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文化论文 > 宗教文化论文 > 正文
宗教文化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42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宗教文化角度看七角楼的误读

2012-08-17 08:22 来源:宗教文化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霍桑在世时便被认为是当时最伟大的美国小说家,是美国民族文学脱颖而出的例证之一”。国内研究重点是霍桑的《红字》,对作家本人最喜欢的小说《七角楼》[1]相对关注较少,而现有文学史及学术论文在对《七角楼》中平琼上校主持执行巫师莫尔死刑这一事情上有两种不同的观点:一种说平琼上校是指控者,一种说平琼上校是诬陷者。细读文本会发现,认为平琼上校诬陷莫尔犯巫术罪是一种误读。

 

一、诬陷说

 

与《红字》一样,《七角楼》的故事也发生在北美殖民地开发时期的新英格兰。平琼家族的一位上校与地位卑微的莫尔家围绕一块土地产生了纠纷,上校设法取得了当地立法机构的认可,宣称莫尔的那一两英亩土地和周围的土地所有权属于他。莫尔虽然地位卑微,但坚持捍卫自己的权利,连续几年成功地保护了自己从原始森林里砍伐出来的那片空地。平琼上校和老莫尔之间产生的矛盾争执始终悬而未决。直到老马修•莫尔以巫术罪被处死后,土地归于平琼上校,上面建造了当地最豪华的建筑———七角楼。

 

小说中老莫尔在临死时对着上校诅咒:“上帝会让他饮血的。”接着诅咒应验,平琼上校在七角楼落成大宴众宾时莫名其妙地死在自己的书房中,斑白的胡须上浸满了血。据说当时人们听到了老莫尔的声音说“上帝让他流了血”,可以说老莫尔的诅咒一直伴随着平琼家族,平琼家族衰落,并先后有多人死于类似的情况,这也可能是有论者对《七角楼》主题持善恶果报观点的依据。从表面故事情节来看,平琼上校是要受道德谴责的。他贵为当地议员、上校和法官,把莫尔以巫术罪处死后占了他的土地,并且他和他的后人很多好像因莫尔的诅咒而死。有论者认为“:善与恶冲突的最终结果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在《七角楼》中,霍桑通过平琼家族与莫尔家族的兴衰史宣扬了同样的道理。依仗强取豪夺而发家致富的平琼家族虽然兴旺一时,但家族成员相继死于非命,并最终走向没落;而无辜惨死的莫尔的后人却通过勤劳的双手和善良的心灵,顽强地生存下来,被平琼上校夺去的财富也因为菲比和霍尔格雷渥的结合失而复归。”[2]这里的恶与罪从传统文化的善恶观出发指的是平琼上校对老莫尔的所作所为。

 

有观点认为老莫尔之死是因为平琼上校诬陷莫尔犯巫术罪:如“平琼上校便想出了一个更为恶毒的办法,他直接策划出了一桩罪行强加在马修•莫尔的头上,将马修•莫尔以犯有巫术罪而处死。”[3]平琼上校为了占有老马修•莫尔的土地,“竟滥用手中的权力,捏造罪名,把莫尔当作巫师处死。”“上校想方设法陷害马修•莫尔,最终马修•莫尔被强加上‘传播巫术’的罪名而身陷囹圄。”[4]“上校指控马修•莫尔犯有巫术罪而骗走了他的土地。”“他诬陷莫尔从事巫术活动,凭借自己在当时权力阶层的影响,把莫尔送上绞刑架。”[5]

 

这些观点看上去似乎也与作者的意图相吻合,霍桑说“此书的一个道德意义———说明一个道理,即前代人所做的坏事会影响后代,尽管当时得到了一些利益,到头来总要变成一种彻头彻尾的不可收拾的祸害。”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霍桑还说“如果传奇故事真能对人有所启发,或产生某种有效的作用,一般是通过一种非常曲折微妙的方式,而不是表面上的那种直接方式……巧妙精致地展现出来的高妙真理,步步昭明,卒章显志,会给故事平添一种艺术的光辉。”从表面故事情节中的解读是不是就是作者所说的那种“通过一种非常曲折微妙的方式”获得的“高妙真理”呢?让我们看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上校指控马修•莫尔为男巫,将其处死。”[6]“莫尔因施巫术而被处决,而平琼上校是主要起诉人。”[7]51即平琼上校是莫尔犯巫术罪的指控者而不是陷害者。从英文“Maulewasexecutedforthecrimeofwitchcraft”来看也说的是老莫尔因为巫师罪被处死刑。为什么对同一件事理解上观点如此迥异呢?通过进一步细读文本,从宗教文化角度来看这个故事,会得出与善恶报应观不同的结论。

 

二、指控说

 

从社会道德层面上看平琼上校有以强凌弱的倾向,老马修•莫尔被认为是无辜的受害者,平琼上校被认为是莫尔犯巫术罪的诬陷者,笔者认为这种观点是值得商榷的。马修•莫尔到底是不是巫师呢?马修•莫尔的被判死刑是不是因为上校的诬陷呢?从文本中能找到答案:莫尔家族出场的一共三人,小说第一章写老莫尔被绞死前对平琼上校发出了诅咒“上帝会让他流血的”,后文中他除了作为鬼魂以外再没有出场,并且作者似乎故意对这种观点作了一定的误导:“在那桩巫师冤狱过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马修•莫尔的后代仍一直住在他们的祖先含冤死去的那个镇子上,人所共知,这家人全都安分守己,诚实厚道,与人为善。”这种描写好像为善恶观和平琼上校诬陷莫尔作了一定的铺垫。可是小说随即又提供了相反的观点:“莫尔家族周围似乎有道无形的壁垒,(没有朋友)尽管他们待人接物也很坦诚友善。但没人能够踏进这道壁垒,接触到其中的尊严或魔力。”并且好像这个家族的特点在后人身上得到了遗传,被认为是他们唯一的特征,“从而加强了人们对他们所抱有的那种厌恶的态度和迷信的恐惧,以至于人们从疯狂中醒悟过来以后,仍不断记起那些有名的巫师。”也可能是:“我们太过于忽视莫尔家族对平琼家族的反感……我们一直关注平琼家的罪,而没有注意他们也是受害者,以至于作者不得不在13章重新介绍莫尔家族。”[8]

 

莫尔家族在小说中出场的一共有三人,在全文21章中直到第13章才出现了第二位———年轻的木匠莫尔,这也许是读者不太注意到他的原因。但是对他的表现却不能忽视,因为这影响到对老莫尔是不是巫师的回答。年轻的木匠莫尔是老莫尔的孙子,他坚持的观点是:“只要房子不塌,我的巫师老祖父准不会放过平琼家的人。”请注意这里他自己称祖父为巫师。年轻的木匠莫尔在他所居住的镇里是个不大为人了解的一向不受人喜欢的人。原因之一是他的“祖父便是昔日那位马修•莫尔———本镇早期居民之一,曾是当时一个有名的可怕的巫师。”在这里对老马修•莫尔的称呼很明确,巫师的罪名不能归因于平琼上校的诬陷。木匠莫尔认为七角楼占据了本属于他的土地。他才是“这座房子建造者的儿子,这片土地合法所有者的孙子”。一心想着为家族报仇的莫尔利用杰维斯•平琼的贪婪取得了与艾丽斯•平琼见面的机会,对单纯美丽的艾丽斯施加了巫术控制了她的灵魂。“本来一个天性慷慨的男人可能原谅艾丽斯的全部骄傲”,而木匠却绝对不能原谅她,他的心中只有仇恨。文中对木匠莫尔控制艾丽斯的描写也是对于上校诬陷莫尔还是指控莫尔做了澄清。“他对艾丽斯•平琼伸手示意,她便从椅子上站起来———盲目中充满信任,仿佛走向某个她满有把握而合乎情理的地方”。木匠莫尔通过巫术控制了艾丽斯的灵魂,他的这种神奇的力量通过遗传从老莫尔得来的,这也与前文说上校指控老马修•莫尔犯有巫术罪形成了呼应。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