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颈癌系统化护理干预研究

2022-09-21 15:47:11 来源:写作指导

宫颈癌系统化护理干预研究

【摘要】

目的观察系统化护理干预对宫颈癌围手术期患者的疗效,及其对抑郁焦虑情绪合细胞免疫影响。方法选择行宫颈癌根治术围手术期患者80例,患者随机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每组40例。对照组给予常规护理,观察组在对照组的基础上给予系统化护理干预。观察2组干预前后的依从性、焦虑自评量表(SAS)、抑郁自评量表(SDS)、白细胞(WBC)、淋巴细胞(Ly)、白介素(IL)-2、IL-6、CD+3、CD+4、CD+8、CD4/CD+8和自然杀伤细胞(NK)比例变化。结果干预前2组的依从性、SAS、SDS评分,WBC、Ly、IL-6、CD+3、CD+4、CD+8、CD4/CD+8和NK比例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观察组的依从性为87.50%明显高于对照组的65.00%(χ2=4.418,P<0.01)。干预后,观察组的SAS、SDS、IL-6水平较干预前和对照组明显降低(P<0.01),WBC、Ly、IL-2、CD4/CD+8和NK比例较治疗前和对照组明显升高(P<0.01),而干预后2组的CD+3、CD+4和CD+8水平较治疗前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系统化护理干预能够明显提高宫颈癌围手术期患者的依从性,具有明显降低负面情绪,提高机体的细胞免疫。

【关键词】

宫颈肿瘤;细胞免疫;围手术期;护理

宫颈癌是常见病、多发病,是继乳腺癌之后最为常见的恶性肿瘤,严重威胁了女性的身体健康[1]。目前主要治疗的方式主要有手术,放疗和化疗来延缓患者的生命。但手术的治疗会给患者带来较大的创伤,加上对疾病的恐惧和巨大的医疗费用,给患者身心带来严重的创伤。宫颈癌的围手术期的护理的重要性已经逐渐显露。癌症患者的焦虑和恐惧对患者是一种严重的心理刺激,对神经、内分泌和血液循环系统产生不利的影响,影响患者的正常的心里活动,不利于疾病和术后的康复[2]。本研究通过对宫颈癌患者进行系统化护理干预,观察其对抑郁、焦虑情绪和免疫功能的影响,报告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择2011年1月至2014年12月在我院行宫颈癌根治术患者80例,患者随机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每组40例。观察组:年龄35~70岁,平均年龄(48.57±9.83)岁;病理类型:腺癌35例,鳞癌3例和粘液腺癌2例;文化程度:大学及以上26例,中学9例和小学及以下5例。对照组:年龄35~70岁,平均年龄(47.96±6.26)岁;病理类型:腺癌33例,鳞癌4例和粘液腺癌3例;文化程度:大学及以上28例,中学8例和小学及以下4例。2组年龄、病理分型和文化程度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纳入与排除标准

1.2.1纳入标准:均被确诊为宫颈癌,病理分期为Ⅰb~Ⅱa期,具备手术条件;术前焦虑自评量表(SAS)>50分,抑郁自评量表(SDS)>50分;均知情同意。

1.2.2排除标准:具有原发性免疫系统疾病;有严重精神疾病或者精神疾病的家族病史;有严重的智力和认知功能障碍;有心肝肾等重要功能不全;有其他恶性肿瘤和严重躯体性疾病。

1.3护理方法

对照组予以常规的护理方法:如入院宣教,术后体味护理,伤口护理,病情监测,引流管等护理,饮食护理和并发症观察和护理。观察组在对照组的基础上予以系统化护理干预。系统性护理干预主要包括:建立系统性干预护理小组,由具有丰富经验的护士长担任,由2~3名的责任护士参与。(1)资料收集:患者入院后采集患者的个人资料,询问患者的一般资料,并对在的性格,情感,有无负面情绪,文化和社会支持方面,并全面分析患者的心理,行为,认知和情绪之间的关系,并结合心理学“认知-行为”的理论制定系统性护理的干预性措施。(2)认知干预:针对不同文化程度的患者,采取个性化的健康教育,采用图片,文字和多媒体等各种方式,使患者充分了解宫颈癌的相关知识,消除对患者对宫颈癌的认识误区。全面介绍宫颈癌病因,手术方式,术后护理等各种知识,出现并发症的处理;指导患者术后翻身,术后锻炼和术后饮食等注意事项;并强调强调心理护理干预的重要性。(3)心理干预:由专门的责任护士了解疾病的疑虑,对患者进行详细的解答,并且针对每位患者不同的心理状态,实施相应的心理干预,让患者充分了解到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能够增强机体的免疫力,有利于增强对疾病的疗效,同样良好的疗效又可以增强战胜疾病的信心,从而形成良性循环。责任护士根据病情和心理状态,选择合适的音乐缓解紧张的心理,使患者具有愉悦的心情。(4)行为干预:对于具有不良生活习惯的患者采用相应的干预措施。向患者说明营养支持的重要性,嘱患者进高热量,高蛋白,高维生素和低脂饮食等,增强患者的体质,从而使患者更易耐受手术。(5)情志护理:责任护士在护理的过程中,通过热情的态度,专业的护理,取得患者的信任。并与家属沟通,建立良好的家庭支持系统,减轻患者的自卑,恐惧和厌恶等心理。(6)监督反馈:护理干预小组记录每位患者的情绪变化,每日交接班,记录每位患者的各种问题,并讨论各种改进措施。

1.4患者依从性评价

2组在入院时和术后4周进行评价患者的依从性:根据患者对治疗的配合程度和坚持医嘱情况分为3个等级:严格按照医嘱,配合治疗的态度积极,按照规范完成为优;可以基本按照医嘱,可配合完成治疗,偶尔不规范为良;常不遵照医嘱,无法进行完成治疗,甚至中断或者抵触治疗为差。依从性=(优+良)/总病例×100%。

1.5抑郁和焦虑评分

2组入院时和术后4周采用焦虑自评量表(SAS)及抑郁自评量表(SDS)分别对焦虑和抑郁进行评分,判断是否存在抑郁和焦虑,分数越高焦虑和抑郁也越重。

1.6血液标本采集和指标检测

2组入院时和术后4周,采集外周静脉血约3ml,注入不含抗凝剂的真空采血管,放置室温30min后,采用离心机以3500r/min的速度离心,收集血清放置在-80℃的冰箱中待测。白细胞(WBC)计数和淋巴细胞计数(Ly)用采用自动生化分析仪检测。用碱性磷酸酶-抗碱性磷酸酶桥联酶染色法(APAAP法)测定T淋巴细胞亚群(CD+3,CD+4、CD+8、CD+4/CD+8比值);细胞活性测定法及单四唑(MTT)法分别测定自然杀伤(NK)细胞活性;采用酶联免疫吸附实验(ELISA)测定血清细胞因子白介素(IL-6)和IL-2。

1.7观察指标

观察2组干预前后的依从性、SAS、SDS评分、WBC、Ly、IL-2、IL-6、CD+3、CD+4、CD+8、CD4/CD+8和NK比例变化。

1.8统计学分析

应用SPSS19.0统计软件,计量资料以x珋±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2组干预前后依从性评价

干预前2组的依从性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观察组的依从性为87.50%明显高于对照组的65.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418,P<0.01)。

2.22组SAS和SDS评分比较

2组干预前SAS和SDS评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观察组较干预前和对照组明显降低(P<0.01)。

2.32组WBC、Ly、IL-2和IL-6水平变化

干预前2组WBC、Ly、IL-2和IL-6水平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观察组的WBC、Ly和IL-2水平较干预前和对照组明显升高(P<0.01),而IL-6水平较干预前和对照组明显降低(P<0.01)。

2.42组CD+3、CD+4、CD+8、CD+4/CD+8和NK比例变化

干预前2组CD+3、CD+4、CD+8、CD4/CD+8和NK比例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2组的CD+3、CD+4和CD+8水平较干预前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而观察组的CD4/CD+8和NK比例较干预前和对照组明显升高(P<0.01)。

3讨论

本研究表明系统性护理干预能够明显提高宫颈癌患者的依从性,并且能够明显降低焦虑和抑郁的负面情绪,说明系统性护理干预对宫颈癌围手术期具有明显的干预作用。其机制可能与围手术期的患者容易出现负面影响,长期的负面情绪容易导致机体的神经内分泌出现紊乱,机体的内环境平衡破坏后,导致内环境系统紊乱。当内环境功能紊乱破坏后,被抑制的肿瘤细胞被激活,严重影响肿瘤患者的预后[3]。随着医学模式的转变,护理工作模式已经从传统的疾病为中心的护理转移到患者为中心的护理模式,提倡的是采取有效的措施减轻患者的不适或者痛苦为主要护理内容。系统性护理干预是指在护理过程中,通过护理人员行为和人际关系,从而改善患者心理状态和不利于康复的行为,最终促使患者康复的方法[4]。本研究采用系统性护理干预的方法干预围手术期的宫颈癌患者,患者的焦虑和抑郁程度明显降低。患者的倾诉时解决患者自身负面情绪的关键,通过倾听患者的倾诉,是患者充分表达自己的情感,并配合讲解促进康复的健康知识,配合音乐,使患者处于最为放松状态,降低患者的高度紧张和忧虑的状态,使患者精神上得到寄托,从而积极乐观地对待疾病。近年来,Th1/Th2细胞比例失衡与肿瘤免疫的关系越来越受到重视,Th1主要分泌IL-2,而Th2主要分泌IL-6[5]。Th1的主要功能是介导细胞免疫应答,而Th2细胞主要介导体液免疫应答。在抗肿瘤方面,主要Th1介导细胞免疫为主,当机体由Th1向Th2漂移时,肿瘤患者出现免疫抑制状态,导致肿瘤免疫处于抑制状态,抗肿瘤免疫受到明显干扰[6,7]。本研究表明系统护理干预对宫颈癌围手术期患者具有提高IL-2和降低IL-6水平的作用,说明系统性干预具有增强Th1型细胞的活性,促进Th1相关的细胞因子的释放,促进细胞免疫的作用,而对Th2细胞具有抑制作用,故Th2相关的细胞因子分泌因子明显降低,提示系统性护理干预具有抑制Th1向Th2转化,从而达到免疫激活状态,促进机体对肿瘤细胞的识别。T细胞亚群主要包括CD+3、CD+4、CD+8和CD+4/CD+8能够间接反应机体的免疫水平,CD+4主要反应机体的体液和细胞免疫,对各种免疫具有辅助的作用[8];CD+8主要作用为抑制抗原的递呈作用,主要为抑制性T细胞。CD+4/CD+8反应机体的免疫情况,若水平下降则表示机体的免疫力下降[9]。NK细是一类非特异性的杀伤细胞,其主要的作用在于发挥免疫监视,是机体天然的免疫屏障。本研究表明系统性护理干预较对照组具有提高宫颈癌患者CD+4/CD+8水平的作用,同时对NK细胞的比例具有明显提高,表明系统性护理干预有助于改善患者的心理状态,从而提高机体的免疫功能。故系统性护理干预有助于缓解负性应激的作用,促进大脑皮层神经系统的恢复,促进神经内分泌系统恢复正常,从而减轻焦虑和抑郁,最终达到提高免疫力,改善预后的目的,值得临床推广运用。

作者:朱岭 袁丽 单位: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南院

参考文献

1张楠.妊娠期宫颈癌的诊治进展.实用妇产科杂志,2015,31:101-103.

2甘燕玲,周惠玲.宫颈癌患者希望水平状况及其与焦虑、抑郁情绪的相关性.现代临床护理,2014,13:29-32.

3池秀平,段鲜盟.全程优质护理对宫颈癌患者生活质量及焦虑抑郁情绪的影响.昆明医科大学学报,2014,35:171-174.

4毛瑞英,王建辉,谭峥,等.系统性护理干预在改善冠心病患者负性情绪及生活质量中应用的效果评价.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2,28:26-27.

7李志杰,啜俊波,林楠,等.宫颈癌组织中Th1/Th2类细胞因子的漂移研究.现代生物医学进展,2014,14:1357-1360.

8施保华,郭哲.CD+4T细胞平衡失调与宫颈癌发生、发展的关系.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14,24:103-105.

9陈瑜,徐曼,肖琳,等.人子宫颈癌异常表达程序性死亡配体-1并促CD+4T和CD+8T细胞凋亡.重庆医科大学学报,2012,37:859-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