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9411 订阅咨询:400-888-1571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文体论文 > 电影电视 > 正文
电影电视( 共有论文资料 212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电影中的生态情怀透析

2012-05-16 15:58 来源:电影电视 人参与在线咨询

 

工业革命、技术革命在带给人类社会巨大成就的同时,也引发了日益严重的生态问题。越发频繁的灾难不断地警告着人类反思发展中的行为。文艺界以不同的方式回应着人类生态环境面临的问题,电影业也不例外。近年来,包括好莱坞在内的越来越多的电影人将目光聚集到了人与自然、生态环境问题上。雅克•贝汉正是其中的佼佼者,他用光影之美记录着人类环境中的美、善、丑、恶,赞美生命的伟大,呼吁人类本性的回归。本文以雅克•贝汉“天•地•人”三部曲及2011年的《海洋》为例,探析雅克•贝汉的生态情怀及电影表达。

 

一、生态电影概念与雅克•贝汉的生态电影

 

(一)生态电影界定

 

生态电影的兴起源于20世纪人类对生态的反思,1982年捷克举办了第一次以生态电影为专题的国际电影展,此后成为传统,每年一届,参加的影人、作品、影片的类型、风格等日益增多。实际上以动物、植物或自然界为题材的电影很多,但并不是每部都可称为生态电影。作为电影类型的一种,生态电影关键词在“生态”,其电影思想核心是生态,着重表现人和自然的关系,有着一种忧虑、反思,有着强烈的生态意识、生态责任、生态伦理,呼唤人与自然的和谐,指向人类心灵的转向。[1]

 

(二)雅克•贝汉的生态电影

 

雅克•贝汉是拍摄生态电影的老手、大师,这位法国著名的影人曾主演、制片过多部著名影片,如《天堂电影院》《Z》《胜利欢歌》《特殊地带》《放牛班的春天》等,其影片有着强烈的人文意识,获奖众多。从20世纪80年代末,雅克•贝汉把目光转向了自然,凭着兴趣和激情,不惜巨资,陆续拍摄了《猴族》《迁徙的鸟》《微观世界》《喜玛拉雅》“天•地•人”三部曲、《大自然的翅膀》《海洋》等关注自然的生态电影,影响巨大。他也因此获得了第18届法国梅尼古特国际动物影片电影节“终身成就奖”。

 

这些影片从陆地到海洋,从天空到大地,从动物到人类,核心都在生态。从中我们可以感受到雅克•贝汉强烈的生态意识,他对抽象的生态情感的诠释极具票房吸引力。

 

二、雅克•贝汉电影的生态情怀

 

(一)赞美自然、生命、天性之爱的伟大

 

电影打动人心的关键在“情”,以情动人,雅克•贝汉认为情感是惟一重要的事情,情感能带给人们回忆。具体说来,其生态情感是“爱”,对生命之爱,并由此歌颂生命创造者———自然生灵的伟大,敬畏生命。[2]

 

《微观世界》中千姿百态的昆虫,蚊子、蝴蝶、蜘蛛、蜜蜂等毫不起眼的小昆虫,细节地展示了一个非常幼小、肉眼甚至可忽略的生命如何一步步地诞生,最终羽化成蝶。

 

晶莹剔透的肉身中孕育着小小的生命,它们破壳而出,在洁净的天地间,充满了圣洁美丽的光芒。让观众忘记了日常生活中避之唯恐不及的蚊子等昆虫的奇形怪状,而沉浸在对生命的礼赞之中。

 

《迁徙的鸟》中候鸟历经千辛万苦,穿越2500公里的行程,聚集到北极孕育新生命,小天鹅从天鹅妈妈的羽毛下钻出小脑袋,新奇地看着周围的世界,并开始步履蹒跚地跟着妈妈学习游泳、觅食、飞行。肉红色的知更鸟艰难地破壳而出,用清脆的啾啾声宣告自己的诞生。鸟儿们在迁徙中会遇到种种困难,新生命的降临与成长让每个见证者都为之激动,也感慨其中的不易,由此更加珍惜。

 

《喜马拉雅》中环境严酷,一片贫瘠,植物都很少见到,藏民虽然在物质上很贫困,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生命力蓬勃旺盛地成长着。他们在世界的屋脊,带着朴素而忠贞的信仰,长途跋涉在用盐换粮食的征程中,养活了子子孙孙,一代代传承,不禁让人感慨生命的顽强。在寺院当喇嘛的诺布回到家乡后,与母亲轻触额头,母亲手把手地教诺布如何绑绳子,虽然母子之间没有很多的语言交流,但一切的爱、思念、关心都融在了其间。

 

“天•地•人”三部曲中,两只蚂蚁同饮一滴水;两只蜗牛的缠绵爱情;鸟儿在迁徙中的不离不弃,互相照顾,用各种方式表达爱慕之情;企鹅爸爸将嘴中仅存的食物喂给小企鹅等等无不展现了自然、生命、爱之力量的伟大与崇高。这种自然、生命的爱之情在新片《海洋》中同样得到了延续。绚烂多姿的海洋世界,北冰洋海象妈妈在水中温情脉脉地抱着自己的孩子;夕阳下的海面上,小海豚跟着海豚妈妈以优美的曲线跳跃;在海底,水母“张牙舞爪”。摄制组跟着海洋生物一起行走、游泳,关注着海洋生物的情绪和情感,以此表达对自然的礼赞。

 

(二)描述人类对生态的“恶行”

 

自然界中虽然也有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也充满了你吃我,我吃它的现实,但这种自然法则的运行一环扣着一环,相互依存,处于和谐共生的状态。比如《微观世界》中瓢虫吞食蚜虫,蚂蚁则吸食蚜虫释放出来的蜜汁,所以蚂蚁将会与蚜虫达成同盟、互惠互利,蚂蚁视瓢虫为敌人,遇到时,不惜血拼一场。这是自然界特定的生态链或者秩序,每个个体都是这条生态链上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有各自的天敌,谁也没有生杀予夺的权力。正是这种生物链让自然保持平衡状态。然而人类却打破了这种平衡,以自我为中心,随意地对其他物种进行生杀予夺,破坏整个生态系统原有的完整性。《迁徙的鸟》中候鸟在征程中经常遇到人类制造的障碍,甚至是灾难,比如夜空中的星星原本可以帮助鸟儿导航,现在夜空变成了灯光闪烁的不夜城。

 

在鸟儿俯瞰下的城市烟雾弥漫,污水横流,鸟儿不时地被汽车吓得魂飞魄散、掉队;红胸黑雁被泄漏的石油粘住;灰雁被布满的渔网缠住,不能动弹;天鹅在猎人的枪口下丧命……影片《海洋》的开头,满头白发的雅克•贝汉带着小儿子徜徉在空荡荡的灭绝动物博物馆里。“海洋是什么?”孩子问,父亲无语。接下来影片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近距离阐述了多姿多彩的海洋生物的情绪和生活,宁静、和谐。回溯式地在告诉孩子海洋原本的状态。但在60多分钟后,渔网悄悄地张开,鲨鱼入网,被拖上船,鱼鳍、鱼翅、鱼尾被迅速割下来,冒着血的鲨鱼被重新推入大海,身体残缺的鲨鱼失去了自由游动的能力,像一块重物,挣扎着慢慢沉入海底,原本蔚蓝干净的海水瞬间被鲜血染红了。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