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自然科学 > 水利设施论文 > 正文
水利设施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41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水利设施与抗旱能力评估

2012-11-19 10:36 来源:水利设施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作者:刘兰芳 单位:衡阳师范学院

亚热带稻区是我国重要的粮食生产基地,但季节性干旱对水稻生长构成了严重的威胁,为保障水稻安全生产,必须加强农田水利建设。水利设施建设不仅影响水稻产量,而且事关公共安全,事关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事关和谐社会的建设大局,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德政工程。2011年中央1号文件明确强调要兴修水利,力争通过5年到10年的努力奋斗,从根本上扭转我国水利设施建设明显滞后的局面。衡阳市位于湖南省南部,湘江中游,充足的阳光,丰富的降水,为衡阳市的农业生产提供了良好的条件,使其成为湖南省重要的水稻生产基地,但水稻生产经常遭遇干旱的威胁,因此农田水利建设对本区水稻生产至关重要。本区的水利设施大多是20世纪50、60年代修建,经过数十年的运行使用,存在诸多安全隐患,严重影响工程的安全运行和防旱抗旱效益的发挥,也给工程管理方面带来很多麻烦。为了落实2011中央1号文件,衡阳市理应在查清水利设施现状的基础上,探寻水利设施安全隐患的防范措施,提高区域抗旱能力已实现安全减灾的目标。

1衡阳市水利设施及抗旱能力现状分析

衡阳市现有各类水利设施44.13万处,遍布于衡阳市各县市区(表1),其中大型灌区1处(欧阳海灌区),中型水库29处,中型电灌站5处、12656kW,中型水轮泵站5处,小Ⅰ型水库183处,小Ⅱ型水库959处,山平塘43.4万口,小型河坝5553处,小型电力灌溉站1.5万处、112832kW。主要灌溉渠道16814km。总蓄引堤水量27.351亿m3,其中蓄水量20.698万m3,有效灌溉面积4.97万hm2。初步形成了蓄、引、堤、排、灌以及防洪、发电、供水、航运等多功能的水利工程体系,对促进工农业生产的发展起着保障作用[1]。

2衡阳市水利设施与抗旱能力存在的问题

2.1工程质量差,安全灌溉效率低衡阳市现有的水利设施大多数建于20世纪50、60年代,限于当时客观条件,资金少,设备材料不足,造成工程建设质量差,标准低,不配套,经过几十年的运行,工程老化,安全问题日益严重,灌溉面积不断下降,灌溉效率不高(表2)。据调查统计,全市29座中型水库中有16座为严重险病水库,占中型水库总数的58%。在小型水库中,隐患险库508处,漏塘占山平塘总数的71%。全市有近40%的水库不能正常蓄水,每年减少蓄水5000万m3以上[2]。如衡阳县6处中型水库中有3处属于Ⅲ类坝水库,106处小型水库均属病险水库[3]。衡南县有70座水库因大坝存在隐患不能正常蓄水[4],祁东县有中小型水库147座,现库容只有6461万m3,占应蓄水量35%,灌溉面积只有1.114万hm2,只达到原设计标准的40%。再如,2007年5月衡阳市降水丰富,但由于工程建设质量差,灌溉渠系建筑物安全系数小,在雨季不得不限制蓄水,6月以后,大面积连续53d无有效降雨,造成了全市150多座水库、20.3万口山塘干涸,96条溪河断流,截止7月31日,衡阳市水稻受旱面积达14.92万hm2,占总面积的49.6%,全市有3200个村、37900个组、26.5万人发生饮水困难。

2.2机电灌溉设备陈旧,安全抗旱难以保证20世纪60年代,衡阳市遭遇连年干旱,为此着力发展电力提水灌溉,现境内拥有电力提灌装机12.55万kW。装机100kW以上的电灌站工程60处,其中20世纪60年代兴建了30处,70年代兴建了16处,80年代建了7处,90年代修建7处。可见,有一半电灌设备已经运行了40多年,运行较长的时间达到了51年,较短的时间也达到了12年。由于运行时间长,加之当时大部分设备质量不高,同时缺乏资金与专业人员进行维修和管理,致使设备老化,无法安全运行。如衡山县带病运行的电灌站44处,不能运行有18处,分别占总电灌站的27%、11%。衡南县电灌站80%属于淘汰设备。常宁市电排灌站能安全使用的只有10%。由于机电灌溉能力不足,一旦遇上干旱季节,本区水稻轻则干旱减产,重则荒芜失收。

2.3塘库淤积严重,安全蓄水能力明显下降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家庭联产责任承包制的实施,衡阳市的山平塘由集体经营管理转为农户个体承包经营,于是冬闲挑塘泥的现象几乎绝迹,山平塘的维修亦无人问津。即使少数农户想要清除山平塘的淤泥,终究势单力薄而无济于事,由于投入不足,管理乏力,山平塘淤塞渗漏严重,大部分已成为碟子塘,筛子塘,伴之而来的是山平塘的废弃数量正在急剧上升,安全蓄水能力明显下降。实地调查得知,衡山县一些山塘淤积层很厚且塘坝渗漏严重,不仅无法安全蓄水,天长地久就变成了废塘,衡山县自1978年以来已废弃4409口山塘。据统计,祁东县山塘淤积总量年平均达到269万m3,山平塘数量较1965年下降了25%,全县山平塘的蓄水总容积已由15750万m3下降到12330万m3,有效灌溉面积由2.13万hm2减少到1.67万hm2。由于山平塘的蓄灌能力降低,大幅度增加了农用机具提灌稻田用水的费用[5],也给农村经济发展造成了严重威胁。

2.4投入与监管机制不健全,水利设施安全运行和综合减灾较难实现衡阳市水库、山塘、电灌站等各类水利设施大都是20世纪50-70年代兴建。这一阶段,我国农业水利设施建设的投入主体和投入形式主要是农户投入“义务工”,国家给予经济补贴[6]。农户投工修建水库主要依靠生产队进行管理,所有的农务活动实施的是集体出工计分的方式,难免存在一些“出工不出力”的现象,加之缺乏机械,受到技术、材料等诸多因素的影响,所建水利设施主坝均是土坝,给长时间安全运行留下了隐患,也是造成目前水库、山塘出现渗漏严重的根本原因。对于已建塘库的维修、管理没有配备专人管理,导致责任不明,管理不善。加之其管理模式陈旧,水利设施维修、建设与安全管理得不到有力支持。20世纪90年代,衡阳市遭遇数次特大水旱灾害,水利建设与安全管理又引起了政府的重视。此阶段,农业水利事业开始了改革,农业水利建设的投入主体和投入形式也演变为农民“投工”、“投劳”,缴纳水费,中央和地方政府配套资金支持农业水利建设。尽管国家、地方的经济补贴有所增加,但农户投工积极性减弱,水利设施的安全管理仍然不能到位,尤其是山塘清淤工作基本处于停滞状态,致使山塘蓄水能力大幅度下降,其防洪抗旱功能无法实现。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