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400-675-1600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设计论文 > 图形设计论文 > 正文
图形设计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94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动态图形设计的流畅性审美策略

2017-07-06 15:27 来源:图形设计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摘要:

动态图形设计(MotionGraphics),就是基于平面设计的观念与法则,利用综合性的动画与视频技术,根据特定的视觉传达目标,设计随时间变化的图形画面的创作行为及其作品,它是横跨设计、影视两大学科的一个交叉传播领域。在许多动态图形设计作品中,都存在着一种刻意追求视觉流畅性的审美策略,本文从技术、表现、观念、价值等角度对这种现象进行了分析与解读。

关键词:

动态图形设计;新媒体动画;审美策略

动态图形设计(Motion…Graphics),简言之,就是基于平面设计的观念与法则,利用综合性的动画与视频技术,根据特定的视觉传达目标,设计随时间变化的图形画面的创作行为及其作品,它是横跨设计、影视两大学科的一个新兴交叉领域。得益于数字媒介的全面发展,有屏幕的地方就有动态图形设计的身影,其应用范围覆盖了从艺术娱乐到宣传教育、从商业推广到科学演示、从空间装饰到人机交互的各种场合。虽然动态图形设计的具体呈现形态灵活多样,但在大部分作品中,我们都能发现一种特殊的视觉审美策略,就是对画面运动流畅感的全面塑造,这种对视觉变化平顺性的追求,可以说已经构成了动态图形设计的一大艺术特征。

1流畅性审美的技术成因

一般认为,动态图形设计的应用开端是1955年索尔•巴斯为《金臂人》设计的电影片头,而其最初的起源则可追溯到20世纪早期的抽象电影和实验动画。从技术的角度看,动态图形设计的确属于广义的“动画”范畴,而动画的诞生,依靠的则是一个简单的原则——将离散的帧依次展示从而产生运动幻觉。因而,无论是用视觉暂留还是似动效应来解释其原理,我们都必须承认,连续性并非是动画媒介刻意而为的结果,而是它得以存在的物理根基。众所周知,和普通动画相比,动态图形设计有着符号化、抽象化的特征,它淡化了形象和情节,将更多的表意功能交由运动去完成,因此在动态图形的设计中,运动必须更精巧、更微妙、更具内涵和吸引力。在此,我们可以回顾动态图形设计最早的原型之一,即沃尔特•鲁特曼在1921~1925年间创作的《Lichtspiel…Opus》系列短片,若只看静帧,这些作品无非是一些草率的色块,然而色块一旦开始运动和变化,就形成了一种顺畅连贯的流动之美。鲁特曼的尝试事实上再一次“发明”了动画,他用节奏取代了剧情。从此,这类具有韵律感和设计感的作品就和普通剧情动画划清了界限。动态图形设计真正的兴起得益于数字技术引发的变革。数字技术不仅拓展了动态图形设计的应用场域,也为其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创作工具,这个工具就是关键帧插值技术。之前,运动的创造意味着一帧接一帧的繁重手工劳动,这让一切对流畅性的追求都会演变为一场与成本的博弈。而有了关键帧插值技术,运动的创造就从逐帧摆弄的传统模式中解脱出来,无论是提升帧率,还是精准地控制速度的变化,都变得轻松无比。可以说,正是关键帧插值的应用为动态图形设计的流畅感提供了技术保障,而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今天动态图形设计的潮流和风貌。除了关键帧插值,程序动画、动力学模拟、运动捕捉等技术的应用,也继续深化了运动创造的自动化程度,并进一步降低了流畅性表达的难度。

2流畅性审美的视觉表现

在各类的动态图形设计作品中,流畅性审美的具体表现拥有许多不同的形式和层次,接下来,我们就对它们进行简单的梳理。第一个层次,单个图形元素自身运动的流畅性。在动态图形设计中,各种图形元素作为视觉表现的符号主体,以运动表达为首要任务。图形元素的自身运动可分为三类:一是基础变换,包括位移、旋转、缩放等;二是形状变换,如轮廓过渡、扭曲、破碎等;三是质感变换,包含颜色、纹理、透明度等属性的改变。三类变换的综合与叠加即可塑造出复杂的元素动作。在动态图形设计中,无论元素自身运动的具体方式如何,作者通常都会刻意地对其进行流畅化处理,这种处理主要源于对变换速度的微妙调整。例如,一个小球在画面中平移,最常见的方式不是匀速移动,而是包含了开头的加速和末尾的减速运动,换句话说,其速度的变化具有一种数学上的连续性,而正是这种数学连续性,为元素的自身运动带来了视觉上的流畅感。第二个层次,多个图形元素群体动作的流畅性。在动态图形设计的画面构成中,往往包含了多个图形元素,每个元素拥有独立的动作,而当它们被组合到一起之后,又能呈现出统一的、相互关联的群体动作。如果说单个元素动作的流畅感主要依靠变换速率的连续性来塑造,那么群体动作的流畅感则取决于作者对于多个运动的顺序与节奏的把握。例如,在许多UI设计中,当需要出现一连串并置的按钮时,设计师往往会对每个按钮出现的次序以及它们相互衔接的时间点进行精细的调整,从而创造出连贯、统一的群体动作。第三个层次,镜头运动和镜头剪接的流畅性。在动态图形设计中,运动的对象除了图形元素,亦包括构图的视野本身。无论是二维还是三维风格的动态图形设计,镜头运动都是改变画框内容的重要手段。在本质上,镜头运动是对人类视觉探索行为的一种拟仿,为了让观察的过程不受中断的干扰,镜头运动就需要以一种尽可能平顺的方式来进行调度。在中央电视台广告部著名的水墨片头中,虚拟的摄影机仿佛被架设在“魔毯”之上,在各种虚实相生的水墨场景中毫无阻隔地自由、平滑地穿梭,这种设计让作品呈现出一种宇宙相通、万物相生的大气磅礴的效果。在动态图形设计作品中,对各类转场特效的应用亦是创作的一个重要技巧,所谓转场,其实就是对生硬镜头的剪接点进行人为的隐藏,其根本目的,仍然是为了保证画面过渡的流畅体验。

3流畅性审美的观念来源

动态图形设计的“流畅性”表现无处不在,那么这种审美偏好是否能够在相关领域找到观念上的来源呢?本文认为,传统动画运动规律的提炼、电影长镜头摄影的发展以及先锋艺术对于音乐视觉化表现的研究,共同促进了动态图形设计流畅性审美策略的形成。根据诺曼•麦克拉伦的观点,动画不是运动的画,而是画出来的运动。在不断绘制运动的探索中,动画界逐渐形成了被称为“运动规律”的方法体系,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迪士尼的几位元老总结的“十二黄金法则”,这些法则深入人心,以至于今天它们已经成为运动创造中一种理所当然的习惯。如果我们仔细审视这些法则,就会发现其中有不少内容都与流畅的塑造有关,比如“缓入缓出”“预备动作”“弧线运动”“跟随与重叠”等。这些经典的运动规律不仅指导着普通动画的制作,也对基于动画技术发展起来的动态图形设计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长镜头是一种电影手法,其核心在于用不间断的摄影画面来保证影像在时空上的同一和连贯。最早的电影都运用长镜头,直到后来基于分割镜头的蒙太奇渐成主流。虽然,巴赞批评这种转变违背了摄影追求真实的本质,但也未能阻止电影拍摄碎片化的脚步。但是,长镜头本身并没有被遗忘,它反倒成一种具有特殊效果的表达方式。今天,长镜头的创作早已不再意味着必须一次性拍摄,通过对多个镜头进行后期组接,同样能够塑造时间轴的“无缝”效果。动态图形设计吸收并发扬了长镜头对时间进行“无缝化”处理的创作理念,在转移视野和转换场景时,它总是尽可能地塑造一条从始至终保持连贯的时空线条。音乐视觉化,指的是将音乐的旋律与节奏用视觉的方式加以重构和再现。电影和动画技术发明之后不久,一些先锋艺术家就开始思考:既然影像也能成为一种时间艺术,那么画面与音乐之间究竟有何关联,二者又能否相互置换?正是在这一追问下,很多人开始尝试用影像来“翻译”音乐,前文提到的鲁特曼就是其中一个代表,其短片的名称就有“乐曲”的含义。事实上,从一个更大的视野来看,音乐的视觉化也意味着视觉的音乐化,因此一方面图像给音乐提供新的体验方式,另一方面音乐也为图像注入了新的艺术语言。对于音乐而言,时间上的连续性是其天生的属性,因而当这种连续性被引入了图像的创作,就构成了动态图形设计流畅性审美的一种观念来源。

4流畅性审美的应用价值

今天的动态图形设计早已不再是一种纯粹的先锋艺术或者实验性体裁,而是一种具有极强功能性、应用性的视觉媒介,它以突出的艺术表现力和信息承载力为各种具体的传播目的服务。那么,从这个角度看,动态图形设计中的流畅性审美有哪些实际的传播价值呢?首先,流畅性审美有助于强调作品的整体性,从而使作品的接收更加连贯和高效。和静态平面设计相比,动态图形设计通过引入时间轴消解了其图像空间的局限,这就使得它能够从容地整合大规模的信息内容。在传递信息的过程中,画面的流畅感实际上暗示着前后信息内在的关联,从而为受众塑造一种可感知的逻辑框架。在今天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这种对信息进行打包、整合的能力显得尤为珍贵。其次,流畅性审美有助于强化作品的视觉吸引力。如果说传统设计主要靠精致的形状、色彩来吸引观众,那么动态图形设计则更依赖运动的生动和趣味来为观众提供感官享受。阿恩海姆认为运动是最容易引起视觉注意的现象,对运动的观察最终会内化为神经系统的动作。在人的认知中,流畅的运动不同于机械、中断式的运动,意味着更自然、美好、优雅的状态,因此流畅的画面能够给观众带来更多心理上的愉悦。最后,流畅性审美能够提升交互系统的用户体验。今天,各种交互应用已经越来越多地依赖动态的,而非静态的视觉界面。而这也为动态图形设计提出了新的时代课题。在交互系统中,优化用户体验的一个核心方法就是增强操作过程的顺畅感,而这恰好与动态图形设计的流畅性审美不谋而合,流畅的视觉效果不仅能减轻用户等待的烦恼,更能合理暗示操作方法,并大大增强用户对于系统性能与开发水平的信心和满意程度。

5结语

早在2003年,马特•弗朗茨就断言:视觉设计的概念已经开始从静态走向动态,动态图形设计在未来可能会成为平面设计的主流范式。今天,马特的预言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现实,“运动”正以一种前所未见的方式对视觉传达领域进行深层渗透。在这一背景下,我们有责任去挖掘和探索这种变革所催生出的新的设计语言和美学法则。就目前来看,流畅性审美可以说是动态图形设计在整体上表现出的最广泛、最突出、最有代表性的一种艺术特征,对这一特征进行深入解读,对未来的创作实践和学术研究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参考文献:

[1]卡瓦利耶(英).世界动画史[M].陈功,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12.

[2]阿恩海姆(美).艺术与视知觉[M].滕守尧,朱疆源,译.四川人民出版社,1998.

作者:李翔 杨怡静 单位:四川大学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