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经济论文 > 卫生经济论文 > 正文
卫生经济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27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居民医疗支出影响因素定量研究

2013-05-29 15:45 来源:卫生经济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在医疗资源有限而医疗需求无限的矛盾关系下,Grossman健康资本需求理论认为健康是一种耐用资本存量,能够产生工作时间而增加收益,能够让人身体舒适而感到心情愉悦。当人体健康不能保证时,就需要消费医疗服务来进行健康恢复。但医疗服务不仅仅是一种消费品,还是一种投资品。作为消费品,通过医疗服务消费能够重新获取健康,从而身体舒适心情愉快;而作为投资品,通过医疗服务人们可以获得更多的工作时间,进而增加收益。健康资本存量是一个动态变量,受到年龄、收入、教育水平、卫生服务价格和社会医疗保险等因素的影响。随着年龄的增长,健康资本会自然减少,身体不会再如年轻时舒适愉快,可用于工作的时间也会越来越少。收入对健康资本存量有正向影响,收入越高人们往往越具有购买医疗服务的意愿。教育水平对健康资本存量有负向影响,教育水平越高获取的收入越多,人们的生活质量也会随之提升,医疗服务需求就会减少。卫生服务价格对健康资本存量有负向影响,卫生服务价格提高后,不健康时的损失将会加大,人们会注意维持健康水平或寻求其他替代服务减少卫生服务消费。社会医疗保险的存在将会有效保持健康资本存量水平,人们就医时大大降低了消费压力,增加了卫生服务需求,卫生服务需求曲线变得没有弹性。

变量选择与数据来源

农村居民患病就医的支出费用是一个连续的经济变量,可以用以下对数线性模型进行估计:(略)其中,Y表示农村居民患病就医的支出费用;Xi表示影响农村居民患病就医支出费用的因素;ai表示各个影响因素的影响程度;着表示随机误差项,即未被考虑因素的影响,服从标准正态分布。参考美国纽约州立大学Michael.Grossman教授创立的Grossman健康资本需求理论,最终确立个人影响因素和地区影响因素两大类影响因素,具体情况如表1所示。本文使用2009年CHNS数据进行分析研究。CHNS是北卡罗来纳大学人口研究中心和中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合作开展的“中国健康与营养调查”项目(ChinaHealthandNutritionSurvey,简称CHNS)。这个项目是一个包括营养学、公共卫生、经济学、社会学、中国研究和人口统计学方面的专家团队,采用多阶段随机分层抽样方法,在中国的黑龙江、辽宁、山东、河南、江苏、湖南、湖北、广西、贵州,共计9个省份,开展的针对城乡居民的人口、生产、生活、收入、消费、营养健康以及医疗保健等特征的统计调查,是目前中国居民医疗微观调查中比较权威的数据。

影响因素定量分析

1.空模型检验

CHNS数据是在中国的黑龙江、辽宁、山东、河南、江苏、湖南、湖北、广西、贵州,共计9个省份开展的调查数据,可能存在层次结构特征,因此对其进行空模型检验,结果如表2所示。对数据进行二分类离散数据空模型拟合,得到截距项U0的P<0.01,具有显著统计学意义,数据确实存在层次结构特征,适用于多层模型进行分析。因此,将其分为两层,地区层次(高水平)和个人层次(低水平)进行分层模型分析。

2.多层线性回归分析

由于农村居民患病就医的支出费用是一个连续的经济变量,因此采用多层线性回归模型进行分析。通过模型拟合和变量筛选,最终结果如表3所示。可以看到,在个人层次影响因素中,低年龄、高年龄、小学、家庭人均收入和保险对农村居民医疗支出没有显著影响,男性、高中、未工作、非农工作和患病严重对农村居民医疗支出有显著正向影响,单身、患病不严重和家庭规模对农村居民医疗支出有显著负向影响。在地区层次影响因素中,农村每千人医生卫生员数对农村居民医疗支出没有显著影响,农村医疗价格水平对农村居民医疗支出有显著正向影响,农村人均纯收入对农村居民医疗支出有显著负向影响。

结论

根据上述定量分析,可以得到以下结论:

1.个人影响因素

年龄、家庭人均收入和保险对农村居民医疗支出没有显著影响。性别对农村居民医疗支出有显著正向影响。在农耕活动中,男性劳动产出比女性多,男性比女性更适宜进行体力生产劳作。长此以往,在农耕为主的中国农村家庭中逐渐形成了重男轻女的习俗。男性被视为家庭的支柱,往往具有较高的地位和绝对话语权,这种情况也映射到了农村居民医疗支出上。在农村居民医疗支出中,男性人群的支出水平显著高于女性人群,男性在医疗服务需求方面处于强势地位,而女性则处于相对弱势地位。

小学教育程度对农村居民医疗支出没有显著影响,而高中以上教育程度对农村居民医疗支出有显著正向影响。受教育程度更高的民众自我保健养生意识更强,在平时的生活中注重身体健康的保持并善于自我治疗保健。当受教育程度更高的民众确实患病较重或无法自行医治时,才会选择就医治疗,且医疗支出水平随病情严重情况也会较高。

工作和非农工作民众对农村居民医疗的支出水平高于从事农业工作的民众,这是由于3方面原因导致的。一是未工作的群众主要是处于抚育期的妇女和在读学生,他们得到家庭特别关爱,占有较多家庭医疗资源;二是从事农业工作的民众患病成本高,一旦生病将会承受疾病带来的痛苦,损失劳动时间减少劳动所得,更会为恢复健康付出医疗服务费用,因此从事农业工作的民众较其他家庭成员更为注重自己的身体健康;三是农业工作是一种体力劳动,在一定的劳作程度内能够起到锻炼身体增进体质的作用,因此从事农业工作的人群身体素质比较好、健康水平比较高。

患病严重程度与医疗支出水平关系紧密,且关系复杂。从定量分析结果可以看出,患病严重的农村居民医疗支出对数比患病一般严重的农村居民大1.45,而患病不严重的农村居民医疗支出对数比患病一般严重的农村居民小0.76,患病严重与医疗支出水平呈正相关关系,患病不严重与医疗支出水平呈负相关关系。也就是说,当农村居民患有常见疾病,如感冒、发烧等,能自行治疗的就尽量自行治疗,尽量避免就医治疗。而当农村居民患病较重时,无法自行治疗,才会就医治疗。农村居民对于就医治疗的抵触情绪值得政府深刻研究。

单身和家庭人口规模都对医疗支出水平有负向影响。结束单身也就意味着家庭成员数量增加,从定量分析结果看,家庭人口规模每增加一人,其相应的医疗支出对数就会减少0.09。家庭成员越多、规模越大,家庭成员之间的相互关怀、相互照顾就会更多,这有利于身体健康水平的保持,在很大程度上具有医疗服务的作用。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