度。再次,可对馆内电子设备进行公众号扫码登陆设置,将公众号二维码与馆内设备互联,这样既能增加设备使用的安全性,又能增加图书馆公众号关注度。

4.6活动管理

图书馆举办的各种公益性活动深受广大读者喜爱,报名十分踊跃。为规范并便于读者报名,图书馆可将报名系统链接生成二维码,放置于微信公众号或活动海报上。但也由于活动的公益性质,有少数读者报名后却不来参加活动,既影响了活动效果,又浪费了活动资源,导致真正想参与的读者因名额已满无法报名。为此,图书馆可设置二维码进行活动签到、签退,既能简化签到程序,又能了解到场并完整参加活动的读者情况,还可在报名系统中对读者进行黑白名单设置,禁止屡次不守约参加活动的读者报名,让更多读者受益于图书馆公益活动。

4.7场馆指引

近年新建的图书馆,馆舍普遍楼层多、面积大,且有不同的功能分区,普通平面图可能无法直观地指引读者。为方便读者更快地找到相应的阅览室或书库,可引入二维码电子地图,读者通过扫描二维码,可直观地查看图书馆各层平面地图和当前所在位置。还可引入音频导游系统,当读者扫描二维码后,即可根据读者位置进行对应音频讲解,介绍对应区域书目类别或引导读者使用电子数字设备,这样读者便可边走边听音频讲解[8],从而对图书馆的场馆布局和资源分布有更全面的认识。

5结语

综上所述,因二维码具有方便高效等优势,其在现代图书馆的管理与服务中已有较广泛的应用,但由于技术标准、年龄门槛等原因,也存在着一些不足。在数字图书馆今后的发展中,二维码技术仍大有作为。

作者:区琳 单位:福州市台江区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