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文化论文 > 宗教文化论文 > 正文
宗教文化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42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制器尚象对宗教文化辨别的作用

2012-08-17 08:27 来源:宗教文化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在强调偶像的宗教中,宗教的神圣需要向民众传播,而诉诸视听等感觉层面就需要营造神秘的气氛。因此,宗教传播中的一个最常见的特点就是形象的神秘感,这种神秘感需要依靠多种方式才能实现。如造型的神话,建筑的设计,装饰的夸张与离奇,色彩明暗的布置等。和世界大多数民族一样,中国原始崇拜是视觉文化形象的主要来源,图腾、膜拜、祭祀等大量视觉形象,成为视觉文化的萌芽,也是宗教文化形象的最初形态。当然,这种以神秘感为基本特征的文化识别亦伴随宗教变迁而变化。本文主要探讨在古代中国影响较大的佛教和道教在“制器尚象”的设计思想引领下的宗教文化识别传播的影响及其表现特征。

 

一、中国宗教文化识别传播与“制器尚象”的关系

 

“制器尚象”是郑樵的造物设计思想,是中国造物设计传统的特色之一,主张通过对自然事物形状的模仿,将器型作为一种象征符号,引起人们对自然的联想,对“道”探求的渴望。亦即通过器物的象征功能,使设计成为连接文化与器物的纽带。宋代文人在人与物的关系上,有独到的见解。他们从自己对生活日用的体悟出发,对人与物的关系,对物的认识提出自己的观点。郑樵主张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身体力行。他认为上古礼器的作用不单是为了祭祀,而且有象征意义,这和《易传》中提出的“观物取象”的命题有相似之处,“取”就是在“观”的基础上的概括、提炼和创造。“观”和“取”都离不开“象”。“制器尚象”要尚“象”,象源于物,则需要通过“观物”而取万物之象。把大自然与社会事物和现象作为“观”的对象,作为创造的原型,并且,“观物”的目的不是简单的照搬“物”本身,模仿“物”的物理性状和属性,而是“取象”,捕捉“物”的整体形象和内在规律。如果说“观物取象”是制器的第一层次,那么,“象形取意”造型则是第二层次,即打破自然物象的束缚,按照从“形”取来之“意”重新塑造物之形。一般认为,器乃物的统称,指一切具有形体的存在者,既包括自然物也包括人工器具。“器”与“道”相对,是否具有客观存在的形式乃是道器区分的重要依据。道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源泉和智慧的结晶,是中国哲学与哲学思辨的要素。“器”则成为解读和传承宇宙间万物之“道”的载体。道家文化是真正的本土文化,是上层正统与下层异端、士大夫雅文化与民间俗文化融于一体的整合文化。道创导了中国人的思想基础、生活方式、传承习惯和性格素质,决定中国人的意识形态以至行为模式。而佛家强调转世和轮回,将人们导入“真、善、美”的境地,影响到人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在中国宗教文化识别里,佛教和道教的很多形象已经被看作为幸运祝福的符号。在艺术形式上具有亲切、活泼、多样、感人的造型特点和蕴藏喜庆吉祥、福寿平安等文化内涵,备受人们的尊崇和喜爱。宗教文化识别传播中所讲究的“器的象征性”观念或许从形象、图腾、符号的创制中找到相关的印证。中国宗教文化识别形象之所以历千年不衰被人们传承,源于它根植于民众普遍的图腾观念与审美心理需求。由古人的“观象制器”到宗教文化中用“器”来传播精神理念的发展标志着人们认识上的一个飞跃,它不但使人类从万物有灵中发展了自己的崇拜神,并以此为核心建立起了部落成员间巩固的统一联盟,结成强大的整体力量使其具有与大自然抗争的进步意义。如中华民族的图腾龙在古代思想里能够兴云布雨,云的形象寄托着人们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美好心愿。随着历史的变迁,龙的形象代表着华夏民族,成为了中华炎黄子孙的象征和精神支柱,这种精神力量,使得中国传统文化在世界文化之林中独树一帜。因此,宗教文化识别传播中“制器尚象”的意义在于:它是鼓舞和激励人与大自然进行顽强搏斗,促进社会发展的重要精神支柱,也自然成为人类原始美的对象而备受崇拜。跨越时空与国界,冲破语言障碍与肤色局限,宗教文化识别成为传播文化、增进友谊、扩大影响的文化大使。

 

二、“制器尚象”造物思想对中国宗教的文化识别的影响

 

郑樵认为越是“制器”能力有限的时代,人们赋予“器”的意思就越丰盈。因此,他提出一个关于器物设计和制造方面的重要问题,即它的象征性。①在宗教文化识别传播中运用人物、走兽、花鸟、器物等形象,通过借喻、比拟、双关、象征及谐音等表现手法创造的美术形式,注入了寓福吉祥、驱邪避灾之意,它符合人们共有的追求祥和、康泰、喜庆的审美理想和情感需求;以物寓意、物吉图祥,主题突出,构思奇特,极具装饰美感,集中表达了人们健康向上的进取精神和美好心愿,所以古今中外被人类广泛应用于社会生活与喜庆场合之中。中国宗教文化识别具有传统悠久特性和浓厚民族民间文化根源,它是各种视觉艺术发展的推动力。《系辞传》中有这样两段话:“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圣人有以见天下之赜,而拟诸其形容,象则物宜,是故谓之象。”宗教中的传统形象为文化识别提供了丰富的设计元素,比如太极图,首尾相接,一黑一白的鱼纹,以最简的图形来象征宇宙天地、阴阳、白天和黑夜、对立运动、互相制约、互相渗透的作用。太极图一分为二,在中国道教中成为一整二破。这种分裂现象就形成了相互关联、相反相成、互为补充的变化统一局面,人们可以从太极图中的分裂、合成等现象中找到变化与统一的规律,掌握了这些规律,可以使之形成各种变化。这既反映了一种深厚的文化底蕴,又体现媒体的时代特色。太极图中所体现的“和谐与圆在中国传统哲学中象征着最高的精神境界,也可以说圆是东方文化别具特色和美感的象征意象”②。苏珊•朗格认为:“艺术即人类情感符号的创造,在每一种创作中,线条与色彩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组合在一起,一定的形式与形式之间的关系激起了我们审美情感。这些关系,这些线条与色彩的组合,这些美的运动形式,我称之为‘有意味的形式’。它是所有视觉艺术的共性所在。”③在当今社会全球一体化的形势下,全世界宗教的交流传播也是全世界最大规模的文化交流传播。在文化传播过程中必须有自己本土的文化识别传播语言才能拥有旺盛的生命力。曾有西方学者就东方艺术和象征的关系谈到:“所有东方绘画,都可以看作象征,它们富有特色的主题———岩石、水、云、动物、树、草———不仅表现了自己本身,而且还意味着某种东西,不是人造物,而是以象征隐喻它们。在某种程度上,它们能在这个人或那个人意识中再现出来,并且得到解析。”④可见,用具体事物和直观表象来表达某种抽象的概念或观点,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已成习惯。很多具体事物在文学作品和绘画艺术中被经常抽象化的运用之后,就稳定了下来,并且在文化中得以沉淀,成为某种抽象观念的忠实代表。比如牡丹象征富贵、鹤象征长寿和隐逸、青松喻君子德之高洁等。象征和比喻都是包含着精神特征和深刻意蕴在内的,这种特征和意蕴如若得到成功的艺术处理,便成就了美。⑤这种精神力量,使得中国传统文化在世界文化之林中独树一帜。因此运用郑樵的“制器尚象”思想挖掘中国宗教文化识别的象征性内涵使其适应当今社会发展的需求,从而为全人类进行社会活动、思想交流、信息传播、情感沟通等文化识别传播服务有着重要的影响意义。

在线咨询
较新论文阅读全部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