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9411 订阅咨询:400-888-1571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管理论文 > 绩效管理论文 > 正文
绩效管理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44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农技科技绩效影响因素浅析

2013-04-06 09:30 来源:绩效管理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1吉林省农业科技推广和服务绩效的综合评价

1.1绩效评价体系

农技推广和服务有利于农户生产成本减少、产出增加、劳动强度降低、农产品质量提高、节能减排以及劳动者素质提升。因此,农技推广和服务机构绩效涉及经济、社会和生态等多方面。农技推广和服务机构绩效评价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它不仅包括侧重于高效角度的“硬”指标,如良种产量增长率、纯收入增长率等,还包括“软”指标,如农技推广和服务带来的社会效应和生态效应。从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这三方面对农技推广和服务机构绩效进行评价,理论上是合理的,但在实践中却难以实施,因为这三方面效应如何测度是难以解决的问题。笔者考虑到农户是农技推广和服务的最终用户,所以决定另辟蹊径,从顾客的角度来评价农技推广和服务机构绩效[2]。作为农技推广和服务的需求方,农户对农技推广和服务具有最直接、最切实的感受。因此,用农户的满意度来测度吉林省农技推广和服务机构绩效是妥当的。根据吉林省农技推广和服务的工作内容,笔者首先将评价体系分解为推广和服务绩效2个二级指标,然后将这2个二级指标逐一分解,最后得到8个三级评价指标(表1)。这个评价指标体系基本涵盖了吉林省农技推广和服务的工作内容,不失全面性和系统性。

1.2绩效评价方法

本研究采用层次分析法对吉林省农技推广和服务机构绩效进行综合评价。按照统计学分层抽样、整群抽样等原则,本课题组先在吉林省40个县(市)中随机抽取22个县(市),然后在每个县(市)抽取一个乡镇,接着在各乡镇确定一个农技推广机构作为绩效评价对象,并对该机构进行访谈,以获得该机构信息,如机构类型、机构性质、员工素质、经费保障等。关于农户调查,本课题组在各抽样乡镇选择1个自然村作为农户调查点,每村随机选取15~20户进行入户调查,要求农户对指定农技推广机构进行绩效评价。根据上述指标体系,笔者设计调查问卷,要求被调查者对农技推广和服务机构各项工作绩效逐项评分(设计理论最小值0分,最大值100分)。根据被调查者所给出的分值,按照同级指标等权重的法则,运用层次分析法求和,得出绩效的评价得分值,并作为一个样本点。共向农户发放问卷340份,回收有效问卷314份,有效回收率约为92.35%。通过统计各样本点的信息来推断吉林省农技推广和服务机构的总体绩效状况。

1.3绩效评价结果

抽样得分的统计结果(表2)显示:吉林省农技推广和服务机构绩效的评价得分均值为71.3,最高得分为95.33,最低得分为23。从满分往下按照每10分一个等级分别赋予优、良、中、差、很差5个等级(表2),对应被调查者对农技机构很满意、比较满意、基本满意、勉强满意和很不满意。在314份有效问卷中,得分值为70~80分的比重最大,约占28.34%,即>1/4的农户对他们所熟悉的农技机构持基本满意态度。同时,对农技机构非常不满意、勉强满意和比较满意的比重相当,都约为20%,而对农技机构持非常满意的比重很小,为6.37%。由此推断:吉林省的农户对农技推广和服务机构的总体评价是基本满意,而农技机构的运行绩效是中等水平。进一步分析发现,农户对农技推广的满意度较低而对农技服务的满意度相对较高。在农技推广的4个指标中,除新品种和新栽培模式推广的评分>70分外,节能减排技术、节水灌溉技术、园艺特色作物推广的评分都约为61分,属于勉强满意的水平;农技服务4个指标的评分都接近78分,接近比较满意的水平。显然这是符合吉林省农技推广和服务机构的现实情况的。对于良种推广、病害防控服务、农技培训等传统农技工作,吉林省农技机构基本能够适应,能较好地应对;对于节能减排技术、节水灌溉技术和园艺特色作物推广等新兴农技,一方面农户的期望比较高,另一方面农技机构自身消化还不够,农户的实际感知和期望的差距特别大。

2吉林省农业科技推广和服务绩效的影响因素分析

2.1绩效评价结果的影响因素

农技推广和服务机构的绩效评价受到评价主体因素、客体因素和环境因素的影响。主体因素包括评价者的性别、民族、健康状况、年龄、文化程度、家庭收入及结构等个体特征;客体因素包括农技机构带来的经济效应、社会效应和生态效应以及机构本身的一些特质。此外,机构的环境因素,诸如是否有政府资助、是否有科研合作以及是否沟通顺畅等因素,也对农技机构绩效产生影响。农户在评价农技机构绩效时,对农技机构带来的经济效应、社会效应和生态效应很难把握。另外,由于信息非对称性,农户对农技机构本身的特征也不能完全掌握。因此,本研究在考察农技机构自身因素方面,一是了解农户能轻易作出判断的信息,如该机构是否公益性质、办公设施是否齐全等;二是通过访谈机构成员了解其农技人员素质情况、机构类型及工作经费保障等因素[4]。综合上述,影响农技推广和服务机构绩效得分的评价主体、评价客体和运行环境18个因素。

2.2计量模型

本研究以吉林省农技推广和服务机构绩效评价综合评分为因变量,建立多元线性回归模型来分析农技机构绩效与其影响因素间的数量关系:i01kik2jijiYZXU式中:iY为第i个被调查者对农业科技推广和服务满意度的综合评分;ijX为第个评分的第j项连续变量影响因素;ikZ为第个评分的第k项虚拟变量影响因素;0为常数项,1j、2k为待估参数;iU为误差干扰项。

2.3模型结果及检验

将因变量和自变量的样本值输入SPSS17.0数据表,选择多元回归分析。将所有自变量进入运行程序,得到程序分析清单。

2.3.1拟合优度检验模型拟合的总体参数如表4所示。由于自变量数目较多,且各变量的量纲不同,因此,采用调整的判定系数反映模型的拟合情况更为准确。从试验结果可以看到,调整后的R2adj=0.925,作为横截面数据,这个拟合优度非常高。

2.3.2F检验从表5回归方差分析结果:F值为215.139,显著性为0(P<0.05)。这表明被解释变量与解释变量整体线性关系联合显著,所建立的回归模型具有统计意义,因此可以用线性模型描述并反映它们之间的关系。

2.3.3回归系数显著性检验与变量多重共线性检验模型的回归系数显著性与多重共线性的诊断结果。在所选取的13个虚拟变量和5个连续变量中,有13个解释变量通过了t检验,且各变量的回归系数显著性均<0.05的水平。这表明这些解释变量与被解释变量之间存在着显著的线性关系,所确定的自变量可以有效地解释吉林省农技机构绩效的综合评分。本研究采用方差膨胀因子(VIF)对解释变量之间的多重共线性进行了诊断。表4的计量结果显示,显著解释量的VIF值相对较小与1接近。因此,校正后解释变量之间的共线性很弱,多重共线性可以接受。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