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兵法论文范例6篇

前言:中文期刊网精心挑选了孙子兵法论文范文供你参考和学习,希望我们的参考范文能激发你的文章创作灵感,欢迎阅读。

孙子兵法论文

孙子兵法论文范文1

一个团队越和平就越松散,越松散就越无力,越无力就越渴望和平;相反一个团队越争战就越团结,越团结就越强力,越强力就越渴望竞争。几千年来,孔孟之道一直引导着华夏子孙待人处事要做到“义、让、信”,但纵观历史变迁,这三点并不适合战场,更不适合当前的企业竞争。《孙子兵法》对待战争的核心原则是“利、争、诈”,是反映乱世中人与人、国与国之间最真实的思想。所谓“利”,即在战场中讲究“非利不动、非得不用”和“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的道理;而所谓的“争”,是战场中主动自发的争取有利资源,“致人而不致于人”;所谓“诈”,讲究战场中的“兵不厌诈”、“兵者诡道”、“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以谋略的灵活运用,出奇制胜。在当代保险营销战略中,笔者认为《孙子兵法》的核心原则同样具有广泛的适用性:以利(薪酬和平台)圈人才,以人才圈市场;以时刻保持的竞争状态获得有效资源,以主动的市场拓展代替被动的随波逐流;以把握先机切实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新,保持灵活多变的策略,以“变革与创新”占据市场发展的先机。

(一)一个团队的超强战斗力往往来自于这支队伍的自强不息的性格和精神,这种精神叫做“尚武精神”。尚武,是《孙子兵法》治兵的核心精神。尚武精神是乱世哲学,是乱世求胜的法则,兴盛于我国商、周时期,提倡“士君子六艺:礼、乐、书、数、射、御(驭)”,倡导管理者文武兼修,弘扬刚毅不屈、光明磊落、慷慨悲壮的团队气质。随着春秋战国之后,尚武精神日渐走向衰落,从春秋战国后的文武对立开始,文人文弱、武人粗暴;到汉、唐、宋的重文轻(禁)武,崇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以“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孕育出的文人骚客理想无为、沽名钓誉、避世寒酸;对于当代世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在权、钱诱惑的影响之下,变得文武尽失,舞弄于权势、功力于心计。回顾历史长河,不论是古代辽、金、元、清的建立还是近代民族所受屈辱,无一不是由于尚武精神的缺失而导致的后果。一个国家如此,一个企业、一个团队亦是如此,越和平就越松散,越松散就越缺乏战斗力,越无力就越渴望和平。

(二)一个团队的超强战斗力还因为具有良好的竞争理念,这就是兵家精神应有的哲学理论。不同于儒家的入世哲学、道家的出世哲学和佛家的来世哲学,《孙子兵法》所有篇章的哲学观点源自于乱世哲学,引导乱世求胜的兵法理念。兵法中所具备的哲学理论:首先是唯物主义,任何事物尊重于客观事实,所谓“先知者,不可取于鬼神,不可象于事,不可验于度,必取于人,知敵之情者”。对于保险营销亦是如此,不能盲目迷信于美式的市场管理、日式的服从理念和英式的等级制度,更不可主观的“想当然”、“闭门造车”制定策略,需要充分的、客观的市场调查和客户分析,来确定营销的策略。第二是悲观主义哲学,兵法在尊重客观事实的前提下,主张理性、威胁和反思的思维方式,避免感性、机会和理想主义思想。自古至今,我们一直崇尚于“四两拨千斤”、“杀鸡焉用牛刀”;另外,我们耳熟能详的“草船借箭”、“祭借东风”、“空城计”的故事,修炼这种谋略(可以称之为”述”)是很多人追求的梦想。因此我们总是希望能够通过某种捷径实现目标,或者是有“幸运之神”降临在自己身上,这种浓烈的“小概率情绪”一直在我们脑海中,根深蒂固。但是在企业管理、营销组织的过程中,往往会因为这种“用机会堵明天”的思想而导致重大的损失,先前的巨人集团到后来的联想集团、平安集团,都在小概率事件中蒙受了灾难性的损失。为什么不用千斤去拨四两、不用牛刀杀鸡呢?用必胜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不是更好吗?兵法中“攻城之法为不得已。修橹轒癦轀具器械,三月而后成;距闉,又三月而后已。将不胜其忿而蟻附之,杀士三分之一而城不拔者,此攻之灾也”,“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是提倡理性地考虑到事物潜在的威胁,谨慎地制定和实施每一项策略,即“慎战”的思想。第三是兵法中崇尚现实主义哲学思想,“主不可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怒可以復喜,愠可以復悦,亡国不可以復存,死者不可以復生,故明君慎之,良将警之,此安国全军之道也”。这段论述充分体现出兵法中崇尚现实主义思想,而非唯美的浪漫主义。在保险企业管理和营销战略中也是同样的道理,需要围绕企业的核心利益开展营销活动,切勿以管理者的喜好、情绪和政治前途作为企业发展的导向。《孙子兵法》的三大哲学理念,深刻体现了管理者客观、理性和务实的管理思维。

二、兵家智慧在保险营销管理中的适用性

《孙子兵法》的智慧不光体现在兵家作战的谋略和战法上,更重要的是其中蕴藏着管理的理论真相,其核心观点“万相见真相,真相解万相”,清晰地解读了管理者应具备的团队洞察力。每个成功的企业都有独特的企业文化,能将领导与员工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作为企业的领导层是企业思想的带动者,是一个具有凝聚力团队的领军人,因此领导层的素质是企业管理的核心。兵法有云:“夫将者,国之辅也,知兵之将,民之司命,国家安危之主也”。孙子不但强调将之重要,而且也强调了为将者必备的素质。领袖的素质要求做到“智,信,仁,勇,严”,智以生谋,远见卓识,足智多谋;信以赏罚,言而有信,赏罚必从;仁以服众,仁爱惠众,深得人心;勇以果断,勇于决断,坚毅顽强;严以立威,严于律己,宽待于人。这是现代的孙子五德,也是现代企业领导层的必备素质,对于选拔、培养以及任用管理者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企业管理者和管理方式上,有几组这样的对比:第一类对比:管理者脾气甚好,营造了和谐人际关系的团队,但队伍往往缺乏战斗力;相对应的管理者脾气不好却能力超群,往往团队工作压力较大,但具有超强战斗力。第二类对比:管理者讲究民主治理,以致遇事犹豫不决,对错难料,团队众人迷茫;相对应的管理者自负武断,敢于决策,虽然对错难料,但是方向明确,往往形成较强的团队凝聚力。第三类对比:管理者品行端正、情操高尚,但往往管理过程中权势受到冲击,资源相对缺乏;相对应的管理者好吃好喝、声色犬马,管理者却能位高权重、资源独占。在实际的企业管理和营销竞争中,以上三类对比,涵盖了兵法中所提到的“故将有五危”,后者具有的创造力更强。通过调查发现,80%的员工愿意在后者的管理之下工作,这样才能为自己创造更多的价值,提供更高的平台。《孙子兵法》中有这样的论述,“故杀敌者,怒也;取敌之利者,货也。故车战得车十乘已上,赏其先得者,而更其旌旗,车杂而乘之,卒善而养之,是谓胜敌而益强”。这段话所体现出来的营销领导者的事实真相:管理的核心是创造与分配。在员工忠诚管理中,员工忠诚度的体现在于公司为员工提供的平台、薪酬和未来。兵法中蕴含的忠诚管理不在于管理者是否宅心仁厚,不在于工作压力的强弱,不在于企业环境和谐共处,而在于管理者为员工创造的平台有多大、机会有多少,在于管理者创造的项目回报率的高低、薪酬的多少,在于管理者为员工制造的背叛威胁和差距。这也能充分体现出忠诚管理的事实真相:创造机会与制造威胁。在员工责任心管理中,兵法主张工作项目“私有制”,谁对项目的结果负责,该项目就属于谁的“私有”,承担项目执行结果的责任,分享项目产生的绩效。因此责任心管理的核心思想:责任心管理在于不断合理私有化的过程。

三、兵家战术在保险营销方式方法上的指导性

《孙子兵法》的战术有四大核心思想:先胜思想、必胜思想、奇胜思想和全胜思想。这四大核心思想阐述了兵法的精髓,在营销战争中,也具有指导意义。

(一)先胜思想:主张不打无准备之仗

《孙子兵法》中:“不知敵之情者,不仁之至也,非人之将也,非主之佐也,非胜之佐也。故明君贤将,所以动而胜人,成功于众者,先知也”。主张为将者在制定战争策略前,先对对手有清晰的了解和认知,根据对手的真实情况制定战争方案,故曰:“知彼知己者,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者,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在保险的营销战争中,我们的对手有两个,一个是其他的保险主体,一个是市场,两者相辅相成,要想获得市场胜利就要战胜其他主体,要想战胜其他主体就必须要获得市场。中国式管理者最容易忽略的就是先胜思维。譬如:最具代表性的联想集团巨型计算机的没落,上网本市场战役的溃败,体验店的衰亡等。也有一些民营企业在营销组织的过程中,往往能更准确地做好市场调研,做到知己知彼,比如史玉柱创建“脑白金”的成功、“加多宝”的先胜等等都源自于管理者战前对市场需求和客户心理分析的准确调查和研究。当前的保险市场亦是如此,部分企业管理者忽略了先胜思想,忽略了营销的本质,忽略了对市场和客户的深入调研,导致产品缺乏竞争力,团队缺乏战斗力。众所周知的营销本质是满足需求,营销的精髓所在并不是给客户自认为最好的,而是应该提供客户需要的。保险营销管理者在营销策划中,做好先胜准备就是清晰地找准市场,分析客户的需求。然而从当前的保险市场来看,首先产品已经远远不足以满足市场客户的需要,大部分保险产品依然停留在十多年前的产品类型,各大主体之间似乎遗忘了客户的需求点,忽略了产品的创新来满足客户需求,提升产品竞争力;在销售行为上,销售人员急功近利为推销产品而费尽心机,或通过各种手段引导客户进入公司的组织销售之瓮,以销售产品为中心,忽略了如何满足客户的需求。兵法云:“是故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善用兵者,修道而保法,故能为胜败之政”。保险的营销战争中,先胜意味着充分的市场调研和真实的客户分析,发掘并找准客户的内在需求点,开发相适应的保险产品,通过营销策略来吸引客户的关注和理性的购买。并能根据市场和客户的变化及时创新,不做产业升级、市场升级、模式升级、管理升级的牺牲品。

(二)必胜思想:不打无把握之仗

《孙子兵法》认为:“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将者,国之辅也,辅周则国必强,辅隙则国必弱”,“慎战”是兵法的核心原则。保险企业营销战争也直接关系到企业的市场地位和生死存亡,任何营销策略的实施都务必确保获得胜利。兵法云:“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主张每战之前,先完成并(兵)器、粮草、费用等等资源的充足匹配,然后开战方能一股作气取得胜利。保险的营销战争也是如此,每战之前,先确保人力、培训、产品、工具、费用等资源是否配合到位,做好战前的充分准备,方能百战不殆。在保险营销过程中,营销战略是一种职能层战略,通常可细分为低成本进攻战略、差异化进攻战略、集中进攻战略、低成本防御战略、差异化防御战略、集中防御战略等六种。现代企业之间的竞争是显而易见的,竞争的激烈程度不在于采取什么样的战略,而在于目标市场上的相对企业数量、产品定位方向和对风险的态度。因此,经营者在营销环境分析的基础上,应根据自己所在企业营销目标制定相应的营销战略,并实施该战略以获得利润。兵法中先胜思想主张“善战者,求之于势”,善于“造势”者,往往能凝聚最强的战斗力。兵法云“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鸷鸟之疾,至于毁折者,节也。是故善战者,其势险,其节短。势如弩,节如发机”,清晰地解析了群体的意识来源。群体本身是无意识的,意识的来源主要是传染、模仿、从众三个方面。因此保险营销策划中,两个群体的意识需要得到有效控制和发展,即客户群体和销售人员的群体,意识来源同样是有效的“造势”。在群体的有效控制中,人因为习惯传染,营销策略需要采取简单、生动、可持续的语言或广告频繁地在群体心中留下深深的烙印,就像“你本来就很美”、“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就收脑白金”、“上火就喝加多宝”等等脍炙人口的词句,越简单、越生动就越持续;人因喜欢模仿,营销策划需要树立标杆和榜样,对销售群体建立销售标杆,对客户群体塑造明星榜样;人因习惯从众,营销可以充分地造梦、造场、造势,营造美好的明天、有效的环境和大势所趋的氛围。

(三)奇胜思想:不打无谋划之仗

《孙子兵法》中还谈到,“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兵法传承千年的谋略之战,引导现代营销战争的战略思维。“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在营销战争中,竞争谋略的灵活运用,认清市场行情的变化,发现有利时机,接受同行的挑战,采取相应的竞争行为,才能取胜。在现代营销管理中需要以谋略取胜求利,在谋略上,最重要的是出奇制胜。“奇”应理解为一种超常规行为,于不可能中寻可能,运用“奇”字的关键,首先应采取逆向思维方式。把握先机切实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新,只有灵活多变的决策,才可以出奇制胜使敌追我,使自己走在行业的前沿。在保险的微营销战略中,逐渐呈现出了放弃高投入、高风险、低回报的大市场,专注低投入、低风险、高回报微市场的经营方向,大众型、普遍型、通用性产品逐渐退出市场,保险产品保障功能优势将得到有效凸显(我们一直用保险产品的理财劣势去与其他金融业的理财优势竞争)。这个过程中,保险的个人营销终端和职业经理人塑造显得更为重要,培养高素质、高效率、更专业的综合性保险营销终端,引导可掌握微市场的经营方式。保险主体之间的营销战争,也要讲究“避实击虚”的兵法原理,根据主体自身优势来找准微市场,做到小战必胜,多个微市场累积成自我的大市场。笔者认为,保险产品的价格和服务将不再是未来竞争的主要工具,保费规模的刚性需求将逐渐转变成利润追求目标,如何更准确地满足客户不断新增、改变的多元化、周期性需求,从而体现各保险主体个性的微市场营销将是未来的主要战场。谁能找准微市场,便能出奇制胜,充分体现谋略之战的重要法则。

(四)全胜思想:不打无大利之仗

孙子兵法论文范文2

【英文摘要】the art of war by sunzi is not only a book concerning wars,but amasterpiece on shi.from the comments on shi,we can easily find out theinfluence which the book has had on the development of art aesthetics.shi is used by sunzi as natural condition,inner strength and war-situation,embodying the beauty of noumenon,reason and strength.from an aestheticperspective,the great value of shi is the transcendence over the traditional viewpoints,and the aesthetic transition form nature and human to thesociety including wars.due to the continuous explanation by many theoristsin later generations,shi finally becomes a typical aesthetic catalogue with profound significance and national characteristics.

【关键词】孙子兵法/势/本体美/理性美/力量美/the art of war by sunzi/shi/beauty ofnoumenon/beauty of reason/beauty of strength

提起《孙子兵法》,人们都知道它是一部研究军事谋略和作战技巧的古代兵书,具有 很高的地位、深刻的价值和广泛的影响,以至于人们把这部著作奉为“兵经”或“武经 ”,而把其著者孙武封为“兵圣”。事实上,从文本的价值阐释和实践品格来看,这些 评价绝非溢美之词。然而,《孙子兵法》对后世的影响绝非仅限于军事领域,在哲学美 学特别是艺术美学领域内,它的影响同样不可低估。但目前很少有学者愿意涉足甚至根 本不屑提及,这确乎是一种已被长久“遮蔽”了的“存在”。《孙子兵法》对后世艺术 美学发展的审美向度上所产生的深刻影响,最鲜明而集中地体现在对“势”范畴的论述 上。

一、“势”在《孙子兵法》中的多重所指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势”是一个被广泛应用的重要范畴之一。《孙子兵法》从军事 学的角度,较早提出且颇为系统地论述了“势”的各种类型及其特点。从《孙子兵法》 全书来看,直接提到“势”字的有15处之多,涉及《计篇》、《势篇》、《虚实篇》、 《地形篇》等篇章,其中《势篇》是论述“势”的专篇。尽管在其他篇幅中并未直接提 到“势”字,但都程度不同地和“势”相关联,讲的都是治军策略、用兵技巧、军事实 力、虚实关系、战场地形、攻守方式、间谍运用等对军势、战势直至战争结果所产生的 深刻影响。我们不妨说,“势”才是《孙子兵法》的核心范畴,《孙子兵法》其实就是 一部论“势”的兵书:作战前应善于判断形势、驾驭局势,作战中应巧妙地利用地势、 山势、水势、火势,善于造势、积势、任势、变势、化势,调动全军的气势,占据战势 的主动权,提高军队的战斗力,最大可能地夺取战争的胜利。显然,《孙子兵法》并非 是在同一个层面上用“势”,由此便形成了《孙子兵法》中“势”范畴的多重所指。

一指自然之形势,具体表现为战争中应巧妙地运用地势、山势、水势、火势等。这是 孙子论势的第一层次。《行军篇》提出了处于不同地形情况即“处山”、“处水”、“ 处泽”、“处陆”条件下不同的“处军”方法,得出了“好高恶下,贵阳而贱阴,养生 而处实,军无百疾,是谓必胜”的驻军原则,强调了“绝涧、天井、天牢、天罗、天陷 、天隙”等地形的隐患,这些旨在说明作战时要巧妙地利用地形地势。《地形篇》从军 事地理学的角度,详细地考察了“通形”、“挂形”、“支形”、“隘形”、“险形” 和“远形”此“六地”的利弊,并探讨了应相应具备的战术原则,说的也是地势对战争 形势的巨大影响,孙子认为此乃“地之道也,将之至任,不可不察”。《九地篇》在开 篇便提出了散地、轻地、争地、交地、衢地、重地、圮地、围地和死地等“九地”,论 述了战场地形地势对士兵心理、诸候态势和敌我形势的影响。《火攻篇》虽然表面看来 是在讲“以火佐攻”,实际上是说火攻同样可以对战争局势产生重要影响。可见,在孙 子那里,“自然之势”已成为影响战争结果的不可低估的重要因素。

二指内在之气势,具体表现为为赢得战争的主动权而具备的全军的向心力、凝聚力和 战斗力。这是孙子论势的进一步深入。

如果说自然之形势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外部因素的话,那么“人”才是战争中起决定作 用的内在因素。《孙子兵法》从内部因素即人的素质、人的心理等方面加以阐述,认为 从将帅到士兵必须打出气势、拿出信心,同时应消解和压制敌人的气势。

“用兵任势也。”(曹操语)孙子认为,要想取得战争的胜利,将帅就必须善于激发全 军的气势。一方面将帅要以自己的人格魅力(“将军之事,静以幽,正以治”,即谋略 冷静而幽邃、管理公正而严明等)和运筹帷幄的指挥能力(奇正变化、避实击虚等),给 全军做出表率,从而激发士气;另一方面又要靠深入敌军(“凡为客之道,深入则专, 主人不克”)、重击敌军(“故杀敌者,怒也”)和激励奖赏(“故车战得车十乘以上,赏 其先得者”)等手段,做到“与众相得”(《行军篇》)。在他看来,“齐勇如一”(《九 地篇》)才是真正的为军之道;只有戮力同心,才能得战争之“势”,进而取得战争的 胜利,因为“上下同欲者胜”(《谋攻篇》)。

全军内在气势的获得,既要靠“我军”士气之激发,又要靠对“敌军”士气的消解和 争夺。《军争篇》深刻指出:“故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善用兵者,避其锐气 ,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作为将帅,必须善于“观势”,即所谓的“相敌”。孙子 在《行军篇》中列举了32种“相敌”方法,包括饥、渴、劳、虚、恐、扰、乱、倦、穷 、失、窘、困、不精、乏、怒,以及静、挑、安、来、隐、伏、覆、车来、徒来、薪来 、营军、敌卑、辞强、陈、谋、期、诱等。在孙子看来,“任势”必须“观势”,正所 谓“知彼知己,胜乃不殆”(《地形篇》)。

三指战争之局势,具体表现为由自然之形势和内在之气势而形成的对作战形势的控制 力与对敌人无形的打击力。这是孙子论势的核心和落脚点。

“势”在虚为“气”,在实则为“力”,体现为作战时的一种爆发力、冲击力。有的 学者指出:“‘势’就是在军事实力的基础上,由于实行正确的作战指挥,从而在战场 上所表现出的实际作战能力。”[1](p54)孙子也提出:“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 。”(《势篇》)在孙子看来,“势”具有“转圆石于千仞之山”和“激水漂石”所形成 的“势能”,依靠此“势”,“其战人也,如转木石”(《势篇》)。但这种“势能”究 竟缘何而来呢?除了前述的巧妙利用自然地势、调动全军内在气势以外,孙子还作了进 一步的论述。他认为,“势”贵在“变”,“战势不过奇正”,要善于在“奇正”之间 寻求不断变化,“以正合,以奇胜”,唯其如此方能“不可胜穷”。“势”贵在“造” ,造出声势,给敌军以假象,“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 近”。“势”贵在“化”,《用间篇》讲的就是化势的问题,即通过用间和反间扭转战 争形势,化被动为主动,达到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出奇制胜的效果。“势”贵在“度 ”,即审视实力、把握时机、巧妙安排。孙子在《地形篇》论述“远形”时提出“势均 ,难以挑战,战而不利”的观点,在论述“六败”时又提出“夫势均,以一击十,曰走 ”,也就是说在地势均等、平分兵力、实力相当的情况下作战就非常不利。“势”还贵 在“积”,经过长期而有准备的蓄积和贮存,就如同火山爆发、剑拔弩张般蕴藏着极大 的动力和能量,所以他说“势如弓广弩”,王皙则提出“势者,积势之变也”。总之, 作战应“求之于势”,“择人而任势”,方能形成“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般之“势”或 曰对敌打击力。

基于上述理解,很显然,孙子之“势”绝非简单的“形势”二字可以全部说清。它固 然最终指向战争的局势,因为《孙子兵法》原本就是谈论战争的,孙子就是想证明应通 过一切办法取胜战争,但同时还要看到,把握战争的局势、赢得战事的主动权,不可能 唾手可得,而应善于利用自然之势,巧妙地营造内在之势。只有做到内外结合,才能真 正得“势”,“因利而制权”(《计篇》),否则只能落个“用之必败”、吾乃“去之” 的结局。孙子以其气派非凡的“论势”,给予当时的为政者和后世的军事作战以深刻的 启示。

二、《孙子兵法》中“势”范畴的美学意蕴

《孙子兵法》的军事学价值自不待言,但其美学价值却常常为学者们所淡漠和忽略。 从审美角度来审视《孙子兵法》,我们不难发现,其所反复论及的“势”范畴具有深刻 的美学意蕴和独特的美学价值。

《孙子兵法》之“势”首先具有显明的本体美。《孙子兵法》一书的核心是什么?可能 更多的学者都倾向于一个“计”字,认为全书都是讲谋略的,“先计而后战”理应成为 全书的核心。但笔者以为,事实并非如此。如前所述,《孙子兵法》全书直接或间接论 “势”的篇章占据相当的比重,甚至可以说,全书13个篇章都与“势”有关,或造势, 或用势,或变势,或积势,或观势,论述的焦点或终极旨归直指对战争总体局势的驾驭 和把握。也就是说,在《孙子兵法》一书中,“势”是一个更具本体意义的范畴。有的 学者甚至从“势”本身所蕴含的强劲锐利的力量进一步推论,“势”这个概念“既来自 于对生命形式的感悟,又概括着生命的基本特征”[2]。更有意味的是,《孙子兵法》 还将“势”与中国古典文化中另外两个经典范畴“道”、“气”联系到了一起。在孙子 看来,得“道”者方能得“势”,得“势”也就是寻得了作战之“道”。《计篇》有“ 存亡之道”、“五事”之“道”,《谋攻篇》有“知胜之道”,《九地篇》有“齐勇如 一,政之道也”,《火攻篇》有“安国全军之道”,说的都是“势”与“道”之间的相 互影响和渗透。此外,孙子还将“势”与“气”勾连在一起,认为得“势”就要长我之 士气、灭敌人之威风。孙子还在“自然之气”与“内在之势”之间找到了逻辑契合,认 为“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他还进一步指出,占据作战的有利态势就是要善于“ 治气”:“避其锐气,击其惰归”。其实,《九地篇》、《地形篇》等篇章对自然之势 的重视,不恰恰能够印证作战要善于得自然之“精气”吗?如此看来,孙子之“势”的 确非简单之“势”,而颇具本体性的美。

《孙子兵法》之“势”同样具有辩证的理性美。中国古代的辩证法非常发达,这可以 从《孙子兵法》、《易经》、《老子》等著作中清楚地感受到。但与古希腊哲人的思辨 美迥然不同的是,后者更多地体现为抽象、空洞、玄奥的逻辑推演,一种言语式的论辩 甚至是诡辩,一种神性、顶礼膜拜和遥不可及。从柏拉图的《文艺对话集》为代表的一 批古希腊文论著作中便足可窥见一斑。相比之下,《孙子兵法》所体现出的辩证法思想 更具世俗性而少了些神秘性、更具理性而少了些非理性。正如《用间篇》所言:“先知 者,不可取于鬼神,不可象于事,不可验于度,必取于人,知敌之情者也。”或许是出 于对战争特有性质的深刻认知,尽管孙子生活在神秘主义依旧盛行、科学思维还很不发 达的时代,但他却能够在论“势”时体现出高度的理智与惊人的警省。他论敌我、虚实 、奇正、强弱、勇怯、众寡、动静、进退、治乱、攻守、胜败等,总能给人以纵横捭阖 、滴水不漏之感。可以想见,如果没有对战争经验的厚重积累与长期积淀,如果没有对 战争的入微洞察与深刻领悟,恐怕难能以这般气势写出如此之“势”。应该说,孙子之 “势”更自然实在,更具亲和力,更能体现出一种旷达的理性美。李泽厚先生在论及《 孙子兵法》时深刻指出,该书最值得注意的便是表现在兵家思想中的理性态度,即“一 切以现实利害为依据,反对用任何情感上的喜怒爱憎和任何观念上的鬼神‘天意’,来 替代或影响理知的判断和谋划”[3](p83)。这一点恐怕也正是孙子论“势”的独特高明 之处。

《孙子兵法》之“势”还具有流动的力量美。孙子之“势”是一个流动的范畴,具有 不确定性和可转化性。对此,孙子多有论述:“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 穷也”;“勇怯,势也”;“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 。正因为如此,“势”可以造、可以化、可以积、可以变,因而在变化中呈现着“美” ,体现着“用兵如神”,并最终指向战争的胜利。这分明是孙子所着意描画的运筹帷幄 、指挥自如、势在必得的审美境界,鲜明地展现了孙子的战争美学和军事美学观。此外 ,“势”原本就是一个与“力”有关的范畴。《说文解字》对“势”的解释便是“盛力 权”,显然与“力”有关。其实,在孙子看来,无论是“自然之势”还是“内在之势” 抑或是“战争态势”,都内含着一种无形的“力”。“自然之势”总是蕴藏着天然的势 能,并能通过一定的方式转化为战争的有利态势;“内在之势”可以摧枯拉朽,以弱胜 强,制敌于死命;而依靠巧妙地运用自然之势和内在之势,就可以占据和把握有利的“ 战争态势”,进而形成强大的爆发力和对敌人致命的打击力。综合运用这几种势能和力 量,战争的结局便可胜券在握。无疑,这是一种强悍的美、力量的美、颇具冲击性的美 。

三、《孙子兵法》“势”论在美学史中的地位

在中国古典文化传统中,“势”起初被广泛地应用于哲学、政治、军事、经济等领域 ,但“势”范畴最为成熟也最具影响力,却是在它被移植、拓展到艺术美学领域以后的 事情。《孙子兵法》在“势”范畴的发展历程中无疑起到十分重要的“关节点”作用。

首先应引起关注的便是《孙子兵法》对传统“势”论的多元化突破。有的研究者指出 :“孙子之势已经生发成熟。其系统所涉及的领域是从自然界现象到人类社会,从具体 到抽象、从形而上的最高境界到形而下的具体度、量、数等,显然是一个完整而庞大的 体系。”[4]从前文论述来看,《孙子兵法》的“势”论已不仅涉及地势、山势、水势 、火势等“自然之势”,更把视角拓展到人本身,关注战争主体的“内在之势”,并把 它应用到社会实践领域即战争实践中。俨然,孙子是在“自然—人—社会(战争)”的逻 辑构架中展开其“势”论的。从另外一个层面来审视,孙子还把“势”范畴进一步由“ 实”(自然之势)变“虚”(内在之势)再变“实”(战争之势),从而给予“势”的虚实特 性以较为完整的揭示。

不容置疑,任何范畴都是过程性的,都要历经不断的发展才日臻定型、走向成熟。如 果用今天的眼光回视“势”范畴的发展史,我们不难发现,尽管“势”范畴的鼎盛期出 现在艺术美学领域,但“‘势’这一范畴的发展,首先在政治军事等领域中,然后是书 论、文论、画论”[4]。也就是说,“势”范畴的发展、成熟和壮大,与此前的《孙子 兵法》等著作的重视、阐发有着紧密的关联。我们不难看到,孙子之“势”对后世“势 ”论的拓展与深化所带来的深刻影响,可以从两方面得到直接体现和印证:一是后世论 “势”的范围已由孙子的“自然—人—战争”进一步转入艺术实践领域,从而大大拓展 了“势”范畴发展和艺术发展的新空间,凸显了“自然之势”向“人文之势”的转变。 顾恺之的一席话足以佐证:“《孙武》……若以临见妙裁,寻其置陈布势,是达画之变 也。”[5]二是顺着《孙子兵法》的“势”论,后代的理论家都不约而同地围绕“势” 范畴进行理论抉发、体系建构和意蕴拓展。卫恒的《四体书势》、刘勰的《文心雕龙》 、顾恺之的《画论》等,都对“势”范畴的完善与成熟起到了功不可没的作用。随着“ 势”在书论、画论和文论中的广泛应用,“势”逐渐成为与“意”、“气”、“神”、 “韵”、“味”等同等重要的、具有深刻审美蕴含和华夏民族特色的经典美学范畴。我 们也完全有理由相信,是《孙子兵法》使“势”范畴进一步走向自觉。从这个意义上说 ,《孙子兵法》不仅孕育了大智慧,也推进了“势”范畴的大发展。

【参考文献】

[1]魏黎波,王新华.孙子兵法今读[m].北京:国防工业出版社,2003.

[2]杜绣琳.论《四体书势》中势的生命意蕴[j].鞍山师范学院学报,2003,(2).

[3]李泽厚.中国思想史论(上)[m].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1999.

孙子兵法论文范文3

关于《孙子兵法》如何玄妙的说法很多,而且相当国际化,比如德皇威廉丢失皇位后看到《孙子兵法》后相见恨晚,拿破仑皇帝兵败后读《孙子兵法》如何顿悟。而在国内,由于这是一本兵书,虽然书名家喻户晓、老幼皆知,但真正读过《孙子兵法》的人并不多,更遑论透彻地领悟它了。

作为一个“叶公好龙”者,我第一次接触到《孙子兵法》是上初中时。一天,我无意翻出家里一本薄薄的、用粗糙的黄草纸印刷的曹操点评的《孙子兵法十三篇》。我尝试着去读,却对晦涩的文言文望而生畏,最终不得不放弃。孙子兵法经过曹操删减为13章,不过区区6000多字,读之味同嚼蜡,我想曹孟德之所以为该书加上评述,大概也有这个原因。

再次看到孙子兵法是在最近,一本《孙子兵法说什么――回归中的商业反思》令我豁然开朗,弥补了童年的遗憾。《孙子兵法》经由作者用现代商业视角全新演绎后,我们终于可以一窥全豹。

商场如战场。能否把兵法拿来直接套用于商业经营活动中呢?类似的作品尚不多见。兵战商战虽有诸多相似之处,但商场毕竟不是战场,如何能把几千年前的排兵、布阵、火攻、水攻、行军、地形等法则用于现代商战?《孙子兵法说什么――回归中的商业反思》却做到了,而且联系得非常巧妙,并无穿凿附会的痕迹。这本书不是孙子兵法的文白对译本,全书用通俗语言写成,每一章以引述孙子兵法该篇原文开始,接着是对原出的短小、精悍的点评,最后是精彩和诙谐幽默的讲解,案例真实、耐人寻味。全书近30万字的篇幅,一口气读完居然不觉得乏闷,犹如听作者娓娓道出一个个引人入胜的小故事,不知不觉对《孙子兵法》枯燥的原文有了新的理解。作者用心之深,用功之致,确实令人感佩。

孙子兵法以“始计”开篇,以“用间”收尾,战略、战术层面都有涉及。如果单从标题看来,前6篇以战略为主,高屋建瓴地论述孙子的战略思想和军事领导学,后7篇则以军事实际操作为主。世人读孙子兵法,大抵有三重境界第一重,道听途说来的“知己知己,百战百胜”;第二重,只读了前6篇;第三重,读懂了全文。作者精研孙子兵法多年,而且在商海浮沉日久,眼里看到的,耳朵听到的,亲身经历的,这些商场经历与孙子兵法紧密结合,可谓达到了第三重境界,也使得像我这样踯躅在第一重境界的人通过读此书,得以迅速提高对孙子兵法的认知水平。

作者的论述逻辑缜密、层层展开、步步推进,而且行文中多有闪光的思想,给人不期而遇的惊喜。比如文中有标题:“《孙子兵法》原来不打仗”,“评分积分卡PK《孙子兵法》”,“我是奸商我光荣”,“红旗、大鼓话治众”,“诸葛亮的漏招”,“曾国藩这个CEO”等等,作者旁征博引,顺手拈来却不显唐突造作。再如,在“始计”篇,谈到计划时,作者写到“失败的准备就等于准备着失败:失败的计划就等于计划着失败”:在“作战”篇,作者给出了一个地产商的成功案例,建议我学习地产商“因粮于敌”、小钱办大事的战略思想;提倡合作的大局意识;学习他不断创新、熟练专业的商业技巧……作者一针见血地指出“商业运作是一个资本增值的过程,是资本运动的过程。如果不能驾驭资本,就将被资本征服。”在谈到企业如何节流时,批评只知道节约复印纸的做法“真正的节流,不是复印纸是不是两面印,采购成本高不高这样的初级问题。为节约那点小钱,用不着偌大的高管,连一个月的工资也省不下来”在“谋攻”篇,作者提示“没实力、‘不战而屈人之兵’就是天下最美的陷阱”。在“军争”篇,作者自问自答“管理到底管什么――治气、治心、治力、治变”。

孙子兵法论文范文4

孙子兵法读后感大意:孙子兵法,是兵家中的代表作,是一部总结战争经验、智慧的书。上集是在说明伍子胥的家人都被费无忌给杀害,他藉着吴国的军队攻打楚国,以及逃亡路途发生的事物。

心得:这本书足足有三公分这么厚,从前,我都不看这些有关历史故事的漫画、典故。因此,妈妈常说我的课外知识非常差。借着开学这段期间,课业还不会繁忙时,我打开了本书,从上次的《楚汉英雄志》开始吸引了我,渐渐了解历史故事。刚开始看时,一直搞不懂人物角色,常常要翻回人物介绍的地方才看得懂故事内容。当然,看完这本书也让我了解到孙子兵法不仅仅适用于战场而已。读《孙子兵法》让我明白竞争、变化得不可避免,与面对变化,提出策略的重要性,也体会出更多有关经营、沟通、生涯规划、处世的哲学。

《孙子兵法》读后感《孙子兵法》不应该被只看做兵法,而是一部教人解决问题的书籍。可以这样讲,世界上的大多数问题,都可以通过《孙子兵法》解决。

我读《孙子兵法》也不是很久,暂时只理解了一部分知

《孙子兵法》很强调知,而且其理论也都是围绕知而展开的,有了知,才能有谋,而有了谋才能有行。如果没有知,就不能谋,不能谋谈何行。

《孙子兵法》里的知有几个意思:

第一是知道事情的各个方面的情况,知道了事情的各个方面情况,你才能根据这些情况针对性的采取行动。

第二是知道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一件事情,普通人只能看表面,聪敏人看第二层,智慧的人看第三层,境界越高,看的越深,就越能见到很多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而这些地方都是胜利的根本。(一支股票涨了一块钱,一般的人只看到这股票涨,就跑去跟买,老股民知道这股票上涨的空间很小了,到了卖的时候。资深股民知道这股票脱离了市场本质,已经被操纵了。别的庄家知道这股票被操纵了,还知道操纵的手法,知道什么时候跌什么时候涨。如果没有足够深刻的见地认识,你能赢吗?)

第三是知道事情发展的规律,很多事情虽然很复杂,但很多事情都有其大致的规律的,这就是老子说的道,孙子说,知道事情的发展规律,能避免,能提前应对,能正确的处理,所以,对事情的发展要有足够预见力。

第四是知道自己,无论你处理事情,你和别人对弈,无论你做什么,这里面都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就是自己,在这些里面,自己始终都是一分子,所以说,了解自己,知道自己,是成功的第一步,知道自己能做什么,适合做什么,缺点什么,才能正确的将自己的才能展示出来。

除去这些外,《孙子兵法》还有一些很深刻的理论,都是很有意思的话,也有很深邃的智慧,如果你不能将整本书都仔细研究的话,也可以根据你的情况,挑出这些话,有空的时候琢磨一两句,也是很有益处的。

读《孙子兵法》有感以往提起《孙子兵法》,也能背上几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战而屈人之兵等军事格言警句,还会联想起《三十六计》中瞒天过海,借刀杀人、三十六计走为上、美人计等妙计损招,仅此而已。但在听完普颖华教授关于《孙子兵法》与公共和谐管理的讲座后,才发现以前我对《孙子兵法》的认识和理解一直是不全面、模糊的,《孙子兵法》的价值远远不止这么简单。

首先,作为一部古代的兵法著作,《孙子兵法》是举世公认现存最早的战略学著作。凝聚孙子一生智慧和心血结晶的兵法十三篇,以精辟洗练的文字,系统阐述了从战争准备到战争实施的基本原则和方法,构建了中国古典兵学的体系,书中的理论观点及所蕴含的兵学文化观念和思想方法对后世兵家战将影响极大,其中包括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全胜谋略,威加于敌的伐交谋略,攻其不备、出其不意的诡道谋略,致人而不致于人的主动谋略,以迂为直、以患为利的军事谋略,快速突袭的速胜谋略,攻虚弱的易胜谋略,夺气攻心的军事谋略。

孙子兵法论文范文5

关键词:理据性;外汉语教学;教学中的应用

对外汉语教学是对外国人进行的汉语教学,其性质是一种外语教学,也可以说是一种第二语言教学。其目的是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使外国学生尽可能地熟练使用汉语。根据中国教育部方面2005年的统计显示:除中国人外,目前世界上通过各种方式学习汉语的人已超过3000万,100个国家2300余所大学在教授中文。在欧洲,法国有近3万人学习汉语,居欧洲首位。截至2003年,法国参加中国汉语水平考试的人数已超过53000人次,仅次于韩国和日本;在美国,汉语已经成为学习人数增长最快的外语。截止2014年1月1日,全球孔子学院的数量已达1086所。

一 对外汉语教学是软实力战争的延续

“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孙子开宗明义,在开篇首句即指明战争是关乎国家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与国家的命运紧密相连,其政治目的是保卫国家的生存和发展,所以必须要认真对待。这与近代著名军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战争是政治的继续”不谋而合。

语言是一种软实力,以政治、经济、军事等硬实力为基础。21世纪,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政治军事力量的增强,汉语越来越受到重视,已形成世界“汉语热”,有人预言21世纪汉语将成为全球通用语。

二 《孙子兵法》三元理论结构和对外汉语教学实践的象似性

每个民族都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形成了自己的基本认知结构。这些认知结构决定了一个民族的文化特色和分析问题的基本方法。相关研究表明,汉民族最早的认知结构是阴阳结构和三元结构。阴阳结构体现了辩证法的矛盾思想,我们将在下文论述。

认知系统及基本认知结构更直接表现为语言模式。萨丕尔沃尔夫假说认为,语言决定思维,所有高层次思维都依赖于语言。我们可以对《孙子兵法》的结构层次进行再概括:

第一部分:《始计》,兵法之纲要;

第二部分:《作战》、《谋攻》、《军形》、《兵势》、《虚实》,战、攻的基本原则和战前准备;

第三部分:《军争》、《九变》、《行军》、《地形》、《九地》、《火攻》、《用间》,作战的具体方法。

这和我们传统文化中倡导的道、法、术有异曲同工之妙。道,《说文》:所行

道也。《尔雅》:一达谓之道。可见,“道”指的是四通八达的大路。运用在战争上,指的是能够让一军无所阻碍、势如破竹的方法,即掌控全局的战略原则;法,指的是方法,即实现“道”的基本方法;术,是指具体的操作方式。

对外汉语教学有其自身的理论特点,但也应该符合我们民族的文化认知框架规律。研究证明,三元结构对对外汉语教学有重大理论指导意义,黄金分割对课堂讲练的时间分配起着关键作用。

第二语言教学的原则是“人们从一定的教育和教学目的出发,在第二语言教学实践基础上,根据对语言规律、语言学习规律、语言教学规律的认识而制定的指导整个教学过程和全部教学活动的原则。”

对外汉语教学和孙子战争理论的三元结构具有象似性,请看下表:

在《孙子兵法》大多篇章内部体现黄金分割理论的指导下,我们对对外汉语教学课堂的讲练时间分配问题进行了考查。

三 《孙子兵法》哲学思想也是对外汉语教学的认识基础

前文提到的阴阳二元结构也是中华民族的基本认知方式之一。最早见于《易经》:“易有太极,是生两仪”,阐释了宇宙的生成;“一阴一阳之谓道”,说明了朴素辩证法。这种思想经过诸子百家和历代大儒的发挥,已经成为中华民族最重要的思维认知方式了,尤其是对于某一事物内部结构的认识。据《孙子兵法结构研究》的统计显示,《孙子兵法》十三篇每篇的布局也都按二元对举的形式安排。这种二元对立的哲学思想为对外汉语教学借鉴《孙子兵法》的相关理论提供了又一个依据。

对外汉语教学是一个整体,这个整体也充满了各种矛盾。要转化对外汉语教学中的矛盾,必须要充分发挥教师的主观能动性。汉语语法一直是教学的难点,如何加快学生的习得速度、提高学习的质量呢?教师可以选择演绎法、归纳法、认知法等等,但也可以设计一个场景,采用功能法,把枯燥的语法放入生动具体的对话之中。

四 结论

《孙子兵法》是春秋晚期以前兵学思想的集大成者,但《孙子兵法》对对外汉语教学的指导意义研究尚属空白。我们经过上述比较,发现兵法和教学无论是战略地位、内部层次还是哲学思想都有很高的象似性,这就为我们研究《孙子兵法》对对外汉语教学的指导意义提供了理据性。根据《孙子兵法》,这种指导应该是三个层面的,根本战略层、基本作战层和教学技术层。每一个层面都需要我们进行深入解读。例如对外汉语教师应该具备哪些素质,教学法还有哪些没有发掘,什么时候应使用何种教学法等等。这些都需要我们在客观教学的基础上进行具体研究。

参考文献:

[1] 李艳萍.大学生人文素质教育的现状与对策[J].职业技术月刊,2005(2):3-55.

[2]文光,宣林.孙子兵法(白话本)[M].成都:成都出版集团四川文艺出版社,2008(1).

[3] 谭鼎莎.《孙子兵法》课程在高校大学生人文素质培养中的实践探索[J].鄂州大学学报,2014(1).

孙子兵法论文范文6

关键词:《孙子兵法》;伦理思想;军事伦理;管理伦理

孙子名武,字长卿,也称孙武子,春秋末期齐国人。孙子的著作《孙子兵法》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块瑰宝,价值不仅在于军事领域,它博大精深的思想还蕴含着深刻的伦理价值。

一、《孙子兵法》与传统伦理

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是孔子创立的儒家文化,儒家文化的根基是伦理道德。孙子与孔子是同时代人,生活在春秋末期。当时,各种思想相互碰撞、相互吸收、相互渗透,《孙子兵法》必然受到儒家思想的影响。同时,儒家文化根源于齐鲁文化,孙子作为齐国人,受到齐鲁文化的影响也是必然的。

“仁”是中国传统伦理最高的道德原则,用“仁”去解读《孙子兵法》,主要有三方面的含义:一是“仁爱”,如“爱卒”、“善卒”、“养卒”,“安国”、“保民”、“利主”。二是“义恨”。“爱”和“恨”是构成“仁德”的两个基本要素,也是基本道德规范,对人民越是爱,对敌人就越要恨。三是“大仁”。作为军人,最大的仁就是实现国家利益,为了国家利益,发动战争、进行杀戮,不是不仁,相反。这正是最大的“仁”。孙子在《用间篇》中指出:“凡兴师十万,出征千里,百姓之费,公家之奉,日费千金;内外骚动,怠于道路,不得操事者,七十万家。相守数年,以争一日之胜,而爱爵禄百金,不知敌之情者,不仁之至也。”出兵打仗,动用军力人数众多,国家财力物力耗费巨大,全国的老百姓也都不得安宁,有时战争还要持续数年,如果吝啬一点儿小钱而不肯重用间谍,导致战争失败,那就太“不仁”了。《用间篇》又说:“非仁义不能使间”,意思是不仁义的将帅不能使用间谍。“用间”带有耍阴谋诡计的意思,按常理属于不仁不义之举,但为了国家利益就成为“仁”,国君、将帅都要有这种“仁”。

《孙子兵法》十三篇,每篇讨论一个战争主题,但通览全书,则篇篇充满“慎战”、“抑战”,甚至“不战”的思想。作为一名军事家,在一部专门论述战争的著作中,能够有这样的思想,充分体现了孙子博大的仁爱情怀。

中国传统伦理把“三纲五常”作为最高道德原则,五常的仁、义、礼、智、信,除了以上所讲的仁,其他的在《孙子兵法》中也多有反映。如“智”,《孙子兵法》本身就是一部充满军事智慧的著作,论述如何运用高超的智慧夺取战争的胜利。又如“信”,《孙子兵法》在提出“兵者诡道”、“兵以诈立”的同时,也包含诚信的思想。首先,“上下同欲,民弗诡者”是一种体现国家凝聚力和向心力的政治公信。

其次,“令素行者,与人相得”,是其“将道”中“信”的基本要求;信赏明罚是“信”的形式;将士用命、部属相得则是“信”的核心内容。最后,“不令而信”是一种高超的用兵境界,反映了道德的巨大力量。

二、《孙子兵法》与军事伦理

《谋攻篇》指出:“凡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这里的“全胜”战略思想,可以认为是《孙子兵法》的思想精髓。孙子认为,兵凶战危,通过军事手段解决争端,必然造成杀戮和破坏,因而,“非善之善者也”。通过政治的、外交的手段加以解决,才是“善之善者也”。通过施行仁政、争取人民支持,从而“夺气”、“夺心”,既可以避免或减少杀戮和破坏,又能达到战争的目的,这样的战略策略才是上善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