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文学论文 > 古代文学论文 > 正文
古代文学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71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庄子寓言的生态批评价值

2012-08-17 17:10 来源:古代文学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庄子》是先秦时期说理散文中极具文学价值的著作,其丰富的寓言和奇崛的想象成为先秦说理散文的瑰宝。从修辞学角度看,《庄子•天下》篇称其创作方法是“以卮言为曼衍,以重言为真,以寓言为广。”[1]884三言之中,“寓言十九,藉外论之。”由于《庄子》寓言中涉及文学与自然关系的言论十分丰富,本文试从生态批评的角度对《庄子》寓言的生态修辞手法进行解读分析,视角是全新的。

 

一、生态批评的题中之意———《庄子》寓言修辞中的自然之“道”

 

生态批评是探讨文学与自然之关系的文学批评,它要揭示文学作品所蕴含的生态思想,探索文学的生态审美及其艺术表现。[2]97《庄子》寓言修辞对自然之“道”的阐释正契合了生态批评的题中之义。《大宗师》篇有云:“夫道,有情有信,无为无形,可传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见。”认为道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是一种客观的抽象,它存在着,同时又是虚无的。《天地》篇认为其“视乎冥冥,听乎无声。冥冥之中,独见晓焉;无声之中,独闻和焉。”“道”看上去是那么幽暗深渺,听起来又是那么寂然无声。然而幽暗深渺之中却能见到光明的真迹,寂然无声之中却能听到万窍唱和的共鸣。其实,“道”就是事物本来的样子,就是“天不得不高,地不得不广,日不得不行,万物不得不昌。”(《知北游》)[1]569。下面从拟人、夸张、隐喻等修辞上进行分析。

 

1.拟人修辞手法对自然之“道”的揭示

 

拟人即把人以外的物当作人来描写,赋予各种“物”以人的言行或思想感情。[3]75这种修辞方式在《庄子》中较常出现。南海之帝为倏,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浑沌。倏与忽时相与遇于浑沌之地,浑沌待之甚善。倏与忽谋报浑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窍,七日而浑沌死。[1]228(《庄子•应帝王》)在这里,庄子用拟人化手法戏谑地嘲讽了“倏”与“忽”为“浑沌”凿七窍的行为,表达了自己无为而治的政治主张。庄子对宇宙万物的认识基于“道”,他认为整个宇宙万物都是浑一的,因此也就无所谓不同,世间的一切变化也都出于天然,人为的因素都是外在的、附加的。

 

2.夸张修辞手法对自然之“道”的揭示

 

为了表达强烈的思想感情,突出某种事物的本质特征,运用丰富的想象力,对事物的某些方面着意夸大或缩小,做艺术上的渲染,这种修辞手法叫做夸张。[3]105《文心雕龙•夸饰》篇:“故自天地已降,豫人声貌,文辞所被,夸饰恒存。”[4]608《庄子》语言汪洋恣肆,充满奇特的想象和浪漫的色彩,形成独特的风格。如“任公子为大钩巨缁,五十辖以为饵,蹲乎会稽,投竿东海,旦旦而钓,期年不得鱼。已而大鱼食之,牵巨钩,陷没而下,鹜扬而奋鬐,白波若山,海水震荡,声侔鬼神,惮赫千里……饰小说以干县令,其于大达亦远矣。”[1]706(《庄子•外物》)“白波若山,海水震荡,声侔鬼神,惮赫千里。”语言极尽想象夸张之能势,把大鱼的形象鲜活地展现在读者眼前。庄子主张顺应天然反对矫饰,“饰小说以干县令,其于大达亦远矣”,修饰浅薄的言辞以求得美名,对于达到通晓大道的境界来说距离也很远了。

 

3.隐喻修辞手法的生态批评价值

 

中国古代文论典籍中对“隐喻”有着较为详尽的论述。刘勰《文心雕龙•谐隐》篇中有云:“隐者,隐也;遁辞以隐意,谲譬以指事也。”[4]271在《比兴》篇中,对“喻”进行了系统的分类,认为“喻”可以分为“比义”、“比类”两种情况。[4]601南宋陈骙在《文则》中也涉及到“隐喻”,他认为“比喻之法,大概有十”,并在第二项中提到隐喻,“其文虽晦,义则可寻。”[5]41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1]92(《庄子•齐物论》)寓言“庄周梦蝶”形象地表述了庄子对于人与自然关系的认识,整个自然界不论存在多少要素,但作为要素而言都是一样的;各种事物不论存在多少具体物象,但作为具体物象而言也都是一样的。因为从“道”的观点来看,它们都是相同而浑一的。“道”在庄子的寓言世界里就是自然的本性,是宇宙万物必须遵循的法则,也是最高的自然之美。正如《庄子•天道》篇所云:“天地固有常矣,日月固有明矣,星辰固有列矣,禽兽固有群矣,树木固有立矣。”[1]347自然界的日月星辰、山川草木、潺潺溪水、鸟唱虫鸣,它们不为任何事物而改变本真的状态,因而才是最美的。

 

二、“天人合一”精神———《庄子》寓言中的“绿色”修辞言说

 

道家“天人合一”理论是力主人与自然和谐的,所谓“辅万物之自然而不敢为”,应克制个人的欲望,顺应万物本来的情形,追求自身与自然自由统一的理想境界。《庄子》寓言中的“绿色”修辞言说正契合了道家“天人合一”精神。“绿色修辞”也可以叫做“生态言说”(ecospeak),是生态批评运动中环境批评家们感兴趣的一个话题。[6]52“绿色修辞”将修辞学与生态学的环保概念有机地结合了起来,在行文中表现为语言的自然、鲜活、生动形象。下面试从《庄子》寓言修辞中词语的形象色彩与句式的灵活多变来进行分析论述。

 

1.《庄子》寓言中词语的形象色彩与“天人合一”精神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